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一百三十四章 我没有忘记你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宁信也只是笑笑,临走前意味深长的看了江泽一眼,笑着跟了上去。

    江泽的眼神似乎有所停滞,看向陈舒茗的眸子深了深,最终抿了抿薄唇。

    一长条街走到尽头,宁信又带他们去了另一条街,这是逛的是饰品珠宝街,整条街都显得珠光宝气的,宁信特别喜欢闪闪亮的东西,每次逛都要选上几款带回家收藏,很多甚至一次都没有戴过。

    她在柜台挑选,陈舒茗就在旁边看,本以为她会很快,结果挑选了半天都没有结果,站在店里又觉得闷,陈舒茗便走了出来,和傅思诚他们站在一起。

    傅思诚视线一直停留在陈舒茗身上,脖颈上戴着那条星辰项链映入眼帘,白皙的脖颈戴别的款式一定也很好看。

    想到这里,他噙着笑意看了陈舒茗一眼,轻声说:“我进去买点东西。”

    在她说要和自己一起前,傅思诚没给她开口的机会,快步走了进去。

    看着他高大的身影走进珠宝店,陈舒茗有些无奈的在心里叹气,一个大男人干嘛学女人进珠宝店,总不是也想收藏几款玩玩?

    她摇了摇头,一边转身要去看其他的,却突然对上江泽的眼睛,他正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看,嘴角擒着笑。

    这眼神怎么像是看熟人似的?

    “你变了。”江泽看了她半晌,突然开口说了句。

    “什么?”陈舒茗一时没反应过来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话落,江泽眯起眼睛,盯着她看:“以前的你,不是这样的。”

    陈舒茗愣住。呆呆地看着他。

    以前?他不是不认识自己吗?怎么又说起以前的事情了?

    “江总,你不是……”

    “我一直没有忘记你,陈舒茗。”

    陈舒茗目瞪口呆,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江氏集团的老总,居然亲口告诉她并没有忘记自己,说出去别人都不会相信的。

    “你……”陈舒茗有些结结巴巴。

    “我是你学长,没外人的时候就不必那么生分了。”

    他的话虽温和却带着不容拒绝的命令,陈舒茗只好点了点头,不再说什么。

    说不惊讶是假的,这么多年过去了,刚见面还说不认识,转眼间突然说认识自己,这难道不诧异吗?

    江泽看她乖顺的模样,心里有些诧异。

    七年,真的能改变一个人。

    七年前,她冷若冰霜,就算受罚打扫篮球场她也绝不多说一句,每天默默将场地打扫干净,唯独不对篮球场的球员感兴趣,和学校其他女生相比,她的确很特别。

    特别到他忍不住想要去关注她,好不容易有了理由可以接近她,却被她冷声拒绝。

    现在看到她这样,变化真的很大。

    她会笑,会调皮,办起事情来一本正经。

    甚至已经变成商界少有的女强人之一,井然有序的回答各种问题,进退有礼。

    而且,她和傅思诚……

    想到这里,他不由抬头朝珠宝店里挑选首饰的傅思诚看了一眼,轻问道:“你和傅思诚是……”

    “什么?”

    “你们的关系。”江泽挑眉解释道。

    陈舒茗怔了怔,而后视线移到傅思诚身上,在看向他时眼神徒加别样的情愫,这一眼,让江泽更加确定心中所想。

    正当他继续问时,陈舒茗却点了点头。

    一个淡淡的动作,让江泽已经没有余力再去问什么了。

    自然垂落的手动了动,紧攥成拳头,半晌,又缓缓松开。

    七年过去了。

    当年他可以做的那么不动声色,现在依旧可以。

    他抿了抿薄唇,将自己异样的情绪压下,脸上又恢复淡然自若。

    本以为她不会改变,却不想,经年之后,她为别人改变了自己。

    忽然想起一句话,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他又何必强求呢?现在这样未尝不好,是同学又是学长,更是合作伙伴。

    两人在外面站了许久,宁信终于买好东西出来了,她兴冲冲奔到陈舒茗面前,朝她晃了晃手中的闪亮钻戒:“舒茗你快帮我看看,这是我挑了很久的,是不是很好看?”

    陈舒茗从她手里接过戒指,静静地凝视一番,接着道:“四叶草代表幸福快乐,很适合你,而且款式也很新颖。”

    “真的?”宁信似乎有些惊喜,拿回戒指举起打量,突然抬手,将戒指带进了无名指。

    江泽一惊,诧异的看着她,在他记忆中,她从来只买首饰,却从来不戴那些东西,今天这是怎么了……

    戴上以后,宁信把手凑到陈舒茗面前,兴奋的喊:“好看吗好看吗?”

    见状,陈舒茗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个人怎么和传说中的一点都不一样,传说中的bl秘书冰冷若霜,办事极其有效率,没有人敢不服她。

    可是眼前这个,分明就跟小孩子一样。

    “很好看,也很适合你。”陈舒茗真诚的回答。

    听言,宁信扯唇笑起来。

    “咦?傅总呢?”宁信这才注意到傅思诚不在,陈舒茗叹了口气:“我过去看看。”

    看着她的背影,宁信脸上的笑容也逐渐消散开,转身看江泽一脸的冷意,抿唇轻声问道:“相认了?”

    江泽别有深意的看了她一眼,并没有说话。

    珠宝店里。

    傅思诚正把包好的项链收起来,感觉肩头被人拍了一下,回头就看到陈舒茗一脸不满的看着他。

    她嘟起的小嘴让他忍不住想要上去轻啄一口,不过直直看过去就看到站在门口的江泽和宁信,他倾身向前的动作倏然停住,冲她抬了抬下巴:“怎么了?”

    “你半天在这干嘛呢?一个大男人学女人在这买首饰是不是有些不正常……”

    “好了走吧走吧。”

    傅思诚越过她就往外走,陈舒茗虽然有些郁闷,但只能跟着出去。

    时间过得很快,一转眼就到晚上了,国外夜景美到惊艳,傅思诚不想错过这大好春,光,提前跟江泽和宁信告过别,带着陈舒茗回去了。

    临走前,宁信还一直赖着陈舒茗,说要改天一起玩,非要留个电话号码才依依不舍的离开。

    待他们走后,傅思诚一把牵过陈舒茗的手,紧紧攥在掌心里。

    陈舒茗有些莫名其妙:“怎么了?”

    “跟你走走。”

    斑驳的霓虹灯照射着整条街道,别有一番异域风情,陈舒茗笑着点了点头。

    晚风轻抚着他们的脸庞,陈舒茗惬意的抬起头,闭上眼睛感受着国外的清新空气。

    看她如同孩子般天真烂漫的模样,傅思诚只是宠溺的看着她,今天她穿的是白色衣服,在夜色的笼罩下,是唯一的净土。

    眼看着她闭着眼睛险些撞到迎面走来的行人,傅思诚眼神一凛,忙伸手将她拉回怀里。

    陈舒茗跌进他的怀里,睁开眼睛仍旧笑着:“怎么了?”

    “差点撞着人了,闭着眼睛也不怕摔着!”

    “不是有你吗?”陈舒茗娇柔的笑着,索性窝在他的怀里不动了。

    看着她这番模样,傅思诚不禁心中一动,伸手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精美的小盒子。

    见状,陈舒茗有些好奇:“这是什么?”

    “打来看看!”说着,傅思诚将盒子递到她面前,笑容宠溺。

    陈舒茗小孩子气的瞪了他一眼,随即将盒子打开。

    一枚镂空镶钻的爱心吊坠静静躺在盒子里,美轮美奂,和脖颈那条不同的是,这是傅思诚亲自挑选的。

    陈舒茗一时竟愣住了,好一会儿才睁开眼睛看他:“这是……”

    “送给你的。”他温柔的看着她。

    陈舒茗咬了咬下唇,手指有些发颤的抚上那颗心形吊坠,白天还纳闷他一个大男人怎么突然跑到里面去,原来是为了给她挑选这款心形项链。

    “可是……你已经送过我一条了……”

    “那又怎样?”傅思诚挑了挑眉:“我就喜欢你带着我送你的东西在我眼前晃来晃去。”

    陈舒茗听他说着,心里不直觉已经塌陷了一大片,眼眶酸酸的。

    发愣之际,傅思诚抬手拿起项链:“我帮你戴上。”

    他帮她戴好项链后,陈舒茗低头抚摸着那颗爱心,不由的扬起笑容。

    傅思诚仔细凝视着她:“真美!”

    “谢谢你。”陈舒茗咬着下唇,轻声说道。

    “谢我?”傅思诚挑了挑眉头:“我喜欢实际点的。”

    听言,陈舒茗脸唰的一下全红了,她极力克制心跳加速,说话也吞吞吐吐起来:“呃……你在说什么,我完全没有听懂。”

    “喔?”傅思诚笑的邪魅,抬起食指点了点自己的薄唇,又点了点她的红唇。

    “我要这个……”

    陈舒茗发烫的脸更红了,看了看四周:“不好吧,这里这么多人,等回去好不好……”

    “不行,我现在就要!”

    “你……傅思诚,这这么多人,我怎么可能……唔……”陈舒茗话说到一半,眼前那人已经俯身吻上她的唇。

    陈舒茗瞪大了眼睛看他,感觉到他的唇在唇瓣间反反复复碾压过,熟练地撬开她的唇齿,在里面游刃有余……

    渐渐的,她感受到行人的视线落在他们身上,脚步也跟着停下来。

    他们似乎对这种事见怪不怪了,

    起哄的也有,嬉笑的也有。

    陈舒茗恼羞成怒的拍打着傅思诚的胸膛想要推开他,却换来他另一波更猛烈的攻势,大手顺势搂紧了她,她的柔软挤在他胸膛间,清晰感受到他的呼吸更加急促了。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