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一百三十五章 她怎么来了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陈舒茗敢打赌,如果不是在街头,他可能就将自己正地就法了,她感觉到他异常的变化,心头一紧。

    一辆车子缓缓驶过,车窗摇下,江泽和宁信坐在车里,看到这一幕,江泽脸色冰冷,只有那紧紧贴合的唇瓣不停在他脑海里涌现,放在膝盖上的手指握紧了拳头又松开,来回反复好几遍。

    坐在他身边的宁信怎么可能不知道他的感受,心里暗暗叹息一声,看到傅思诚和陈舒茗在一起亲热却忍不住兴奋。

    只是她没有想到她居然那么大胆,在街头就和傅思诚接吻,这种浪漫她竟有些羡慕。

    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可以跟喜欢的人在一起……

    想到这里,她的眼神不禁看向江泽。

    她喜欢他,已经有五年了。

    一个女孩有多少个五年可以浪费,可她一点都不在乎,

    她清楚的知道,他心里隔着一扇门,而拥有这扇门钥匙的人,并不是她。

    可是她宁信从来就不是会对困难低头的人,她等的起也放的下,若是她的她一定会拼命争取。

    “江总,还要约她们出来吗?”

    听言,江泽怔了怔,踌躇半晌,他最终收回了目光,看不了什么异样的情愫,缓缓说道:“定在后天,记得把合约带上。”

    他是打算直接签了?

    宁信不禁有些吃惊。

    她又看了眼窗外紧紧相拥的两个人,男人的占有欲果然很强大。

    “好。”

    这时前面的司机扭头问:“江总,是回公司还是?”

    听言,江泽连眼皮都没抬一下,冷声道:“回去。”

    接着车窗慢慢摇上去。

    瑞士街头,傅思诚几乎吻得两人快窒息才恋恋不舍的停下来,用额头抵着她,声音沙哑的厉害:“怎么办,我现在就要得到你。”

    “别闹了!”陈舒茗把他推开,嘴唇被他吻得又红又肿,刚要走却被他拦腰抱起,然后抱着她突然大喊起来。

    “今天我想让在场的各位给我们做个见证。”

    陈舒茗一惊,搂紧他的脖子:“你想干什么?”

    傅思诚低下头,倏然握紧她的手,深情的望着她:“我傅思诚永远只爱陈舒茗。”

    “我傅思诚永远只爱陈舒茗!”他突然又大喊了一声。

    “好……”在场立刻想起热烈的掌声。

    周围的人开始起哄,甚至有些能听懂中国话的人已经开始祝福他们,其中也有华人在,纷纷祝福他们。

    听着他对自己立下誓言,陈舒茗不由得眼眶红了,扯唇笑着,笑着笑着,眼泪就吧嗒吧嗒落了下来。

    她想抬手去擦,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往下掉。

    眼泪越流越凶,傅思诚深情的望住她,捧住她的脸颊,薄唇覆上她的眼睛,将她脸上的泪珠一滴滴吻干,末了,再次吻上她的唇瓣。

    “我爱你……”

    陈舒茗想,自己哪怕到死,都不会忘记这一刻。

    傅思诚在她耳边说着我爱你,这是她最想要听到他说的话了。

    “我也爱你。”

    “咔擦!”

    一张亲吻的照片被放在冷熙面前。

    冷熙看到这张照片心头一震,眉间染上淡淡的忧伤,他静静地盯着照片里的两个人看。

    相片里,两人在街头相拥热吻。

    “哥哥!”一声娇呼传来,冷熙一顿,赶紧将相片放进抽屉,这张照片绝对不能让珍妮弗看到。

    刚关上抽屉,珍妮弗便欢喜地走了进来,手里还捧着一碗热汤,放在他面前温声道:“哥,这是我为你煮的莲子粥,趁热喝喔。”

    说完,她将烫红的小手藏在身后。

    冷熙了解她,从小到大被他们宠爱到大,平时连一点粗活都干不了,突然煲汤给他喝,肯定被烫的双手通红的。

    想着,他缓缓脱口:“手怎么了,给我看。”

    听言,珍妮弗一惊接着摇了摇头:“没什么,哥你快尝尝,好喝的话下次我带给思诚。”

    冷熙眼眸一冷,见她固执的模样,冷声开口:“你先把手伸过来让我看,否则我可不会帮你这么忙。”

    见他一脸严肃,珍妮弗也不敢再遮遮掩掩,在他身边坐下,嘟着嘴巴把手伸出来。

    “小丫头,一天心里就想着傅思诚!”

    冷熙有些责怪的轻叱她,低头一看。

    本来以为她只是轻微的烫伤,却在看到她手的时候顿时愣住,这哪里是轻伤,白皙的手上都起了几个红色水泡,看起来让人心疼不已。

    珍妮弗虽然说从小娇身惯养,但从不会因为自己是千金小姐就自持高傲,反而在对傅思诚的事情上,格外用心,想方设法对他好。

    想到这,脑海里又涌出那张躺在抽屉里亲密的照片,不禁开口:“妹妹,你就这么喜欢傅思诚?”

    “对啊,喜欢的不得了。”珍妮弗欣喜的点头,咧嘴笑着,似乎只要提到他就幸福的要命。

    “那……”冷熙顿了顿,又问:“我是说假设……假设傅思诚不是很喜欢你呢?”

    “那他有喜欢的女人吗?”

    “应该……没有吧……”冷熙含糊的回答。

    话落,珍妮弗又笑着回:“那不就得了,思诚心里肯定是喜欢我的,只是他不善表达出来,上次我还送饼干给他吃,他还夸我做的好呢……”

    一提起傅思诚,她就滔滔不绝的说了一大堆。

    末了,冷熙勾唇轻笑,揉了揉她的头发:“好,哥哥会帮你,只要我妹妹喜欢的都帮你争取到!”

    瑞士。

    陈舒茗本以为还会约一次出来,却没想到第二天的时候,江泽一点动静都没有,他们也不好说什么,就配傅思诚又在这里逛了一天。

    意料之外,第三天便接到江泽的电话,约她们去咖啡厅,在那聊了很久,宁信突然把话题转移到合同上,陈舒茗有些欣喜,感叹这次合同能够这么顺利的签约下来。

    双方洽谈了一些合同上重要细节,谈妥后就决定签约了。

    正当傅思诚拿起笔在合同上签字的时候,却听到一声娇滴滴的呼唤声。

    “思诚……”

    陈舒茗一顿,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这声音怎么这么像珍妮弗的,可是她们是在国外,怎么会遇见珍妮弗?

    正想着,一道白色的身影朝这边扑过来,径直扑到傅思诚怀里。

    “思诚,人家好想你。”

    这番突如其来的画面,众人皆是一愣,陈舒茗怔在原地,呆呆的看着珍妮弗。

    而坐在对面的江泽似乎也没想到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看向陈舒茗的眼神里充满了疑惑。

    傅思诚用了很大力气才把珍妮弗推开,推开后紧张的看了陈舒茗几眼,见她在那一脸的淡漠,仿佛没事人一样他才冷声问道:“你怎么来了?”

    珍妮弗嘟起嘴巴,正要说话却有人走到她面前。

    “珍妮弗想你了所以让我带她过来看看,再说了珍妮弗迟早是要嫁进傅家的,历练历练,才有资格成为傅家少奶奶。”

    听到这声音,陈舒茗更加不可置信的回过头。

    不远处,冷熙似笑非笑的朝他们走过来,看到她时,眼神只停顿了一秒不到很快离开了。

    冷熙究竟想搞什么鬼,不是都已经说好了吗?怎么突然这样?陈舒茗闭了闭眼进,心里划过几丝不安,深呼吸口气睁开眼睛。

    刚睁开眼就对上坐在对面男人的眼眸,他那双眼眸似乎能洞察一切,而他正看着她,眼神带着探究。

    陈舒茗一惊,连忙将视线移开不敢再看他的眼睛。

    而冷熙就在这时走过来,假装随意的坐在她旁边。

    看到桌上的合同,他不禁一愣,还以为他们在这谈什么呢,原来是在谈合同。

    想到这,他轻咳一声:“珍妮弗,看来我们来的不是时候,你的思诚正在谈工作呢。”

    听言,珍妮弗神色一变,看到桌上的合同拉下小脸,可怜兮兮道:“对不起思诚,不知道你在谈工作,要不……要不你告诉我们住的地方,我可以在那……”

    住哪?陈舒茗眼神一凛,千万不能让他们回去,衣服什么都在一起放着呢。

    千算万算都想不到她会跑到国外。

    想到这里,陈舒茗抬手揉了揉额头,轻声道:“珍妮弗不用回去,就在这坐着吧,工作我们已经谈妥了。”

    话落,傅思诚已经在合同上签下自己的名字,然后将合同推到宁信大秘书面前。

    宁信看着那份已经签好字的合同,顿了顿,轻声问:“你们是不是有家事要处理。如果太忙的话,这份合同我们可以改天再签?”

    陈舒茗连忙摇头:“不用,现在就可以签了,不好意思。”说着,她露出一抹微笑。

    “那好吧。”宁信抿了抿唇,拿起笔将合同推到江泽面前:“江总。”

    江泽看着眼前的人半晌,迟迟没去接笔。

    看着他一动不动,陈舒茗有些急了,毕竟这对公司很重要,拿过宁信手里的合同:“江总,难得这次有时间,就索性一起签了吧?”

    她不开口还好,一开口,江泽冰冷的望了她一眼,忽的起身,拿着自己的西装往外走去。

    众人都不清楚他发的哪门子脾气,只有宁信心知肚明,看着那抹匆匆离开的背影,心里有些小痛。

    江泽这是替陈舒茗感到不值了吧……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