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一百三十六章 确定的爱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他们就算不知道这其中发生了什么事,经过刚才那番话和发生的事,也知道了刚刚出现的女孩是傅思诚的未婚妻,而陈舒茗……是不被承认的……

    “江总!”陈舒茗咬了咬下唇,为了这次合约,她耗费多少心力,

    突然就这样被捣乱了,她不甘心,今天合同一定要签,她看了众人一眼,突然拿着合同追了上去。

    咖啡厅外。

    车水马龙,江泽在前面走着,怒气冲天。

    这么多年来,他从未像今天这样失礼过,明知道自己不该这样,可刚刚冒出来的女人居然是他的未婚妻,这要他怎么接受。

    这么多年只看到她变化大,却不想她这么作践自己,明知道男人有未婚妻,还要这样贴上去践踏自己的尊严。

    “江总,请您等一下。”

    没走几步,就听见身后有人唤着自己。

    江泽脚步一顿,江总?他记得和她说过私底下没人是可以叫他名字或者学长的,可她偏要这般生疏。

    这种情况,不应该要装作熟络来拉拢关系吗?可她怎么就偏偏不会这样?

    “江总!”她还在后面喊,一遍踩着高跟鞋在后面追。

    陈舒茗跑的上气不接下气,可前面那人根本没打算停下来,她调整了下呼吸,突然大声唤道:“江学长!”

    面前那抹高大的身影在听到这几个字时倏然顿住,陈舒茗笑了笑,欣喜的往前跑去,上气不接下气:“学长,你让我追的真累。”

    江泽却始终冷着脸对她,陈舒茗被他这样冰冷的眼神看的有些后怕,可还是鼓起勇气说道:“学长,我知道这次的签约对你来说很重要,可是我们也没料想到他们会突然出现,给您造成的不好心情我在这向您道歉,但这次合同对我们来说真的非常重要,请您看在我曾经是您学妹的份上签了这份合同好吗?”

    江泽不可置信的看着她,到了这个时候,她还一心想着自己的合同。

    你不是很爱那个男人吗?为什么到现在都不去担心一下那个男人,是否已经被别的女人抢了?反而来担心他公司的合约。

    “你为什么这么傻?”他突然眯起眼睛问她。

    “什么?”陈舒茗不明所以地看着他,实在想不清楚他为什么突然说这种话。

    “你和傅思诚的关系受威胁了不知道吗?”

    听言,陈舒茗才愣过来明白他表达的意思。

    良久,她又恢复了笑容,轻声道:“那是他的事,我相信他会处理好的。”

    “若是处理不好,你就甘愿一直这样?”

    “不,我相信他!”

    她自信的扬起笑容,既然当初答应相信他,就不会再多想,他一定会给自己幸福的。

    兴许是因为她的自信,江泽为她更加感到不值。

    凭什么她这么相信他?他连一份完整的感情都给不了她,甚至还跟别人订了婚?

    “有劳学长为我打抱不平,不过我真的没事。”

    “没事?”江泽微眯起眼睛打量着她:“你真相信他能摆平这件事给你幸福吗?”

    话落,陈舒茗怔了怔,傅老爷子的性格她揣摩不到,若是再一次让他知道她和傅思诚还在一起,不知道还会用多狠毒的话来刺激她。

    可是傅思诚向她保证会好好处理这件事情,既然这样,她应该做到相信他。

    见她不说话,江泽紧抿着薄唇,看着她的眼神又深了深,突然抬手拿过她手中的笔,紧接着拉起她的手,在她洁白的掌心写下一串数字。

    陈舒茗只觉得手心有些痒痒的,想抽回手奈何他手劲很大,将她的手握的紧紧的,不一会儿,一串类似电话号码的数字留在她的手心里。

    江泽这才恋恋不舍松开她的手。

    陈舒茗摊开手掌疑惑:“这是什么?”

    “我的电话号码!”江泽轻声说道,看她的眼神又深了几分。

    陈舒茗有些诧异的看着他,真不知道他留下手机号码要做什么。

    江泽紧盯着她:“回去以后记下来,以后如果有什么事记得给我电话,如果……”

    如果有一天傅思诚跟你不在一起……可惜这句话还是没有说出来,和七年前一样,藏在内心最深处的秘密。

    陈舒茗点点头,收回自己的掌心,看着手上的合约,动了动唇:“那……合约……”

    “拿来我签吧。”

    听言,陈舒茗瞪大了眼睛,掩饰不住的欣喜:“真的?”

    “嗯。”江泽接过来,然后再底部签下自己的名字,落笔刚劲有力,龙飞凤舞。

    “谢谢你。”在江泽收回笔的时候,陈舒茗第一次觉得他的名字居然可以这么好看。

    而江泽只能在心里叹气,也许只有这样才会让她真心感激自己吧。

    告别了江泽,陈舒茗重新回到咖啡厅,珍妮弗和傅思诚已经不见了,座位上只剩下冷熙和宁信,面对面喝着咖啡。

    见她回来,两个人眼里闪过一抹异样的情绪。很快又恢复平静。

    陈舒茗回来时没看到他们两个人,心里不禁咯噔一下,但碍于宁信在场不好当场质问,只好故作平静的在他们两人旁边坐下。

    “怎么回来了?”宁信看了眼她手中的合同,笑道:“江总签了吗?实在是不好意思,我们江总在工作时不喜欢被别人打扰。”

    听言,陈舒茗礼貌地微笑:“没关系,刚刚跟江总已经道过歉了,合同也签了。”

    “喔?”宁信微眯起眼睛,没想到江泽居然这么快就同意签订合约。

    她还以为江泽会因为今天的乌龙事件延迟好几个月呢。

    陈舒茗端起柠檬水喝了一口,见状,宁信拿起包就拎着包包起身,缓缓道:“既然已经都签好了,那我就先走了,舒茗,如果这两天你不着急回去,我们可以一起约。”

    “嗯好的。”陈舒茗笑着点头。

    说完,宁信便先行离开了。

    座位上只剩下陈舒茗和冷熙两个人,看她走远,陈舒茗问道:“你们怎么突然过来?”

    冷熙勾唇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打扰到你们了?”

    呃……这是什么说话态度,陈舒茗顿时没好气的回道:“你觉得呢?”

    “我只是做了一个哥哥应该做的而已。”冷熙笑的更深了,让人捉摸不透。

    说着,他朝自己凑近了些:“其实我没想过要过来的,这都是傅老爷子的意思。”

    “傅老爷子?”陈舒茗心里一怔。

    “嗯,他想让珍妮弗多在思诚身边辅助,我既然答应你要做朋友就不会让你为难,但你知道吗,傅老爷子心里已经认定了珍妮弗这一个儿媳妇,除了她,不会有第二个。”

    听言,陈舒茗眼神暗了下来,气压很低:“我知道。”

    “你既然知道为什么还要赔上自己的幸福?到头来只会伤了你自己!”

    陈舒茗不想继续讨论这个话题,她心里只在意傅思诚现在在哪,想着,她猛的从沙发上起身:“他们人呢?”

    冷熙似乎没想到她反应会这么强烈,也连忙跟着起身握住她的肩膀:“你别急,傅思诚只是给珍妮弗安排住处,不然她一定会跟着傅思诚的。”

    “找了住处就不会缠着了吗?!”她喃喃道,低头快速收拾自己的东西,转身就要离开,却被冷熙一把抓住:“你去哪?”

    “回家!”陈舒茗冷声说道。

    “你明明知道你们两个是不可能的,为什么这么傻!”冷熙紧蹙着眉头,说话声不由低沉几分。

    他为她心疼,为她感到不值。

    良久,没有听到回答,以为她不会再说话时,陈舒茗突然来了句:“我心甘情愿,松手,我要回去了。”

    她狠狠地甩开他的手,头也不回的径直往外走去。

    一到房间,陈舒茗就困得不行,整个人疲惫的躺在柔软的大床上,一双清亮迷离的眼眸呆呆地望着天花板。

    到底为什么,爱一个人会这么艰难。

    家庭的压力,不可拒绝的家族联姻,还有门当户对都成了他们之间最有力的阻碍。

    真希望傅思诚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上班族,轻松快乐的在一起该有多好。

    等傅思诚回来的时候,陈舒茗已经洗好澡睡过去了,灯大亮着,横躺在大床上,沉沉的睡着。

    睡意朦胧间,感觉有人在拨弄自己的头发,陈舒茗抬手推了一把,那感觉依旧在,她只好无力的睁开眼睛。

    一睁开眼就看到傅思诚拿着湿毛巾替她擦拭头发,她怔了怔,伸手握住他的大手,轻声道:“你回来了?”

    “嗯。”声音明显的沙哑,看起来有些疲惫。

    “珍妮弗也安顿好了?”陈舒茗抿了抿嘴唇发问。

    “嗯。”

    陈舒茗伸手抱住他坚实的腰身,将脑袋埋进他的胸膛里闷闷的开口:“我好想你……”

    “对不起……让你受委屈了。”傅思诚抬起的手顿住,轻轻将她揽进怀里,满怀歉意的说道。

    不知道为什么,陈舒茗一点都没怪他,只觉得心里异常难受,但还是扯唇笑着说道:“没事啦,跟我说什么对不起,我好困,我们睡觉吧。”

    说着,她理了理发间的碎发准备入睡,却被他一把抓住手腕:“这是什么?”

    陈舒茗有些不明所以的看着他,却见他一直盯着自己的手心看,只好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一行模糊的数字呈现在自己面前。

    糟糕!

    陈舒茗一惊,这是白天江泽给她留下的电话号码,本来打算回来以后要存着的,可一回来满脑子都是烦心事,就把这事抛到脑后了,洗完澡,那些数字早就模糊不清了。

    见她惊呼的神情,傅思诚拧起眉头:“这是什么?”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