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一百三十七章 我不想这么早死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这是江总给我的手机号码,对了,我们已经签好了合约,在……”

    “手机号码?他为什么要给你手机号码?”傅思诚身上散发出一股冷冽危险的气息。

    陈舒茗笑笑:“不过是因为我是他以前的学妹,觉得在国外能遇见也是种缘分,就留了手机号码。”

    “你主动要的?”

    “怎么可能?”

    “那是人家给你的?”

    “嗯。”陈舒茗诚实的点头。

    话落,傅思诚紧握住她的手,右手大拇指在她手心上使劲来回摩擦。

    陈舒茗看着他孩子气的模样忍不住笑出声:“你这是干什么?”

    感觉到掌心有些疼,却见他这么明显吃醋的模样,心里暖暖的。

    等到掌心被擦的干干净净,什么都看不到后,傅思诚抬头狠狠瞪了她一眼:“不许记住他的电话号码!”

    陈舒茗摊开被擦的干干净净的手心,无奈的笑着:“这都被你擦的干干净净的,我要怎么记住他的号码?”

    “你只能是我的!”

    话落傅思诚埋在她脖颈处,薄唇一点点凑上吸允着她柔软的红唇,带着一丝力度,她感觉到有些痛,却没有呼出声,手指紧紧攥住。

    不知怎么的,陈舒茗突然想到之前一些事情,眼眸里弥漫着失望的光彩,任由他继续,喘着粗气。

    一夜缠,绵……

    因为珍妮弗和冷熙的加入,他们的国外之旅泡汤了,珍妮弗只是在外面住了一天,隔天就搬进了别墅房间,就在她的隔壁。

    陈舒茗佯装平静,心里却难受的要命。

    “思诚,这边的海边别墅真美啊,以后我们结婚也要住在这里。”

    珍妮弗将行李箱丢弃在一旁,站在大海边,张开双臂闭起眼睛深呼吸了几口感叹道。

    “喜欢的话就在这多待一会。”冷熙拖着行李箱站在她身后说道。

    说完这句话还刻意偏头看向陈舒茗的方向,却发现她站在原地,脸上除了淡淡的笑容并没有其他别样的情绪掺杂其中,心里划过一丝诧异,紧接而来是对她的心疼,这个女人,一定又将所有情绪压在心底了。

    珍妮弗兴奋的电话,跑上前抱住傅思诚的胳膊:“思诚,我可以跟你在这多待一段时间吗?”

    听言,傅思诚并没有回答她,从她手里抽回自己的手臂,往别墅里走去。

    珍妮弗也不介意,还对着他的背影满脸笑容的说:“你不说话就是默认咯,我要在这住上一周再回去!”

    看着她欣喜的笑容,陈舒茗突然觉得好累。

    心里叹了口气,缓慢的朝海边移去,既然两个人都已经这么累了,为什么还要自找苦吃呢?

    见状,冷熙跟了上去,珍妮弗顺着傅思诚的方向回到别墅。

    赤着脚丫踩在沙滩上,感受着细密的沙子和肌肤相互摩擦,她一步一步的往前走,她穿着水蓝色裙子,她在前面走,冷熙在后面跟着。

    阳光洒在她身上,碧蓝的大海与她几乎融为一体,远远看过去,就像一位掉落在凡间的天使。

    可偏偏她的背影让他感到淡淡的忧伤,他能够感受的到,她很难过。

    看着她向海边靠近,冷熙心里突然咯噔一下,一个不好的念头冲上他心头,她不会想不开吧?!

    想到这里,冷熙连忙冲上前拉住她的手,大声道:“舒茗,你要做什么?!”

    陈舒茗停下脚步,因为他拉着自己没办法前行。

    看着他惊慌失措的看着自己,一脸的淡然:“怎么了?”

    他并不说话,紧张的看着她,满脸掩饰不住的担忧。

    “怕我想不开寻短见?”

    见他仍不说话,她拨开他的手,轻声说:“我没傻到去结束自己的生命,人生路那么长,我还有很多事没有完成。”

    兴许是海风的原因,她的声音被吹散好远。

    “不用担心我,回去吧。”说着,陈舒茗朝前继续走去。

    可就算她说没事,可面前就是大海,冷熙还是不放心她一个人,提步跟了上去。

    陈舒茗感受到后面一深一浅的脚步声,知道是他,苦笑着摇了摇头。

    走了一段路,陈舒茗便停下脚步在沙滩上坐了下来,最后索性躺了下来,闭上眼睛感受着阳光的沐浴,温暖照耀着自己。

    冷熙走到她身边坐下,注视着她闭起的眼睛,轻声道:“你打算怎么办?”

    “嗯?”

    “你和傅思诚的事情,如果这次还会跟上次的结局一样,你怎么办?”

    听言,陈舒茗睫毛颤了颤,沉默了良久才沉声道:“走一步看一步吧,我不想去猜……”

    冷熙看着她一脸淡然,心里一紧,这个女人真会伪装自己的痛苦,让人一点都察觉不到,要不是他亲眼目睹发生在她身上的这些事,就不会发现她心底到底忍下多大的苦楚。

    到晚上。

    陈舒茗穿着棉质的卡通凯特猫睡衣端着杯子准备去厨房倒水时,却听见隔壁傅思诚房间传来声响,她心口一紧,突然强烈的好奇心让她挪着杯子往隔壁房间迈去。

    还未走近就听到里面传来娇柔的呻,吟声,陈舒茗一惊,这声音她听得出来是珍妮弗的,难道……

    她朝房间里望去,之间珍妮弗穿着性,感的蕾,丝睡衣,而傅思诚倒在大床上,只见珍妮弗不顾一切的扑了上去。

    看到这一幕,陈舒茗动了动嘴唇,终究没发出一个音节,握着杯子的手紧了紧。

    良久,她紧咬着下唇转身,却直直撞到不知什么时候站在身后的冷熙。

    他看着她,明显房间里的动静他也听到了,想必里面发生什么他也猜对了**分。

    陈舒茗站直了身子,直接越过他往厨房里走去。

    进了厨房,她拧开水壶盖子往被子里倒水,脑海里却一直是刚刚看到的画面,心口揪的生疼。

    手上突然一疼,陈舒茗回过神,才发现杯子里的水满的溢了出来,烫伤了她的手,她吃痛的松开杯子,“啪”的一声,玻璃碎了一地。

    冷熙看她落寞的背影,本来也想回房,却突然听到厨房里传来刺耳的玻璃落地声,他心里一惊,想都没想就朝厨房狂奔去。

    一进厨房,就看到她蹲在地上,看着自己的手指发呆。

    陈舒茗本来是想捡起玻璃碎片,可一个不留神就被碎片的边缘划伤了,疼痛让她清醒过来,盯着不断冒出血的伤口发起了呆。

    “舒茗!”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没等她反应过来,冷熙已经在她面前蹲下,拉过她受伤的手,一口含在嘴里吸着。

    “你干什么!”陈舒茗一怔,呆呆的看着他吸允着自己受伤的手指,想抽回手,却被他握的紧紧的,根本无济于事。

    “你们在做什么!”一个冰冷的声音从门口响起,两个人同时一愣,朝门外望去,傅思诚阴沉着脸站在那,身边站着披着他外衣的珍妮弗,头发凌乱。

    陈舒茗想抽回手,白亦然却一把握住她的手,拉着她起身。

    珍妮弗看到她手上的伤口,瞥了眼地上的碎片,瞬间反应过来,上前笑眯眯的说道:“哥,你好贴心,舒茗手受伤了你居然帮她……”说到这,她害羞的眨眨眼睛,没再继续说下去,

    而傅思诚站在旁边,听到她说的这句话后,脸更黑了。

    谁知道,冷熙却握紧她的手,勾唇笑道:“是啊她受伤我心疼,做这些都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说完,冷熙没再理会他们,握紧陈舒茗的手就往门外走去。

    陈舒茗被他拉着不停往外走,本来想挣脱开他,可一想到刚才看到他们在房间里那一幕,她心口难受的要死,索性由着他带自己往外走。

    经过他身边的时候,发现他幽深的黑眸正紧紧盯着自己,好像再在说,如果再走一步就跟她没完似的,可陈舒茗对上他眼睛没几秒便将视线从他身上移开,低垂着眼眸从他身边经过。

    直到回到自己的房间,陈舒茗才甩开他的手,冷声道:“请你以后别再这样了。”

    冷熙眼里闪过一丝忧伤,随即自嘲的笑了笑:“刚刚你并没有拒绝我不是吗?”

    “你回去吧,我要睡了。”

    说着,她打开房门走进去,没等他开口就将门锁上,背靠着门板,无力的闭上眼睛。

    一直到半夜,陈舒茗突然感觉到有人在拉扯着自己的衣服,她皱了皱眉睁眼,直直对上一双幽深的黑眸,陈舒茗按住他拉扯衣服的手。

    “傅思诚,你干什么!”

    话音刚落,傅思诚炙热的薄唇一下堵上她的唇,还没说完的话尽数堵在口中,带着怒气一遍又一遍疯狂掠夺着。

    “唔……”陈舒茗被吻得有些呼吸不过来,他的大手一点都不安分,不知怎么的身上的睡衣已经挣开,一丝不挂。

    从头至尾傅思诚一言不吭,自顾自进行着自己的动作,大手毫不怜惜的在她肌肤摩挲,力道大到陈舒茗叫痛,她不知道他为何突然这样,想说的话全数被他吞噬掉,化作细碎的呜咽。

    “啊……”

    他的粗鲁让陈舒茗惊叫出声,却被他死死堵住,心里愈发委屈,泪水不可抑制地从眼角流出。

    感觉到她的抗拒,傅思诚怒气更旺,可渐渐地,感觉她不再抗拒,只是静静地躺在那里任他作为,一动不动。

    傅思诚觉得奇怪,低头看去。

    只见泪水爬满陈舒茗的脸颊,月光穿过缝隙照射过来,依稀能看到她紧闭着双眼,强忍痛楚的模样。动作戛然而止,

    傅思诚突然心中一疼,重新俯下身子,他低头吻去脸颊的泪水,低声道:“对不起……”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