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一百三十八章 不速之客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他不说还好,他语气软下来更让陈舒茗委屈起来,索性让眼泪肆意的流淌。

    傅思诚只好一边吻着她的泪水一边劝,可她的泪水却掉的更欢一般,如决堤的海水,他一下慌神了,连忙抱紧她:“都是我不好,是我的错。”

    他不是没见过女人的眼泪,但他从来不当回事,今天看到陈舒茗哭,他才意识到,原来眼前女人的泪水可以让他感觉这般心痛。

    陈舒茗不断抽噎,说话声断断续续:“呜……你……你为什么……这么对我……”

    越是这样,心里压抑的委屈忍不住迸发出来。

    “抱歉……”傅思诚被她觉得几乎心都要碎了,一边道歉一遍说:“我看到你和冷熙走的那么近,我是嫉妒,我承认自己吃醋,才会冲昏头脑伤害到你,对不起对不起……你打我吧!”

    “嫉妒?”陈舒茗斜倪着他,苦笑着:“那你和珍妮弗在房间里衣衫不整,考虑过我的感受吗?”

    听言,傅思诚一愣,很快解释道:“是她穿着蕾,丝睡衣突然闯进我的房间,我没碰她。”

    “没碰她?那她穿那么暴露早就被你看光了吧!”

    “没有,我没有看她!”傅思诚急了:“就是因为没看她,她才会朝我扑过来,请你相信我好吗?”

    “呵,我要怎么相信你?你们出现在厨房她还披着你的衣服,分明就是……”

    “不穿衣服难道你想让我看她吗?衣服是我的,是她自己要拿着穿。”傅思诚打断她的话闷声道。

    见她还要说什么,傅思诚倾身凑到她跟前,薄唇堵住她的,轻声道:“你和冷熙无缘无故出现在厨房,而且动作那么亲密,我还没跟你算账呢!”

    话落,陈舒茗还想再说些什么,可是他软下来的语气让她心软下来,刚刚和冷熙那么亲密的动作被他看到,他一定快气疯了。

    想到这里,陈舒茗只好嘟起嘴唇:“就算这样,你刚刚也不能粗鲁的对我!”

    “那你为什么要当着我的面跟别的男人跑掉?!”

    “不走难道让我看着你们两**?”

    “你……吃醋了?”傅思诚挑了挑眉。

    “你不也吃醋了!”

    “好,我们扯平!”

    陈舒茗脸上还挂着泪痕,想起他刚刚那么粗,暴的对待自己,瞪了他一眼:“嗯,你可以出去了!我现在不想见到你!”她说着一边推开他。

    傅思诚还压在他身上,刚才还没什么感觉,现在被她这么一推,身子跟着一动,脸上很快浮现出一抹不正常的神色。

    “你!”陈舒茗气急败坏的瞪着他,感觉到贴在身上的温度瞬间灼热了不少。

    “我怎么?”傅思诚一副不明白的模样看着她,大手又开始不安分起来,头埋在她脖颈间。

    “出去!别理我这么近!”

    “我不!”

    “出不出去!”

    “不!”

    话落,陈舒茗突然用力的咬住他的肩膀,傅思诚疼的闷哼一声,将她搂的更紧。

    感觉到嘴里慢慢传来的血腥味,愈加浓郁,她忍不住心疼起来,力道也逐渐松了一些。

    头顶接着传来傅思诚轻笑:“怎么不咬了?心疼我?”

    听言,陈舒茗松开他的肩膀,将他从身上推开扭头不看他:“你多想了,我才没有心疼!”

    “喔?是吗?”傅思诚勾唇扬起笑容,凑上前轻啄她的唇,缓缓道:“好啦别生气了,我们抓紧做两个人的事!”

    “两个人的事?你还能再说直白点不?!”

    “遇见你之后我所有对你做的事还不够直白吗?你这样说我认为你在勾,引我!”

    说罢,不等她回话,傅思诚翻身而上继续做被打断的事情。

    “唔……”陈舒茗刚开始还会反抗,渐渐的便瘫软在他层层攻陷里,逐渐回应起来。

    昏暗的房间弥漫着欢,爱后的旖旎气息,粗喘声交错,一直到后半夜才逐渐消停下来。

    第二日清晨,陈舒茗从床上醒过来已经不见傅思诚的身影,明媚的阳光透过大大的落地窗光亮洒满整间屋子,若不是被窝里还残留他的气息和温度,陈舒茗差点以为昨晚是她做的一场春梦。

    掀开被子,身上遍布他的吻痕,深浅不一,陈舒茗脸又红了一片,昨夜的情景不断涌入她的脑海,她使劲晃了晃脑袋,起身下床。

    本来以为珍妮弗还会在这待几天,没想到第二天就接到傅思诚说要回国的决定。

    珍妮弗一听整个脸色都变了,拉着他的手臂直晃:“思诚,我才来一天你就要回去啊,没有你陪我我要怎么玩?”

    听言,傅思诚冷淡的瞥了她一眼冷声道:“你之前不一直在这念书,那么多年还没玩够?”

    说罢,他也不管她什么表情,甩手就走。

    珍妮弗呆呆地看着他离开的背影,转而幽幽的看向陈舒茗:“舒茗,思诚真的会跟我在一起吗?他是不是心里还有你……”

    陈舒茗一愣,眼神有些慌张,不知为何,她第一次被她这样问,感受到有什么东西即将逝去似的心疼。

    “这……”陈舒茗竟不知道如何回答她的问题。

    珍妮弗索性坐在她的旁边,亲密的挨着她:“舒茗,我知道你不会喜欢我的思诚对吧,你知道吗,从我很小的时候第一次见到思诚我就喜欢上他了,为了配得上他,我拼命学习努力变得优秀,可是回国之后,思诚从没正眼看过我,舒茗,你是思诚的贴身秘书应该最了解他的吧?”

    “嗯?”陈舒茗只能装作一副不明白的糊涂模样,她了解什么?告诉她其实现在坐在她身边的自己还没有和傅思诚分开,而且现在看起来很甜蜜,告诉她你的情敌其实就是你很信任的陈舒茗吗?

    “我的意思是,思诚在公司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或者她身边有什么样的女人,为什么他会对我如此冷淡……舒茗,你说是不是我哪里做的不够好,如果哪里不好,我一定改正!”

    听言,陈舒茗不由得叹气,看着眼前单纯可爱的傻女孩,感情不是说你付出的多就会得到想要的爱,有些人,不爱了,穷极一生都不会在一起,难道她不懂吗?

    “舒茗,你说话啊!”

    被她这么一叫,陈舒茗愣过神来,怔怔的看着她,这种问题她该如何回答?

    见状,珍妮弗似乎对她的态度不满意:“我在跟你说话呢,你发什么呆呢都不理我……”

    陈舒茗淡淡的笑了笑,轻声道:“我在想……傅思诚究竟喜欢什么样的女人……”

    “你也不知道吗?”珍妮弗瘪着嘴巴。

    “傅总一般不会说自己的私事。”陈舒茗心虚的回答,突然心底涌起一阵内疚。

    话落,珍妮弗苦着一张脸:“好吧……可就算他这样对我我还是好喜欢他啊,本来想让思诚陪我在这边多呆上一段时间的……”

    陈舒茗看她难过的模样,本想着安慰她一下,又想起自己的立场似乎并解决不了根本问题,索性摇了摇头,起身往房间里走去。

    傅思诚回国心意已决,珍妮弗百般劝他都改变不了他的想法。

    于是连夜坐飞机飞回中国。

    回国以后,陈舒茗无心去管傅思诚和珍妮弗的事情,直接让他把自己送回林木子家里。

    一打开门,林木子见她就像见了怪物般的眼神看她。

    “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听言,陈舒茗累的看都没看她一眼,直接推开她进了卧室,将挎包往床上一撂,整个人倒在床上。

    “啧啧!累成这个样子!”林木子邪笑的打量着她。

    在她躺着的旁边位置坐下,轻轻拍了拍她额头道:“跟我说说呗,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陈舒茗只觉得连心都是累的,叹了口气,将这几天发生的所有事情都告诉了她。当然并不包括江泽在内,因为在读书期间,林木子疯狂追求江泽,写情书,制造各种偶遇,也称得上校园坚贞爱情传奇,只不过后来两个人并没有在一起。

    江泽比她们高两届,毕业那天,林木子为此在教室哭了一个下午。

    谁也想不到,一个外面看起来大大咧咧无所顾忌的女孩子也会为了中意的男孩伤情。

    那天下午之后,她就再也没有提起过他,也不准任何人在她面前提起他。

    听完她的话,林木子为她打抱不平:“这个珍妮弗还真是不撞南墙不死心,好好的国外度假就被她那个扫把星给搅和了,你也真是的!居然让她骑你头上去!”

    林木子越说越气,直拍大腿:“下次别让我遇见她,我林木子非整死她不成!”

    “好了好了,知道你心疼我,可是她喜欢一个人并没错啊,什么都说不准,走一步看一步吧。”

    “呵!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蠢吗?”林木子冷笑地扯唇:“你真相信一个在国外生活了好多年的女孩是单纯的?陈舒茗,你别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傻,我林木子接触过那么多人识人最准了,照我看,她那样子都是装的!”

    “木子,别这样说,她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坏……”

    “我只相信我自己的直觉,我感觉她不简单,你最好离她远一点,别到时候被她拖下水!”

    “嗯……”陈舒茗无奈的点了点头,只好闭起眼睛不再说话。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