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一百三十九章 这女人居然穿的这么暴露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不管什么时候,她和林木子争吵从来都只顾自己的想法,不会因为对方的想法而让步,一味的争吵不会有任何结果。

    “喂,看你这么累要不去泡个澡再去睡吧?”林木子推推她说道。

    “不了,我先睡睡。”

    “你别这样睡啊,脱衣服睡!”

    “我不想动……”

    话还没说完,林木子直接拉她起来,帮忙脱掉外衣在床上躺好,才转身离开。

    这一睡便到第二天大中午,醒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迟到了,她手忙脚乱的掀开被子下床,一边穿衣服一边奔进洗手间刷牙洗脸。

    好不容易整理完毕,冲出房间却见林木子翘着二郎腿悠闲的坐在沙发上喝着牛奶,见她穿着家居服,神色波澜不惊,她差点被呛到。

    听到楼上传来的声响,她抬头望去:“舒茗,你干什么去?”

    “上班啊?你怎么不叫叫我?”她一边说着一边拿着扎头皮筋绑头发,见她悠闲的坐在沙发上,惊讶的看着她,和慌慌忙忙的她形成鲜明的对比。

    “上班?今天是周天诶!你一个国出的时差没倒过来?”

    周六!陈舒茗愣住,脸上浮现难以置信的扭曲的神情,接着她大吼一声脱掉职装回了房间,门砰的一声被关上。

    搞什么?!大早上让她火急撩撩的收拾,居然告诉她是周末!

    她看着镜子里那个头发乱糟糟的自己,伸手抓了抓,又倒在床上。

    林木子敲了敲门紧接着进来,问道:“你又要睡?”

    “嗯。”她有气无力的回答。

    “你是猪吗?大中午的还睡?亦然约了傅思诚晚上喝酒,到时候一起走,我有预感那个珍妮弗一定会跟着去,到时候看我不把她灌醉!”

    想起上次林木子发酒疯的样子,陈舒茗不禁发笑:“你真的可以吗?”

    “我怎么不行了?!”林木子插着腰:“你看着,我今晚非把那个贱女人灌醉!她肯定没我能喝酒!”

    “你怎么知道?”她很清楚的记得,上次最先醉倒,一直耍酒疯,最后被一脸尴尬的白亦然带走。

    “你喝醉酒的样子我又不是没见过,你还是省省吧……”

    “你居然小瞧我!哼,今晚你就看我的!”

    说罢,林木子不再理会她,扭头冲出房门。

    想起晚上同时见到傅思诚和珍妮弗一起,无奈的叹了口气,似乎他们的生活早就被捆绑在一起。

    一直昏昏沉沉睡到下午,硬是被林木子拖起来换衣服,自己倒很无所谓,可林木子坚持要她打扮的漂漂亮亮,说是让珍妮弗看清她的美丽,于是给她挑了一款深v领鱼尾裙,穿上后,玲珑有致的姣好身材完全被显露出来,裙摆刚刚没过大,腿,根。

    看到镜子里的自己,陈舒茗不禁捂住胸口大叫:“林木子你要搞什么,给我拿这么露的衣服!”

    若是让傅思诚看到她这般样子,非灭了她不可。

    倒是林木子对她的呼喊完全不在意,优雅的在她面前坐下,啧啧赞叹道:“很不错啊,性,感优雅被你发挥的淋漓尽致,舒茗,你就等着看吧,到时候一定让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珍妮弗羞愧到无地自容!”

    “林木子!”

    “干嘛?我这都是为你好!”

    陈舒茗白了她一眼,动手开始脱衣服,见状,林木子连忙起身按住她脱衣服的手:“你要做什么?!”

    “这种裙子要怎么穿的出去啊?!”

    “怎么穿不出去了?你看看外面那些身材火爆的女人,哪个不

    是这样穿的?”

    “我和她们能一样?”

    “当然不一样,事实来讲,你比她们不知迷人几百万倍!”

    陈舒茗简直无力吐槽,她这个比喻着实让她汗颜,愤愤地瞪了她一眼,转身走进洗手间。

    林木子意识到自己话有些多了,抿了抿嘴,等她出来解释。

    最后的结果是陈舒茗抵不过林木子的软磨硬泡,被逼着穿了十五公分的银色高跟鞋,化了淡妆,看着镜子里那个和平时出入很大的自己,陈舒茗有点不敢出门见人了。

    想必她这个样子去见傅思诚,他也是认不出来的。

    金碧辉煌。

    陈舒茗挽着林木子穿梭在大厅之间,径直往贵宾vip包厢里走去,罢了,林木子不时的回头看自己的杰作,忍不住称赞:“啧啧,你今天真美,待会他们见到你肯定会被你惊艳到的!”

    “嗯……希望不是被吓到……”

    陈舒茗打趣道。

    “说什么呢?!有点自信!”

    话落,很快到了包厢门口,林木子推门而入,陈舒茗有些视死如归的闭上眼睛,任她拉着自己走进去。

    包厢里出乎意料只有他们三个人,傅思诚,白亦然,冷熙,却始终没叫珍妮弗的身影,陈舒茗瞥见冷熙旁边空荡荡一片,有些奇怪,她今晚会来吗?

    林木子拉着她走进去,一边笑一边说:“咦,怎么只有你们三个人?”

    白亦然起身朝林木子走过来,温柔的牵过她的手:“过来。”视线落在陈舒茗身上时,他微微眯起眼睛,冷淡开口:“这是谁?”

    居然没认出来?!陈舒茗不由得抽,动嘴角,见状,林木子得意的扬了扬下巴笑道:“哈哈,没认出来吧,是不是很漂亮!”

    漂亮?看她这副模样,白亦然不由得抿了抿嘴唇,瞥了眼画的很妖艳的妆容,实在没法跟好看的女人联系在一起。

    傅思诚却在看到他们进来时,问道:“林木子,舒茗呢?”

    两个人不是关系最铁吗?今天怎么带了别人过来,那舒茗去哪了?

    “难道是我的化妆技术太赞了,你们都认不出舒茗了?”

    “舒茗?!”

    傅思诚不可置信的握住陈舒茗的肩膀看着她,要不是林木子说,他真不敢相信站在眼前妆容妖媚的就是陈舒茗。

    陈舒茗离他极近,她羞窘的垂下眼眸,心里窝火的很,她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想到这里,她咬了咬唇轻声开口:“都是木子,是她让我弄成这个样子,还说什么惊艳全场……”

    她的话还没说完,傅思诚突然脱下他身上的西装披在她身上,将她包裹的严严实实的,眼神狠厉的瞪着她,紧接着,视线落在林木子身上。

    林木子有些后怕的往后退了好几布,一下跌入白亦然的怀里。

    傅思诚狠狠瞪了一眼,搂着陈舒茗走出去。

    看他们离开,林木子委屈的看着白亦然:“我精心帮舒茗打扮的漂漂亮亮,还不是为了他们好,傅思诚居然对我态度那么差!”

    “重点是你要打扮也要好看一点,你让他的女人穿这么暴露出来见男人,要是我我也生气!”

    “你?”

    “对啊哪个男人愿意让自己心爱的女人穿穿那么暴露?”

    听言,林木子默默低着头,她也是不想让舒茗输给那个珍妮弗才让她好好打扮自己的,没想到到头来弄巧成拙。

    而在另一边的洗手间里。

    陈舒茗直接被傅思诚拽进去,女洗手间见他一个大男人走进来,女生因为他的到来惊叫出声,却在看到他英气逼人的俊脸时愣住,满眼桃花的看着他。

    “滚出去!”他毫不留情的大吼,吓得她们纷纷落逃,没一会儿,洗手间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傅思诚紧握着她的手腕,气急败坏的吼道:“谁让你穿成这样!”

    陈舒茗被他吼得愣在原地,还想说什么,他却突然打开水龙头,手捧着水抚上她的脸,一点都不温柔。

    陈舒茗被他搓的有些疼,但她知道自己有错在先,一直不敢开口,任他在自己脸上搓着。

    可是慢慢的,擦在自己脸上的力道越来越大,她感觉脸皮都快被他搓掉一层了,也不知自己脸上是水还是泪水,眼前有些模糊。

    可是傅思诚却没有一点要停的意思,还在不停地帮她擦。

    “傅思诚……你弄疼我了!”陈舒茗声音带着浓重的委屈。

    可他好像没听到自己说话似的,还在用力的擦自己脸,陈舒茗委屈的不行,想也没想用力推开他,吼道:“傅思诚你够了没!”

    傅思诚没想到被她推开,心里的怒火一再被激怒:“你打扮成这幅鬼样子还穿这么暴露的衣服,我倒想问问你闹够了没?!”

    “我都说了我不是有意要这样,林木子只是想让我变漂亮些。”

    “她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你这样穿考虑过我的感受没!”

    “你有什么不满说就是了,干嘛冲我吼,看不顺眼我走便是。”

    说完,陈舒茗拧开水龙头,捧着水往脸上洗,妆容早就被晕染成一脸,眼线黑乎乎的,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不禁被自己吓到,随手抽了张纸巾就往外走。

    走了几步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听住脚步,伸手就将披在身上的那件衬衫脱了下来扔到傅思诚身上,愤愤地走出去。

    脚上还踩着十五公分高的恨天高,她走的太快,不小心扭到脚踝,不禁惊叫出声,差点就和地板来了个亲密接触。

    一双手及时拦腰搂住她,圈进自己怀里。

    不用猜陈舒茗也知道是谁,还没站稳就挥开他的手,大喊道:“别管我!”

    “你打算就穿成这样让别的男人看你?”他声音冰冷刺骨,傅思诚快要气炸了,真想一巴掌呼死这个女人,她一天脑袋里都在想什么,居然敢穿这么暴露就出去!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