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第一百四十章 疯了才会爱上你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一想到别的男人看到自己的女人,傅思诚气的发狂到想杀人!

    而她居然不领情,还冲自己发火?

    “看就看,不关你的事。”陈舒茗赌气的说道。

    “不关我的事?”傅思诚彻底被惹怒了,将她扳过来直视自己的眼睛:“你是我的女人!现在居然说不关我的事,别逼我发火!”

    “发火?从刚才到现在,你哪一刻不在朝我吼,你替我擦脸时温柔过吗?傅思诚,你是疯了吗?!”

    “是!我是疯了!”傅思诚不可抑制的大吼:“才会在看到你穿这么暴露气的发狂,生怕别的男人觊觎你,我真是疯了才会爱上你,不停地退婚只想跟你在一起!”

    听到这些,陈舒茗紧抿着唇,突然意识到自己有错,可她这么好面子,想着,她突然开口:“好啊,那既然这样你就不要爱我,我没有求着要你非爱我不可,就这样吧,我们分……唔……”

    她的“开”字还没说出口,红唇已经被那人俯身吻住了。

    “唔……放……放开……”

    她刚想张开嘴,便给了他趁虚而入的机会,趁机掠夺她每一寸唇齿,大手紧紧禁锢住她。

    他粗鲁的不顾一切的吻着,眼睛狠狠地瞪着她。

    该死!她居然要跟自己说要分开!

    他第一眼就爱上的女人,直到死,他都不可能放开她。

    陈舒茗不停挣扎着,慢慢的,被他轮番攻陷主动回应起来,小手绕到他腰后,轻轻抱住他健硕的腰身,认真的回吻着。

    得到她的回应,傅思诚心里燃起欣喜,更加热烈的回应,揽着她的大手又紧了紧,直到她整个人都贴在他胸膛上。

    一直吻到两人接近窒息才缓缓抽离出来,粗喘声阵阵,傅思诚得到了满足,心里的怒气也减退了不少,抱着她轻声道:“对不起,是我不好,脸还痛吗,让我看看……”

    见势,陈舒茗有气也发不出来,摇了摇头:“不疼了……”

    两人相视半晌,傅思诚突然开口:“以后不许穿那么暴露的衣服,你的身体只有我能看,要是再有下一次,我就……”

    “你就怎么样?”陈舒茗昂着头朝他嘟起嘴巴:“难道你还想打我不成?”

    “不!我会挖了那些看你男人的眼睛!”

    “你好残忍!”

    陈舒茗故作夸张的说道,嘴角却忍不住扬起笑容。

    一直在洗手间捯饬好久,陈舒茗才将脸上的妆容洗干净,傅思诚已经打电话在五分钟之内送过来一套衣服。

    一套保守的休闲装,完全将她包裹的严严实实,陈舒茗默默在心里叹了口气,这个男人的占有欲真是太强了。

    换好衣服后出来,洗手间被他叫人堵上,外面已经有不满之声了,甚至还有几个打扮妖媚的女人堵在门口,捂着肚子哀叫连连。

    陈舒茗让他把那些人撤走,快速拉着他远离现场。

    回到包厢里时多了一个人,是珍妮弗,她正和白亦然猜拳,看起来很开心的样子,陈舒茗下意识甩开傅思诚的手,快一步迈进包厢里。

    听到声响,林木子转头看去,惊讶出口:“舒茗,你居然换了衣服?不过这件比起那件裙子就逊色很多了,和一身白裙子的珍妮弗别差太远好么?”

    陈舒茗在她旁边坐下,用只有两人听得到的声音。

    “喜欢一个人时从心底喜欢的,如果能在一起早就在一起了。”

    听言,林木子不满的瞥了她一眼也不再说什么,视线移到珍妮弗身上,愤愤道:“她就是个狐狸精,你看刚一来就和亦然玩到一起了,哪里单纯了?”

    陈舒茗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她确实和白亦然玩的很嗨,到一看到傅思诚走过去,立马起身扑到他面前,笑眯眯道:“思诚,你来了!”

    话落,就看到陈舒茗也在,有些疑惑的看向她。

    陈舒茗连忙解释:“我们进来时刚好碰到。”

    “喔,这样最好,思诚,我们一起玩猜拳怎么样,输的人要罚酒喔。”

    “不感兴趣。”傅思诚冷声道,拿掉她的手转头朝另一边走去。

    珍妮弗站在原地,委屈巴巴的看着她,林木子眼珠子转了转,一脸热情的上前:“珍妮弗,傅思诚不跟你玩,我们一起来玩,我最喜欢的就是猜拳了。”

    听言,珍妮弗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好啊。”

    于是两人就坐在一旁开始玩猜拳。

    “一棵柳树扭一扭,两棵柳树扭两扭……哈哈哈,你输了,喝!”

    第一句林木子胜,她兴高采烈的将酒杯倒满,然后递到她面前。

    “好,愿赌服输,我喝!”珍妮弗接过酒杯,爽快的一饮而尽。

    陈舒茗无聊的坐在一旁看着她两玩,有些幽怨的看着林木子,她也真是的,为了灌醉她都不理会自己。

    没一会儿,白亦然也加入到他们的游戏当中。

    冷熙端了杯果汁走过来,递给她,接着在她旁边坐下:“喝点果汁。”

    “谢谢。”陈舒茗礼貌地接过果汁道谢。

    话落就感受到一道冷厉透着重重杀气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不用看也知道是谁的,拿杯子的手忍不住抖了抖,差点将杯子摔下去,自始至终都没敢喝一口。

    冷熙从头至尾打量她一道,勾唇轻笑道:“思诚占有欲太强烈了,不过这一身很配你,很美。”

    “谢谢。”陈舒茗抿唇轻笑,不想跟他多话。

    “要不要唱歌,我去点一首?”

    “不了,你想唱就去点吧。”

    “好,那我为你唱一首歌。”

    说着,冷熙起身,没一会儿音乐就想起来,

    听到熟悉的旋律,陈舒茗一时竟有些恍惚。

    他拿着话筒,目光情深的望住她,低沉的嗓音缓缓响起:“你问我爱你有多深,我爱你有几分……”

    他挑选了邓丽君很早的一首《月亮代表我的心》,虽然时隔经年,陈舒茗还是很喜欢这首歌,不过这首歌响起时,她不由自主的想起他……

    她缓缓朝傅思诚看去,发现他也正看着自己,目光幽深的如大海般深情。

    “月亮代表我的心……”

    她是拥有多大的勇气才决定和傅思诚在一起,而他亦是,为此付出很大的牺牲。

    悠长的音乐声在耳边回荡着,不知不觉音乐戛然而止,冷熙放下话筒的时候有些失落,没一会儿也加入林木子猜拳阵营。

    陈舒茗和傅思诚也不自觉凑上前去。

    林木子和珍妮弗两个人正比的火热,从刚来到现在,两个人几乎不分上下,喝了差不多的酒,到后面索性两个人直接将酒**抱在怀里,一边猜拳,输了直接举起酒**往嘴里倒。

    林木子微微有些醉意,坐也坐不稳,眼睛微眯起,伸出食指指着对面同样醉酒的珍妮弗:“你是第一个猜拳能和我势均力敌的对手!”

    珍妮弗同样不甘示弱,抱着酒**对准她:“好啊继续,今天不灌倒你我就不是珍妮弗!”

    “不叫珍妮弗那你叫什么?倒过来念吗?哈哈哈哈……”说着,林木子自顾自的大笑起来。

    “我不!我要叫傅少奶奶……嘿嘿……”看来她的确醉的不轻,已经开始说胡话了。

    听言,林木子白了她一眼:“少奶奶?你一天想疯了吧,这是名字吗?别废话,赢了我再说!”

    于是两人又接着猜拳,醉醺醺的模样不忍直视。

    明明已经醉的不轻,两人还是不肯认输。

    之后醉醺醺的两人都被他们带走了,一时间包厢里只剩下傅思诚和陈舒茗两个人。

    傅思诚揽住她的腰,道:“我们回家!”

    ……

    因为公司签下一份大合同,公司这段时间又要很忙碌,这代表他们赚取的每个月奖金和业绩会更多,所以每个人都很开心。

    倒是有一人气的不行,就是林桔。她愤愤的吃着午餐,本以为傅思诚的未婚妻来了,陈舒茗就会被打回原形,可谁知道,傅思诚居然还带她去了瑞士,签下这么大的合同。

    瞥见陈舒茗端着饭朝自己这边走来,她突然心生一计,将自己一只脚伸了出去。

    陈舒茗端着饭和林秘书有说有笑的,突然就看到林桔伸出来的脚,要不是她提早看到了,待会肯定会摔个狗吃屎,看她不怀好意的看着自己,陈舒茗微微眯起眼睛,她既然这么喜欢陷害自己,那这次就让她来个自作自受。

    想着,陈舒茗重新展露笑容,装作浑然不知的模样走过去。

    “啊!”

    一声惨叫声响起,不过发出这声音的不是陈舒茗,倒是林桔,她丢下筷子大吼道:“你没长眼啊,走个路都能踩到我的脚!”

    听言,陈舒茗停下脚步,不屑的瞥了她一眼。

    随即她扫视被她踩红的脚,冷笑道:“谁让你脚那么长,好端端的不在桌底下放,偏偏放在过道上,这不明摆着让人踩上去吗?”

    “我坐在这,腿想怎么放就怎么放,有没有素质啊你,踩了别人不道歉还一副趾高气昂的模样!”林桔气的发狂,她只是想整一下这个陈舒茗,没想到居然被她踩了一脚,真是气死了!

    “你要非需要一个道歉……”陈舒茗勾唇邪笑,缓缓出口:“那还她真是抱歉,踩到你的脚。”说完,她继续往前走去。

    林桔见她这样就要走,伸手揽住她:“踩了我就想走?告诉你,门都没有!”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