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一百四十三章 请你离开傅思诚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说着,傅老爷子将茶杯端到她面前,陈舒茗有些受宠若惊,赶紧伸手接过茶杯道:“我自己来就好,怎么能让您亲自端给我呢?”

    听言,傅老爷子微微勾唇,缓缓说道:“前段时间我住院的时候,知道你每天都会煲补汤给我,喝一杯茶的事,算的了什么?”

    “谢谢傅老爷……”

    说着,陈舒茗端起茶杯凑到唇边轻轻抿了口,茶香弥漫鼻息。

    “这茶是碧螺春吧?”放下茶杯,陈舒茗笑着说道。

    话落,傅老爷子有些惊讶的看住她:“你对茶品也有研究?”

    “不不不,只是略知一二,和傅老爷比起来,实在自行惭愧……”

    陈舒茗看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生怕天黑不认识返回的路,便开口问:“不知道傅老爷子今天叫我来是有什么事?”

    听言,傅老爷子放下茶杯,正视她:“上次我住院你能来医院天天看我,我很感激,还有一段时间下来,你确实帮思诚不少的忙。”

    陈舒茗扬起笑容:“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应该?”傅老爷子挑了挑眉头:“如果做人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生活也会变得和谐起来,只不过……所以我今天叫你来的目的就是希望你能想清楚。”

    “您的意思是让我离开思诚是吗?”

    傅老爷子神色淡漠,完全没了起初那番和蔼:“思诚是我一手带大的,从小待人冷漠,好不容易能看到一个能改变他的人固然很好,但是婚姻是两个家庭的事情,如果你真爱他,就应该为他着想。”

    “那傅老爷子的意思是想让我怎么做?”

    “这样对你来说确实有些不公平,但是为了两个家庭我必须这样做。”说着,傅老爷子朝身后的黑衣男子使了个眼色,黑衣男子瞬间会意,递过来一个信封。

    陈舒茗看着那个信封,心里突然腾升起一股冷意。

    果然,傅老爷子把信封塞进她的手里。

    “这里有五百万支票,如果你愿意离开思诚,那么这张支票就是你的,而且我还能保你父亲继续安安稳稳经营公司,郊区那边别墅都是几千万的,到时候你随便挑,我都可以……”

    “傅老爷!”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陈舒茗果断打断。

    她举起手机的信封,冷笑着问:“傅老爷子把自己孙子傅思诚的感情当做一场交易?用金钱换来的肮脏交易!”

    “不知道傅老爷子是真的心疼傅思诚这个孙子吗,如果是真的爱,为什么要用金钱去决定他的感情,我跟他是真心相爱的,您不应该用钱来贿赂我。”

    傅老爷子收了手,脸色一沉,冷嗤道:“能成为我孙子傅思诚心上人,又走到这一步一定是不简单的,这样吧,你开个价,你要多少才肯离开我孙子?”

    听言,陈舒茗微眯起眼睛,为什么他就是听不懂自己话呢,她要的不是钱,而是一份得之不易的感情,一个真正爱她的人。

    想到这里,语气几乎冷到极致:“傅老爷子真的会以为给了钱我就会离开吗?那好啊,我来一个价,只要您能给的起,我就走!”

    傅老爷子略有深意的看了她一眼,果然这个女人终于露出她原本的面目,冷声道:“说吧,只要你能离开我的孙子,要多少我都给。”

    “两亿!”她淡漠的说道。

    听言,傅老爷子身子不觉一惊,坐立不稳:“你说什么?!”

    “怎么?”这次轮到陈舒茗冷哼道:“傅老爷拿不出来是吧,您不是很宝贝您的孙子傅思诚吗?只要您能拿出来两亿,我立刻离开他。”

    “你!” 傅老爷被气得脸一阵青一阵白:“你不要得寸进尺!”

    “得寸进尺?呵,在傅老爷子眼里我不一直都是唯利是图为了金钱地位苦心接近傅思诚的女人吗,既然这样,您又何必在意我开的价呢?”

    傅老爷子一时被她的话堵的哑口无言,良久,他紧攥的拳头阵阵发抖,愤愤道:“我警告你,就这五百万,你别不识抬举自找苦吃,到时候不仅钱没拿到,还找苦受!”

    话落,陈舒茗毫不犹豫的起身,扬唇轻笑:“既然傅老爷子拿不出来这些钱,就别想让我离开思诚,我爱他,这辈子”都爱,只要他还多爱我一天,我就不会轻易离开,傅老爷子若是真的想让我们分开,我想还是去算算您的孙子吧。”

    说罢,她抿了抿唇继续道:“还有,谢谢傅老爷子今天的款待,我还有事先行离开。”

    陈舒茗朝他弯腰致意,没等他开口就转身离开。

    令她意想不到的,她转身后看到的人竟会是傅思诚,他就现在不远处,冷漠的注视着眼前的一切,而且刚刚他们的谈话都一字不差的传进他的耳朵里。

    他一动不动的盯着她,黑眸里带着探究,陈舒茗嘴唇动了动,还是没说出一个字来。

    傅老爷子明显也看到傅思诚,轻皱了下眉头,一个念头在脑海里闪过。

    下一秒,她气的大喘粗气,黑衣男人连忙上前扶住她惊道:“老爷,老爷您怎么了?”

    傅老爷直喘粗气,颤颤巍巍的拄着拐杖:“我……我喘不上气来,快……快扶我回房间……”

    “老爷!”

    “少爷!老爷晕倒了!”

    惊叫声一出,傅思诚很快愣过神,忙乱的跑过来,越过陈舒茗身边时,不小心狠狠将她撞了出去,陈舒茗有些不受控制的往一旁倒去,肩上的挎包“啪嗒”一声重重砸在地上,里面的东西撒了一地。

    陈舒茗呆呆的坐在地上,而傅思诚始终背影对着她,他将傅老爷子扶在怀里,却始终没有看她一眼。

    良久,前面渐渐没了声音,陈舒茗还呆滞的坐在地上,送她来的西装男人上前官方道:“需要我送您离开吗?”

    听言,陈舒茗抬起眼睛对男人的眼睛,那人眼眸里充满担忧,见她这般模样,脸上闪过一抹可疑的绯红。

    陈舒茗顿时心里有些悲哀,一个不曾认识的旁人都知道关心她,而她心底深爱的男人却从始至终没看她一眼,她在这自怨自艾有什么用呢?

    想着,她呆呆的站起身往前走着

    就算她刚刚记住来时的路,可现在发生了这样的事,她都忘得一干二净,便随便选了条路走。

    “陈小姐,那是去厨房的路,这边才是出去的路。”

    听言,陈舒茗顿住脚步回头看他。

    黑衣男人轻咳一声,抬手做了个请的手势:“跟我来这边,带您出去。”

    陈舒茗感激的朝他扯唇轻笑,然后跟在他身后走。

    出去的时候,正看到傅老爷子被送上救护车,而傅思诚就站在旁边,见她出来,眸光紧了紧,走了过来。

    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他,陈舒茗张了张嘴正说什么,却被他一连串的话噤了声。

    “你为什么要激怒爷爷?明知道他老人家心脏不好,如果你真的想跟我在一起,不应该努力去协调你们之间的关系吗,为什么要那样做?”

    陈舒茗只想知道他是什么时候站在那的,便开口问道:“刚才我说的话你都听到了?”

    “听到了!陈舒茗,你真让我失望!”傅思诚眼里闪过一抹痛楚。

    “嗯,那怎样做会不让你失望?”陈舒茗扯唇自嘲的笑着:“你告诉我!是不是就应该听你爷爷的话,离开你。”

    “我没有说。”

    “那你现在对我这种口气说话时什么意思?我不应该那样做,那你说我该怎么做才能让你们傅家人满意!”

    “舒茗……”

    “跟我在一起这么累,觉得我做事过分自私只想着自己,那我们就不要在一起好了。”

    话落,傅思诚骤然顿住,怔怔的看着她:“你说什么?”

    “你听的见的。”

    陈舒茗瞥了他一眼,别过头不再看他,越过他身边就朝外头走去。

    本以为他会上来拦住她,但是没有,走了一段路,还是没有人追上来。

    闭上眼睛,眼泪无力地从眼角滑落。

    她回到别墅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不顾张妈的阻拦,然后带着行李泪眼婆娑的去了林木子家里。

    林木子穿着睡衣,头发凌乱的搭在肩上,一手擦着潮湿的头发,开门时明显的不耐烦,问道:“谁啊?”

    却在看到满眼通红的陈舒茗不禁吓了一跳,瞪大了眼睛看她:“怎么了,舒茗发生什么了,眼睛红成这样……”

    陈舒茗轻轻摇了摇头,语气里带着一丝沙哑:“没事,只不过以后我又要在你家蹭吃蹭喝了。”

    林木子一时愣在原地,大脑飞快运转了下,才主动拿起她的行李往屋里走:“先进来再说吧,看你这样子一定晚饭都还没吃吧?”

    进来以后,陈舒茗一言不吭的进了房间,随机关上门。

    看着她有些落寞的背影,林木子不放心她一个人待在卧室,轻声拧开陈舒茗卧室的门,进去以后发现她坐在直对着窗户的桌子前发着呆。

    她走过去在她旁边坐下轻声问道:“到底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一年前,她被顾明浩当做婚姻的奴隶,当做家人赚取利益的工具,可就在那时,她遇见傅思诚,是她将自己从水声火热中解救出来,她原以为这是另一场浩劫的开始,却没想到傅思诚护她周全,长时间两人相处下来慢慢生出情愫,只是当初没料到会有今天这样的事情发生。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