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一百四十四章 在爱的边缘挣扎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林木子见她发呆,又问:“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倒是说话啊,怎么好好的突然收拾东西过来,你们吵架了?”

    听言,陈舒茗看了她一眼,缓缓道:“我今天去见了傅老爷子。”

    “傅思诚的爷爷?傅氏掌权最大的股东?”林木子惊叹:“你干嘛突然去见他?”

    “不是,是他自己来找我。”陈舒茗低垂着眼眸:“他知道我和傅思诚没有分开,开条件要我离开他。”

    林木子轻咬着嘴唇,眼眸里透着伤感:“我就知道结果会是这样,早知道当初就不同意你们两个人在一起了,现在害得你被他们傅家人伤害的遍体鳞伤……”

    陈舒茗并不回答,林木子看了她几眼:“那你现在想怎么办?真的要听傅老爷子的话离开他吗?”

    “我没想过离开他,只要他对我感情未变,只是现在……”陈舒茗这才将大宅里发生的事情告诉了林木子。

    听完这些,林木子气的直拍大腿:“这个傅思诚真过分!我猜傅老爷子肯定是装病,真是没想到世代家族都这样,狗眼看人低!”

    “傅老爷子有心脏病是事实,可能是我说话太冲气到他了吧?应该不会是装的……”

    半晌林木子只能叹口气:“好吧,既然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那你一段时间好好住在我家就对了,公司事情我也听说了,那个傅思诚简直太过分,居然连个安慰的话都没有,这样,你明天就别去上班了,让他急着去!”

    “不上班?”陈舒茗有些犹豫的看着她。

    “对啊,你就在家待着,如果他真的爱你一定会找到你,但如果因为这件事他不再找你,那你以后也不用跟他在一起了,我一定好好给你物色别的优秀男人,我们舒茗这么棒还要在一颗树上吊死不成?!”

    听她愤愤的说完,陈舒茗想了想最终点了点头:“好,那我从明天开始先不去上班了。”

    次日大天亮。

    陈舒茗直接睡到大中午,奇怪的是手机没响过一声,起床的时候想看一眼手机上有没有短信和未接电话之类的通知,却发现手机已经关机,陈舒茗皱了皱眉准备起身去拿充电器,却看到床头柜贴着一张便利贴。

    陈舒茗拿过来看,不猜也知道是林木子留给她的。

    “手机帮你关机了,好好放松一下自己。”

    她看完随手放在桌上便掀开被子下床,先不管别的。

    在林木子家呆了三天,每天都是吃了睡,睡了吃,更不愿意出门。

    可即便这样,每天宅在家什么事都不用干,可她却过得浑浑噩噩的,满脑子都是傅思诚,睡觉是傅思诚,吃饭是傅思诚,她曾一度怀疑自己中了一个名叫傅思诚的蛊毒。

    傍晚时分,林木子突然打电话过来说有事不回来吃,陈舒茗就定了外卖盒饭打算支付一下。

    手机蓦然响起。

    看到上面显示的“傅思诚”三个字时,她的呼吸猛的一窒。

    犹豫再三后,她还是接起:“……喂?”

    “是我。”沉静的嗓音从电话那头蔓延过来。

    “我知道……”陈舒茗手里的一次性筷子塑料袋被捏的唰唰作响,她深呼吸了一口,故作镇定的问:“你有什么事?”

    “我饿了。”傅思诚突然说。

    “……”陈舒茗呼吸又是一窒。

    傅思诚那头也没了声音,半晌,他又重新开口:“我想吃面。”

    下午在公司差不多开了一个下午的会,傅思诚第一次在会议中思想跑毛,各位股东提出关于和bl公司合作的方案也没记下来多少,全程被罗特助叫了好几次。

    “嗯……”傅思诚还想说什么,陈舒茗很快打断,再次提醒他:“傅思诚,我们已经没有关系了……”

    “嗯我知道。”

    依旧沉稳的声音让陈舒茗心猛的收紧,不由得自嘲,这样的他,她又在期待什么呢?

    正当陈舒茗犹豫着要不要继续电话时,电话那头的他又开口:“面怎么煮?”

    “嗯?”陈舒茗愣了一下。

    “就是你每次给我煮的那种。”傅思诚顿了顿,继续说:“挂面和鸡蛋我都买好了,鸡蛋要怎么弄?”

    “你要煮?”陈舒茗有些诧异。

    “嗯。”傅思诚很低的回了声。

    得到肯定的回答,陈舒茗掩饰不住的诧异,吞了口唾沫,弱弱说道:“鸡蛋要先放在碗里搅拌成液体状,然后烧开水……”

    她仔细的说着,电话那头似乎响起鸡蛋搅拌的声音,然后是天然气烧水的声音。

    “然后呢?”

    陈舒茗到现在还是难以相信他是在自己煮面,下意识继续说道:“然后将洗好的大葱切成碎末用大火煸炒一下,将凉拌好的鸡蛋顺着烧开的水淋上去,记得用筷子搅拌,八成熟再将挂面下进去……”

    “不用单独煮?”

    “对。”陈舒茗回答道。

    和刚刚一样,电话那头又响起操纵厨房的声音。

    陈舒茗没办法挂断电话,只好全程保持通话,终于听到锅盖盖好的声音,她握住手机道:“面已经教你煮完了,你还有事吗?没事的话我先挂了……”

    等了几秒钟,她看了眼手机。

    傅思诚已经抢先挂断电话。

    还是一如既往的霸道,不准别人比他先挂电话。

    陈舒茗无奈的叹了口气,将手机放在一旁,正低头吃盒饭时,才发现已经凉了。

    本来她以为这只是一段插曲,过了今天互不相干,却没想到他居然会来找自己。

    这天她依旧躺在沙发上拿着**不停地转换电视台,身上随意穿了件吊带睡衣,内,衣都懒得穿,怀里抱着一包薯片不停地往嘴里塞。

    叮咚——

    门铃突然响起,陈舒茗一顿,随后放下**,赤着脚朝门口跑去,一边走一边说:“木子,你是不是又忘记拿什么东西了?”

    说着,她旋转门把将门打开,却看到最不想见到又渴望见到的人。

    陈舒茗一惊,下意识想把门关上。

    那人却横过来一只手,把门撑开一道口,高大修长的身子也跟着挤了进来,陈舒茗哪比得过他的力气,让他强挤了进来。

    “你来做什么!”

    见他进来,陈舒茗不由得往后退几步,警惕的看着他。

    才三天,傅思诚似乎瘦了不少,眼眸下面淡淡的一层黑眼圈,下巴处多了些未刮干净的胡渣,虽然不多,但是离得近能很清楚的看到。

    他的声音带着疲倦和沙哑:“你还要躲我多久?”

    话落,陈舒茗咬着下唇,冷声道:“我为什么要躲你?一点必要都没有,还有,公司方面我已经递交了辞呈。”

    “你要辞职?”傅思诚紧蹙着眉头,声音低沉了不少:“我同意了吗?我记得我说过,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能擅自离职,除非你能赔的起违约金。”

    又是违约金!

    要不是因为违约金,她或许早就不在盛世工作了,之后也一定不会发生现在这样的事,而自己也不会爱他爱到不能自已,相爱相杀的地步。

    想到这里,她冷笑一声:“好啊,你说违约金多少,我还给你,行了吧,但是现在请您出去,违约金我会一分不少的转入您的账户。”

    说完,陈舒茗打开门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请您离开,傅总!”

    傅思诚痛苦的看着她:“舒茗……”

    “别叫我名字,我想我那天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既然我让你这么累还不如分开来的痛快,你去好好当你的未婚夫,我就做一个小职员从此不相……唔……”

    嘴里的“往来”还没说出口,傅思诚大手探过来霸道的将她揽进怀里,在她还没反应过来,俯身吻住她的红唇。

    “唔……你放开……”陈舒茗用力挣扎着,用手捶着他的胸口,可就算万般挣扎还是逃不出他的怀里。

    傅思诚抱她的力度越来越紧,就要把他所有的力气都用光,陈舒茗被他弄得有些呼吸不了,想推开又被禁锢着,嘴里的呼吸被他全数夺去。

    而自己身上只穿了一件吊带睡裙,里面真空包裹,她能清楚的感受到从他胸膛传来剧烈的心跳声。

    不知过了多久,陈舒茗终于推开他,抬手对着他的脸就是一耳光。

    “啪!”的一声。

    傅思诚没有躲,任她的耳光落在自己脸上,站在原地定定的看着她。

    陈舒茗打他几乎用了全身的力气,此刻掌心都是火辣辣的一阵疼,可他这样看着自己,眸光里带着忧伤,就好像自己做错事一般,她张了张口,却还是什么话也没说,扭头转向门口:“请你出去!”

    “不!你打!一直打到你满意为止!”傅思诚捉住她的手,亲自凑到自己俊脸旁边:“如果你解气了就能回到我身边,那你打死我好了!”

    陈舒茗只觉得心都快痛死了,这个混蛋,现在跑过来说什么煽情的话,三天前在大宅都不心疼自己,现在这是后悔了吗?

    她抽回自己的手,不说话。

    见势,傅思诚凑上前伸手环住她的腰低声道:“我承认那天在大宅是我的错,我不应该对你大吼,原谅我好不好?”

    陈舒茗还是没有说话

    “林木子把你在公司的事情都跟我说了,你在公司发生那样的事也不告诉我,如果我知道我一定不会让你受那种委屈的,你说过的,你会一直爱我,你忘了吗?”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