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一百四十五章 你说你会永远爱我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听言,陈舒茗下意识攥紧了手指,咬了咬唇声音冷到极致:“说过又怎么样,我一样可以收回我的话。”

    “说出去的话就像泼出去的水,你说的我都听到了就不能反悔!”

    “你跟我来这招没用,出去!我不想看到你!”

    “别闹了,我知道你心里是爱我的,要不然也不会生这么大气,爷爷的事情我会处理我,这个时候我们别闹矛盾好吗?”

    “是我故意闹矛盾吗?”陈舒茗难以置信的看着他:“你到现在都觉得是我的错咯?”

    “不不不,是我疏于照顾你的感受,你没跟我闹矛盾,听话跟我回去好不好,让外人看笑话多不好!”

    “木子不是外人!”陈舒茗崛起嘴巴不满道。

    “好好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老婆大人跟我回去吧?嗯?”傅思诚开始软硬皆施,他心底最深处的声音告诉他,他爱这个女人,只要能在一起,他可以付出一切。

    见他如此真诚的恳求自己,陈舒茗只好点了点头。

    “果然!”

    林木子走了进来,双手环胸的看着他们两:“还真是有了男人不要闺蜜,前几天感情决裂的跟什么似的,这么一点功夫就和好了?”

    “木子?”陈舒茗诧异的看着站在门口的人:“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怎么不能在这里了?好了你快去整理整理衣服,看你衣衫不整的还以为两人在家发生了什么……”说罢,她转身朝里屋走去。

    待她消失在卧室门里,傅思诚抱起她又忍不住缠,绵一会儿,陈舒茗脸红的推开他,跑到卧室收拾东西。

    收拾行李的时候,傅思诚一直跟在她身后,这亲亲那摸摸,本来十几分钟就能整理好的东西花了一个多小时才弄好。

    卧室的门被傅思诚反锁上,两人一阵欢爱,过后陈舒茗像个累人似的躺在傅思诚胸膛上,闷声道:“你让我跟你回去,你爷爷那边要是知道了怎么办?”

    “没事,你别管了,如果他要见你你也别去,爷爷的事情我会处理好,嗯?”傅思诚揉了揉她的头发丝柔声哄道。

    “嗯。”

    再次回到公司时,公司上下员工用不一样的眼光打量着她,她一点都不在意,可是她发现一点不同的,没有人敢对她窃窃私语,抽屉里也没有死老鼠,一切就像场梦似的,中午去楼下餐厅吃饭时,员工看到她远距离恭敬的鞠躬问好,却不敢靠近她,好像她是瘟神一样。

    陈舒茗约了林木子在餐厅吃饭,在林木子旁边坐下才发现这周围并没有林桔的身影,不禁有些奇怪,伸手捅了捅身边的林木子,轻声问道:“我今天到公司总觉得周围人都怪怪的。”

    听言,林木子朝她挤眉弄眼,轻笑道:“因为他们都怕你,得罪你就是得罪傅总,谁想不保饭碗?”

    “不会吧……我有那么恐怖吗?”

    “还不是因为上次在餐厅林桔说你被开除的事情,而且以后只要是和傅氏有合作关系的公司都不能收她,这样一来,她在商界是彻彻底底混不下去了,如果想谋生,除非去别的公司。”

    “你说什么?林桔被开除了?!”陈舒茗倏然皱起眉头,握着筷子的手紧了紧,感觉面前的饭都不美味了。

    “对啊,她害得你被公司员工诋毁,不开除她开除谁?”林木子义愤填膺的说道,见她一脸心事重重的模样,便劝道:“好了你就别担心这个了,还是多想想你和傅思诚到底应该怎么办?”

    陈舒茗抿了抿唇,虽然林桔想方设法陷害自己,但她不至于心狠手辣,开除她已经算是惩罚了,可放话说其他公司也不准收她,这样的惩罚未免太重了。

    想到这里,陈舒茗叹了口气:“这样对她是不是太残忍了些?”

    “不会啊,我觉得像她那样的人就应该重重惩罚,谁让她嘴巴那么恶毒,妄想得到自己得不到的东西还一个劲诋毁别人,这种人最该死了,你别管了,快吃饭吧。”

    听言,陈舒茗点点头,也不再说什么,低头吃着饭。

    吃过午饭,她便回到办公室,只见傅思诚悠然的坐在沙发上,见她进来,朝她勾勾手指。

    “过来。”

    陈舒茗笑着白了他一眼,然后朝他走了过去,故意朝他挑了挑眉头,娇声问:“傅总,请问有何贵干?”

    傅思诚长臂一伸将她揽进怀里,薄唇在她白皙的肌肤上摩擦着:“想你了。”

    虽然两人早就习惯在一起,也做过很多次那种事,可他突然这么露骨的说出这样的话,倒让陈舒茗觉得有些害羞,脸上泛起一层绯红,有些不好意思的埋进他的胸膛:“这才多久不见就想我了。”

    “一刻不见,如隔三秋!”

    话落,他低头朝她吻来,陈舒茗像是想起什么事似的,在他快要吻到自己时别过脸去,伸手捂住他的嘴巴,一本正经道:“我有事跟你说。”

    傅思诚只当她在害羞,故意向她坏笑的眯起眼睛。

    陈舒茗只觉得手心一痒,惊呼的收回手,他居然用舌尖舔舐她的掌心,浑身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没了束缚,傅思诚迫不及待的再次俯身吻她,陈舒茗不停地用双手挡住他的强攻,连忙说道:“我真的有事跟你说,你别闹啊你!”

    “不!”傅思诚拒绝道:“有什么事亲完再说。”

    话落,他双手扣住她不断扭,动的腰肢,霸道的捧起她的脸,对着那朝思暮想的红唇压了下去。

    “唔……”陈舒茗闷哼一声,想说的话全部吞没在他的唇齿之间,渐渐的,陈舒茗瘫软在他强势的吻里,双手缓缓攀上他的脖子,慢慢的回应着。

    情迷意乱之间,两人愈演愈烈,傅思诚只觉得下腹膨胀的要命,大手探进她衣服的下摆。

    陈舒茗只觉得一阵凉意袭来,衣服已经褪下,热烈的薄唇落在她锁骨间,慢慢往下,含住她诱人的小樱桃,所到之处,开出朵朵粉色的桃花。

    “嗯……啊……”陈舒茗忍不住呻,吟出声,双手用力抱住他的肩头。

    砰!

    正当两人情迷意乱之间,办公室的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撞开,发出巨大的声响,陈舒茗吓了一跳,下意识推开身上的傅思诚,慌乱地整理自己的衣服。

    “你!你们!”进来的人是傅老爷子,跟在身后的是一身白色蕾,丝裙的珍妮弗, 她明显被眼前的事情吓住了,愣在原地一动不动。

    傅老爷子气极,上前扯住陈舒茗就要给她一个耳光,却被傅思诚大手挡下来,继而将陈舒茗揽在自己怀里,冷声道:“爷爷!”

    “你是我的孙子吗?啊?!在办公室里和这种女人做些不知廉耻的事情!”说罢,他愤愤的看向陈舒茗:“陈舒茗,你身为一个女人到底有没有一点羞耻之心,光天化日勾,引别人的丈夫做出这种事!”

    “够了!”傅思诚冷声打断他的话:“她所做的这一切都是我逼她的,爷爷,有什么事回去说,别在公司闹!”

    “我闹?!”傅老爷子气的脸色发青,脚下的步子禁不住颤颤巍巍起来,他回头牵住珍妮弗的手,把她推到傅思诚面前大吼道:“珍妮弗可是跟你从小就有婚约的,你跟这个女人干出这种事,你让她一个单纯的女孩子怎么承受,传出去还让她有何脸面见人!”

    珍妮弗似乎被吓坏了,呆呆的站在傅思诚面前,眼珠不可置信的盯着衣衫不整的陈舒茗看。

    傅思诚看着珍妮弗半晌,搂着陈舒茗的力度不禁加重,薄唇微启:“我不会跟她结婚的,到时候我会到冷家亲自说明,婚约自动解除,这辈子我只娶舒茗这一个女人!”

    “你!”傅老爷子气的大吼:“我绝不允许这样的女人进傅家门槛,我认准的儿媳妇只有珍妮弗一人,除了她,别人谁都不行!”

    “你们……”珍妮弗缓缓开口,似乎听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难以置信的开口道:“你们早就在一起了是吗?”

    她看向傅思诚,眼神里掩盖不住的忧伤。

    听言,傅思诚点点头,回道:“珍妮弗,抱歉,我一直拿你当妹妹,我从来没喜欢过你。”

    看着他嘴唇一张一合,珍妮弗下意识紧咬着下唇,眼神转向陈舒茗:“舒茗,这是真的吗?你和思诚一直在一起?”

    她楚楚可怜的眼神,看的陈舒茗

    莫名的罪恶感,她并不想伤害她,可是她和傅思诚是两情相悦的。

    想到这里,陈舒茗淡淡点了点头:“是的,我跟他一直在一起,对不起我欺骗了你,你怪我也好,我无话可说。”

    “为什么?”

    “你问我为什么?感情哪有那么多理由,喜欢就是喜欢上了,我喜欢他,他也喜欢我,就如同你喜欢他一个道理,需要理由吗?”

    话落,珍妮弗身子不住的颤抖往后退了几步,一副弱不禁风要倒下去的样子,幸好傅老爷子扶住她,才不至于跌倒在地。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