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一百四十六章 拿着钱滚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是啊,我从小就喜欢思诚,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可是思诚从不正眼看我,我一直在想是不是我做的不够好,他那么优秀我一定也要很优秀,可是……我到现在才知道,思诚心里是喜欢你的……”

    傅老爷子见势,柔声劝道:“珍妮弗你别难过,我们傅家只认你这么一个孙媳妇,这事交给我这个老头子处理,别多想好不好?”

    “可是……思诚喜欢的人……并……并不是我……”

    “爷爷你听到了吧,珍妮弗已经认识到我不喜欢她这个事实了,您又何必强求我跟她在一起呢,这个婚约我退定了,没什么事你们就回去吧!”

    傅老爷子使劲剁了剁手杖,紧蹙起眉头:“你当真要和这个女人在一起?你是想气死我是不是?!”

    听他这样说,傅思诚语气更冷了些:“为什么您就是不肯接受她?!”

    “你也不看看她什么身份地位?别以为我不知道,她父亲公司是在你的支撑下才得以运转,他现任妻子爱财如命,前妻死于非命,这种底子不干不净的女人,万万不准进我们傅家大门!”

    说罢,傅老爷子丢下一句话:“今天我就把这话明摆在这,你好好考虑,你究竟是要这个女人还是要我这个爷爷!珍妮弗,我们走!”

    见他们走后,陈舒茗只觉得周围灰蒙蒙的,整个人累的腿软直接往地上倒去,傅思诚及时扶住她,将她揽进怀里,柔声道:“怎么了?”

    陈舒茗埋头在他胸膛间蹭了蹭,闷声道:“我是不是做错了?如果太累的话,我们要不就放……放手吧……好吗?”

    话落,傅思诚捧起她的脸蛋,霸道又温柔的让她抬起头直视自己的眼眸:“你听着,这种话别让我再听第二遍,如果再让我听到,我一定会……”

    “会怎么样?打我吗?”

    说着,陈舒茗嘟起嘴唇,伸手抚上他俊朗的脸庞:“我不想让你为难,毕竟傅老爷子身体不好,我怕……”

    “我说过我会处理好,你不准轻易说放弃,更不能一言不吭就要分开,你是我坚持的动力,如果你都放弃了,我坚持有什么用?”

    傅思诚狠狠地抱紧她,下巴抵着她的脑袋不停摩挲:“我不允许我们的感情被你一句话否决掉,我们好不容易走到今天这步,别轻易走散了好吗?”

    他嗓音带着一丝察觉不到的无助,听他这样说,陈舒茗强忍住眼眶的泪水回抱住他,一个劲的点头。

    如果可以,她一辈子都不想说出那么伤感的词汇,可今天见傅老爷子强硬的态度,她觉得两个人能在一起的一样真的太渺小了。

    就算有一天他们真的分开了,她也会满足的吧,两人曾经那么相爱,也为此认真努力过,该知足了。

    另一边,傅家大宅。

    珍妮弗从进门就一直坐在沙发上哭,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往下淌,傅老爷子看着她这样怎么也劝不住,只能在旁边干着急。

    从医院出来,傅老爷子就想带着珍妮弗去公司多和傅思诚相处多一些,说不定两人感情会有所改善,而傅思诚又将陈舒茗聘用成他的贴身秘书,以为就是因为经常亲密接触的关系傅思诚才会对她有好感,却没想到好心踉成坏事,竟在公司看到他们两个人做那种事情,还让珍妮弗看到炙热的场面,万一她气不过,去冷家舒茗说明一切可怎么办?

    想到这里,他有些烦躁的剁了剁手里的手杖,上前握住她的肩膀道:“珍妮弗别哭了,这件事我这个老头子一定会帮你讨回公道!”

    话落,珍妮弗哭泣声一抽一抽的,断断续续道:“可是……思诚喜……喜欢那个陈舒茗,就算我嫁过来……思……思诚也不会爱我……”

    “不会的,思诚尚还年轻,和你也没有过多相处,他现在只是一时鬼迷心窍,你对他那么好,他一定会发现你对他的好,男生都喜欢单纯的女孩子,像陈舒茗那种离过婚的女人,家庭不合,他迟早会想通离开那个女人,你相信爷爷好不好?”

    “可我不知道该怎么做。”珍妮弗抹去眼泪咬住下唇。

    “今天这事先别告诉别人,包括冷家也先别说,你只要知道,我傅家只认你这么一个儿媳妇,别人休想!”

    听言,珍妮弗只好点了点头。

    傅老爷子皱起眉头,略有一番深思,陈舒茗,既然你不识抬举,那就别怪我不手下留情!

    正值周末。

    陈舒茗睡意朦胧间听到手机在震动,可她却累的爬不起来,昨天被某人索爱到大半夜都不肯消停,她被他折磨到死去活来,差不多天大亮才迷迷糊糊的睡去。

    可是手机铃声一直不停的响,陈舒茗实在忍受不了,掀开被子皱着眼睛拿手机。

    摸了半天才摸到手机,她胡乱的按下接听键。

    “喂?”她声音有些疲倦的问道。

    可是下一秒她整个人瞪圆了眼睛从床上坐起,有些慌乱地问道:“你说什么?!”

    呆愣了几秒,她猛的扔下手机,赤着脚下床胡乱的抓起一套衣服套上,连头发都没来得及梳就慌张出了门。

    张妈见她慌张的样子,叫住她:“小姐,少爷吩咐让您吃早餐,小姐您这是要去哪?”跑这么急,脸色那么难看,不会是出什么事情了吧。

    想到这里,张妈赶紧回房打电话。

    陈舒茗坐上出租车,手里紧握着手机,头发乱糟糟的一团也没心思管,她不时的看着手机屏幕显示的时间,一边不停催促司机再开快点。

    “师傅,麻烦您再开快一点!”

    从上车到现在,她每隔五分钟就催促师傅,司机被她催的一脸不耐烦,不满道:“催催催,没看到现在车这么堵吗?再快要出人命的!你有什么事要这么急?非要不停催?!”

    陈舒茗被他说的愣在原地,眼眶通红:“对不起,可是我爸爸现在在医院,我很担心,所以……”

    听言,这次换司机愣住了,看向后视镜里她眼眶通红的模样,口气软了下来:“诶,看来是个孝顺的孩子啊。”看她头发凌乱,估计是一接到信息就马不停蹄的赶出来。

    想到这里,司机抿了抿唇,随即踩下油门加速。

    十分钟后,车子稳稳当当停在人民医院,陈舒茗低头掏钱要给司机时,突然发现刚才从家里出来的急忘记拿钱,她咬了咬唇:“师傅,我刚刚出来的急忘记拿钱,可不可以……”

    “你先去吧,下次见到再还我就是了。”

    “谢谢!”

    陈舒茗感激的道谢后,风一般的奔向医院,进了医院,陈舒茗打听清楚急救室在哪后火速赶了过去,到的时候父亲还在抢救室,陈馨悦的母亲等在外面,一脸的焦急。

    陈舒茗一时忘了之前和他们有过多少恩怨纠纷,只知道自己的父亲躺在抢救室里,生死未卜,她便什么也顾不上了。

    “我爸怎么样了?”她还未站定便向眼前的人问道。陈舒茗被打的身子节节后退,一时愣在原地,

    陈母一个巴掌扇了上来,她捂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陈母,嘴巴里有隐隐的血腥味。

    “你打我?”

    “你这个没良心的东西,就算你爸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居然把他害成这个样子!”陈母气的脸色发白,愤怒的吼道。

    陈舒茗根本没弄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她捂着脸强忍住不让眼泪流下,声音很轻:“我爸他到底是怎么了?!”

    见她一副不知情的样子,陈母狠狠剜了她一眼,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冷声道:“今早家里突然来了一大帮人,冲进家里就开始砸东西,也不说原因,你爸还以为是公司当年有什么仇人生事,结果他们走之前才说,要怪就怪她养了个好女儿,好好的生活不过,非要拥有自己不该拥有的东西,陈舒茗,你说!你在外面到底干了什么?!”

    听到这里,陈舒茗总算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她不用猜都知道是傅家人干的,傅老爷子早就对她看不顺眼,处处与她针锋相对,但她怎么也想不到他会做出这种事,用她亲人的生命来威胁她。

    “好了我知道了,这件事我会处理,我爸现在怎么样了?”

    “医生正在抢救,你最好处理好自己的事情,诶,真是害人精!”

    陈母厌恶的瞥了她一眼没工夫再跟她说下去,起身便急救室门口站着。

    也不知时间过了多久,急救室的灯终于灭了下来,门打开,陈母和陈舒茗纷纷迎了上去,医生看了他们一眼:“你们谁是病人家属?”

    “我我!”陈母上前:“我是他妻子!”

    “那好,你去前台办一下住院手续,病人脑部受损严重,需要住院观察治疗一个星期。”

    “好好。”陈母点点头去了前台。

    陈舒茗站在原地,眼眸里掩盖不住的担忧,医生见她这样,便说:“你不用太担心,病人现在需要多休息,你们还是先别进去打扰他。”

    “嗯,谢谢医生。”话落,陈舒茗走到病房玻璃窗前,隔着玻璃看到里面插满氧气罩的父亲,很久不见,鬓角间又白了很多,一瞬间,陈舒茗鼻子一酸眼眶蓄满了泪水。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