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一百四十七章 对不起我走了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傅老爷子,你非要这么不择手段来达到你的目的吗?

    她紧咬着红唇,直到血腥味弥漫,她才回过神来,却感受不到一点疼痛。

    傅家大宅。

    下人有些慌张的进来禀报:“老爷,有个人在外面一直说要见到您。”

    听言,傅老爷子悠然的轻抿着清茶,微微抬头:“谁啊?”

    “上次来的那个女孩子。”

    “喔?”傅老爷子轻轻勾唇,不由得轻笑一声:“让她进来。”

    两分钟后。

    陈舒茗出现在傅老爷子面前,还是早晨那身衣服,就是因为这样傅老爷子更加嫌弃她,果然野女人就是野女人,连平时见人的礼数都不懂。

    陈舒茗气冲冲的走到傅老爷子面前,也不顾自己此刻不整的衣服和凌乱的头发,冷声道:“你为什么这么做?!”

    傅老爷子淡漠的瞥了她一眼:“你这话什么意思?”

    “傅老爷不用再装了,我什么意思想必您心里最清楚不过了!”说着,陈舒茗冷笑出声:“没有想到出生豪门的人家也会为了达到自己目的不择手段,甚至连伤害人命这种事情都能做出来!”

    傅老爷子挑眉,悠悠的给自己继续倒了一杯清茶,端起茶杯凑到自己鼻息前闻了闻:“这清茶味道真不错!”

    “傅老爷!”陈舒茗见他这副模样气的快要吐血,父亲还在医院重症监护室,他居然还有心情在这里品茶?

    “在你不决定拿我钱离开思诚时,你就应该料到今天会发生的这一切,你爸爸因为你住院,而你却因为要得到你不该得到的东西付出代价!”

    “是,我是没料到,我以为您会是一位慈祥的长辈,终有一天会想清楚这些事情,可我万万没有想到,您会做出这种事情,而且还悠然自得的在这喝茶,您知不知道,我父亲现在在医院,是生是死都不知道!”

    “喔?”傅老爷子作势一副诧异的模样:“真有这么严重?那你可得赶紧回去多看他几眼,万一突然出了什么意外你连最后一面都见不到。”

    “你!”

    “喔对了!”傅老爷子扬起一抹深意的笑容:“在你回去看你父亲之前,赶紧跟我孙子思诚断的一干二净,再若是跟他有什么纠缠,我可不敢保证下次我会做出什么事情。”

    话落,陈舒茗只觉得后背升起阵阵寒意,脸色惨白身子不住的颤抖,她真没想到,这些事情的始作俑者是自己最爱的男人的亲人。

    难道……这次她非要放手不可吗?

    “门第关系真的有那么重要吗,为了颜面为了利益,您就甘心葬送傅思诚一辈子的幸福,您身为思诚最敬重的亲人,竟然能做出这种事情来!”

    顿了顿,陈舒茗冷笑着:“又或者,你从头至尾只自私的顾着自己,为了一己私利利用爱,又或者你根本就没体会过真正的爱,我可怜你!”

    “闭嘴!”傅老爷子勃然大怒,猛的将手里的杯子扔下,摔在地上碎成一片。

    砰的一声!

    “我的事情用不着你这丫头片子来评价,我做什么不需要你指指点点。思诚只是这时对你着迷,等他成熟了一定会后悔,我不想看着他断送前程,至于你……”傅老爷子嗤笑着扯唇:“是想的话赶紧那些钱离开思诚,要不然我会加倍对付你们,要是我没记错的话,你父亲是你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了吧……”

    说着,傅老爷子对旁边的人使了个眼色,那人应声递过来一塔钱,傅老爷子接过突然砰的一声扔在她脚下。

    “这里是两万块钱,够你父亲治疗的了,别让我知道有下次,否则就不会是今天这么简单了事!”

    陈舒茗看着扔在地上那叠钱,缓缓蹲下身去捡起来。

    看她弯腰拾钱的动作,傅老爷子眼里掩盖不住的不屑:“有些野东西还是要掂量好自己的地位在哪,别一天高攀金枝妄想得到更多,哪天梦醒了摔得会更惨!我劝你最好拿了这些钱就滚,别再对我孙子抱有什么非分之想!”

    看着手里那叠钱,陈舒茗眼里的冷意更深,冷笑道:“你做了这么多又是拿钱收买又是威胁我家人,不就是想让我离开你孙子吗?那好我告诉你,我可以离开他,但绝对不是因为谁的恐吓,而是我不想让思诚在爱人与亲人之间为难,因为我爱他……还有,我父亲的事情如果我要追究起来,您也逃脱不了,劝您最好收手!”

    “当然,只要你离开思诚,我没必要去伤害你们,甚至还会好好善待你们。”

    “不用了,希望傅老爷说话算数!还有,这些钱我一分都不会要!”

    说罢,她扬唇冷笑,将钱抛到上空。

    傅老爷子诧异的看着她此刻的行为,瞪圆了眼睛。

    “你……”

    陈舒茗站在洒满钞票的地面,没有任何表情的开口:“总有一天你会明白,你所谓的权势根本换不来太多珍贵的东西,但……你一样都不会得到!”

    话落,她冷冷的瞥了他一眼,转身离开。

    见她走后,傅老爷子愣在原地,半晌才回过神,气的脸色铁青,将桌上的东西一挥而下,愤愤道:“果然有娘生没娘教的野东西,不识抬举!哼,如果再让我知道她缠着傅思诚不放,我一定不会放过她!”

    离开了傅家,陈舒茗失魂落魄走在大街上,此时她头发凌乱,衣衫不整,路上行人下意识与她拉开了距离。

    原本以为只要两个人有想要在一起的心,什么艰难险阻都不会怕,可现在才明白,爱不是单凭一己之力就能在一起,她现在寄人篱下,和强大的傅家比根本抵不过他们的势力,随便动一根指头就能整死她的朋友家人。

    事实证明,她耗不起!

    她不能这么自私的爱一个人,爱到伤害自己的亲人。

    而这些事情若是让傅思诚知道,一定会和傅老爷子闹不和,傅老爷子身体不好,万一气到住院,她实在狠不下心这么自私。

    陈舒茗自嘲的笑了笑,或许,他们之间感情的恶人,只能她来做了。

    倏然,一阵手机铃声响起,陈舒茗一惊,拿出手机看来电显示。

    傅思诚……

    看到熟悉的三个大字,喉咙却难受的要命,想说一句话都似乎成了问题。

    她咬了咬唇,陈舒茗最终还是按下接听键。

    “喂?”出声时,被自己沙哑的嗓音吓到。

    傅思诚一下就察觉到不对劲,很快问道:“舒茗,你怎么了?”

    听言,陈舒茗深呼吸口气,努力让自己的声音镇定下来:“没事啊。”

    “张妈说你大早上神色慌张就出去了,发生什么事了?”

    “没什么事,只是突然想到一个东西,就到公司来取一下,我马上就回去了。”

    “你在哪?我现在过去接你。”

    陈舒茗环顾了一下四周,正是傅家大宅外面这条宽阔的大马路,她不会告诉他自己见了傅老爷子,想到这,她深呼吸平衡了一下心底的难过,浅笑道:“不用啦,你下午回来帮我买点世纪路我常去的那家蛋糕店买一份蛋挞回来,我想吃……”

    “喔?小馋猫,这么想吃?”

    “嗯。”

    “那行,我过去买回来,不过要先去接你,我想跟你一起去买。”

    “不了。”陈舒茗拒绝道:“我现在还有点事,要买点别的东西,晚上回家我们一起做饭吃好不好?我亲自为你弄。”

    “好啊,最喜欢吃舒茗给我煮的东西了,你等着我现在就去买回来。”

    电话被挂断,陈舒茗看着手里发了半天呆。

    等她回到别墅已经是四十分钟以后的事情了,张妈看到她,担心的迎上来问道:“小姐您没事吧,早上见你慌慌张张的出去了,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陈舒茗扬唇笑道:“没事,早上就是突然想到有东西落在公司,有些慌张,吓到您了,对不起。”

    “没事没事,哪有那么严重,只要小姐没事就好。”

    看着她慈祥的对着自己笑,陈舒茗突然觉得鼻头酸的厉害,她极力忍住想要哭的冲动,轻声道:“今晚亲自下厨给思诚煮饭,张妈,你帮我去菜市场购置些食材回来吧。”

    “好好好,我说呢,少爷那么高兴的出去了,原来是小姐要亲自给少爷煮饭呢,我这就去买些食材回来。”

    话落,张妈换了衣服拿了些钱就出了门。

    见房门关上,陈舒茗脸色很快变了脸,眼泪终于抑制不住的奔涌而出,她呆呆的看着房门,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吧嗒吧嗒滴落在衣领上。

    她吸吸鼻子,抬起手背把眼泪擦干,转身的动作果断决绝,等她收拾好行李出来,傅思诚和张妈都还没回来,她留下一封信和别墅钥匙,拉上行李坐上早就叫好的计程车。

    一路上,陈舒茗面无表情的看着窗外不断倒退的风景。

    她和傅思诚,或许只能成为彼此生活里的过客吧,不管他们如何相爱,都抵不过权利和地位的压迫,将他们硬生生拆散开。

    而另一边。

    傅思诚开了差不多半个小时的车程才到蛋糕店,特意选了最贵最好看的蛋糕让甜品师包装起来,一路上心里美滋滋的,却怎么也没想到,回去等待她的只是一座空房子罢了。

    等他回到别墅里,家里除了几个佣人外没见陈舒茗的身影,询问女佣后他们也说没见陈小

    出去。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