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一百四十八章 珍重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傅思诚心里有些疑惑,也只能等张妈回来问清楚了。

    没过一会儿张妈买完东西回来了,提了一购物袋新买的食材,一边慈祥的笑着:“舒茗这孩子真心疼少爷,说是要亲自给你做顿饭,所以让我特意出去给少爷买了些喜欢的食材回来。”

    “她一回来就让你去买东西?”

    傅思诚皱了皱眉,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平时家里食材都是买的几天的量,那会听她电话里的声音就感觉有些不对劲,让他去买蛋糕也觉得很正常,可现在仔细思前想后,总觉得哪里出了差错。

    倏然,脑海里一个灵光闪现,傅思诚猛的冲到楼上,打开卧室。

    卧室里空空的一个人也没有,桌子上都被收拾的很整齐,他冲进去开始翻箱倒柜,张妈疑惑地跟上来,看到他慌乱的倒腾着柜子着急的问道:“少爷怎么了?!”

    柜子里空空如也,除了他自己的衣服,陈舒茗的所有东西都不见了,包括梳妆台上收拾的一干二净。

    “这到底怎么回事?”

    张妈的声音里明显带着惊慌,难道小姐又离家出走了?瞥见床头柜放着一串钥匙和一个信封,她惊呼道:“那是什么?!”

    傅思诚一愣,随即朝张妈指的方向看去,起身走过去。

    那是他亲自交给她的一串钥匙,上面还挂着她最喜欢的星星吊坠,傅思诚拿起信封,摊开,信封上寥寥几个字。

    我走了,珍重。

    简简单单的几个字,说明了一切。

    傅思诚将纸狠狠撕成碎片,紧攥在手心里,该死的女人!留下这些东西就不管不顾的走了吗?连个理由都没留下。

    好!很好!居然抛下一切一走了之,最好别让他找到,否则……

    晚上,林木子叫来白亦然在家吃火锅,红油滚开,她正捞起一筷头金针菇,就听到门铃骤然响起,而且是连续不断的那种,林木子皱眉,本来是想先美美吃一口的,可是门铃锲而不舍,她没办法,只好放下筷子可怜巴巴地看向白亦然。

    “你去开门呗……”

    “有什么奖励?”白亦然挑眉,一脸坏笑的看着她。

    “白亦然!去不去!”林木子知道他在预谋什么,猛的拍了下桌子双手环胸,正要开口说什么,白亦然连忙起身:“好好好我去开,我的姑奶奶怕了你还不成……”

    手握上把手,一边烦躁的拧动:“是谁啊,早不来玩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打搅我们的好事!”

    却在开门后看到那人的模样后愣在原地,眼里不满惊讶:“哥?”

    “你怎么来了?”

    傅思诚浑身透着寒意,眉头紧蹙着,冷冷看了他一眼就往屋里走去。

    白亦然见势,连忙跟在后面,看他神色凝重的样子,大概是发生什么严重的事情。

    “哥,你说话,你到底怎么了?”

    见他始终不理会自己朝林木子的方向走去,突然有些莫名其妙,要是陈舒茗在这,他来找也就不说什么了?这可是她的女朋友,公然在他面前靠近自己女朋友是几个意思?!

    林木子爱吃火锅简直爱到极致,晚上打陈舒茗电话不通,只能叫来不怎么吃辣的白亦然过来,此刻正津津有味的捞着油锅里的烫菜,丝毫没察觉到一股危险的气息向她扑来。

    “咳!”一声低沉磁性的轻咳声在林木子耳边响起。

    她吃东西的动作一愣,下意识抬头看去,只见傅思诚冷冷的盯着她,她吓得筷子抖落到地上,眼神飘飘然,不停地给身后的白亦然使眼色让他保护自己。

    她只觉得傅思诚看她的眼神几乎要把她活生生吞入腹中,说话语气不禁有些结巴,一边后退地大呼道:“白亦然你快过来呀你!傅……傅思诚……你想……想做什么?!”

    应声,白亦然跻身挡在林木子前面,却被傅思诚一把推到旁边,开口的话冷到极致:“陈舒茗在哪?!”

    “啊?!”林木子颤抖的手僵在半空,原来不是来找她的,这才冷静下来连着深呼吸好几口才平缓下来。

    “我问你!陈舒茗她人在哪?!”

    傅思诚冰冷刺骨的话再次响起,听言,林木子抽回手,缩了缩脑袋弱弱道:“前几天舒茗不是跟你回去了吗?”

    “她没来找你吗?”傅思诚又问。

    林木子一把将白亦然胳膊紧紧抱住:“我一直跟我家白亦然一起……没见舒茗……”

    傅思诚怔了一下,随即凌利的黑眸不停在她脸上探究一番,半晌才转身去别的房间寻找她的身影,可是整个屋子搜索了个底朝天,还是没有找到关于她的任何痕迹。

    白亦然将林木子揽进怀里跟在他后面,一遍搜查未果,林木子才探头试探的问道:“你为什么要在这里找舒茗,莫非你们吵架了?还是说……”

    还没等她说完,傅思诚突然停住脚步回头望住她,用阴冷的眸子盯着她:“除了你这地,她还能去哪?”

    话落,林木子咬了咬下唇思索了一番后缓缓摇了摇头:“她在这里好像……好像除了我家并没有什么能去的地方……”

    “她一个人能去哪呢?”傅思诚眉头皱的更深了,想了好一会儿,突然抬头盯住林木子:“她真的没在你这来过?”

    “真没有啊,自从上次你带舒茗回去我一直以为你们和好了,刚刚打电话给舒茗也是关机,还以为你们去约会了……”

    顿了顿,林木子继续说道:“那……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舒茗怎么会不见的?”

    听到这里,傅思诚才确定她真的没有见过陈舒茗,心里更加紧张起来,他真的想不出来她一个人能跑到哪里去。

    而另一边,陈舒茗刚收拾好行李准备把床铺重新整理一下,走之前刻意找了一家比较偏僻的招待所,这里既可以不用**,而且地势偏僻傅思诚很难找到她。

    傍晚,陈舒茗躺在小床上,因为床铺很窄,凑合只能容下她瘦小的身子,床头有一盏昏暗的小灯,勉强只能照亮一小团头顶的位置。

    这里地处很潮,陈舒茗盖着被子也觉得冷,透过窗户隐约看到斑驳的月光透过树枝投射进来,心里却烦躁的要命,怎么也睡不着。

    只觉得被子有些潮湿,陈舒茗低头去看,殊不知泪水湿了大片被单,这才离开没多久,她感觉到自己已经很想念他了,也不知道这一次离开,等再次见到他是否已经为人家夫……

    可是……她真的很想念他……

    第二天。

    陈舒茗醒的很早,冷硬的床板让她无法睡眠下去。

    唯一值得欣慰的笑意就是一大清早接到父亲的主治医生打来的电话,说父亲已经脱离危险,家属可以去探望了。

    电话挂断,陈舒茗简单吃了早饭就坐出租车去了医院。

    她很想快点见到父亲,所以这次她并没有去挤公交。

    却没想到这次遇见的司机师傅居然是昨天帮自己的好心大叔。

    看到是她,司机很热情的打招呼:“小姑娘,今天是要去哪啊?”

    听言,陈舒茗抬头,才认清楚是昨天遇见的司机,扬唇笑道:“师傅原来是您呀,昨天真是很感谢您!”说着,她低头从钱包里取出两张红票子给他。

    司机师傅笑着摆了摆手:“不用了小姑娘,不用给我钱的,也没多少钱,只给今天的就可以了。”

    “这哪里行,你们挣钱都不容易!”

    司机师傅一直推搡着不要,再三拒绝下,陈舒茗终于不再坚持,谢过后给司机报了医院的地址。

    车子在医院大门口停下,陈舒茗道过谢后伸手打开车门,下车那一刹那,另一只空出来的手将两张红票子快速塞进师傅怀里,朝师傅扬起笑容,很快转身离开。

    司机师傅还没反应过来,低头就看到明晃晃的红票子,再抬头看,陈舒茗已经走进医院大门。

    他盯着陈舒茗的背影看了好久,有些感动的摇头笑了笑,真希望他的孩子也能像她善良孝顺。

    陈舒茗进去的时候,父亲正在睡觉,陈母坐在床边,拿着热毛巾为父亲擦拭身体。

    陈舒茗看到这一幕有些不可思议在她印象里,当初陈母跟父亲在一起是看上陈家的钱,根本就没有感情可言,但没想到这次父亲受伤,她居然还会陪在身边,说不吃惊是骗人的。

    想到这里,陈舒茗对她也没那么大敌意,轻声道:“父亲还没醒?”

    听到声音,陈母转过身去,瞥见陈舒茗提着保温盒饭走了过来,没好气的剜了她一眼:“你还有脸来?”

    “我来这不是跟你吵架的,有功夫还是多管管你那宝贝女儿,别到时候你当奶奶了,都不知道孩子爸是谁!”陈舒茗想都没想就冷声说道,一边走过去将煲好的鱼汤放在床头柜上。

    见势,陈母眼珠子一转,再起身时反手狠狠撞了她的胳膊肘。

    陈舒茗正端着碗用勺子把汤乘出来,刚煮好的汤汁还冒着热气,根本没想到陈母突然碰到自己。

    顷刻间,盛满的鱼汤全部洒在陈舒茗手臂上,她反射性的松开瓷碗。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