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一百四十九章 别来侮辱我的感情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啪!”

    一声刺耳的声响划过寂静的病房,陈舒茗被烫的啊了一声,手背上很快布满红印。

    “你疯了!”陈舒茗瞪着陈母冷声道。

    “是你自己不小心,还非要赖到我头上?!有你这么对长辈说话的吗?”陈母厌恶的盯着她说。

    “既然你想当长辈,就请做好长辈该做的事情。”陈舒茗捂着发红的手背,没一会儿便肿了起来,疼痛感愈加强烈,她却一点都感受不到,只觉得心很痛。

    听言,陈母扑上来就要拉住她:“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臭丫头,真是给你脸了……”

    “咳咳咳……”

    倏然,一阵咳嗽声打断他们的争论,陈舒茗赶紧凑上前到床边握住父亲动弹的手指,轻声唤:“爸……你醒了……”

    “建豪你可醒了!”陈母厌恶的推开他,很快迎上去扶着陈父坐起来。

    “这舒茗干活也太毛毛躁躁了,让她给你乘一碗粥都能洒在地上,真不让人省心,要不是因为她不知廉耻的勾搭男人,你也不会住院了,你瞧瞧你都被打成啥样了……”

    陈母喋喋不休的说着,陈舒茗捂着手背站在旁边一言不吭,她早就该想到以陈母的性子怎么可能让她好过,刚刚她还因为陈母照顾父亲小小感动了一下,却没想到她会恶人先告状。

    陈舒茗静静地盯着父亲,鬓角有多了很多白发,眼角被打伤,此时只能半眯着眼睛,看到他这个样子,陈舒茗又忍不住难过起来,虽然她没有期盼父亲会给她好脸色,但是她心底很不愿意看到自己的父亲因为自己遭遇这样的麻烦。

    想到这里,她不禁红了眼眶。

    “舒茗。”一声低沉无力的嗓音打破她的思绪,她抬起头,见父亲正看着自己,本以为他会呵斥自己,只见陈父朝她挥了挥手,示意她过来。

    见状,陈母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爸,对不起,因为我的事连累了你。”陈舒茗忍住掉下来的眼泪

    ,她还记得小时候妈妈还在的时候,有一次被领居家小男孩欺负抢走自己的芭比娃娃就躲在车库旁边哭,爸爸下班经过刚看到,就急忙下来问自己怎么了,告诉自己被人欺负就要勇敢的反抗,当天就带着她去买了新的芭比套装。

    可是越来越长大,她的眼泪却总因为一点小事抑制不住的流淌下来。

    “舒茗,爸爸没事,你不用自责……”陈父轻抚着她的手臂,瞥见一大片红肿,有些担忧的开口:“还痛吗这里?”

    听言,陈舒茗猛的愣在原地,身子有些不自在的偏向他,低头看着自己的手腕轻轻摇了摇头:“还好,没那么痛了……”

    “傻孩子,当爸的怎么不希望自己的女儿幸福,只要你和思诚能好好在一起,爸就安心了……”

    “爸,我们……”听到傅思诚的名字,陈舒茗心猛的收紧,支吾着不知如何开口。

    陈父眼里闪过一丝精光,轻叹一口气:“夫妻吵架很正常,思诚是多少女人思慕的对象,你可要抓紧啊!我们陈家可就靠你了……”

    “对了,你要不去找找思诚吧,他那么爱你,一定会原谅你重新在一起的……”

    陈父越说越有劲,陈舒茗心里升起层层冷意,她才意识到,父亲之所以对自己态度这么好,只是为了能够得到傅家人的势力,想到这,她倏然从椅子上起身抽出自己的手,冷声道:“爸,如果你还当我是你的女儿,请尊重我的感情,我和思诚是真心相爱,别为了自己的一己私利来玷污我们的感情!”

    “混账!你这是什么话!”陈父一脸愤怒,脸色因气愤变得涨红,不停地咳嗽起来。

    “咳咳咳……你……你太不争气了……”陈父捂着胸口不停地咳嗽,陈母赶紧上前拍打着他的后背来缓解。

    “你非要把你父亲气死才甘心吗?!”陈母牙尖嘴利的说道,陈舒茗一点感觉也没有。

    她扬唇自嘲的笑了声:“我看只有我能被你们利用的时候才被当做女儿吧。”

    说罢,她拎包破门而出,可笑她还期盼一点点的亲情,现在看来多讽刺,在父亲眼里,她顶多是一枚被利用的棋子罢了。

    在回招待所的路上,手机短促的震动了一下。

    她打开一看,是一条来自银行系统的短信息。

    当看清楚短信显示的内容后,陈舒茗猛的愣在原地,屏幕上显示一笔转账记录提醒,她仔细数了一下后面的小数点,不多不少,五十万整。

    而这张卡是当初傅思诚给她的,绑定之前的手机号,她舍不得扔,在离开的一天后又把卡按在手机里。

    陈舒茗从包里掏出夹层里的银行卡,似乎还能感觉到傅思诚就在她身边。

    这一年来,她从来没有动过这张卡,每隔一段时间,这张卡都会有笔钱过来。

    她紧抿着嘴唇,低头下意识去看脖颈上带着的星辰项链。

    “以后不管在哪都要戴着它!”

    “不许丢掉它!”

    “洗澡也不许摘下来!”

    ……

    耳边不停回荡着男性霸道熟悉的声音,每个字眼都清清楚楚。

    她不由得响起刚买上那天他亲自给自己戴上的模样,霸道又英气。

    她闭了闭眼睛,深呼吸口气,狠心拽掉锁骨上的项链。

    到周一上班时间,陈舒茗趁着上班时间打车来到傅氏大楼。

    从旋转门穿过,走到高大上的服务台前,礼貌地朝前台小姐微笑。

    “你好,麻烦一下我找一下傅总。”

    在这之前她既没有接到上层的通知,也没有和往常一样提前和傅总打过招呼,想到这里,前台小姐问道:“不好意思,请问您有预约吗?”

    “没有……”陈舒茗有些尴尬。

    “那既然这样,还是请小姐提前预约后再来吧!”前台小姐的态度礼貌又坚决:“我们傅总行程很满,就算您现在预约估计也回去排到两个月以后了。”

    “这样啊……”陈舒茗咬了咬下唇道。

    突然发现,在和傅思诚在一起的日子里,在公司居然没有几个熟识的人。

    陈舒茗有些失落,只好转身往门外走去,刚走了没几步,就听到后面有人喊:“陈小姐!”

    “罗特助!”她回头,就看到穿一身黑色西装的罗特助。

    “陈小姐,您这两天去哪了,傅总派人找了很多地方,今天可算让我遇见了,走,我带你去见傅总。”

    “呃……还是算了吧,你帮我转角一样东西给他吧。”说着,陈舒茗从包里掏出一个精美的小盒子递给他:“你给他,他自然会知道的。”

    听言,罗特助并没有伸手接,有些为难的开口:“陈小姐……傅总一向不喜欢碰他的东西,我想您还是亲自交给傅总吧……”

    “这……”

    “走吧!”,说着,罗特助扬了扬手里的文件:“我正好去总裁办公室送文件,我带您上去!”

    从电梯到顶层到达气派的总裁办公室。

    罗特助一路带她到门口,刚要抬手敲门,被陈舒茗突然制止住。

    只见从门缝里隐约看见两抹熟悉的身影,不知为何,她突然没了进去的勇气,罗特助见她愣在原地,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珍妮弗娇小的身影从里面飘过。

    他心里咯噔一下,抬头去看陈舒茗的表情,她却一脸镇定。

    总裁办公室里,一声娇柔的声音传过来:“思诚~”,一抹洁白的身影从视线里飘过。

    她端着泡好的咖啡递到傅思诚面前:“这是我刚给你泡的咖啡,看你昨晚没睡好,爷爷特意让我过来陪你工作,思诚,你快尝尝味道怎么样……”

    傅思诚几乎整晚没睡,他找遍了所有可能找到她的地方都没有任何结果,心里烦躁的要命,一大清早来公司浑身上下散发的寒气令人不禁打着冷颤,员工见了他都害怕地躲得远远的。

    却在走进办公室里看到珍妮弗的时候,眼神又冷了几分。

    “出去!”还没等珍妮弗话说完,傅思诚冷声吼道。

    听言,珍妮弗脸色骤然苍白,端着咖啡的手有些颤抖,眸光里闪动着晶莹的泪珠,可只是一小会儿,原本委屈的神色被她掩盖过去,抿了抿下唇轻声开口:“思诚……我知道你是喜欢舒茗的,可是我们两从小就是有婚约的,而且爷爷是绝对不会同意你和舒茗在一起,你说我哪点不好我改!思诚,我真的会改的,我会努力变成思诚喜欢的女孩子……”

    傅思诚烦躁的转动靠椅背对着她,冷漠的不加任何修饰:“我说的还不够清楚吗?请你出去!”

    “思诚……”珍妮弗眼眶逐渐泛起泪花,端着咖啡站在原地不知该如何是好,她一动不动的看着背对她的傅思诚,握着咖啡杯的手紧了紧。

    俊逸的侧脸轮廓,修长的长指随意的搭在扶手上,仅仅只是这样看着他,她就心动的不得了。

    当初为了他放弃了多少东西,一个人出国留学不停地学习,就是为了将来有一天能够与他相配,殊不知,自己再次回来,早已物是人非……

    不!她绝对不会就此妥协!

    傅思诚是她这半辈子一来心心念念想要得到的男人,自己努力这么多年,难道要把他拱手让人看着他和别的女人如胶似漆吗?不,她做不到。

    想到这里,珍妮弗将手中的咖啡搁置一旁,紧咬着下唇,下一秒就朝座椅上那人扑了过去,整个人搂紧傅思诚的腰背,红唇迎着他的脸,朝他那如刀削的薄唇凑上去。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