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一百五十章 你真的这么绝情?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看到这一幕,陈舒茗眼眸猛的收紧,握着包包的手不由得攥紧,视线丝毫没离开他两。

    她感受到来自心脏的疼痛逐渐蔓延全身,时隔几日再次见到傅思诚,居然是他和别的女人亲热暧昧。

    想到这里,陈舒茗在心里狠狠鄙视了自己一番,陈舒茗,他终究是不属于你的,明明早就只要会是这样的结果,为什么还会这么心痛。

    怎么……连眼前的东西都变得模糊起来了……

    办公室里,珍妮弗热烈的亲吻着傅思诚,小手抱的紧紧的,生怕一松手他就会离开。

    “唔……”

    傅思诚心里本来就很烦躁了,心里还在想陈舒茗会不会来找自己,谁又想到珍妮弗会突然朝自己扑过来,感受到一个柔软的红唇印上来,一双小手使劲抱紧自己的腰背。

    如果换做平时,对于这些投怀送抱的女人他从来不会拒绝,可他自从遇见陈舒茗,心里再也容不下其他女人。

    别说是亲吻,就轻轻触碰一下都觉得是背着舒茗做了什么天大的错事。

    他用力握住珍妮弗的肩膀拉开与她的距离,狠狠地瞪着她:“珍妮弗你在做什么?!”

    这么多年来,他一直把她当做妹妹来看待,所以在她任性的时候,他都会包容,却没想到她会有这样出格的举动。

    珍妮弗眼看就要亲上她,肩膀却被傅思诚紧紧握住,她力气根本抵不过他的,她极力凑上前都无济于事,她脸色变得难看,想都没想就大吼道:“你放开我!傅思诚,我从小就喜欢你,难道还比不上一个只认识一年的陈舒茗吗?!为什么你就不肯给我机会!”

    傅思诚紧蹙的眉头更深了,眉心皱成一个大大的“川”字,看她楚楚可怜的模样,心里更加烦躁,将她推开冷声道:“我从来只当你是妹妹!”

    “可我从来没把你当做哥哥,从我见你的第一眼起,我就想嫁给你,爷爷不会同意你退婚的,你别再想你和舒茗了好吗?面对现实吧,她已经离开你了!”

    听言,傅思诚目光一凛,眯起眼紧盯住她:“你怎么知道她离开了?!”

    “我……”珍妮弗愣在原地,使劲摇了摇头:“我……我不知道……我是看你心情不好不就是她离开了吗?而且她这两天都没来公司不是吗?或许她跟你在一起根本就不是喜欢你,是因为你的……”

    “闭嘴!”傅思诚大声的打断她吼道:“不许你这么说舒茗!她绝对不会是你说的这种人!”

    “思诚,你跟舒茗才认识多久,你真正了解她吗?俗话说知人知面不知心,她如果真的爱你又怎会突然离开呢?”

    “够了!”傅思诚狠狠拍下桌子:“我相信她,以后这种话别让我再听到!”

    “思诚!”珍妮弗不愿意将自己喜欢的人推到别人身边,虽然很同情陈舒茗被爷爷压制住,但她现在只想和傅思诚在一起。

    陈舒茗早已站在门外哭成个泪人,她抑制不住的抽噎着,紧紧攥着手里的小盒子。

    见势,罗特助心疼的看着她,正犹豫要不要跟傅总说陈小姐在这,陈舒茗看向他,轻声跟他说了几句话,罗特助一脸为难,却又不忍看到她难过。

    “好吧,我替你保守秘密。”最终罗特助只能答应她。

    接着,门外又恢复一片平静。

    “我再说一遍,出去!”

    话落,傅思诚将她用力推开,珍妮弗一个踉跄才勉强站稳脚步,幸好身后是墙壁,才幸免摔倒在地,抬头看他,他却一个眼神都未曾落在自己身上。

    她颤抖着身子,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流下来,她捂着嘴巴抽泣的跑了出去。

    罗特助拿着文件过来刚好撞到她,见她满脸泪水,头都不抬一下,便同情的叹了口气。

    要不是傅总喜欢陈舒茗,和珍妮弗凑成一对也是不错的,罗特助跟在傅总身边这么久,陈舒茗的出现确实改变了很多,想起刚刚陈舒茗跟他说话的话,犹豫再三还是抬手敲了敲门。

    因为刚才发生那样的事,傅思诚只觉得心烦气躁,听到有人敲门,直接怒吼:“滚出去!”

    听言,罗特助愣了愣,他没想到陈舒茗的离开会给他情绪造成这么大的波动,心里更下定决心要把这件事告诉傅总。

    想到这里,他轻咳一声,低着头抱着文件进了办公室,听到脚步声,傅思诚想都没想就怒吼道:“不是让你滚吗……你……”

    “罗特助,你在这做什么?”见来人是他,微蹙起眉头。

    罗特助看着他,欲言又止,停顿了好一会儿才开口:“傅总,我见到陈小姐了……”

    “你是说舒茗?!”下一秒,只见他紧张的站起来,盯着他:“你在哪见到的,告诉我!”

    “刚才在公司遇见陈小姐,她说有东西让我转交给总裁,我哪敢擅自做主,就说带她亲自交给您……”

    话还没说完,就被傅思诚很快打断,神色紧张:“然后呢?”

    “呃……”罗特助抿了抿嘴唇:“然后就看到……您……您和珍妮弗……”

    “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

    “我也想啊,可是那是您和珍妮弗正……”罗特助吞吞吐吐说着,实在无法将火辣的场面形容出来。

    听言,傅思诚懊悔的重击了下桌子,直接抓了桌上的车钥匙,急忙奔了出去。

    陈舒茗沿着公司的路回去,脑海里一直涌现出刚刚在办公室那两人火辣的场面,红了眼眶。

    走了差不多十分钟,突然听到后面一阵鸣笛,陈舒茗一愣,随即转过头去,熟悉的黑色林肯暴露在空气中。

    陈舒茗想都没想拔腿就跑,没跑几步就被一股大力扯住。

    她下意识的惊叫出声,还没等她转身,她整个身子落入宽厚的胸膛间。

    一股熟悉的木香沁入鼻息,这是她贪恋已久的味道,不知为何,此时鼻子微微有些发酸。

    傅思诚正紧紧拥住她,在街头拐角,不时有行人回头看他们,陈舒茗羞窘,用力的挣开他。

    “放开我!”陈舒茗大喊道。

    那双有力的手臂却如同钢铁般坚固的环绕住她,感受到她愈加剧烈的反抗,抱着她的力度又紧了些,仿佛要将她硬生生镶嵌进自己身体内似的。

    陈舒茗奋力挣扎着,可身后的人始终没有松开的意思,她有些无力,索性败下阵来,冷声道:“你究竟想干什么?!”

    良久,感受到耳背传来炙热的呼吸,男人如刀削的薄唇亲吻她的耳根,却始终没开口说话。

    陈舒茗被他挑逗的无力招架,狠狠地推开他,大吼道:“傅思诚你疯了!我们之间已经完了!”

    “完了?”傅思诚嗓音有些低沉,没有任何征兆的开始啃咬她的脖颈,不停地吸允着,仿佛发疯了似的。

    他眼神里投射出剧烈的怒火,几乎嘶吼道:“那我告诉你,我!傅思诚这辈子都不可能放开你!我们之间没有完!”

    “你这又是何必?”

    “陈舒茗!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说过要永远爱我不会离开我,这些你都忘了吗?!”

    “永远?”陈舒茗突然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哈哈大笑起来,话语间无尽的冰冷:“我说爱你不离开你你就信了?那你可真够蠢的,我告诉你吧,我当初跟你在一起无非是看上你的金钱你的地位,听清楚,我从来没有爱过你!”

    “我不信!”傅思诚再次抱紧她:“别人不了解你我还不了解吗?你不是那种人别骗我了!”

    “不管你信不信,我说不爱就是不爱了,请你以后不要再来打扰我,请你放开我!”

    她已经在亲人与爱情之间做了取舍,那这个坏人就由她来做。

    她不能为了自己的幸福搭上别人的性命,爱一个人不能太自私……

    “我不信!舒茗,你的眼睛骗不了我的,咱们别闹了好吗?”

    “不管你信不信,我不爱你已经成为事实。”陈舒茗心狠狠地揪住痛的要命,而她现在只能将这些深爱埋在心底。

    只怪他们在错误的时间彼此相遇。

    “不!这不是真的!舒茗你告诉我,是不是爷爷又来跟你说什么了?是他让你离开我的对不对?”

    “不是,是我自己不喜欢你了,和别人没有任何关系,傅思诚你别傻了行不行,我早就不爱你了!”

    话落,一双有力的手臂缠绕上来,像是在电影里出现的那种情节,在空中晃了半圈,栽进他的怀里。

    陈舒茗一惊。

    那张轮廓分明的俊脸正在一点一点朝自己靠近。

    越来越低。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傅思诚脸上顿时浮现五个明显的巴掌红印,可见陈舒茗这一巴掌下去得要多用力。

    两人同时愣住,周围安静的连一根针掉在地上的声音都听的清清楚楚。

    傅思诚突然后退了一步,冷笑起来。

    “你当真这么绝情?”

    陈舒茗心里突然丢了一拍,看他痛苦的模样,恨不得紧紧抱住他在他怀里大哭一场,可是她不能,想到住在医院的父亲,她硬生生将心里的悲伤压制下去,换上一副冷漠的神情:“你走吧,以后都不要再见面了。”

    说着,陈舒茗转身就走,她怕再迟一秒,眼泪就会奔涌而出。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