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一百五十一章 怎么是他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陈舒茗!”傅思诚从背后叫住她,幽深的黑眸紧盯着她,似乎要把她看穿看透。

    “我最后问你一遍,你真的……”话到了嘴边,傅思诚却再无勇气说出口,他怕听到自己最不愿听的答案,可他却忍不住……

    陈舒茗站定脚步,很想听他接下来要说什么,眼泪早已爬满了脸颊,她只希望能够快点结束眼前的一切,要不然她好不容易坚持的一切都会全然坍塌……

    深呼吸一口气,她忍住不让眼泪掉下来,冷声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从来都没有爱过你,以前没有现在更没有,所以请你回去吧,别再来打扰我,至于公司,违约金我会一分不差的打到你的账户上。”

    话落,她不再看他一眼,提步就往前走去。

    因为辞掉了公司职位,陈舒茗还要挣钱养活自己,每天去完医院之后就在网上投放自己的简历。

    果然,在第三天,就有一家公司招聘她入职。

    她没有提过自己以前在盛世做总监的经理,只是找了一个工薪还算稳定,和傅氏八竿子打不着的一个小型公司。

    第一天上班就参加了公司会议,不知道为什么,这家公司的主管对她总是特别热情,譬如在公司一些重活都不让她干。

    陈舒茗有些疑惑,好几次想问问原因,又因为事务忙给耽搁了。

    这天,陈舒茗下班正准备收拾东西回家时,主管突然过来叫她和自己一起出席饭局,她本想拒绝,可主管说公司要有新面孔,作为新员工理应起好带头作用,并一再说明不会让她陪酒,只要负责给领导们服务倒酒就可以,无奈之下,陈舒茗只好答应下来。

    金碧辉煌。

    陈舒茗跟着主管进来顶层包厢没多久,主管突然接了电话就起身出门去迎。

    陈舒茗环顾包厢一圈,奢华炫目的水晶挂灯,周围有顶级的大理石镶嵌而成,一看就知道这次的领导很有来头。

    没过多久包厢门从外推开,她忙从座位上站起身,一时进来了很多今晚宴请的领导。

    清一色的黑色西服,一抹笔直高大的身影在人群之间最为显著。

    傅思诚……

    哪怕是走在人群靠后,她还是能一眼看到。

    陈舒茗突然想逃,心猛的被揪住,痛的要命,他似乎有着与身俱来的本事,总会让人将所有目光聚集在他身上,周围一切全部是他的陪衬与绿叶。

    可傅思诚连一眼都没看她,径直走到最里面的沙发里坐下,整个身子慵懒的靠在椅背上,双腿交错叠着,裤脚微微向上露出黑色的袜子。

    其他人在他坐下后才纷纷入座。

    饭局开始的很快,陈舒茗全程拿着酒**挨个给领导倒酒。

    沿途经过他时,听到旁边的人在问傅思诚:“傅总,您怎么样?”

    “喝的有些急了。”傅思诚右手放在胃上,

    又有领导起身给他敬酒,傅思诚喝完就放下酒杯起身:“抱歉,你们继续,我去一下洗手间。”

    接着,他大步走出包厢。

    陈舒茗看着他的背影愣在原地,以前两个人在一起他的胃老是出状况,然后她就会煮些红枣枸杞让他喝,他一向在众人面前展现最好的状态,可这次他居然中途离场,难道这两天又喝了很多酒吗?

    想着,陈舒茗有些心疼他,她好想出去看看他到底有没有事,刚才出去的时候就见他脸色不好,主管突然推了推自己的胳膊肘,低声道:“小陈,你帮我看看傅总怎么样了?”

    “我……”陈舒茗紧抿着唇瓣。

    “快去,没看到我这边走不开吗?”主管直接将一包纸巾递到她的手中,随即又回头端起了酒杯,一副讨好的笑着:“别啊,李局,这杯我一定要敬您!”

    陈舒茗紧握着手里的纸巾,无奈之下,只好硬着头皮走出包房,

    洗手间在走廊最尽头,只见傅思诚一手撑着洗手池,身上是那件熟悉的白衬衫,灯光打在上面,隐约还能看到背部奋起的肌肉,只是这样,都足以让人呼吸停滞。

    偌大的镜子照住他大半个身子,他低着头,看不清脸上的神色如何。

    陈舒茗紧张的咽了口唾沫,迈着步子慢慢靠近,说出的话也忍不住颤抖:“你……你还好吗?”

    “嗯。”傅思诚含糊答了声。

    见状,陈舒茗有往前走了几步:“领导让我过来看看你,需要帮忙吗?”

    “帮我取**水过来。”傅思诚没抬头,只是抬了抬手。

    陈舒茗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洗手间外有一台自动售卖机。

    她应声过去买了**矿泉水过来递给他。

    “傅总,您的水。”

    “喂我喝。”

    熟悉的嗓音,这时响起竟觉得有些别扭。

    陈舒茗紧抿着嘴唇,举起的手举棋不定,最终还是把水放在洗手台旁,淡淡开口:“我放在这里,您自己喝吧。”

    说着,她转身要走。

    手腕猛的被抓住,也不知他哪里来这么大劲,陈舒茗只觉得有一股巨大的力量带动着她不由自主的在原地转了个圈,直直对上他的眼眸。

    眼前英气逼人的俊脸轮廓一点点朝她靠近,余光瞥见他拿起矿泉水喝了一口。

    陈舒茗心里咯噔一下。

    可是已经来不及,傅思诚的薄唇紧接着落下。

    吻住她的嘴唇,朝她嘴里渡进来不仅有酒味,还有刚喝的一口矿泉水。

    这就是他经常说的喂……

    陈舒茗瞪圆了眼睛,还没有反应过来,他的热唇熟练的撬开她的唇齿,在里面横冲直撞起来。

    熟悉的感觉再次刺激到她,不争气的身体感知在几秒后迅速席卷全身。

    她极力挣扎开来,傅思诚却更用力的抱紧他,薄唇凑近她的耳畔,低哑着嗓音:“你想我吗?”

    陈舒茗一时愣在原地,手指一点点蜷缩起来,一句话也不说。

    见势,傅思诚自嘲的笑了声,声音比刚才又低哑了许多:“可是我想你了,怎么办……”

    傅思诚的脑袋埋进她的脖颈,灼热的呼吸肆意喷洒在她每一寸肌肤:“我不只想你,还……”

    身后有手臂慢慢爬上来,摩挲着她的后背。

    陈舒茗被他用力抱紧在怀里,整个脸蛋紧贴在胸膛上,鼻头被挤得有些痛。

    “傅思诚!”陈舒茗用力的推开他,却也只是推开一点点距离,后腰上的手紧紧缠绕着,根本脱离不掉。

    感受到他的大手开始不安分的有力起来,身体有了不正常的炙热,陈舒茗清楚的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她咬了咬唇,几乎嘶吼出声:“你如果再不松开,我就喊人了!”

    “我记得这话你之前说过。”傅思诚低顺着眉头,声音沙哑:“而我也说过,你随便叫,我都不可能让你离开我身边!”

    陈舒茗瞪着他,手指紧紧攥在一起,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偏偏洗手间周围都没有人影出入。

    傅思诚长指抵在衣角处,感受到自己衣服被人往下狠狠拽了拽。

    陈舒茗似乎听到衬衣扣子“刺啦”一声崩开的声音。

    她低头就看到自己胸前一片大好风光。

    她顿时脸上一片火辣辣,感觉整个人都快燃起来,傅思诚比她高出一个半头,想必要比自己看的还要清楚的多。

    “傅思诚!你究竟想干什么!”

    傅思诚视线一直停顿在上面,幽深的黑眸半眯着,隐约梦里看到他唇角微微上扬。

    “干你。”半晌,傅思诚悠悠的出声。

    话音刚落,就觉得身上一轻,傅思诚从自己身上抽离,拿起刚刚的那**矿泉水提步离开,刚越过她,就隐约听到主管朝这边走来的声音:“傅总,您怎么样?刚才让小陈过来看看……”

    傅思诚淡漠的点点头,神情冷漠的就像刚才什么都没发生过。

    陈舒茗整个人脸都红到耳根,仿佛她才是喝多酒的人。

    当她再次回到包厢,饭局已经差不多结束,让她无语的是,之前还好端端的傅思诚,在这么短时间内又喝醉了,靠在座椅上合眼揉着太阳穴。

    出了酒店,主管又将傅思诚交给她。

    有过在洗手间发生的事情,陈舒茗说什么都不愿意去,除非主管和自己一起,无奈之下,主管只好等代驾和他们一起上了车。

    主管和代驾司机坐在前面,只剩下陈舒茗和喝醉酒的傅思诚坐在后面。

    一路上都没发生什么事,陈舒茗放松了警惕。

    夜里车不多,很快车子就驶入别墅区,两人一左一右搀扶着傅思诚,等电梯门关上,见主管一脸奇怪的看着自己:“小陈,怎么感觉你对这挺熟悉的?”

    “没有啊……”

    陈舒茗字里行间带着躲闪,支支吾吾道,幸好电梯很快就到了。

    走到傅思诚家门口,主管从傅思诚口袋里摸出钥匙,开门进去后,陈舒茗这次再也不敢擅自做主,生怕看出什么端倪,跟着主管上了楼。

    不知道是不是太放松警惕的关系,将傅思诚抚到床上,雪白的柔软被人捏住。

    但很快松开,陈舒茗看向傅思诚,只见他紧闭着眼睛,似乎根本不清楚自己刚刚做了什么。

    黑漆漆的房间里,很好的隐藏起她骤然红烫的脸颊。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