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一百五十二章 谢谢你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拉开被子盖上后,陈舒茗跟着主管轻手轻脚的走出卧室,下楼的时候,陈舒茗有意朝厨房那头看了一眼。

    以前总是喜欢在厨房里钻,做一碗热腾腾的汤水面,看着他吃个精光,心里像抹了蜜似的甜。

    她失神的抿了抿嘴唇。

    a市的四月小雨绵绵,整个城市灰蒙蒙一片,就在办公室里都要来着空调才也不至于潮冷。

    陈舒茗坐在办公桌前翻阅着资料,没一会儿,主管便打来电话说是昨晚和傅氏的合同案出了些问题,吩咐她重新整理一下文案给傅氏送过去。

    昨晚见了傅思诚以后,整夜翻云覆雨的记忆朝她袭来,再这样下去,她真怕自己坚持不下去。

    想着,她支吾的推辞道:“主管,可以叫lisa姐去,她比我熟练的多,而且我是新人,去谈这么一份大案子着实有些不合适……”

    “那怎么行!”主管想都没想就拒绝道:“公司就是要给新人锻炼的机会,而且傅总指名道姓要你去,你要为公司的长远发展考虑啊!”

    指名道姓……

    这个傅思诚到底想干什么!

    最终在主管坚决的态度下,陈舒茗只好带着文件去了傅氏。

    因为提前有预约,直接上了最顶层的总裁办公室。

    傅思诚已经在里面了,修长的长指在键盘上不停地跳跃,不时的拿笔在本子上记录着什么,哪怕是在工作中,举手投足间都透着矜贵。

    主管一个箭步走进去,一边搓着手一边道歉:“傅总,真是不好意思,路上有点堵车,让您久等了……”

    “无妨。”傅思诚叠着的双腿换了个姿势,双手把玩着钢笔,冷淡的开口:“是我提前几分钟。”

    听言,主管这才松了口气。

    傅思诚伸手按下内部座机,一分钟之内,罗特助准时出现在办公室。

    陈舒茗站在原地不知道傅思诚脑袋里卖什么葫芦。

    傅思诚抬眸向罗特助示意,接着就听到罗特助开口:“张总,这边请,我带您了解一下本公司的业务流程。”

    话落,主管愣了一下很快恢复正常,连忙点头笑道:“好好好荣幸之至。”

    随即办公室门被重新关上,此时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陈舒茗公事公办的将文件递到他面前:“傅总,请过目。”

    傅思诚接过,略有深意的看了她一眼,张了张嘴,最终什么也没说。

    除了空调,只剩下文件翻动的声音。

    眼神余光里,不时的瞥见傅思诚那双幽深的黑眸打量着自己。

    “合作案里把市场预期提高了几个百分点是什么意思?”

    “这我不是很清楚,还是等主管回来给您解释吧。”陈舒茗思前向后,还是说了出来。

    手里的钢笔一顿,傅思诚突然开口。

    “陈舒茗!”

    她似乎没想到他会突然喊自己,下意识抬起头,就看到他薄唇微启:“考虑一下。”

    “什么?”陈舒茗有些疑惑。

    “回来我身边。”傅思诚幽深的黑眸盯住她,一动不动。

    陈舒茗心里空了一拍,有些茫然的看着他。

    耳边开始嗡嗡作响,所有的声音都是来源于同一个人。

    “陈舒茗,回来我身边。”

    “回答我。”他继续追问道。

    继续在一起?然后他的家人就会再次遭到伤害,她一个人什么也不怕,可是她还有父亲,他是这世上唯一的亲人。

    陈舒茗吸了吸鼻子,心里又酸又涩,现在回头,那她一直坚持的一切都会全然崩溃。

    想到这里,陈舒茗定了定神,和之前回答的那样:“我拒绝。”

    这样的答案不是第一次回答,再次说出口却如此艰难。

    傅思诚就那么沉默不语的看住她,仿佛过了几个世纪之久,然后他说了句:“算了……”

    这样熟悉低沉的声音,足以让陈舒茗整颗心碎了一地。

    这段时间来,她不就是想要这种解脱的,最好离他远远的,可是听到他这声“算了”,心却如刀割。

    她压住翻涌的情绪,抿了抿嘴唇。

    正好在这时,主管回来了,拿着文件和傅思诚继续说了些关于合同的事情,等从傅氏出来,已经临近下午了。

    和主管分开后,陈舒茗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只觉得前面的路一直走不直,周围的人都用异样的眼光打量着她。

    下午的风吹的有些冷,陈舒茗只觉得脑袋有些昏昏沉沉,好想快点走到公交车站。

    凭着这样的想法,好不容易到人行道的石椅上坐下,想都没想就靠在椅背上假寐一会儿。

    她实在困得不行,上下眼皮直打架,石椅的位置正好处在避风口处,没过一会就迷糊的睡了过去。

    “舒茗?舒茗?”

    不知道睡了多久,突然听到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

    声音似乎在哪听过,睡梦中的陈舒茗皱着眉头,又听不出来是谁的声音。

    “舒茗醒醒,你怎么睡在这了?”

    声音越来越大,并不是在做梦,陈舒茗不由得睁开眼睛,天气已经慢慢暗下来,街边的路灯刺的她有些睁不开眼睛,只好眯起眼睛看前面的人。

    江……江泽……

    他不是在瑞士吗?

    陈舒茗被自己脑袋里奔出的想法吓到,使劲晃了晃脑袋。

    “别晃了,是我。”江泽揉了揉她的脑袋柔声道。

    这下该

    陈舒茗不好意思了,咬了咬下唇轻声问道:“学长,你怎么会在这里?”

    说着,陈舒茗站起身来,只是那么一刹那,眼前突然一片漆黑,整个身子都软了下来,惯性的往旁边栽去。

    等她再次醒过来,是在一个陌生的环境,她环顾了一下四周,脑子突然空白一片。

    这时,从耳边传来一个声音:“你醒了?”

    听言,陈舒茗循着声音的方向转过头去,许久不见的宁信出现在她面前,一时愣在原地,呆呆的看着她。

    “怎么?我把你吓着了?还是说我在这你很意外?”

    良久,陈舒茗才反应过来点了点头,自己也不好意思再躺下去,掀开被子就要下床。

    “别!”宁信上前按住她的手,有些担忧的说:“你烧还没有完全消退,就别起来了多休息一会。”

    “你……”

    “你是想问我们怎么会在这对吧?”宁信像是一眼就看破她的心思,笑着道。

    “嗯。”陈舒茗点点头,瞥见身上已经换了新的睡衣:“这是?”

    “回来的时候你衣服都湿透了,我就帮你换了下来。”宁信微笑着说道。

    听言,陈舒茗朝她扬起笑容:“谢谢你,宁信。”

    “谢我干嘛?要谢也要谢谢我们江总,是他见你一个人在路边把你带回来的。”

    “真是麻烦你们了……”

    “江总?”

    听言,陈舒茗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江泽正倚在门框,双手环胸,英气逼人。

    “嗯。”江泽淡淡点点头,目光落在陈舒茗身上。

    已经重新换上衣服的她,比七年前多了些女人特有的风韵。

    注意到他的目光,宁信眼里闪过一丝落寞,但很快隐藏过去,扯唇微笑:“那你们先聊,我先出去了。”

    说罢,还没等陈舒茗回答就转身离开卧室。

    待她一走,房间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陈舒茗有些尴尬,眼前的人又一直不开口,她抿了抿唇:“今天谢谢学长了。”

    话落,江泽才迈着步子走了过来:“没事,现在舒服点了吗?好端端的怎么突然发烧?”

    陈舒茗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平时不注意……”

    “这么大还照顾不好自己!”江泽有些责怪的开口。

    陈舒茗低着头,一时竟找不到话来反驳。

    就在这时,肚子不争气的咕咕叫,本来安静的卧室因为咕咕声,更加明显,她一惊,羞窘的捂住扁扁的肚子。

    “饿了?走,我带你去吃饭。”

    陈舒茗想都没想就摇了摇头,刚想说没多饿,肚子又不争气的响了起来。

    江泽看着逞强的她,不厚道的勾唇笑道。

    “还说不饿?走吧!”

    最终拗不过他,只好跟着他出去,宁信也跟着一起,十五分钟后,车子在一家餐馆前停下。

    陈舒茗这才知道江泽带他们吃的什么东西。

    过桥米线!

    这是她最喜欢的东西,中学被父亲送到国外读书,国外的饮食与中国的大不相同,每天都为要吃什么发愁,直到她去的第二年,学校附近开了一家过桥米线,是一位中国人开的,自从那天起,她几乎每天都要去店里吃上一碗,时间长了,过桥米线就成了她最喜欢的食物。

    他们选在靠窗的位置坐下,江泽坐在陈舒茗对面,从外面看去,宁信的位置刚好被陈舒茗挡住,猛的一看就好像一对恋人在吃饭。

    “傅总,那不是陈小姐吗?”

    傅思诚刚约了客户在咖啡厅谈完合同,正准备要走,罗特助突然指着对面的餐馆说道。

    听言,傅思诚一眼横过去。

    两人正兴致盎然的交谈着什么,时不时扬唇微笑。

    陈舒茗,你跟别的男人在一起有这么开心吗?傅思诚狠狠盯着他们,黑眸里几乎蹦出怒火。

    见势,罗特助识相的闭上嘴,余光不时的瞄向他们,那不是江总吗?他们怎么会在一起?

    原以为按照傅总的性格一定会带着自己冲过去带走陈小姐,等了半晌都没见他有任何反应。

    “我们走吧。”他突然说了句。

    “傅总,您不……”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