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一百五十三章 心痛的感觉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我说回去!”傅思诚薄唇紧抿着,眸色冷的骇人,罗特助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果断的打开车门。

    傅思诚坐在车里始终冷着脸,昏暗的车厢里,指尖点燃一根烟,猛的吸了一口,动作大到差点被呛到。

    他干脆将烟掐灭在烟灰缸里,拧开矿泉水喝了几口终于顺了下来,注意到前座的罗特助一直略有深意的看着自己,傅思诚轻咳了声,薄唇微启:“开车。”

    吃过饭后,江泽送她们回家,也不知时间过了多久,车子缓缓停下:“宁信,你家到了。”

    听言,宁信才发现这么快就到自己小区门口,愣了愣神,她推来车门下车,

    “那我先回去了,江总,您可要好好护送舒茗回家喔。”

    话落,她还特别暧昧的朝陈舒茗挤挤眼睛,一直看着车子消失在她眼前。

    这么多年来,她从未开口提及对他的爱意,本应也习惯了,可突然之间,出现了一个陈舒茗,而且和他口中形容的分毫不差,真实模样要比想象中的美上几万倍。

    这样美丽又善解人意的女孩子,她怎么能嫉妒得起来?

    没有宁信的声音,车里又恢复一片沉默,陈舒茗有些尴尬,便转头看向窗外,看着外面的霓虹灯不断倒退。

    江泽一边开着车,一边透过后视镜看她的表情,一副很窘迫的模样,勾唇问道:“你跟害怕跟我独处?”

    “?”陈舒茗似乎没听清楚他在问什么,眨着眼睛迷茫的看着他。

    他脸上的笑意又深了几分:“怎么从来没联系过我?”

    “呃……”陈舒茗一时愣住。

    “在瑞士的时候,我记得给过你电话号码。”

    听到这里,陈舒茗咬了咬下唇,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她该不该告诉他,那个电话号码在回去之前就被傅思诚硬生生擦掉了……

    该死!怎么又想起他了?

    “怎么?你怎么不说话?”

    “没什么,就是……”陈舒茗低垂着眼眸,硬着头皮往下说:“就是上次你给我电话号码回去之后洗了澡就忘记了,等我想起来它已经变得模糊不清,所以……”

    “就是说你从来没记住那个号码?”

    “嗯。”陈舒茗始终低着头,俨然一个做错事的小孩子。

    听到肯定的回答,江泽心里叹息一声,也是,她每天都和傅思诚在一起,哪有时间记起他的号码?而他回国,只不过是想看看她过得好不好,若是幸福,他也会慢慢放下过去。

    “对不起……”

    “没事,倒是你,最近和傅思诚怎么样了?”

    “他?”

    “对啊,是不是他准备向你求婚了,如果有这一天,你可一定要邀请我当你们的见证人……”

    话落,陈舒茗抬起头,苦笑着:“我跟他已经没关系了。”

    “我不是有意……”

    “没关系,都结束了。”没等他把话说完,陈舒茗很快接到,可能心底是不愿意从别人口中听到她和傅思诚不好的事情吧。

    接下来的几分钟里,谁也没再说话,直到车子停在一条黑巷子前。

    江泽点头疑惑地看着她:“你就住这?”

    “嗯。”陈舒茗点点头,打开车门下车。

    见势,江泽叫住她,也跟着下了车走到她身边。

    “你来做什么?”陈舒茗停下脚步问道。

    “我看这巷子有些黑,你一个人住我不放心。”

    “没事,这里的地段我已经很熟悉了,天色很晚了,江学长还是快点回去吧。”陈舒茗回绝道。

    “这不行。”

    最终拗不过他,只好由着他送自己到招待所门口。

    看到屋子里投射出来的光亮,陈舒茗停下脚步,朝中间某一间亮着的房间指道。

    “我到了,你回去吧。”

    “嗯,我看着你进去。”

    他只有亲眼看她进了房间,他才会真正放心。

    “嗯,那我走了。”

    “舒茗!”刚没走几步,江泽突然从后面叫住自己。

    “江学长,还有什么事吗?”

    听言,只见江泽从怀里拿出一根笔走到她面前写下一串数字。

    “这……”

    “我的电话号码,有事打电话给我,这次一定别再弄丢了!”

    “好。”陈舒茗绽放出一抹笑容抬腿走了进去。

    一直看到她指过的房间里出现人影,他才放心的转身离开。

    隔天清晨。

    陈舒茗刚准备下楼去买些早餐,手机突然响了,她从挎包里掏出手机,在看到屏幕显示的三个字时,她猛的慌了神。

    “……喂?”她吞了口唾沫,按下接听键。

    那头沉默半晌,忽然丢出一句:“我打错了。”

    随即电话就被挂断。

    陈舒茗被搞得有些懵,刚要把手机当回兜里,手机又响了起来。

    还是傅思诚的电话。

    陈舒茗故意停顿了好几秒,才犹豫的接听起来。

    “你在哪?”

    “你有什么事吗?”陈舒茗并不想让她知道自己在哪。

    “看来你并不愿意跟我说话。”那边的声音也阴冷了很多。

    “那就这样。”这次没等他挂断,陈舒茗快速挂掉电话,心还是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

    她装起手机,穿好衣服出门吃早餐,悠长的巷子前停着一辆黑色的加长版林肯。

    见势,陈舒茗心头不禁一颤,脚步不由得放慢,走的近了才看到车头前矗立的一抹高大坚实的身影。

    “你不是……”陈舒茗惊讶的开口。

    来人正是傅思诚。

    她似乎没想到傅思诚会在这里出现,眼睛慢慢的眨动:“傅总您来有什么事吗?”

    “怎么不叫我名字?”傅思诚扯唇冷笑。

    说话间,空气中隐隐有酒气扑鼻而来,陈舒茗蹙起眉头:“你喝酒了?”

    “嗯。”傅思诚含糊其声。

    陈舒茗本想说没什么事就让他赶快离开,想法刚诞生,傅思诚突然越过她往巷子里走去。

    “喂!”陈舒茗在后面喊着,却根本没有任何用,傅思诚完全听不到她在说什么。

    陈舒茗咬着唇,只好小碎步跟上。

    想着反正他没有钥匙也不知道自己住在那间房,自然就知难而退了。

    可是她想错了,她一直追着他到招待所,见他一脸淡定的向前台小姐报了陈舒茗的所有详细资料,之后就拿着钥匙上了电梯。

    不得不说,从他进来到现在,前台小姐的眼神几乎没从傅思诚身上离开过。

    陈舒茗见他们一副花痴的样子,心里感叹,果然蓝颜祸水。

    这么多人面前,陈舒茗又做不到大吼,尽管她气的发狂,碍于面子,她麻溜的跟上傅思诚,一直到了自己住的那间房子。

    傅思诚熟练地打开房门,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陈舒茗瞪着他,只好暂时关上门。

    对于傅思诚私闯自己的住所,陈舒茗心底很压抑,可是对他没有任何招架之力,总不能报警告诉警察叔叔赶走他吧。

    无奈之下,陈舒茗只好到里屋给他倒了些橙汁。

    等她再次出来,傅思诚已经把西装外套脱掉搭在了沙发靠背。

    而他的视线不停地在房间四周扫视,似乎要找出什么蛛丝马迹。

    陈舒茗深呼吸一口气,走过去道:“傅总,你有什么事就说的,我还很忙。”

    “你一口一个傅总,就不能叫我名字?”傅思诚端起橙汁摇晃着,举手投足间透着贵气。

    听言,陈舒茗下意识手指缩了缩,要是还像以前那样叫他的名字,似乎感觉关系亲近了不少。

    傅思诚握着杯子的手又紧了紧,听她说完,他整个人突然倾身而下,专注的盯着她:“陈舒茗你提出来和我结束关系,难道你生活不需要钱?”

    陈舒茗心脏突然咯噔一下。

    “你究竟想说什么?!”她呼吸一窒,心底某处东西被狠狠撞击。

    “呵!这么着急跟我撇清楚关系?”傅思诚眸里闪着阴冷的光芒。

    “你就要这么想和江泽在一起?”

    “你胡说什么?!”听言,陈舒茗哆嗦了下,好不容易镇定下来咬牙提醒他:“就算是,那跟你有什么关系?!”

    傅思诚倏然站起身,整个人往前倾,身上只剩下一件白衬衫,像一匹饿狼盯着她时刻准备蓄势待发。

    肩膀被握住,陈舒茗心里惊慌起来。

    下一秒,薄唇压了上来,她急忙偏头:“傅思诚,你喝醉了……”

    “呵!”可能是终于听到她叫自己名字,傅思诚嗤笑了几声。

    可是大手一点都没有离开她的意思,反而动作更加剧烈,大手从鬓发往下滑至锁骨处,低哑的嗓音同时响起:“你在害怕?”

    岂止害怕,陈舒茗觉得整个身子都在颤抖。

    男人紧贴她身体传过来的温度太过熟悉,她很快意识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几乎下意识挥开他的手想要逃离。

    傅思诚却根本不给她逃脱的机会,她刚迈开腿,腰上就被一股大力拽了回去,然后反手就将她扔到大床上,她被傅思诚压在身底下,眼睁睁看着他把所有纽扣全部解开。

    正要进入正题时,突然想起一连串敲门声。

    “当当当!”

    陈舒茗猛的僵了一身,外面江泽的声音传进来:“舒茗,是我,我给你带了些滋补鱼汤过来你开门啊!”

    陈舒茗惊恐了,神色慌张的推开身上压着的人。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