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一百五十四章 不愿坦白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见半天没有人回答,江泽又继续喊到:“舒茗?你在不在啊?”

    陈舒茗彻底慌了神,原本房间里紧绷的气氛,此时即将一触即发。

    傅思诚幽深的黑眸锁住她的,薄唇凑到她耳边:“我倒想看看,江泽看到我跟你这样,会是什么表情!”

    随即,他起身就要去开门。

    “别!不要!”陈舒茗使劲摇头。

    见他不为所动,上前抱住他的手臂,接近乞求道:“拜托,别这样做。”

    昨晚才刚说过她和傅思诚已经没有任何关系,现在又独处一室,谁看到不会多想呢?更何况是江泽。

    见势,傅思诚停住脚步,转头看着她。

    看他真的没有去开门的意思,陈舒茗才松了口气。

    她慌忙系好衬衣纽扣,收拾了一下床,确定不会露出什么破绽,才踩着鞋子跑去玄幻处。

    门开了一条缝隙,只见江泽一身难得一见的黑色运动装,右手端着饭盒,看到她时勾唇笑道:“敲这么久你才出来,还在睡觉吗?”

    “嗯……”陈舒茗心虚的回答。

    她的手始终放在门把上,生怕门缝开的太大就会看到里面的人。

    “拿着,这是宁信给你煲的滋补鱼汤,趁热喝。”江泽笑着递给她,很快察觉到异样,关切地问:“舒茗,你没事吧,脸色看起来那么差。”

    “没事没事……”陈舒茗连忙摇头,她现在只是想让江泽快点离开:“那我先洗漱了,你快回去吧。”

    陈舒茗声音有点急,顾不上江泽此时狐疑的神情,可是最不想发生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身后响起沉稳的脚步声,接着又是沉稳低哑的男音传过来:“怎么不请进来坐坐?”

    江泽瞬间身子僵硬住,不可置信的看着前面的男人:“傅总裁?”

    “喔?原来是江总。”傅思诚一贯用冰冷的口吻说道,看起来甚至有些漫不经心:“你们先聊,我就不打扰了。”

    说罢,他转身回到床上,动作语气熟练的就像就仿佛自己的妻子跟朋友聊天这般轻松。

    陈舒茗嗓子发紧,手指攥的指甲都快镶嵌进肉里。

    尤其是江泽看着她那双不可置信的眼眸。

    她突然不知道如何解释,傅思诚出现在他们面前,领口微敞着,胸膛间还有刚刚挣扎过留下的抓痕,现在看来,简直暧昧极了。

    可她昨晚明明才刚说过他们没有关系了。

    “抱歉,是我打扰你们了。”江泽话里多了分冷硬,开始后悔自己一大清早起来花了大半天功夫才炖好的补汤。

    陈舒茗想叫住他,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眼睁睁看着他背对着自己乘上电梯。

    关门的一刹那,明显看到他转身时失望的眼神,就像一把利刃狠狠刺向她的胸口。

    “人都走了,你还看?!”傅思诚沉静的嗓音响起。

    他拉过她的手腕,下一秒,却被他狠狠甩开。

    他顿时紧皱起眉头,再次抓起她的手腕,不给她任何逃脱的机会。

    陈舒茗抵不过他的脾气,眼神狠狠瞪着他,心里莫名生日巨大的委屈:“傅思诚!你故意的!”

    “你就这么不愿意向一个外人坦白我们的关系?!”傅思诚压制着内心的怒火,质问道。

    “你根本什么都不懂!”陈舒茗咬牙吼道。

    “呵!”傅思诚勾唇冷笑:“那你也是我睡过的女人!”

    话落,陈舒茗毫无征兆的被这句话刺到,只觉得内心一片凄凉……

    是啊,他睡过的女人……

    陈舒茗紧紧的攥着拳头,用力克制住想对他大吼的冲动,颤抖着声音:“傅思诚,你听清楚!我们已经结束了!”

    这次,是傅思诚丢开她的手,毫不留情。

    紧接着,他迈着步子拿起沙发上的西装,浑身戾气地从她身边擦过。

    “砰!”的一声,门被狠狠关上。

    陈舒茗无力的靠在墙壁上,只觉得自己好累……

    这时,手机骤然响起,手机信息提示账户又多了五十万,她盯着屏幕上很多个零的数字看,只觉得心生无限悲凉。

    要做个了断了。

    隔日,陈舒茗和上次一样只身去了傅氏集团,前台小姐似乎还记得她,确认是她后,伸手做了个请的手势就带她去总裁办公室。

    陈舒茗有些诧异,惊讶他们与上次的态度为何如此截然不同。

    前台小姐一直带她来到门口,抬手敲了敲,恭敬的报告了声:“傅总,有客人来访。”

    偌大的办公桌上,傅思诚灵活的长指在键盘上不断跳跃,左右手旁边堆积如山的文件,不时还有钢笔落在纸张上清脆的唰唰声。

    握着钢笔的肩膀微微向下倾斜,低着头,听到员工的报告,头抬都没抬的嗯了声。

    陈舒茗站在原地,半晌都不见他把头抬起来,只好往前走去,知直到走到离办公室一米处停下来。

    桌上正中间,居然还有一个餐盒,旁边放着一杯冷却的咖啡。

    应该是工作忙的没时间顾上吃。

    看到餐盒里的饭,微微一怔。

    不算是什么美味大餐,而是类似那种汤面,盒子都没取开,估计一口都没顾上。

    陈舒茗稳了稳情绪道:“傅总……”

    傅思诚手里钢笔一顿,抬起头看她,瞳孔猛的紧缩了下。

    “抱歉打扰到您了,今天过来是有事要说。”陈舒茗紧攥着挎包道。

    “说。”傅思诚往后一靠。

    陈舒茗从包里拿出一张银行卡推至他桌前,道:“昨天又收到五十万。”

    “喔?”傅思诚把钢笔合起来,语气寡淡:“可能是罗特助忘了。”

    “既然我们的关系已经结束了,那我也不能再拿你的钱,所以……这张卡还是要还给你。”陈舒茗一口气说完,很快收回手。

    “你来就是为了这事?”傅思诚漠然地盯着她。

    “还有这个……”陈舒茗吞了口唾沫,在他直勾勾的目光里,从包里掏出一个精致的小盒子,打开,里面放着两条不同的项链。

    她伸出手的时候,竟有那么一起不忍和艰难。

    傅思诚眼眸里划过一抹失望,很快恢复一脸的漠然。

    再开口时声音冷到极致:“我送出去的东西从不收回,如果你不喜欢,出门往右转,扔进垃圾桶。”

    “还是你处理吧。”陈舒茗将小盒子直接放到他面前。

    傅思诚紧盯着她的动作,随即手臂突然抬起,那个精致的小盒子直接被扔进垃圾桶里。

    陈舒茗惊得瞪大了眼睛,在她印象里,他从来都不会这样处理事情。

    可是她没办法软下口气,紧攥着手指:“打扰傅总了。”

    陈舒茗说完,就转身离开。

    “陈舒茗,你真的要放弃吗?”

    陈舒茗听住脚步,却没回过头看他,她自然知道他指的是什么,心里似乎有无数只蚂蚁啃咬着她的心脏,而她却什么也不能说。

    挺起的脊梁骨又直了直,她一言不吭,沉默的态度已经彰显了一切。

    在她继续走向门口时,傅思诚低沉的嗓音再次响起,掩盖不住的阴冷:“陈舒茗,只要我想,我会向当初一样让你不得不就在我身边。”

    “你!”陈舒茗顿住脚步回头。

    “叩叩叩!”

    门外突然响起敲门声,罗特助的声音在外面响起:“傅总,会议马上就要开始了。”

    这次,陈舒茗再也没有说话,只见傅思诚越过他就走出办公室。

    心里突然空落落的一片,看他背影消失在眼前,她默默转身脚步有些慢的离开。

    从傅氏出来去公交站等公交时,一辆路虎突然停在公交车站处。

    “舒茗,我送你吧。”半降的车窗里,江泽一脸笑容的看着她。

    她一愣,眨了眨眼睛,确定眼前真的是江泽,瞥见公交车还没有来,陈舒茗直接上了车:“不好意思,今天麻烦你了。”

    “不麻烦,就当兜风了。”江泽笑的温和。

    车一路往回家的方向开,来到中途时,江泽侧头转向她,勾唇笑着开口:“对了舒茗,下周你生日,刚好这段时间我都会呆在这,到时候我带你度假村放松一下吧?”

    陈舒茗恍惚了下,她自己都忘记生日这一说,惊讶江泽居然知道自己的生日。

    可是这两天实在太忙了,在他来之前,主管给她打电话过几天要去z市做实地考察,谈一个新的合作项目,让她作为员工代表参加。

    z市?

    江泽皱了皱眉。

    “嗯……”陈舒茗点点头,轻抿着嘴唇。

    这个项目本来就是跟傅氏一起合作的,所以傅氏那边也会派负责人出面。

    不过这样小的事,傅思诚应该不会亲自出面的……

    这样想,陈舒茗心里压力减轻了不少。

    想着,她冲江泽笑了笑:“学长,只是个生日迟几天也没事的,或者等我出差回来补过也可以的……”

    “好。”江泽抿唇点了点头,虽然是笑着,但看起来若有所思。

    ……

    这几天傅氏公司气氛一直低沉的厉害,傅思诚每天都盯着一张冰山脸进公司,虽然平时也是这样,可这几天他身上散发的寒意简直冷到骇人,公司员工都不敢在公司大声说话,做起事情来都是谨小慎微,生怕出什么差错被傅大总裁炒鱿鱼。

    而珍妮弗被傅思诚多次拒绝后,忍不死心,隔三差五就到公司,不时送她亲手做的饼干就是爱心便当,哪怕心里知道傅思诚不吃,她还是每天为此乐此不疲。

    今天她做了一份爱心便当送过来,刚进办公室就看到白亦然也在。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