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一百五十五章 不会亲自出面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珍妮弗愣了愣,抱着餐盒进去:“亦然。”

    听言,白亦然转头看去,瞥见她怀里抱的餐盒,挑了挑眉:“今天又给思诚做了什么好吃的?”

    “没有啦,都是比较简单的便当。”珍妮弗眯着眼睛笑道。

    说罢,又好像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对着白亦然说道:“如果亦然喜欢,下次我帮你也带一份过来。”

    “这么贴心?”白亦然勾唇笑道,抬腿就要过去看看餐盒里装了什么。

    “你还是对你家思诚好就行了,别人家的男人就不劳你操心。”

    一个熟悉的女声闯进来,紧接着就看到林木子穿着一双水蓝色恨天高走过来,她嘴角擒着冷笑,视线落在白亦然身上。

    白亦然本来还想看看她给傅思诚做了什么好吃的,看到林木子进来后,讪讪收回了手,也不敢再朝珍妮弗看一眼。

    林木子不屑的扫了珍妮弗一眼,上前拉住白亦然的胳膊以示主权,如果是以往,在傅思诚办公室里她一定不会这么大胆,可一想到自己姐妹喜欢的男人被眼前这个女人霸占,她就一肚子怒气。

    白亦然对林木子今天的怒气感到有些莫名其妙,站在她身边大气都不敢出一声,他胆子再大,也不敢他家的姑奶奶啊……

    下一秒,只见林木子松开他的胳膊朝珍妮弗走去,在她旁边摆放的餐盒里,用荷包蛋煎出爱心状,还用番茄酱画上大大的笑脸,看起来还挺用心做的,不过她就是看她不顺眼,总觉得她没有表面这么单纯。

    “看不出来你还挺有心的,如果是我,我一定很感动。”

    听言,珍妮弗立马对她笑道:“真的吗?谢谢木子的夸奖呢。”

    “木子?”林木子眯起眼睛,勾唇邪笑:“似乎我和你关系还没有熟络到可以直呼木子的地步吧。”

    珍妮弗有些错愕的看着她。

    “怎么?你以为我是陈舒茗吗?被你亲昵的叫别名就要对你态度好吗?别想太多了,别人又不是笨蛋!”

    “再说了,这喜不喜欢啊,不是你付出的多就回报也多,真不知道某些人是真单纯还是装傻,感情事情从不能勉强,做那么多又何苦呢?”

    珍妮弗一时愣在原地,红了眼眶。

    林木子只要一想到舒茗和傅思诚不能在一起都是拜她所赐,她就忍不住生气,恨不得冲上去狠狠甩她几个耳光还不算解气。

    要不是昨天去医院碰到陈母,她还不知道陈父居然被人打到住院,而这些,陈舒茗对她只字未提,一想到这里,就特别心疼陈舒茗总是独自承担压力。

    想到这里,林木子走到她身边,红唇凑近她耳边:“你们干的好事我可是一清二楚,你这手段可真是高明啊珍妮弗,不过我不是陈舒茗,不会像她那么傻被你哄的团团转!”

    “木子……”珍妮弗只觉得委屈极了。“我说了不要叫我名字,我们不熟!”

    珍妮弗被她攻击的寸草不生,心里无限委屈,转头向白亦然求助,而他却一副不知道的模样移开视线,再看向傅思诚,从她进来到现在始终没抬起头过。

    没有一个人站在她那边帮她说话,都向着陈舒茗,一想到这,眼泪就不争气的掉了下来。

    “哟~这就哭上了?真不知道你这眼泪怎么出来的?掐大腿的?你这样装不累吗?”

    珍妮弗再也受不了她的言语,捂着脸颊跑了出去。

    等她走后,白亦然将她拉过来,皱了皱眉:“你今天怎么回事?尽和一个小姑娘作对。”

    “小姑娘?”林木子冷笑一声,狠狠推了他肩膀一把:“怎么?别人家小女孩受委屈了,可把你心疼坏了?”

    听言,白亦然脸色大变,抓住她的手捂着自己的胸口:“你可饶了我吧,我哪敢移情别恋,我有你就足够了,真的……”

    “没有你干嘛替她说话?见不得漂亮姑娘受委屈是不是?那我们分手你跟她好啊!”

    白亦然一听,吓得腿都快软了,紧握着她的手:“别别别,我真没别的想法,我只喜欢你这一个女人。”

    林木子抽回手,不屑道:“你们男人都一个样,表里不一!”

    “谁说我表里不一了?!”白亦然一听赶紧反驳。

    “难道不是吗?”林木子故意加重了语气:“表面上说爱她爱的多深多深,一边还有心情吃别的女人做的东西。”

    平日里林木子见了傅思诚都是夹着尾巴做人,单单一个眼神都令人不禁打个冷颤,可是今天偏偏心里有太多发不出去的怒气,她非要说出来!

    白亦然平时发起脾气也是很可怕的,可听到林木子这么不怕死的暗指某人,心悬到嗓门眼处,拉过她:“你胡说什么呢?思诚可不是这样的人!”

    傅思诚唰的一下从座椅上站起来,迈步走到林木子面前,冷眼盯着她。

    他身上散发的寒意还是让她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可是一想起陈舒茗被他们害成这样,心里的火气蹭的窜上来,双手叉腰:“干什么?!你眼睛大你了不起啊!你有本事……”

    “你还知道舒茗什么事?”傅思诚突然打断她的话。

    林木子一顿,有些没反应过来。

    “你自己去问啊。”

    “你说不说?!”傅思诚的眼神越来越冷。

    林木子突然不怕他了,四目对视:“亏我当初那么相信你们在一起。你既然给不了她幸福,为什么又不肯放开她,她伤心难过的时候你在哪?!”

    话落,傅思诚心头一震,确实,他让她经历了太多难过的往事。

    林木子见他这样,索性没耐心跟他继续说下去,拉着白亦然就往外走。

    一直快步走到电梯口,白亦然终于稳住她不解的问道:“他们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林木子叹了口气:“我真替舒茗感到不值,白白受了那么大委屈。”

    “委屈?”白亦然更加不解了。

    林木子这才将傅老爷子叫人打伤陈父的事情跟白亦然讲了一遍,听完后,白亦然不可思议的嘴巴张成“o”字型,难以置信的开口:“傅伯伯不是这样的人啊。”

    “只能说知人知面不知心。”林木子耸耸肩,真担心陈舒茗一个人熬的太辛苦。

    周末一大早,陈舒茗就坐出租赶到机场。

    还没下车就接到两个电话,一个是江泽发来的,叮嘱自己在外身体多注意之类的话,陈舒茗一边应着一边拿东西下车。

    一看屏幕离约定好的时间还有五分钟,连忙跑着往入口奔。

    因为出差时间就几天,所以陈舒茗没有拿太多东西,只是拿了洗漱用品和换洗的两套衣服,轻松背在双肩包里。

    从电梯上来,很快就找到主管他们。

    在看清楚主管旁边的人,她不禁怔了怔。

    只见主管嘴巴一张一合的,脸上全都是献媚的笑容,旁边站一个身形高大穿一身黑色笔直西装的男人。

    英气逼人的侧脸轮廓,深邃的黑眸,在机场这种人山人海的地方,他也能被一眼捕捉到,时不时有好看的女孩子过去都会朝他看过来。

    而他始终冷着一张脸。

    似乎是看到了她,主管朝她招招手:“小陈,还愣着干什么快点过来啊!”

    陈舒茗攥紧肩上的双肩包,硬着头皮跑了过去。

    “傅总……”她微微颔首。

    “嗯。”傅思诚淡淡瞥了她一眼。

    这时罗特助聪人群里走了过来,手里拿着换好的登机牌,恭敬地递给傅思诚。

    陈舒茗也连忙去换登机牌过安检,看着在贵宾厅等待的傅思诚,她还是有些诧异。

    只是没想到,接下来还有更意外的事情发生。

    因为是出差的缘故,陈舒茗跟在主管后面登机后坐的是经济舱,她那些登机牌一排一排的找位置,然后就看到在过道中间准备放行李的罗特助。

    顺着他的方向看去,经济舱靠窗最里面的位置正坐着傅思诚。

    陈舒茗一时愣在原地。

    低头看了眼自己的登机牌号码,数字刚好跟他连在一起。

    陈舒茗有些诧异,轻咳了声:“你……”

    见状,罗特助连忙替傅思诚解释道:“这次时间赶得紧,去的时候头等舱已经订完了,只剩下经济舱,就两个小时,坚持一下。”

    “……”陈舒茗脑袋里顿时乱糟糟的。

    以傅思诚的身份,在这种情况难道会弄不来一张头等机票,再者说,他的私人飞机是摆样子的吗?就算这些都抛开不说,也不至于只买到经济舱的机票吧。

    不过看向罗特助时,见他一脸认真的看着自己,心想可能是自己想多了,也就打消了心里的疑惑。

    这时,维持秩序的空姐已经在广播提醒抓紧入座。

    陈舒茗看了眼一直侧头看着窗外的傅思诚,咬了咬唇,硬着头皮坐下。

    坐稳后刚准备低头系安全带时,后面隐隐传来乘客的声音:“先生,方便换个座位吗?”

    话落,陈舒茗只觉得声音有些熟悉,下意识回去看去,顿时愣住。

    前脚还在电话那头叮嘱她路上注意安全的江泽,此刻正冲她笑着,看到她看过来时招了招手:“舒茗!”

    “江学长?”陈舒茗不可置信的看着后排的江泽:“你不是……”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