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一百五十七章 他一直在等我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嗯。”陈舒茗摸了摸凸起的胃,估计明早起来又要长好几斤肉了。

    “今晚有些迟了,吃点水果消化消化。”

    听言,陈舒茗看了眼挂在墙壁上的摆钟,还有七分钟就到八点。

    响起不久前收到的那条短信,犹豫再三后还是拿起手机:“我先打个电话。”

    “嗯。”江泽点了点头。

    陈舒茗走到离桌子远一些的地方翻出通讯录,找到傅思诚的名字拨过去。

    “对不起,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电话那头响起一连串冰冷官方的女声,陈舒茗抿了抿嘴唇又返回饭桌前。

    “舒茗你怎么了?”江泽问道。

    陈舒茗摇了摇头:“没事。”

    刚刚在电梯就已经表达的很清楚了,她不会去什么后花园,更不可能和他见面。

    “好了生日这天你最大,我们来切蛋糕吧。”

    “好。”陈舒茗微微一笑。

    点燃蜡烛后,房间里关了灯,江泽就坐在她对面,嘴里不停地唱着:“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陈舒茗双手交叉拳头抵在额头上许愿,接着她将蜡烛吹灭,就开始新的一岁。

    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一阵平缓的敲门声。

    “叩叩叩——”

    陈舒茗闻声去开门,是专门负责这家酒店的总经理。

    “陈小姐,不好意思打扰一下,外面下雨了,您记得关好窗户别着凉,祝您旅途愉快。”

    外面下雨了?

    再次关上门,江泽去床边看了眼:“外面果然下雨了,还想着吃过饭陪你出去逛逛,现在只能先搁浅了……”

    “哦对了!”说到一半,江泽像是突然想到什么继续说道:“我问过这家酒店的工作人员,说这里的后花园是全室内的,我们可以去那逛逛。”

    “可以。”陈舒茗摸了摸凸起的胃,然后起身跟在他身后。

    两人并肩走到电梯口时,一抹熟悉的身影从旁边略过。

    陈舒茗脚步不禁慢了半拍,想了想还是追了上去。

    罗特助似乎刚从外面回来,肩膀上有些湿,听到有人喊自己顿了顿,回头看到是她。

    “陈小姐?”罗特助微微颔首。

    “嗯……”陈舒茗微微一笑:“罗特助,傅总出去了?”

    “是啊。”罗特助点头。

    陈舒茗咬了咬嘴唇,试探的问道:“这都下雨了,他还没有回来吗……”

    “嗯,那会出去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嗯谢谢喔。”陈舒茗攥紧手指,他不会还在那吧?

    话落,身后传来江泽的声音:“舒茗,电梯来了!”

    “好我来了!”陈舒茗应声,向罗特助微微点头后转身离开。

    可能是下雨天的关系,后花园的观光楼里人山人海,顶楼的装潢都是大片的落地窗环绕一周,在这里可以俯视整个城市壮丽景观,外面的雨似乎越下越大,雨点肆意拍打在玻璃上流淌出大片水渍,花园的景观模糊的看不清。

    这场雨来的突然,也不知什么时候会停。

    陈舒茗低头看着手机那条短信:“今晚八点后花园,等你过来。”

    瞥见手机屏幕显示的时间,现在在已经九点多了。

    后花园再往前走就到了,江泽再旁边的冰雪女王里买了两支冰淇淋,其中一只递给她。

    陈舒茗却没有接,紧握着手机:“学长,我突然想起来还有点急事,抱歉!”

    “外面雨这么大,我陪……”

    江泽后面的话吞没在空气里,陈舒茗早就跑的老远。

    陈舒茗问酒店前台借了把雨伞就朝后花园奔去。

    路上陈舒茗又给傅思诚打了几个电话,结果都是暂时无法接通。

    地上的雨水溅到身上,陈舒茗打着雨伞,不知为何,风也似乎不合她意,刮得越猛。

    耳边除了大街小巷播放的音乐还有汽车的鸣笛声。

    心里紧张起来。

    按照傅思诚的性格,平时打电话没耐心的直接挂断,今天雨这么大,他应该早就走了。

    可心里这么想,脚下的步子还是停不下来。

    正值a市雨季,一到傍晚城市温度就要低上好几度,陈舒茗只穿着一件单薄的开衫,在公园里找了好几圈,都没有看到人。

    此时夜风刮过来,直袭领口,冰冷的风夹杂着雨让她不禁打了个寒颤。

    她不禁有些懊悔自己冲动的决定。

    就算傅思诚没有回酒店,也不至于在这傻傻等着她吧。

    陈舒茗攥紧伞把,在心里鄙视自己的愚蠢。

    正准备转身离开,却看到旁边的凉亭里坐着一个黑色的身影,站的太远看不清楚到底是谁。

    心跳不禁加速跳动。

    她慢慢走过去,知道走的近了,才看清眼前的身影,尽管在这么灰暗的光线里,刚毅英气的俊脸轮廓愈加清晰。

    陈舒茗不知怎的整个人呆在原地:“傅……思诚?”

    看到她,傅思诚倏然从石凳上站起来,看了眼手腕的手表低沉着嗓音:“现在几点了!”

    陈舒茗惊讶他还在这里,忘记这是他生气的前兆,疑惑的开口:“雨这么大,你怎么还在这里?”

    傅思诚紧咬着牙齿:“你看不懂人话?!不知道什么叫我等你?”

    “……”她呼吸停滞了下,紧抿着嘴唇:“我在电梯明明说了跟朋友吃火锅……”

    拒绝的很明显好么?!!

    傅思诚薄唇紧抿着,一言不吭。

    可能是因为在外面待太久的缘故,他的唇色冻得微微有些发紫。

    陈舒茗吞了口唾沫,紧握着手里的伞把:“你……今天找我来有什么事?”

    “没了。”傅思诚唇边咬肌咬得更紧。

    陈舒茗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前面一片空地上,本来还亮着一圈的光点慢慢暗淡下去,最后越来越小直至消失,凝神仔细看,才发现平地上摆满了各色各样的孔明灯……

    被雨淋了这么长时间,孔明灯再也不会飘上去。

    她心里猛的一紧,一阵五味杂陈的情绪涌上心头。

    等她重新收回视线,前面递过来一个盒子:“这个给你。”

    “这是什么啊?”陈舒茗疑惑道。

    傅思诚干脆塞进她怀里,她忙伸手接过,将盒子打开,她一时愣在原地,里面竟是生日蛋糕。

    她惊讶的抬头,只见他薄唇微启:“今天不是你生日吗?”

    陈舒茗全身上下每根神经末梢毫无节奏的跳动,她有些站不住脚。

    张了张嘴,却不知该说些什么,所以说他约自己过来还准备了那么多孔明灯,是为了给自己过生日?而她,却在大雨天放了他鸽子……

    想着,她心里涌现别样的情绪。

    手里的雨伞突然被人夺走,傅思诚重新打开雨伞,沉声道:“愣着干什么,走吧!”

    陈舒茗抱着蛋糕盒,默默跟在他身后。

    因为傅思诚出来并没有通知罗特助,而此时也只有一把伞,两个人只能贴的很近。

    回去的路上,陈舒茗偷瞄了他好几眼,他将伞的大部分都打到她这边,左边的肩膀已经湿透,而他浑然不觉。

    她不由加快了脚步。

    终于走到公园门口,却发现门不知什么时候锁起来了,只有周围依稀亮着几盏路灯。

    陈舒茗慌张的看向傅思诚,他扬了扬手里的手机:“我分没电了,用你的。”

    她连忙将手机掏出来给他,结果只按下一个键就蹙起眉头:“也没电了。”

    “不会这么背吧!”

    陈舒茗无语的扶着额头,左右看了几眼,四周都是高高的围墙,根本翻不过去。

    “我们出不去怎么办!”她急忙问。

    傅思诚同样环顾了四周,半晌,他抬手指向不远处提供暂时休息的小木屋:“没办法只能先在这里过夜了,等明早工作人员过来开门。”

    陈舒茗内心是拒绝的,她不能和他过夜,跟他见面就已经极限了,她下意识拒绝:“绝对不行!”

    “不行?难道你长了翅膀能从这里飞出去?”

    “……”陈舒茗败下阵来,她不能。

    两人刚向小木屋的方向走,突然“刺啦”一声,旁边的灌木扯破了陈舒茗的裙子,她失声“啊”了声,慌乱地捂着裸,露的大腿。

    傅思诚沉默的将身上的西装脱下来,在她腰间绕了一圈打了个结,正好遮住破损的裙子。

    “过来!”

    “嗯?”

    “你确定这样能走路?”

    陈舒茗噤声,只好照着他的意思做。

    傅思诚将她圈在怀里,陈舒茗脸红的通透,心里庆幸是雨天,才不至于看到她的羞窘。

    没走几步,又听他在耳边说:“抱紧我的腰。”

    陈舒茗紧张的吞了口唾沫,只好照做。

    她的手环上他的腰背,傅思诚迈着大步往木屋里走去,等他们进去,两人身上差不多湿透了。

    傅思诚额前的碎发有雨水滴落,俊朗的轮廓带着致命的性,感。

    陈舒茗一时间没挪开目光。

    倏然,低沉的嗓音再次在她耳边响起:“如果你再继续看我,我保证不了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陈舒茗脑袋里“嗡”的一声,迅速别过眼去。

    小木屋里什么也没有,黑漆漆的一片,好在,空间很大。

    傅思诚将滴水的西装甩了甩,随便挂了个地方。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