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一百五十八章 今天不是你生日吗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我出去一下。”

    说罢,他便推门而出。

    傅思诚出去的时间有些久,渐渐的,她心里开始不安。

    手机早就没电了,屋子里黑的厉害什么也看不到,陈舒茗蜷缩在地板上只能听到外面连续不断的雨声。

    内心的不安愈加强烈,就在这时,门被人从外推开。

    陈舒茗神经紧绷,直至对上那双沉敛幽深的黑眸终于松了口气。

    “你去哪了!”她迎上去,声音有些颤抖。

    傅思诚将门关上,勾唇道:“今晚气温低,我要不找点东西取暖,难不成要冻死在这!”

    陈舒茗低头看他手里提的木桶,里面装满了木柴和树枝。

    “我还以为……”陈舒茗紧抿着嘴唇,支吾的开口。

    “以为什么?”

    陈舒茗看了看他,很快垂下眼眸,声音弱弱的:“我还以为你丢下我不管了……”

    傅思诚眸光微动,薄唇微启:“我不会丢下你。”

    陈舒茗怔了怔。

    简单的五个字如同定心丸荡进她心窝。

    因为下雨的缘故,木柴和树枝都是湿的,傅思诚一遍又一遍点燃,不厌其烦的重复着动作。

    陈舒茗静静的盯着他,在第三次失败后,终于点燃了。

    火光从铁桶里溢出来,整个木屋都被点亮了。

    旁边的傅思诚是真实的存在,就坐在她旁边,拿着废旧的废纸丢进铁通里,这一刻,好像一切都平静下来。

    陈舒茗将蛋糕小心翼翼地取出来,是很普通的奶油蛋糕,而且四周点缀的花纹大小不一,用红色果酱写出来的生日快乐也有些弯曲……

    傅思诚看着她,喉结动了动:“生日快乐!”

    “谢谢!”她说的很真切。

    她拿起叉子叉了块放进嘴里咀嚼了几口咽下去。

    全程傅思诚一直盯着她看,见她吃下去立刻开口:“味道怎么样!”

    “呃……要听实话吗?”她犹豫着开口。

    “废话,当然是实话。”

    陈舒茗怯怯的看了他一眼,轻声说:“说实话有些不太好吃,奶油太多太甜……”

    听言,傅思诚整张脸立刻阴沉下来。

    也拿起叉子叉了一口递进嘴里,随后表情扭曲的简直不能用语言来描述。

    见他这样,陈舒茗心里突然冒出来一个很大胆的想法,她不确定的问:“傅思诚……这……这不会是你自己……做的吧……”

    傅思诚紧抿着薄唇,眉头微蹙,好几秒后,才从嘴里硬生生挤出几个字。

    “不是!”

    说着,他直接将叉子丢进铁通:“不喜欢就就扔掉。”

    “别啊!”陈舒茗护住蛋糕,将剩余的蛋糕重新装起来:“只是今晚吃的有些饱,明天回去我再吃。”

    比起江泽送给她的生日蛋糕,她更想慢慢品味。

    傅思诚不说话,在她看不到的角度嘴角扬起一抹浅笑。

    漫长黑夜,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还是他们这种已经结束关系的关系,难免有些不自在。

    陈舒茗抱着膝盖坐在那里,渐渐的,愈抱愈紧。

    浑身就像冰窖似的,铁桶传递过来的温度也将她暖不热,她不时打了好几个冷颤。

    靠在她身边的傅思诚突然伸出手握住他的肩膀,随即眉头紧蹙着:“怎么这么冷!”

    陈舒茗打着哆嗦,将自己抱的更紧,可能是下雨天淋雨的缘故,加上木屋里温度太低,她实在暖不过来。

    嘴唇因为冷冻得发紫,她紧抿着嘴唇,心想快点熬到天亮,回到酒店暖暖身子。

    正这样想着,感觉到旁边传来脱衣服的琐碎声。

    陈舒茗转头一看,瞬间紧张起来:“你……你要干嘛……”

    说话间,傅思诚已经脱掉衬衫露出健硕的胸肌线条,这还没完,接着又开始解腰带,脱西裤,浑身上下只剩一条平角裤……

    接着,他冲自己伸出一条手臂。

    “你……你别过来……”

    陈舒茗比他矮一个半头,伸手对着他就是一阵胡乱拍打,可她哪里抵得过傅思诚的力气,只觉得腰上一轻,整个人被他抱起来,手指熟练的褪去她的上衣,快速到只剩下勉强能遮住**部位的内,衣。

    “啊……你别乱来……”陈舒茗紧张的要命,直接低叫起来。

    “叫够了没!身上这么凉,非要挣扎到生病吗?!”

    伴着傅思诚低沉的呵斥,看她一副被人强迫要做事情的模样,气不打一处来:“你觉得我满脑子就想那种事情吗?”

    “不是吗?”陈舒茗紧抿着嘴唇。

    “你!”傅思诚快被她气死了,紧咬着牙齿:“陈舒茗!你再乱动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看他一本正经的模样,陈舒茗有什么话都不敢说了。

    这次就连她身上的衣服都脱了,连带着最贴身的三角裤……

    她抗,议:“喂!”

    “都湿了,必须脱掉!”傅思诚回答的一本正经。

    陈舒茗只觉得脸颊热的发烫,连带着耳根子红了一大片,哪怕小木屋里只有很小一团光亮,可还是能清楚的看见她不着寸缕的身材,试图想用手遮盖住。

    见状,傅思诚冷哼一声:“紧张什么?你浑身上下我哪里没见过?!”

    “……”

    接着,傅思诚换了个姿势将她揽进怀里,很用力的抱住,勉强只能探出个脑袋来。

    陈舒茗努力挣扎着,却被他抱的更紧,她是一丁点力气都没有了。

    她身上冷的厉害,感受到他的体温源源不断的传递过来,让她本能的想要靠的更近一些。

    “睡一觉,不会很冷的。”傅思诚温热的掌心覆在她的背上,沉静的嗓音划过她耳畔。

    陈舒茗只觉得浑身困乏的没有一丁点力气,感受到男人不时的将自己抱的更紧,渐渐的,困意再次泛起,她缓缓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清晨第一缕阳光透过缝隙照进小木屋,陈舒茗缓缓睁开眼睛,似乎身体并没有像昨夜冷的毫无温度。

    铁桶里还有斑驳的火光闪烁,不用想都能猜到他整夜都不断在铁桶里加木柴。

    陈舒茗不用回头都知道此刻两人是什么状态。

    低头看去,两条手臂环抱着她的腰肢,哪怕是在这样熟睡的情况下,也环抱的如此紧实。

    陈舒茗放眼四周,瞥见昨晚湿透的衣服挂在窗边。

    她尝试伸长胳膊够到它,无奈距离太远,她又起不来完全摸不到衣服。

    侧头看着紧闭着眼眸的傅思诚,她轻手轻脚试图将他的手臂抬开,稍有动作,就看到他喉结上下滚动着,沙哑的嗓音幽幽响起:“别乱动!”

    “我……”

    陈舒茗僵在原地,正要跟他说要去穿衣服,傅思诚长臂将她搂的更紧,整颗脑袋埋在她脖颈处。

    炙热的呼吸喷洒在她光洁的皮肤上,陈舒茗僵在原地一动都不敢动,心跳跳的极快。

    感受到他身体明显的不正常的变化,她呼吸顿时停滞。

    倏然,傅思诚突然松开她站起身。

    看了她一眼后,很快别过头,似乎在努力克制着什么。

    明亮的木屋里,某处一点点诱,惑着他,他深呼吸一口,喉结不停上下翻滚着。

    陈舒茗吞了口唾沫,试探性问道:“你……你没事吧?”

    忽然,从外面传过来一阵脚步声,越来越紧,似乎是听到这边有声音便过来查看。

    “不准过来!”傅思诚沉喝道。

    声音震慑力极强,外面顿时没了声音。

    傅思诚回头,看到一脸慌张还不知道做什么的陈舒茗,火更大了:“愣在那做什么?要我帮你穿吗?!”

    “没……我……我自己来……”

    陈舒茗反应过来连忙拿起衣服穿了起来。

    全部穿戴整齐,傅思诚这才将小木屋的门打开了。

    外面的确站着公园内的工作人员,看上去像一位上了年纪的老大爷,老实憨厚的模样,手里拎着把钥匙,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

    孤男寡女从一间房子里出来。让人不乱想都难。

    陈舒茗简直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她全程捂着脸从大爷面前快速的走过。

    下过雨的天气很凉,一阵风吹过,陈舒茗紧了紧裹在身上的开衫,双手环抱着胳膊。

    只觉得肩膀突然一暖,傅思诚将身上的西装披在她身上。

    “谢谢。”陈舒茗抓着衣领,已经不敢抬头去看他了。

    回到酒店已经是半小时之后的事情了,刚走到酒店大堂,江泽不知从哪冒出来直接迈着步子迎着她走来:“舒茗,你没事吧?”

    “我没事。”陈舒茗轻轻摇头。

    “昨晚你突然就走了,后来敲你门也没人开,打电话也关机,我都急坏了,怕是再找不到你我就要报警了……”江泽一口气说完,足见他的着急。

    “我是……”陈舒茗抿了抿嘴唇,却不知该如何解释。

    一直走在身后的傅思诚跟了上来,站在她旁边。

    江泽视线正落到她肩上披的外套,瞥见只穿着衬衫的傅思诚,脸上一怔:“你们一整晚……都在一起吗?”

    “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和傅总落在公园出不来,然后……”

    解释到最后,她突然觉得没有必要。

    两个人什么都没有做,为什么表现的跟做了什么坏事似的。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