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一百五十九章 我的新邻居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傅思诚微皱了下眉头,就只是那么一皱,很快恢复一脸淡漠,迈着步子从他们身边擦过继续往前走。

    江泽努力保持镇定,将她身上的西装取下来,又脱下自己的西装给陈舒茗披上,随即追上前面的傅思诚:“傅总,你的外套,多谢。”

    傅思诚什么话都没说,接过后继续往前走。

    紧接着,江泽陪陈舒茗也回到酒店房间。

    回去的第一件事,陈舒茗就冲进浴室将花洒开到最大,硬生生冲洗半个多小时,才肯出来。

    出差的最后一天,早早开完会议就赶上最早的一班航班飞了回来。

    然而回到a市只休息了一天又回归了正常的工作规律。

    而林木子在自己回去后一再劝她搬回来住,跟她讲了一大堆女性单独在外,遇害的事情,陈舒茗听的心里瘆得慌,只好重新回来跟她住在一起。

    而刚到公司,就被主管叫着去了傅氏。

    只不过这次并没有见到傅思诚,就连罗特助都没有见到,而是助手模样的人。

    看到他们疑惑,对方笑着解释:“傅总出差了,差不多一周才回来,这段时间就由我暂时接任和你们的合作。”

    “你们放心,一切都按照之前你们和傅总谈好的来。”对方公事公办的说道。

    主管连连点头:“嗯嗯,我们当然相信傅总。”

    “合作愉快!”主管笑着朝他伸出手,对方礼貌地回握。

    出来的时候,陈舒茗心里突然划过一丝失望,他又出差了……

    她一惊,忙晃了晃脑袋,自己怎么会有那种想法。

    接下来的一周里,每天都生活都是三点一线,却似乎少了些什么。

    对面的邻居也搬家了,有次经过发现门开着,里面墙壁都重新粉刷了一遍,工人们都往里面搬着家电,全部都是名牌,陈舒茗突然好奇她会迎来什么样的邻居。

    又是夜幕降临,陈舒茗下班后拖着疲倦的身子回到小区,不知怎的,电梯出了故障暂时停用,无奈之下,陈舒茗只好从楼梯上去。

    终于走到顶楼,她低头从包里掏出钥匙准备开门时,就听到楼下传来一串脚步声,越来越近。

    陈舒茗只觉得脚步声很熟悉。

    她不由得偏头看去,昏暗的感应灯里,一道高大的身影渐渐进入她的视线,幽深的黑眸,刚毅英气的俊脸轮廓以及紧抿的薄唇。

    他迈着稳健的步子朝她走近,单手插兜。

    陈舒茗一惊,惊讶的张大嘴巴:“你怎么……”

    只见傅思诚只是淡淡撇了她一眼,从口袋掏出一把钥匙,准确无误的在对面房门里插入。

    再然后……

    对面的门居然打开了。

    陈舒茗瞪大了眼睛,太过震惊,以至于手里的钥匙都掉到地上。她慌乱地捡起来,眼睛却离不开他,自始至终,傅思诚都没有理会她的意思。

    接着,傅思诚把钥匙从门锁里拔出来,随即转身关上门。

    陈舒茗呆滞的愣在原地,还是难以置信眼前发生的一切,走廊里又恢复一片平静,感应灯暗了下来,她这才回过神,看着对面紧闭的房门,她转身开门,关门。

    她背靠着墙壁,使劲拍了拍自己的额头,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傅思诚居然就住在她家对面。

    陈舒茗目光空洞的盯着天花板,好半天还是无法从震惊中回过神。

    “叩叩叩!”

    突然响起的敲门声,吓得她差点从地上蹦起来。

    陈舒茗咽了口唾沫,试探的问道:“谁啊?”

    “是我。”

    外面想起沉静的男声。

    她的手放在门把上,慢慢的旋开:“你……有什么事?”

    “这附近有便利店吗?”傅思诚淡淡道。

    他换了身休闲装,充满生活气息,他双手自然下垂在两腿侧,直直的盯着她。

    陈舒茗被他看的心里发毛,见他一直打量着自己,她才意识到自己从进门到现在什么都没有换,尴尬的将肩上的挎包放在玄幻处,眼神无目的的扫了一圈:“出去右拐,在第二个巷子口进去穿过去就有一家。”

    傅思诚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正要转身时,她毫无征兆的开口,话一出连自己都被吓到了。

    “傅思诚……你搬到对面了?”

    “你刚没看到?”傅思诚挑了挑眉,从兜里掏出那把钥匙在她眼前晃动。

    当然看到了,重点是……

    “你自己有房,为什么要住在这?”

    傅思诚微微蹙眉,有些不满的反问:“难道我不能在这住?”

    “我……我不是这意思……”陈舒茗连忙摇了摇头。

    傅思诚视线从她身上淡淡扫过,语气也很淡:“我住在这只是为了方便上下班。”

    “……”陈舒茗只得点头。

    只不过这个理由是否有点太牵强。

    见人影往楼下走去,她重新将门关上。

    回房间换了身衣服,在冰箱翻了翻,只翻到一桶香菇炖鸡面。

    陈舒茗懒得下去,将就将面煮熟后窝了一枚鸡蛋在里面,吃过饭后,她满意的窝在沙发上看电视。

    “叩叩叩!”

    门外又响起一阵敲门声。

    陈舒茗以为林木子回来了,蹦蹦跳跳的跑去开门,嘴里不忘念叨:“木子,你这两天怎么回事,天天回来这么……”

    她说着旋开门把,然而站在面前的傅思诚。

    她愣住,随即开口:“你又来干什么?”

    “能帮我煮碗面吗?”傅思诚扬起手里的袋子。

    里面装着一小捆挂面和鸡蛋,另一只手里握着车钥匙,陈舒茗这才反应过来他刚刚为什么要问自己便利店的地方。

    陈舒茗瞥了眼袋子里的东西,迟迟不回答。

    “从早上到现在一直忙着开会,只喝了两杯咖啡,现在胃里空的难受。”他说着,一只手捂在胃上,见她始终不说话,又淡淡说了句:“邻居之间应该会互相帮忙的吧……”

    似乎是被他最后一句话击破防线,陈舒茗只好点头答应:“好吧。”

    接过他手里的购物袋,便开门让他进来等着,自己进了厨房开始忙活起。

    在她看不到的地方,傅思诚扯唇轻笑着。

    十多分钟后,陈舒茗端着面出来时,傅思诚已经提前拉开餐椅坐了下来。

    筷子挑了两口吃,他抬头问她:“为什么我每次都煮不好?”

    “呃……”陈舒茗咽了口唾沫:“可能这种要靠天赋吧……”

    “……”这下换傅思诚无奈了。

    很快一碗面见了底,他端起碗将最后一口汤都喝了个精光,末了他问道:“还有吗?”

    “应该还有点汤……”

    “都帮我乘出来吧。”

    陈舒茗接过碗,突然觉得这种场面似曾相识,好像第一次给他煮面也是如此。

    傅思诚再放下筷子时,碗里一干二净。

    “谢谢。”他嘴角微微上扬。

    陈舒茗呼吸一滞,弱弱道:“没事……”

    将碗筷收拾完从厨房里出来,见他没有一丁点想要离开的意思,陈舒茗由得开口:“时间不早了,你该回去了……”

    “嗯。”傅思诚淡淡应了声。

    接着他起身向玄幻处走去,陈舒茗跟在他身后,快走到门口,傅思诚骤然停下脚步。

    她来不及反应,整个人往后踉跄了几步,险些跌过去。

    一条有力的手臂环绕上来,在空中晃动半圈,然后跌入他的怀里。

    陈舒茗怔了怔。

    傅思诚没有松开她的意思,眼前那张俊脸轮廓愈来愈近……

    陈舒茗紧张的结巴起来:“你……你……”

    视线愈来愈近,傅思诚终于停下,鼻息扫过她的眉目:“明天见。”

    傅思诚喉结微动,似乎在极力克制什么:“晚安。”

    陈舒茗愣在原地,怔怔的看着他,随即腰上的禁锢舒缓开来:“晚……安……”

    接着门被反锁上,她还是有些回不了神,想到刚才的情景,不禁咽了口唾沫。

    陈舒茗没心情看电视剧,直接洗漱了后躺在床上,可一闭上眼睛全都是傅思诚的模样,她不敢想象傅思诚真的会搬过来住,公司附近有太多交通便利经济繁华的地带,按照他的身份,完全可以随随便便买一套房子,而他却搬到一般的居民楼里,实在让人难以捉摸。

    明明住在对面,陈舒茗却清晰的听到他在房间里走来走去的脚步声。

    陈舒茗翻来覆去还是睡不踏实,一直到后半夜都没有一丝困意。

    翌日,不出意外的,陈舒茗顶着一双黑眼圈到公司上班。

    刚坐到自己的位置上,旁边格子间的同事凑过来有些担忧的问:“小陈,你没事吧?”

    “没事啊……”陈舒茗摇摇头,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

    “真的?”同事疑惑的打量着她:“你昨晚是不是通宵了,脸色看起来不太好啊。”

    昨天晚上偏偏精神硬朗的不行,一直到凌晨七点困意才慢慢爬上眼眸,迷迷糊糊刚睡着,结果梦里又梦见他……

    陈舒茗都快神经衰弱了……

    “可能吧……”陈舒茗没头没尾的回答。

    去茶水间冲了杯咖啡提神,陈舒茗终于感觉清醒了不少,把公司安排要打印的文件复制好抱回座位时,主管就走了过来:“小陈,待会合约去一趟傅氏。”

    “……”陈舒茗心里不愿意,身子却还是跟着主管走出公司。

    半个小时后,他们到达公司时傅思诚还没有来,差不多十分钟后,傅思诚一身西装革履迈着快步而来,一副刚忙完的样子。

    文件递过去就开始进行会议。

    会开到一半时,傅思诚手中的钢笔在纸张上顿了顿,随即虚掩的拳头捂在唇边,侧头轻咳了几声。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