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一百六十一章 色狼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陈舒茗不停深呼吸来缓解自己的紧张,闭起眼睛,想象这是给病人缓解病情才不得不用的方法。

    她咬咬牙,打开白酒**,在棉签上蘸了些白酒,屋里逐渐弥漫着浓郁的酒精香味。

    坐在床边,她弯腰认真的帮他从肩膀处擦拭着。

    傅思诚深邃的黑眸紧盯着她,沙哑的嗓音划过耳畔:“要每一处都擦到。”

    “……知道了。”陈舒茗拿棉签的手不觉一顿,顺从他的意思。

    蘸着白酒的棉签从肩膀一路往下,棉签擦拭的同时不经意就会触碰到他炙热的皮肤,像触电般震击她心底最深处。

    四十分钟后,陈舒茗终于将他身体全部擦拭一遍,合上酒**终于松了口气:“好了。”

    她刚要起身,随即腰上多出来两条手臂,陈舒茗整个人都跌进他怀里,炙热的鼻息喷洒在她耳边。

    “傅思诚!”

    陈舒茗挣扎着起身,却毫不用力就从他怀里挣开,而他却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她一时间紧张的不行,忙俯身低呼着:“喂!你醒醒!”

    可床上的人似乎感受不到外界的声音,眼眸紧闭着,眉心此刻却舒展了不少。

    陈舒茗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床上的人还是没有任何反应。

    “睡着了?”陈舒茗皱着眉自言自语。

    整理好东西,陈舒茗蹑手蹑脚的走出卧室关上了门去另一个卧室,不知是热的还是怎样,脸颊还是烫的不行。

    她冲进浴室洗了个凉水澡,还勉强缓解了一下全身的炙热。

    第二日中午,借着午饭时间,主管让她去新开的寿司店买两份金枪鱼寿司送过来。

    可陈舒茗怎么也没想到,会在寿司店遇见她。

    进了店,陈舒茗点好餐坐在靠窗座位等着叫号。

    “白哥,人家就想要你陪我一起吃饭嘛。”一个娇嗔的声音传来。

    “一顿饭的事吗,你想怎样都可以!”男人的声音隐隐透着不耐烦,却还是依着她。

    “那你帮我买寿司好不好?”

    陈舒茗听的出来这声音来源于谁,没想到来这买寿司都会碰到他们,本想提前起身绕过她们,却见他们直直朝自己走过来。

    “你怎么在这!”

    陈馨悦看到她明显不悦,斜倪着她,嘴里的话也毫不留情:“你说你这个扫把星还有什么脸出来见人?!”

    陈舒茗冷眼看着他们,一言不吭直接绕过他们身边。

    还没有几步,陈馨悦就绕到她面前,嘴角扯开不屑的笑容:“怎么不说话呢?难不成你害得爸爸住院现在自责不已,变哑巴了吗?”

    她可没忘记,上次傅思诚为了陈舒茗当众羞辱她……

    想到这里,陈馨悦环胸上前,勾唇邪笑上下打量着她:“喔对了,听说你被傅总甩了?”

    听言,站在旁边的白哥眸色微变,看向陈舒茗的眼神多了几分复杂的意味。

    这话刺痛陈舒茗,她和傅思诚之间有太多难以说清楚的事情,而且他们之间没有谁甩谁,只能怪命运多舛。

    想到这里,陈舒茗不甘示弱,抬头盯着她轻笑道:“没想到你现在这么八卦,连这种小道消息都能被你扒出来。”

    “八卦?!”陈馨悦冷笑:“我才没心思管你的破事,只是现在你被傅思诚甩了,我早就劝过你,别一天想飞上枝头变凤凰,也不瞧瞧你自己什么样,就你这寒酸样也配的上傅总?”

    “我从不认为你比我好到哪里,但是不得不说你眼光真是越来越独特了,你身边的男人大你不止二十岁吧,难不成现在流行父女恋?”

    听言,陈馨悦脸色一变,立刻不淡定起来,看了白哥一眼,谁知他居然没有任何反应,眼睛反而一直直勾勾盯着陈舒茗。

    她顿时气的火冒三丈,抬手就往陈舒茗白皙的脸上扇去,吼道:“你个贱,人!”

    陈舒茗下意识往后退去,刚伸手要挡她挥过来的巴掌,却有人比她更快一步挡住陈馨悦的手。

    一直站在旁边的白哥紧握着陈馨悦的手,语气有些沉重:“公共场合,做什么事先动动脑子!”

    话落,陈馨悦不可置信的盯着白哥:“你居然说教我!因为这个贱,女人,你居然挡住我的耳光,你可别忘了我们之间说过什么!”

    “你在威胁我?”

    “哪有怎么样!谁让你们都帮着这个贱,女人教训我!”陈馨悦完全失控的大吼道。

    随即“啪”的一声。

    陈馨悦脸上顿时浮现清晰的五个手指印。

    几秒过后,陈馨悦才慢慢愣过神来,捂着自己发红的脸颊颤抖的看向白哥:“你……你居然敢打我……”

    瞥见周围的人群越来越多,白哥烦闷的心情愈加压抑:“打都打了,有什么敢不敢?”

    “你……好!你可别忘了,我们之间……”

    “闭嘴!”白哥沉喝道。

    陈舒茗静静看着他们的闹剧,只觉得讽刺至极,正好这时轮到自己取做好的寿司,趁着他们闹,陈舒茗转身就走。

    陈舒茗从店里走出来,天气黑压压的一片,看样子是要下雨的前兆,云层越压越低,虽然是下午,但因为变天导致周围都暗了下来。

    她沿着来时的路原路返回,穿过小巷子时,总觉得后面还有什么东西,因为天气不好的原因,人流量少的厉害,陈舒茗心里忐忑的要命,只得脚步加快往前走。

    紧接着后面的脚步声也变得急促起来,陈舒茗努力隐忍着内心的害怕,不停地往前走,她真希望此刻时间可以快点,再快点。

    “啊!”

    陈舒茗惊呼出声,以为是遇见流氓,双手不停乱挥着。

    一双大手稳稳的握住她的手腕,吓得陈舒茗把寿司都扔在地上,连续尖叫着。

    “啊……救命……救……”

    “闭嘴!你真吵!”男人的大手捏紧她的腰肢,鼻息凑在她耳畔处喷洒出炙热的气息。

    听到熟悉的声音,陈舒茗一愣,抬头看去,原来是他。

    “傅思诚!你病刚好就出来吓人了?!”

    “吓到你了?”傅思诚声音里带着浓浓的得意,夹杂着淡淡的烟草香味,一点都不令人难受,可想到他是感冒刚好,她皱了皱眉:“感冒还没好抽什么烟!”

    他的薄唇贴了上来,在她脖颈处呼着气:“你说不抽就不抽!”

    又是这么霸道的口吻,陈舒茗将他推开,冷声道:“你自便,我还有事先走了。”

    “我说让你走了吗?”傅思诚握住她的手腕,薄唇又欺压上来。

    话落,男人的大手在她身上开始不安分的游离,带着狂野的气息,不容拒绝的霸道。

    虽然跟他这样很多次,但这是在外面,这样做让陈舒茗面红耳赤,气的从他怀里挣扎开:“傅思诚,你个色,狼!放开我!”

    “色,狼?”傅思诚轻笑一声,顺势将她揽的更紧,大手抵在她后脑勺,薄唇在她耳根处轻啄一吻。

    “你在勾,引我。”

    “我没有!”陈舒茗极力证明着。

    傅思诚完全没有理会她的意思,大手不断摩挲着她的小红豆,惹得她身子轻颤着。

    “傅思诚,这可是外面!”陈舒茗努力保持镇定,又羞又窘的她伸手不断拍打着他的后背。

    随即双脚腾空,她被人打横抱了起来,往巷子外走去。

    “傅思诚你个王八蛋,你要干什么!”

    她一直捶打着男人的后背,傅思诚无动于衷,不知走了多久她被扔进车里,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傅思诚早已绕到驾驶座发动引擎,车门被紧紧锁着,她根本逃不出去……

    一股大力袭身而上,傅思诚紧压着她,陈舒茗挣扎的力气都被耗尽了,根本没有力气与他对抗,眼神空洞的盯着前方,透露出无奈和心酸。

    明明都已经断了联系,可偏偏每次都躲不开他,甚至比以前更加频繁互动。

    他愈加强烈的爱,让她根本没办法抗拒。

    “我们已经说好不再……唔……”

    唇被吻上,傅思诚疯狂的侵蚀着她身上每一片净土,吻到两人快要窒息才喘着粗气道:“我忍不住,陈舒茗,你还不明白吗,我爱你,爱到想拥有你的一切。”

    一句简单的我爱你,惹得陈舒茗差点落泪。

    自从认识他以后,她变得以前那么坚强,就好像软肋更多了,动不动就会容易掉眼泪。

    话落,傅思诚埋在她脖颈之间,没说一句话,她不想去问,只想默默感受这短暂的美好。

    他们好好在一起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想到这里,陈舒茗伸手缓缓抱住他,被她抱住的熟练,他身子有些颤抖,但很快又恢复平静。

    一时间,车间里安静的没有一丁点声音,只听见两人愈加强烈的呼吸声。

    陈舒茗脸颊贴在他胸膛上,良久,她突然开口,声音却冷到极致:“我可不比酒吧女人便宜,我们之间的欠款是否可以减少些……”

    还没等她说完,傅思诚猛的捏住她的下巴,眉头拧成一股绳。

    “你这话什么意思?!你居然把自己和那些女人相比!”

    “难道不是吗?”陈舒茗毫不畏惧的盯着他:“我欠你的违约金不如这次就减少十万吧。”

    或许只有这样,他才会彻底厌恶她,不会再跟她纠缠下去了吧。

    陈舒茗绝望的想着,遇见他以后,很多不敢做的事都敢能这么心平气和的说出来。

    “你!”傅思诚被她气的脸色发青,咬肌快要迸发出来。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