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一百六十二章 我还要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怎么?”陈舒茗朝他妩媚的笑着,顺势勾上他的脖子,毫无底线的在他身上抚摸着:“难道堂堂傅总连这点钱都不愿意出?还是觉得我伺候的不好?”

    她突然变成这样,傅思诚有些措手不及,盯着她良久,薄唇紧抿着,突然开口:“十万一次对吗?好那就再来一次!”

    话落,他俯身又吻住她,如同狂风暴雨般吻得她不知所措,她想推开他,他却不给自己任何机会,霸道的占据着她的一切。

    无尽的缠,绵,陈舒茗已经累的喘不过气了,见势,傅思诚满意的轻咬着她的红唇:“看你还敢不敢说!”

    陈舒茗没有说话,当傅思诚以为她就此妥协,她突然勾唇冷笑:“记得减二十万。”

    “你!”

    傅思诚气的额头青筋暴起,他紧攥着拳头,极力压制心底的愤怒。

    陈舒茗无力的闭上眼睛,心里难过的要命。

    是她亲手推开傅思诚想要靠近的心,是她亲手将他们的爱情埋葬坟墓,黑暗的永无天日……

    “你这么缺钱,那就待在我身边,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为什么,陈舒茗,你为什么要和我关系撇的一干二净!”

    “我早就说过了。”

    “不爱我?呵,我不信!”

    “信不信由你,我该说的已经说了,该让我回去了吧,我还挺忙。”

    傅思诚愣了半晌,从她身上抽离,然后穿上自己的衣服,陈舒茗得到自由,也动手穿自己的衣服。

    “帮我扣好扣子!”傅思诚突然说道。

    话落,陈舒茗转头瞪着他:“你自己没手吗?还要别人帮你穿衣服,你干脆雇个贴身丫鬟服侍你得了!”

    “不是服务吗?你当真十万那么好赚?”

    听言,陈舒茗脸色骤然惨白,昏暗的车间里,她心中一疼,是她先用那样的话来伤害他,现在又何必在意这些?

    “怎么?让你干这就不愿意了?”

    “我很愿意!”陈舒茗回答的很生涩,说话的同时,已经伸手开始给他扣扣子,她垂着眼眸,昏暗的车间里,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

    透着外界的路灯,隐约能看到她侧脸的落寞,傅思诚的心猛的收紧,突然烦躁的不行。

    本来扣扣子是很简单的事,陈舒茗系了半天却怎么了扣不好,她紧张的紧咬着嘴唇,手也不知道该往哪放。

    傅思诚看她这样,心里无限烦躁,挥开她的手冷声道:“连扣子都扣不好!”

    陈舒茗被他挥开,因为没想到他会有如此动作,重心不稳的往椅背上跌过去,她紧咬着嘴唇始终低垂着眼眸,弱弱出声:“对不起……”

    听言,傅思诚扣扣子的动作一顿,重新将扣子完全扣好,冷声道:“事情办完了,你可以走了。”

    陈舒茗淡淡的点点头,随即下了车。

    可能是傅思诚的缘故,中途主管打电话过来说不用给他送过来了,告诉她好好把握机会。

    陈舒茗含糊的应了几声挂断电话心头升起无线凄凉,自嘲的笑了笑,一次十万,在自己最心爱的人面前当金钱的奴隶,她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做出这种事,但好像又很清楚的认识到,她必须这么做。

    走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看到路旁有很多为了生计甘愿在街边摆摊的小贩,生活已经如此的艰难,她不能让自己坠落,擦干眼泪她继续往前走着。

    看到前面一家蛋糕店,她认得那家店,之前因为她爱吃这家蛋糕,傅思诚每次都会跑很远的路把它买回来。

    不知不觉,她就进了蛋糕店。

    “陈舒茗?!”

    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陈舒茗耷拉的脑袋猛的抬起来,竟然看到林桔穿着职员装朝她走来,她看到她也是一愣,随即就看到她满脸怨气的瞪着自己。

    “林桔?!”

    她差点忘了,她上次在餐厅诬陷自己,傅思诚知道后开除并声明不许其他同行业公司再录用她,却没想到她会屈身在这小小的蛋糕店。

    林桔确定眼前的人是陈舒茗,突然将手里的蛋糕往桌上一放,冷笑道:“啧啧,我还以为你有多神气呢,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嘛,听说傅总跟珍妮弗订婚了,你也不过就是他玩过的女人罢了!”

    林桔的尖酸刻薄,陈馨悦的仗势欺人,一样都让她难以应付。

    陈舒茗只想找个地方安静的坐一会,却没想到会遇见她,真是倒霉喝水都是塞牙缝。

    见她不说话,陈舒茗索性在她对面的位置坐了下来,一脸的不屑:“怎么?不敢说话了?想要进豪门也要看看自己什么样子,人家珍妮弗在外国知名品牌大学留学回来,你连人家万分之一都比不了,你瞧瞧你,连你家人都想着如何算计你,也不瞅瞅自己那穷酸样,还妄想飞上枝头变凤凰?!”

    听她不停地说,陈舒茗闭了闭眼睛,只觉得烦躁的不行,冷声道:“服务员?我的蛋糕呢?”

    听言,林桔原本跋扈的神色一下变了样,她气的咬牙切齿,看着桌上的柠檬水,想都没想就端起水杯泼在陈舒茗脸上。

    陈舒茗没答应过来,被她泼了满脸。

    店里的店员皆是一愣,没想到店里的员工竟然动手泼顾客水,而被泼的陈舒茗静静坐在原地,旁边的顾客生了恻隐之心,拿起纸巾递给她。

    “给拿着擦一擦。”

    听言,陈舒茗顿了顿,却并没有抬头去看清楚那人的脸,与其说看不清楚,不如说她此刻狼狈的已经无路可退。

    不过她还是扯唇淡淡一笑:“没事,谢谢。”

    “你可真会装!”林桔狠狠的将杯子重击在桌子上,冷声道:“陈舒茗你记住,我在这当服务员都是拜你所赐,这杯水就当我送你,不用客气!”

    她话里带着挑衅的意味,眼眸里满是厌恶和不屑。

    陈舒茗轻轻擦去额头滴落的柠檬水,轻笑道:“是吗?那我可要谢谢你了。”

    说罢,她也不顾自己形象是否狼狈,直接站起身就这样走出店门。

    林桔有些愣住,没想到陈舒茗居然会没有还手,她可是将水泼在她头上啊,换做是她,早就暴跳如雷了。

    出了冷饮店,陈舒茗晃晃悠悠的走在大街上,周围的人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自己,可是陈舒茗很累,累到无暇顾及别人的眼光,管他们怎样,想看就看吧。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陈舒茗在一棵大树下坐下,a市的夜晚灯火通明,尽显繁华。

    她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低头掏出手机,这一次她按下很久都没有拨过的号码。

    电话响起来的时候,江泽正在外面和此次签订合同的负责人会谈重要事务,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让众人不禁一愣。

    谁都知道江泽从来对工作要求严格,从不在会议室带手机,就算带了也是调成震动模式,而现在,却是标准模式。

    众人皆是诧异的看着他,而江泽也明显一愣,前段时间给陈舒茗给了电话号码后就一直将手机调成标准模式,生怕她找不到自己,而这时手机竟在会议室响了起来。

    他淡漠的看了手机屏幕一眼,准备摁掉却在上面看到一个极其熟悉的名字。

    江泽只觉得心跳瞬间加快,唇角微微上扬,按下接听键。

    “喂?”

    在一旁记录的宁信更加诧异了,江泽居然没挂断电话还接听起来,莫非……

    想到这里,宁信脑海里突然涌现出一个熟悉的身影,只有是她,他才会如此耐心。

    “怎么了?”

    “你告诉我你在哪!”江泽的声音突然变得紧张起来。

    大约半分钟后,江泽挂断电话,神色紧张的就起身往外走。

    “江总?”宁信连忙叫住他,她没有想到,多年冷若冰霜的男人居然会因为一个女人甘愿放下这么大的合同,而他没有一丁点在意?

    听到呼声,江泽转过身,看了她一眼又看了眼周围的负责人,冷声道:“合同交给你了,我突然有急事要出去!”

    “江总,江……”宁信极力挽回,却没等她话说完,江泽高大的身影已经消失在包厢里。

    她怔怔的看着跑出去的人,心中一疼,难过的情绪很快被她隐藏过去,关上一脸招牌式笑容对着在座的负责人赔罪:“抱歉各位,江总突然有急事需要处理,我在这向大家道个歉,今天就先到这里。”

    世纪路交叉路口,陈舒茗木讷的坐在大树底下,柠檬水早就干在她的秀发,生涩的梳不开,周围来来往往的行人不停打量她,她却毫不理会。

    倏然,一声刺耳的鸣笛声在耳畔响起,陈舒茗才缓缓回过神,转身想看清楚来人,那人却快一步握住她的肩膀,将她揽进怀里。

    “发生什么事了?”江泽略显担忧,额头上渗出细细密密的热汗。

    陈舒茗对上他的眼神,呆呆的看着他:“我真是个坏人!”

    “不许这样说自己,告诉我谁欺负你了我绕不了他!”

    “说,是不是又是那个傅思诚!”江泽说着,眉头皱的厉害,注意到她额头秀发的污垢,心里不禁咯噔一下。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