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一百六十四章 最后期限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可是如果爱,傅思诚又怎会不同意她递交的辞职,难道……

    “之前在瑞士你不是告诉过我他会处理好这件事吗?这才没多久就出了这种事情?”

    她心底是很相信他的,可是现实并不如她愿,门第的不同注定不能在一起。

    “之前是我对自己太有自信了,以为他会时刻陪在我身边,不得不说跟他在一起的日子真的很开心,只是时间久了每天都会有无形的压力笼罩着我,也就没那么大精力去喜欢了……”

    “这太不像你了!”江泽突然沉声道:“你根本就不是这样的人,你说出来,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陈舒茗一惊,脸色微变看着他。

    “学长……”

    “你在说谎!”在国外,她对傅思诚的真心他看的一清二楚,怎么可能在一夜之间就化为乌有?

    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到一定不是什么好事,能让舒茗下决心离开他,不会只有这么简单。

    他喜欢她那么久,突然间知道她和傅思诚要彻底分开,对他来说他追她的希望不就更大了些,他应该是高兴的。

    可是现在,看到她难过的样子,看到她把一切责任都揽到自己身上,他是真的心疼。

    想到这里,江泽也不再追问:“好了不想说就别说了,不开心的事情终究都会过去,只要你决定好的事情我都会支持你。”

    江泽二话不说给她开了张两百万支票,她一直强调不需要那么多,可拗不过江泽的执着,只好拿着支票先去银行兑换现金,然后转出来还给他。

    而在另一边,傅氏集团。

    傅思诚卡上突然多出来一百万,刚想查清楚是怎么一回事。陈舒茗的信息就过来了。

    看清楚她的信息后,傅思诚气的火冒三丈,想都没想就拨通她的手机。

    他想搞清楚,这个女人究竟干了什么,居然可以在最后一天把钱全部还给他。

    听到手机传来一遍又一遍的嘟嘟声,打了好几遍她都没有接电话,傅思诚急得发狂,再拨打过去,对方已是关机状态。

    傅思诚气的把手机砸在墙壁上,啪的一声砸在地上,顿时四分五裂。

    正在这时,林木子拿了资料过来,被他这个动作吓得一愣:“傅总,什么事惹到您了?”

    因为陈舒茗的关系,傅思诚特意让林木子到公司负责一些秘书处理的文件,二来是好打听陈舒茗的近况。

    看到林木子进来,傅思诚冲过去就冲她吼:“我说过别让你借钱给她,你为什么不听!”

    林木子被他愤怒的神色吓坏了,步步后退着:“你……你这是做什么?舒茗是问我借钱,但我没有借给她啊……”

    “你没有借给她,她怎么可能有一百万还给我?!”

    “什么?她已经还给你了?!”林木子同样很震惊。

    傅思诚闷哼一声:“对,她今天在我卡里打了一百万,跟我说钱已经还清楚让我以后别再来找她。”

    听言,林木子惊讶的瞪大了眼睛:“前几天舒茗找我借钱我已钱不够拒绝了她,可是她除了我这一个朋友也没别的熟悉的人,怎么会突然多出来那么多钱?”

    傅思诚皱起眉头,既然这样,她究竟在谁那可以借到这么多钱……

    想着,一个身影猛的划过脑海,二话不说,抓了车钥匙就跑出办公室。

    “傅总!”林木子叫住他,他却完全没有听到,一溜烟消失在她视线里。

    林木子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连忙拨通陈舒茗的电话想要问清楚,结果手机传来官方的女声,她急得直跺脚,踌躇半晌小跑出了办公室。

    陈舒茗浑浑噩噩的在大街上走着,脑海里划过无数个画面,她只是觉得好累,很想停下来休息一会。

    而在她不远处,一辆路虎始终缓缓跟在她身后。

    江泽握住方向盘,目光一直紧锁着前面那抹瘦弱的身影,从听了她说的一番话,江泽总觉得有些不安,一直默默跟在她身后。

    看着她一个人游荡在大街上,它好几次想下车带她回去,问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可是又觉得她什么也不会说,她性格那么倔,一定不一样别人看到这样的她。

    突然,一阵刺耳的鸣笛声骤然响起,江泽愣了下视线跟着看过去,一辆黑色林肯稳稳的停在陈舒茗面前,而陈舒茗好像是看到什么害怕的东西,立马起身往前跑去。

    江泽下意识解开安全带下车看个究竟,刚要打开车门,只见前面那辆车的车门打开,一抹熟悉的身影从里面走出来,居然是他!

    陈舒茗跑的很快,她不想遇见他,她拼命地往前跑,只是想早点逃脱他别让他追上。

    她没有精力去回答他一次次的质问,她真的太累了,也不想再故意说着伤害他的话让自己难过。

    她跑的越来越快,突然只觉得自己手腕禁锢着,然后整个人都被他抱进怀里。

    “陈舒茗!谁允许你跑这么快!”傅思诚熟悉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带着滔天的怒气。

    “放开我!”陈舒茗挣扎着捶打着他的胸膛。

    “你休想!”傅思诚紧紧环抱住她,力道大到几乎要把她镶嵌进自己的身体里,偌大的大街上,也不顾旁人异样的眼光,他只知道,再松手,她不会再回来了。

    “你个傻女人!你真以为还了那一百万就能和我划清界限?你告诉你,你究竟去做了什么有的一百万还我?!”

    陈舒茗被他勒的有些喘不过气来,

    只觉得横在腰间的胳膊快要把自己捏碎般用力,她轻咳几声:“咳……我做什么……关……管你什么事!我已经将违约金……咳咳……还给你,我们两清了!”

    “你今天不把话说清楚我绝对不会放开你,你这辈子注定是我傅思诚的女人!只能是我的!”

    听言,陈舒茗突然冷笑道:“你身为堂堂总裁,说话出尔反尔,我们已经协商过只要我把一百万还给你就不会再纠缠下去,怎么?你现在是反悔吗?”

    “我只知道,那些尊严地位都没有你重要,你是我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爱上的女人,我绝对不会轻易放你离开!”

    “放开我!要不然我会告你骚扰的!”

    陈舒茗用力拍打着他的后背想挣开他的束缚。

    “告我骚扰?”傅思诚勾唇邪笑:“好啊,你大胆去告,你是我的女人这是不争的事实!”

    “你别麻痹你自己了!珍妮弗才是你的未婚妻,你现在应该做的是回家陪着她,而不是在这和我这种见不得光的女人纠缠下去!放开我!”

    “我不放!我告诉你,只要我还爱你,就绝对不会让你离开我!”

    话落,傅思诚二话不说就将她打横抱起往车子方向走去。

    “傅思诚你个混蛋!快放我下来!放开我!”

    陈舒茗手脚并用的捶打着他的身躯。嘴里一直骂着,他突然站住脚步。

    “她让你放开她,你听不到吗?!”

    陈舒茗一怔,抬头朝前面看去,竟然是江泽,他站在傅思诚前面,神色冷漠。

    “学长……”陈舒茗突然像是看到救命稻草。

    听言,傅思诚两道剑眉倏然蹙起,眯起眼睛冷嗤一声:“学长?原来你们早就认识了。”

    江泽毫不示弱:“当然,她可是我七年的学妹,你堂堂傅氏总裁,光天化日强硬带走人不好吧?”

    “跟你没关系!”傅思诚并不打算听他说话,从他身边绕过去就走。

    见状,江泽伸手挡住他的去路,意味深长的看了陈舒茗一眼:“这件事本来跟我没关系,但是今天舒茗刚答应要跟我在一起。”

    在一起?!陈舒茗瞪大了眼睛,她什么时候说过要跟他在一起了。

    只见他眸光流转,轻轻挑了挑眉,陈舒茗很快会意,他这是在帮自己脱身。

    “所以傅总要带走的是我女朋友,你敢说跟我没关系?”

    话落,傅思诚微微一怔,有些轻蔑的勾唇笑道:“你的女朋友?呵,她一直都是我的女人,什么时候成了江总的女朋友?!”

    江泽神色淡淡,见他如此,扬唇笑道:“人就在你手里,你亲自问问她不就什么都清楚了吗?”

    傅思诚一言不吭,有些好笑的盯着江泽,打横抱着陈舒茗就继续往前走去,他没必要去相信一个只有过几面之缘的男人,而且从始至终,她只能是他的。

    江泽再次挡住他,冷声道:“不问清楚就想带走我女朋友,你做梦!”

    “你这话是要跟我抢是吗?”傅思诚话里透露着层层冰冷,气氛僵硬的快要将他凝固住。

    陈舒茗被他横在肩上莫名有些害怕,她挣扎着要从他身上下来,可事与愿违,傅思诚禁锢着她的腰肢,她根本不能动弹半分。

    江泽站在原地,见他这副架势笑着摇头:“堂堂傅大总裁居然会为了女人做这种事情,倒不如你亲自问她要选择谁。”

    傅思诚紧蹙着眉头,陈舒茗现在巴不得离他远远的。

    “我凭什么听你的?”

    “那就怪不得我了!”

    话落,本来还站在原地的江泽突然大步向前,猝不及防的给了傅思诚一拳,傅思诚没想到他会突然动手,身上还扛着陈舒茗,重心不稳的往后跌过去,他一个旋身护住她的身子,两人齐齐摔倒在地。

    砰!的一声,陈舒茗来不及反应,只见傅思诚额头重重磕在地板上,而她被他好好护着,毫发无损,她的心猛的收紧,一定很痛吧,陈舒茗心想,下意识伸手去扶他,可刚抬到半空中才想起他们之间的关系,忙缩回手。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