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一百六十五章 和我在一起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手却被他猛的抓住,眼神凄凉的盯着她:“为什么?!你要一副拒我千里之外的样子,我究竟做错了什么你要这么对我?!”

    明明受伤的人是自己,傅思诚还不顾一切的质问她为什么要离开自己,他一心向着自己爱着自己,可越是这样她越抵触,她明白如果傅老爷子知道只会对她变本加厉的惩罚。

    “没什么原因,不爱了就是不爱了!”陈舒茗狠狠从他手中抽离出来,声音冷到极致。

    这是傅思诚第一次因为一个女人苦苦请求,却得不到好结果。

    在看到另一个男人拥她入怀时,他心痛不能自已。

    江泽担忧的看着陈舒茗:“你没事吧?”

    陈舒茗愣了愣,不敢再看一旁呃傅思诚,索性埋头躲进他的胸膛,柔柔道:“我们回去吧。”

    “好!”江泽搂紧她,瞥了眼倒在地上的傅思诚,冷声道:“别让我再看到你纠缠舒茗,否则我不会放过你!”

    自始至终,陈舒茗没看他一眼。

    傅思诚感到绝望比以前来的更快了些,他知道,除了她,冰封的心不会轻易被人打开了。

    夜晚总是显得格外安静,陈舒茗呆呆的坐着,目光空洞的看着前方。

    可不管他跟她怎么说话,陈舒茗始终注视着前方一言不吭,江泽有点手足无措,他猜不透她的心思不知如何去安慰她。

    思前想后,他拿出手机给宁信打了电话。

    二十分钟后,宁信很快赶了过来,看到一直坐在沙发上始终不发话的陈舒茗,好看的眉头拧起:“舒茗,你怎么了?”

    一句问话落下,迟迟没有听到回复。

    “这怎么出去一会儿就成这样了?”

    “别问了。”江泽眼神示意,心里只觉得无限烦躁,拿起桌上的酒**一口气饮尽。

    宁信看着他喝酒,心里更惊讶了,谁都知道平日里江泽几乎滴酒不沾,因为怕误事,可是他现在居然……

    “江总?有事的是舒茗,您怎么喝起酒来了?”

    “她一直不说话我也劝不了,心里烦得很,你过去好好开导一下她。”

    听言,宁信抿了抿唇,走到陈舒茗身边坐下,然后伸手揽住她,轻声道:“舒茗,发生什么了跟我说说吧。”

    陈舒茗依旧沉默如初,目光空洞的看着前方。

    “人生难免磕磕绊绊,它不会提前跟你通知,或许在你最能感受到生活的美好它就突然击垮你,但是日子总是要过的,带着难过带着开心,不管任何一种方式都不能是你萎靡不振的理由,想哭就大声哭出来,我就在这里,我会陪着你。”

    半晌,旁边还是没有一点动静。

    宁信重新拧起眉头,脸色微变,转头看着对面的江泽道:“她这熊状态多久了?”

    “从我带她回来到现在。”

    “下午电话是舒茗的?”

    话落,江泽点了点头。

    “你知不知道我废了多大力气才把合同签下来,所以江总,您突然离开会场是去找她了?”

    “嗯。”江泽又点点头:“下午听她声音就感觉怪怪的,我怕她出事,回来以后就一直不说话,我跟她说她也不管,我没办法了,宁信,你帮我劝劝她吧。”

    “嗯,我试试。”

    “我先去倒杯水。”

    说罢,江泽担忧的看了陈舒茗一眼,最终只是叹了口气,缓缓离开。

    宁信一直看着陈舒茗,有些羡慕,她跟在江泽身边这么久从来都没有被他如此担忧过,因为一个电话,就不顾那么大的合同跑去找她,想到这,她叹了口气,对着陈舒茗说道:“舒茗,你现在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有些东西你是可以自己抉择的,而且你不能把男人看的太重要,没有必要因为他让你变成这个样子。”

    “难道喜欢就非要在一起吗?你看着他开心平安不也是一件很欣慰的事情,江总怕你出什么事情,大晚上打电话让我过来,那你觉得我一个女孩子晚上跑出来,安全吗?”

    “怎么说我们也是好朋友,见你第一眼起我就和你很投缘,有很多的共同话题,如果你信任我,就别有任何顾忌,痛痛快快哭一场,心里就没那么难过了,好吗?”

    说到这里,陈舒茗低垂的睫毛微微动了动,抬头看了她一眼。

    宁信以为她不会理会自己,却没想到她终于有了反应,担忧中带着欣喜:“舒茗你终于肯看我了,你快把我吓坏了,刚刚一直坐在那一句话都不说,我都快担心死了。”

    陈舒茗盯了她半晌,干涩的嘴唇微微开启:“对不起……”

    宁信有些惊讶的看着她:“说什么呢?只要你没事我就很开心了。”

    “我一个人静一静就好了。”

    “来我怀里,想哭就哭出来吧。”宁信张开她的手臂想要抱住她。

    不料,陈舒茗淡淡的摇摇头,轻声说道:“没事,我并没有很想哭。”

    “你怎么……”宁信有些担心她现在的状态,明明难过的要死,脸上平静的没有一点波澜。

    “宁信,我不应该因为自己让你大半夜还跑过来一趟,已经这么晚了赶紧回去吧。”

    “那你呢?”宁信喜欢江泽这么多年来,从未见有女人在他身边,可现在……

    “我吗?”陈舒茗仿佛才回过神:“哦对,这不是我家,我也该回去了。”

    说着,陈舒茗缓缓起身,晃晃悠悠的往门外走去。

    见状,宁信无奈的扶着额头将她拉了回来:“舒茗你还是先呆在这,你的状态怎么回家?”

    她这副失魂落魄的模样怎么可能让她放心让她回家,要是连家都找不到,可真是害死人了。

    “我真的没事,宁信麻烦你跟学长说一声,我先走了。”

    说着,陈舒茗抽出自己的手往玄幻处走去。

    一个黑影笼罩着自己挡住她的去路,声音很冷:“你要去哪?”

    宁信看到他,仿佛看到救命稻草一番,赶紧说道:“江总,她现在这种状态非要一个人回家,这怎么可以,我劝都劝不住,您看怎么办?”

    江泽换了一身家居服,不同在职场的西装革履,慵懒的穿衣风格不失他英气金贵的脸庞,宁信说完话才注意到他身上管的衣服,脸上不禁一红,都忘了刚刚要同他讲什么。

    停顿两秒后,眼前高大的身影突然将陈舒茗拦腰抱起,一步步往楼上走去。

    宁信不禁愣在原地,看到两人身体亲密的贴在一起,只觉得胸口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一样,疼的说不出话来。

    陈舒茗被他打横抱起来半晌才反应过来,突然紧张起来不停拍打着他的后背:“放我下来……”

    然而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他打断:“你就好好给我呆在这里,在你平静以前不许离开这里,待会我送你回去。”

    宁信忍着心里的难受,附和着说:“就是舒茗,好好休息下,带会让江总送你回去。”

    听言,陈舒茗木讷的点了点头,眼神一直停留在她身上迟迟没有离开。

    见势,江泽终于松了口气对旁边的宁信说道:“今天多亏了你,要不然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没事,这是我应该做的,而且我和舒茗也认识有一段时间了,两人很投缘,能帮到她我很开心。”

    听言,江泽淡淡点了点头,低头看了眼手腕上的表,轻声道:“时间很晚了,我送你回去。”

    宁信本来是想答应的,可看到陈舒茗心不在焉的样子,总有些放心不下。

    陈舒茗看得出她在担心什么,抬头对上他的眼睛冲她淡淡一笑:“宁信我没事的,晚上女孩子一个人不安全,还是学长送你回去吧。”

    “你一个人真的没事吗?”宁信不放心的问道。

    “嗯。”

    临出门前,江泽再次走到她身边握着她的肩膀柔声说道:“乖乖待在家里别乱跑,等我回来。”

    这宠溺的语气让陈舒茗突然想起傅思诚,她有半刻的失神,竟把眼前的人和傅思诚重合在一起。

    她闭了闭眼睛努力将自己拉回现实:“嗯好。”

    叮嘱完毕,江泽这才开着车送宁信回家。

    却没想到,陈舒茗怎么会真的乖乖听他的话。

    等他再次回到家打开房门,客厅里却连个人影都没有,江泽一愣,连忙喊出声:“舒茗……舒茗……”

    偌大的房间,他的声音回荡的格外响亮。

    然而找遍整间屋子都没有看到她的人影。

    江泽一下急了,这又是大半夜,她一个女孩子家要是……

    他不敢往下想,慌乱中抓起车钥匙冲出房门。

    空荡荡的街道上,陈舒茗漫无目的的走着,她想回家,却又怎么也想不起来回家的路。

    走着走着她有点累了,索性蹲在路旁的大树下,双手环抱着膝盖,在地上不停画着圈圈,眼神空洞。

    江泽找到她的时候就看到她蹲在路旁,想都没想直接跑过去紧紧抱住她。

    “舒茗,你快把我吓死了!”

    他一边说着,手收的越紧:“我还以为找不到你了,吓坏我了……”

    陈舒茗脸颊贴在他胸膛间,此起彼伏的心跳加快声清晰可见,怔了怔,她缓缓开口:“我想回家了。”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