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一百六十六章 没有爱人的能力了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好好好,我现在就送你回家,”江泽抬头检查一遍确定她毫发无损之后,坐进车里。

    回到家以后,江泽一直站在楼底下,看着房间里的灯亮了又灭,他才放下心来,靠在车身边点了根烟抽了起来。

    而另一边,傅思诚听到对面的房门开锁又关上的声音,烦躁的在客厅里来回走动。

    江泽的车就停在下面,显然整个晚上都是和他呆在一起,一男一女独处一室会发生什么事,傅思诚脑海里不断涌现各种不同的画面,气的恨不得冲上去问问清楚。

    他走到玄幻处正要拧开门锁时,手突然一顿,他们好像真的在一起了,他就这样过去该是什么身份……

    停在半空中的手倏然紧攥成拳头,眼眸阴鸷的厉害。

    这一晚注定是不眠之夜。

    第二日,陈舒茗盯着一双黑眼圈去公司,刚坐到座位上,旁边的同事就凑上来问:“舒茗,昨晚你去干什么了?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

    听言,陈舒茗淡淡扬唇:“可能没休息好吧……”

    她不想多做解释,所以在说完这句话她就借要去复印室复印资料离开他们的视线。

    她努力把所有精力都放在工作上,可这一天下来,她的工作频频出错,就连复印文件这种简单的事情,陈舒茗都弄错了文件格式。

    “陈舒茗!你今天怎么回事!工作工作做不好,你还想做什么!”

    办公室里,主管不停地训斥道。

    从始至终,陈舒茗一直低着头不说一句话。

    见她这副样子,主管更加来气:“这就是你跟上级说话的工作态度?!要不是看在你为争取和傅氏合作下了很多功夫的面子上,你早就被炒鱿鱼了懂不懂!”

    主管越说越愤怒,陈舒茗站在原地默默听他训斥,她已经很累了,没有精力去理论。

    末了,主管看了眼墙壁上的时间又冲她说道:“好了你先出去吧,待会傅氏有人过来谈合同,别影响我的心情!”

    陈舒茗低垂着眼眸淡淡点头,刚拉开办公室门就撞进一个坚实的胸膛,身上是熟悉的气息。

    她一惊,反射性抬头看去,正好撞进幽深的黑眸里,心里某处突然受到敲击,慌乱地别开眼神跑了出去。

    由于惯性,傅思诚往旁边后退了几步,看着她瘦小的身影,心头一疼,很快收回目光。

    主管此时也看到傅思诚,忙恭敬的从座椅上起身迎接他。

    “傅总您来了!”主管眉开眼笑的讨好着走近他。

    傅思诚只是淡淡点了点头,顺着他指的座位缓缓落座。

    一直到下班时间,主管办公室仍没见有人走出来,陈舒茗若有所思的看了办公室几眼,收拾好包包缓缓下楼。

    回到家里,陈舒茗取出冰箱里的剩菜热了热,又拿出馒头下在一起吃。

    吃过饭后,陈舒茗百无聊赖地窝在沙发上转换着电视频道,心却怎么也静不下来。

    断断续续的片段在她脑海里不止一次的涌现,刚毅的脸庞,坚实的胸膛,熟悉的气息,似乎每一样,都能让她想起他。

    就在这时。

    “叩叩叩——”

    门外突然想起剧烈的敲门声,听到声音,陈舒茗吓得后背直起鸡皮疙瘩。

    陈舒茗蹑手蹑脚的走到玄幻处趴在猫眼上望了望,终于松了口气。

    原来是楼上的安琪妹妹。

    “舒茗姐姐在家吗,我忘记拿钥匙了,妈妈还没有回来,可以在姐姐家待一会吗……”

    稚嫩的声音透过房门穿过来,陈舒茗打开房门。

    刚要带她进来时,小女孩突然冲她笑了一下,泥鳅般从她咯吱窝底下钻出来。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一只手臂突然横在她眼前将她禁锢在怀里。

    很熟悉的气息。

    她心头一惊,抬头就看到熟悉的脸庞,接着昏暗的声控灯,刚毅英气的脸庞轮廓更加诱,惑,接着就看到傅思诚向小女孩挑了挑眉头,小女孩害羞的朝楼上跑去。

    陈舒茗盯着眼前的两人,这才反应过来这是怎么一回事。

    想到这,她奋力挣扎着,使劲捶打他的胸膛:“傅思诚!你放开我!”

    “我如果说不呢?”傅思诚声音很冷,带着危险的气息。

    “你无耻!居然带着小孩骗我!”

    “如果不是安琪,你不会给我开门。”傅思诚问道。

    听言,陈舒茗皱起眉,声音冷淡:“傅思诚,请你清醒一点,我们已经结束了。”

    “我没说过就不算结束!”

    “哪怕我已经有男朋友是吗?”陈舒茗说的很干脆,仿佛她才是那个狠心肠的人。

    话落,只觉得傅思诚微微怔了怔:“你只能是我傅思诚的女人!”

    陈舒茗一直看着他,心里泛起一阵苦涩,这个男人太霸道,哪怕是在这种情况下,他的每句话带着强烈的命令感。

    “傅思诚,算了吧……”想到这,陈舒茗无力的开口,不同于之前的嘶声力竭,安静的让他有些后怕。

    “舒茗……”

    “好了,我要回去了,放开我!”

    陈舒茗直接打断他的话说道。

    傅思诚突然扯了扯他的衬衣:“家里浴室坏了,想借你的洗个澡……”

    “……”陈舒茗愣住。

    这边的住宅区是老地段,很多设施都很陈旧,动不动会出点毛病。

    所以她并不怀疑他话里的真实性。

    半晌她没有说话,过了好久她突然道:“进来吧。”

    她知道傅思诚有严重的洁癖,在外面洗澡根本无法想象,虽然她知道自己这样是错的,可还是不忍心……

    听言,傅思诚不给她反悔的机会,已经说了谢谢拉着她进了房间,随后很快的关上门。

    陈舒茗走在前面给他带路,刚伸手指向浴室时,只见他熟练地越过自己走向浴室门。

    她差点忘记了,他曾在自己家住过一夜。

    “浴袍就在里面,水温自己调。”陈舒茗指着里面,有些不自然的说道:“呃……那你洗吧。”

    傅思诚点头,开始动手解开衬衣扣子。

    见状,陈舒茗连忙伸手将浴室门关上。

    紧接着,就听到里面响起哗哗的水声。

    她往客厅方向走去,忍不住回头看几眼,隔着磨砂玻璃门,隐约能看到一抹高大的身影。

    她紧张的连忙转过身,深呼吸口气。

    回到客厅,浴室的声音始终回响在耳边,陈舒茗索性开大了电视机音量。

    电影频道上,一直播到高,潮部分,浴室里还是没有人走出来。

    眼看夜色愈加幽深,她有些坐不住的走过去,试探的敲了敲门:“傅思诚……”

    声音响起时,里面的哗哗水声戛然而止。

    “还没有好吗?”她不禁开口问道。

    里面迟迟没有传来声响,紧接着听到里面有脚步声响起,还没等她反应过来这是怎么一回事,浴室门哗啦一声从里面被人推开,

    “你……”

    陈舒茗立马捂住眼睛。

    惊慌失措之间,她支吾的开口:“你……你怎么不穿衣服……”

    浴室的水雾弥漫在半空,傅思诚健硕的身材展现出姣好的肌肉线条,他只穿了条平角裤暴露在自己面前。

    “刚洗完澡难道要穿脏衣服吗?”傅思诚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

    陈舒茗全程一直捂着眼睛,听到窸窣的脚步声走远,她才缓缓把手从眼睛上拿开。

    再看过去,傅思诚已经在腰间裹了条浴巾。

    陈舒茗视线直勾勾盯着他身上仅有的一条浴巾,心里不禁咯噔一下,他手里拿的毛巾和蓝色牙刷都是自己的。

    陈舒茗一个灵光惊叫道:“喂!这是我的牙刷!”

    “对啊,没牙刷要我怎么刷牙?”傅思诚嘴里刷出泡沫又用清水漱干净,语气无辜到好像她才是错的。

    见她一直盯着自己,神色怪异,傅思诚挑了挑眉,悠悠说道:“没事,我不嫌弃。”

    “……”陈舒茗被他气到无力吐槽,这到底是谁的家谁的东西,他在这里为所欲为还对自己各种嫌弃,作威作福啊!

    陈舒茗烦躁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直接转身离开。

    等傅思诚终于从浴室里收拾完毕后,陈舒茗无力的扶着额头,此时此刻她只想快点把这尊大佛请出去。

    只是到了门口,他突然停住脚步。

    陈舒茗吃过几次亏,这次很有眼色的赶紧把门开成一个小缝。

    “你又怎么了?”

    “嗯……钥匙忘在家里了……”傅思诚皱起眉头,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

    “真的假的?”陈舒茗怕他又有什么诡计,警惕的盯着他看。

    “可能出来太急了……”傅思诚叹了口气,语气凝重的并不像在开玩笑。

    见状,陈舒茗觉得他神情严肃并不像在开玩笑,心里也替他着急起来,思考了半晌,她抬眸看向他:“要不打电话给开锁公司的人吧,我有他们电话,估计很快就能修好。”

    说着,她快步走向客厅,在茶几下面的抽屉抽出一张修锁宣传单,傅思诚也跟着过来,看了眼单子上的号码很快在手机上拨了过去。

    电话很快被接通,只见傅思诚微微启口:“原来是这样,嗯好我知道了,谢谢……”

    “他怎么说?”陈舒茗急忙问道。

    “他老婆临产,正在医院没办法过来。”

    傅思诚耸了耸肩无奈道。

    “那……问问白亦然,要不你去他那?”

    “人家和林木子正恩爱着呢,我跑过去算什么。”傅思诚说的一本正经。

    这下陈舒茗没话说了,见他全身只裹着一条浴巾,焦急地在客厅里走来走去。

    “这可怎么办?”

    傅思诚双手环胸,低沉道:“看来现在只有一个解决方案。”

    “什么啊?”陈舒茗一脸懵。

    能找的人都已经找了,不知道他还能想出什么办法。

    只见对面的傅思诚故作沉思很久,突然开口道:“今晚我留下来。”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