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一百六十七章 今晚我住这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陈舒茗当即气的想喷血,果然他脑子里想不出什么好事。

    她果断拒绝:“不可以!”

    话落,傅思诚神色并没有很大的波澜,幽深的黑眸一直紧盯着她:“我就穿这样身上没钱没**,你让我去酒店人家也总得要我才行啊!”

    嗯……这个理由充分且令人同情……

    陈舒茗紧攥着掌心,一言不发。

    傅思诚像是表诚心似的,继续道:“我自己睡客厅。”

    听言,陈舒茗有些动摇。

    傅思诚静静地看着她,薄唇紧抿,房间里很快陷入一片沉寂,坚持不到半分钟,陈舒茗终于抵不过压力,淡淡道:“嗯……就这样吧……”

    话落,陈舒茗快去转身往卧室里走去,走的太急,前面的地板差点绊倒自己,她稳了稳脚步,只听到后面传来一阵偷笑:“又不是要跟你一起睡,你紧张什么?”

    陈舒茗羞窘,脸颊上迅速蔓延一片绯红。

    “我才没有!”

    不知道哪来的气,陈舒茗气鼓鼓的进到房间,砰的一声门被关上。

    再出来时,她抱着被子和枕头走过来,脸上平静了不少。

    陈舒茗将沙发上的靠枕拿开,很用心的铺好被子。

    她微弯着腰,余光里,瞥见傅思诚一丝不挂的盯着自己,高大的身影笼罩下来,又看了眼短小精悍的沙发,感觉他躺在沙发上位置够呛。

    “要不你睡卧室吧,我睡沙发。”

    “不用。”傅思诚拒绝的很果断。

    一时间,陈舒茗不知该说什么。

    停顿了几秒后,陈舒茗轻咳一声:“呃……你早点睡,我去睡了。”

    “嗯,晚安。”

    “晚安。”

    陈舒茗躺在床上,眼睛盯着天花板不禁发了呆,脑海里全都是傅思诚,不知怎么脸烫的通红一直延续到耳根后。

    好不容易有了困意,陈舒茗翻了身侧躺着,还没几分钟,就感受到雄性气息似有似无的拂来。

    陈舒茗一惊,反射性从床上跳起来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啊……流,氓……”陈舒茗闭着眼睛尖叫着。

    男人禁锢住她胡乱拍打的手腕,啪的一声床头灯被打开,刚毅熟悉的脸庞呈现在她面前。

    “喂,别叫了!”

    听到熟悉的声音,她猛的睁开眼睛,傅思诚离她极近,目不转睛的凝视着她。

    “你大半夜不睡觉吓死人啊!”陈舒茗冲他吼道,心跳还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我一个人睡不习惯。”他淡淡开口,语气很无辜。

    “你……你找我有什么用……”陈舒茗装作一副听不懂的样子。

    她浑身的血液因为紧张凝固在一起。

    听言,傅思诚突然有了动作,长臂穿过她的腰肢,将她压在身下,抬起的长指轻轻拂过她鬓角的长发,悠悠开口:“我想和你睡……”

    陈舒茗顿时紧张的要命,声音也止不住颤抖起来:“我们已经……”

    不等她把话说完,傅思诚手指抵在她嘴唇上:“嘘……别说话……”

    灼热的呼吸肆意喷洒在她脸上,一个愣神,薄唇已经堵上她的唇瓣。

    “唔……”陈舒茗瞪大了眼睛看他,却只是停顿了几秒,薄唇从她唇瓣上抽离出来,并不像往常的缠,绵不断,更像是轻啄一吻。

    陈舒茗更诧异了,晦暗的光线里,他幽深的黑眸一直注视着自己,换了个姿势在她身旁躺下,紧紧将她圈在怀里。

    紧接着身上一暖,傅思诚撑起被子盖到她身上,轻声道:“睡吧。”

    他还是一如以往的霸道,不露于色的顺着她。

    陈舒茗眼睛闭上,还是能感受到从对面传来炙热的目光,心里暖暖的一片,这次,她没有推开他。

    第二日早上,伴着清晨第一缕阳光,陈舒茗从被窝里睁开眼睛,她刚要起身,就感觉到一条手臂横跨在她小腹之上,侧头看去,傅思诚睡得很熟,均匀的呼吸着。

    被子有些短,露出他修长的小腿,脚趾微微蜷缩着,看起来有些滑稽。

    身上的被子大半都在她那边,赤,裸的上身勉强能盖住一点,陈舒茗轻轻从被窝里伸出一只手想要拽点被子给他盖好。

    可知被子刚给他盖好,他突然翻身把自己压在身底下。

    不知什么时候醒的,幽深的黑眸一直凝视着自己。

    陈舒茗错愕的看着他:“是我吵醒你了吗?”

    见他不说话,她继续开口问道:“傅思诚你说话啊?嗯?要不再睡睡?”

    感觉到男性炙热的呼吸喷洒在她脸上,她紧张地咽了口唾沫。

    傅思诚仍旧直勾勾盯着她,声音缓缓托出:“喉咙有点痛。”

    “感冒还没好吗?”陈舒茗担心的问道。

    想到大清早起来看到他把被子都盖给自己,一定是晚上着凉了,想到这,她有些愧疚的咬着唇。

    “应该是。”傅思诚说着,嗓音沙哑。

    听言,陈舒茗抿了抿唇:“我起来给你找点感冒药,你先躺好。”

    傅思诚很顺从的从她身上下来,直直躺在床上:“你帮我盖。”

    “……”陈舒茗一头黑线,这么大人了是在给他撒娇吗?

    看在他是因为自己感冒的份上,陈舒茗暂时不跟他计较,伸手替他盖好被子,起身下床。

    帮他备好药后,就见傅思诚从卧室里走出来,穿了件开衫,下身是浴袍,陈舒茗简直无法形容她内心的惊讶,如果她没猜错,他穿的衣服又是自己的。

    见他过来,陈舒茗扶着额头无奈道:“不是让你在床上好好躺着吗?你怎么出来了?”

    说话之间,陈舒茗一直别过脸,拒绝看他一身混搭,堂堂傅大总裁,居然在女生家里穿女生的用女生的,这传出去估计会有人认为他是变,态吧。

    “我看不到你会着急。”傅思诚说的很无辜。

    “……”陈舒茗再次被他气到:“好了你去洗漱吧,吃过早餐记得吃药。”

    她不放心的叮嘱道,话音刚落,就听见傅思诚道:“昨天的衬衣你给我放哪了?”

    “我哪知道?”陈舒茗不禁脸红,这话好像是已婚夫妇才会说的话。

    傅思诚皱了皱眉头,语气很沉稳:“我昨晚洗澡不是脱在浴室了吗?”

    “自己找!”陈舒茗嘴角抽了抽没好气的说道。

    “咳咳咳……”傅思诚突然捂嘴咳嗽道:“我头好痛,好像嗓子也痛……”

    “……”陈舒茗无语,无奈的扶着额头:“行了你歇着吧我给你找!”

    看她离开的背影,傅思诚眼眸微眯起,眼角勾起满意的弧度,眸光里闪烁的光亮就好像坏事得逞的小男孩似的。

    等他从卧室里换好衣服出来后,陈舒茗叫的开锁公司的人已经来了,看样子是三十出头的男人,手里提着满当当的工具箱。

    陈舒茗站在门口,叫来物业证实傅思诚的身份后,开锁男人手上的动作很娴熟,开始拆除猫眼破锁。

    “先生看起来并不像住这种房子的人呀。”开锁男人说道。

    听言,陈舒茗愣了下,又很快看了眼傅思诚的模样,心里感叹这大哥眼神真好,这都能看出来,还没等她惊讶完,傅思诚接下来说的话直接让她愣在原地。

    “我老婆喜欢。”傅思诚笑的邪魅,单手插兜慢条斯理的说道。

    话落,开锁大哥又向陈舒茗看了一眼,笑着道:“小姑娘真是好福气,能嫁给这么一位优秀的好男人。”

    “我不……”陈舒茗忙开口解释道,下一秒就被傅思诚捏住细腰,痛的她低咒一声。

    在开锁大哥眼里却成了秀恩爱的新模式,调侃道:“小年轻就是好,每天都能这么甜蜜……”

    赶在上班之前修好锁,陈舒茗急匆匆跑去上班。

    “自己找!”陈舒茗嘴角抽了抽没好气的说道。

    “咳咳咳……”傅思诚突然捂嘴咳嗽道:“我头好痛,好像嗓子也痛……”

    “……”陈舒茗无语,无奈的扶着额头:“行了你歇着吧我给你找!”

    看她离开的背影,傅思诚眼眸微眯起,眼角勾起满意的弧度,眸光里闪烁的光亮就好像坏事得逞的小男孩似的。

    等他从卧室里换好衣服出来后,陈舒茗叫的开锁公司的人已经来了,看样子是三十出头的男人,手里提着满当当的工具箱。

    陈舒茗站在门口,叫来物业证实傅思诚的身份后,开锁男人手上的动作很娴熟,开始拆除猫眼破锁。

    “先生看起来并不像住这种房子的人呀。”开锁男人说道。

    听言,陈舒茗愣了下,又很快看了眼傅思诚的模样,心里感叹这大哥眼神真好,这都能看出来,还没等她惊讶完,傅思诚接下来说的话直接让她愣在原地。

    “我老婆喜欢。”傅思诚笑的邪魅,单手插兜慢条斯理的说道。

    话落,开锁大哥又向陈舒茗看了一眼,笑着道:“小姑娘真是好福气,能嫁给这么一位优秀的好男人。”

    “我不……”陈舒茗忙开口解释道,下一秒就被傅思诚捏住细腰,痛的她低咒一声。

    在开锁大哥眼里却成了秀恩爱的新模式,调侃道:“小年轻就是好,每天都能这么甜蜜……”

    赶在上班之前修好锁,陈舒茗急匆匆跑去上班。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