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一百六十八章 我老婆喜欢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下午下班时,陈舒茗刚准备收拾东西回家,主管临时通知要带她一起去应酬。

    陈舒茗只得点头,跟着主管去了金碧辉煌。

    和上次一样,主管要她帮忙倒酒,倒完一圈回来的时候就听到一阵嗡嗡声,不禁说:“主管,好像是你的手机在响!”

    “是吗?”主管闻声,从兜里掏出手机。

    接着主管对着饭桌说了声抱歉,转身走到窗户边接听,中途似乎朝她那边看了一眼。

    等再回来的时候,他脸色看起来有些苍白,一手捂着胃,见势,陈舒茗忙凑上去问:“主管,您没事吧?”

    “小陈……”主管一手扶着椅背,紧蹙着眉头,语气沉重起来:“刚才喝的上头了,等会你帮我顶顶!”

    听言,陈舒茗又看了眼饭桌,紧抿着嘴唇。

    今晚招待的都是和贵公司合作的高管,每个人说话都很有分量,都得罪不起,思想向后,她只能点头。

    整个晚上,陈舒茗眼前一杯又一杯连续不断的液体。

    清场的时候,陈舒茗已经记不得自己喝了多少杯,只知道自己是扶着桌沿坐下来,感觉桌上的美味佳肴都在不停地在眼前晃来晃去。

    不知道这种状态持续了多久,隐约听到有人在她身后说了句:“小陈,可以走了!”

    是主管的声音,陈舒茗眯着眼睛看过去,终于松了口气:“终于结束了!”

    从金碧辉煌里出来,夜晚的冷风吹过来,陈舒茗不仅觉得身上冷,就连好不容易压制下去的酒气也蹭蹭蹭的往脑袋上涌。

    她沿着路边跌跌撞撞往前走着,迷糊之间隐约看到一辆黑色林肯朝她开了过来。

    陈舒茗看不太清楚,直到那抹高大的身影愈来愈近,她才认清楚眼前的人,不觉一惊:“怎么是你!”

    “你想是谁?”傅思诚声音很淡。

    陈舒茗歪头晃脑的看着他,嘴里嘟囔着:“咦,你干嘛老是晃来晃去?”

    “别动!”陈舒茗突然压低语气,伸手捧住他的脸,像老师教训学生似的严肃道:“你晃得我头晕……”

    “……”傅思诚一脸的无奈。

    不由分说的将她打横抱起就塞进车里:“坐好!送你回去。”

    陈舒茗一脸呆滞,因为傅思诚抱她的原因,胃里的酒劲翻涌的更加厉害,干呕了好几声。

    “喂!你别乱来……”听到声音,傅思诚一下紧张起来,很快绕到驾驶座里发动引擎。

    陈舒茗用手轻拍着自己的胸口,干咽了几口唾沫才勉强忍住呕吐,有些吃力的开口:“好了,快走吧……”

    夜色里,林肯行驶速度不是很快,一路上很稳当。

    陈舒茗倚靠在椅背上,一手抬起搁在眉心之间用力地揉着,似乎这样才能缓解不停涌上来的醉意。

    “还好吗?”傅思诚看了她一眼问道。

    “嗯……”陈舒茗揉捏着眉心轻声应道。

    “睡一睡,马上到家了。”傅思诚又道。

    “嗯……”她很顺从的点了点头,缓缓闭上眼睛。

    傍晚车流量稀少,偌大的公路上车子飞速的行驶着,窗外的霓虹不停倒退着,看起来格外迷人。

    等车子停稳,她才缓缓睁开眼睛,眯着眼睛观察了半天才发现已经到家门口了。

    推开副驾驶车门,踩在地上的脚就像踩在棉花上似的,软绵绵的一个不稳就要跌倒。

    只觉得腰间一沉,整个人被一股大力揽进怀里。

    陈舒茗抬起头,正对上他幽深的黑眸,刚毅俊朗的脸庞,宛如迷人的夜色将她包裹住。

    以至于开口都有些结巴:“……谢谢……”

    此时脚底软的没有一丁点力气,全凭他一手托住自己,涌上来的酒意让她头脑有些迷糊,却没发现两人距离如此之近。

    沉静的嗓音在夜色中徐徐吹来,在她脸颊上烧出炙热的洞来:“你都喝醉了,我送你上去。”

    话落,将她一把抱在怀里。

    陈舒茗头晕的厉害,实在没劲折腾,似乎是找到一个舒服的姿势,迷糊间看在他胸膛上,闷哼了声。

    傅思诚迈着长腿往楼上走去,虽然怀里抱着她,但气息丝毫没有乱,有力的手臂稳稳的拖住她,男性独有的气息缭绕在她鼻息间,本就晕眩的脑袋更加混沌,就连到家门口她都没发觉。

    “咔擦”一声,房门被打开。

    落在柔软的大床上,酒精的作用下,她只感觉晕眩。

    她下意识抓住傅思诚的上衣,好看的眉头拧起,好像更醉了。

    傅思诚没想到她会突然抓住自己,胸前的衬衣扣子被崩开两颗,露出极美的肌肉线条。

    傅思诚挑眉,按住她不安分的小手:“你在勾,引我?”

    “我没有……”陈舒茗使劲摇了摇头,看起来委屈极了。

    傅思诚按住她的手不放,一路往下,不知他怎么做到的,一排扣子像变魔术般的全部解开,结实的胸膛全部暴露在她眼前。

    陈舒茗被眼前的赤,裸惊到,身子不禁打了个冷颤尴尬的扭过头去,脑袋晕乎乎的,却不料他突然低身凑上耳边唤了声。

    “我要你。”

    她不禁一怔,身子僵硬起来,只觉得这三个字在脑袋里轰的炸开。

    陈舒茗咽了口唾沫,缓缓抬眼,才发现那双幽深的黑眸如同夜色里最耀眼的星辰照射下来,仿佛要将她生吞入腹中才肯罢休。

    傅思诚凝视着她,一脸欲求不满:“你要补偿我。”

    说话间,滚,烫的鼻息和喘,息声就在她眼睫上,这般挑弄让本就昏沉的陈舒茗更加把持不住,她只觉得体内正腾升起一股热浪,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就看到眼前的阴影笼罩下来。

    薄唇吻住她的唇。

    他熟稔的撬开她的唇齿,陈舒茗的抗拒只化成一声嘤咛,意识愈加混淆,迷糊中有衣物从眼前划过一条优美的抛物线。

    傅思诚双臂撑在她脑袋两侧,喉结不断滚动着,霸道魅惑的嗓音划破耳膜,带着致命的诱,惑力:“成为我的女人!”

    情迷意乱中,陈舒茗已全无意识,随着他的摩擦来回抚摸,一夜缠,绵……

    第二日清晨,陈舒茗被晨光刺的睁开了眼。

    因为窗帘没有拉的原因,明亮的光线投射进来,整间卧室都被照的通明,连同地板上交,缠的衣衫和西裤,乱了一地。

    陈舒茗刚要起身,全身上下传来的疼痛就像被人在车轮上碾压过一般,浑身无力。

    她撑着身子从床上坐起来,却发现不是在自己的房间,一贯黑白灰格调的设计,恐怕只有一个人。

    傅思诚!

    陈舒茗脑袋轰的被炸开,瞪大了眼睛环视了卧室四周,再次确定这就是傅思诚家,随即而来的,是昨晚难以描述的画面。

    “我想要你!”

    “成为我的女人!”

    ……

    字字句句就像是幻灯片不断在脑海里回放。

    陈舒茗按住发涨的太阳穴,酒精不禁能麻痹人的精神,在这种情况下她突然迷迷糊糊和傅思诚**了……

    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流水声,应该是傅思诚在里面。

    陈舒茗扶着额头镇定了两秒,蹑手蹑脚的下了床,捡起地上的衣服一件一件往身上套,顾不上穿成什么样子,踮起脚尖偷偷摸摸往外走。

    刚碰到门把手,浴室门哗的从里面推开,身后传来沉静的男声,似乎还有欢爱后的沙哑:“占了便宜就想逃?”

    陈舒茗猛的回头,只见傅思诚站在浴室门口,手里拿着条毛巾,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那个……我……”陈舒茗紧张的舌头打结。

    “去洗澡。”傅思诚指着身后道。

    陈舒茗紧抿着嘴唇,支吾道:“我……我还是回……回去洗吧……”

    话落,她顾不上他的反应,转头就跑了出去。

    她快速逃窜到对面的门,很快关上门,整个动作一气呵成,陈舒茗靠在门背后,大口的喘着粗气。

    她很快冲了澡,虽然能冲掉傅思诚留下的气息,但身上青青紫紫的吻痕却冲不走,仿佛在时刻提醒着昨晚发生的事情。

    她重新换了个半高领的衣服站在镜子前打量着自己。

    懊悔昨晚喝酒失控的自己。

    明明知道这样这会伤害单纯的珍妮弗,会成为感情的第三者,可只要见到傅思诚她就什么都顾不上了。

    “如果他爱你为什么处理不好这件事?”

    “跟他在一起你只会受到伤害……”

    江泽的一席话突然在她耳畔响起,从身到心凉了个透,明知道这样会受伤,却不受控制的沦陷

    进去……

    “叩叩叩——”

    敲门声打破她的思绪,她回过神走了过去。

    门外,傅思诚已经换上一身笔直的黑色西装,一脸神清气爽,上次见他这副模样是和他**后,这次也是一样。

    只见他举了举手里拎着的购物袋:“我刚下楼买了挂面,早上煮面吃。”

    “我不饿……”陈舒茗站在门口并没有让他进来的意思。

    “那你煮给我吃。”傅思诚挑了挑眉,毫不介意的说道。

    陈舒茗杵在门口不动,无声对抗了几分钟,幽深的黑眸一直凝视着自己,她再次被他目光击败,接过购物带转身朝厨房走去。

    十分钟后,她端着一大碗酸汤挂面出来,最上面还卧着一枚荷包蛋。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