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一百六十九章 一夜对象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不够锅里还有。”陈舒茗把碗端在他面前说道。

    傅思诚淡淡点了点头,拿起筷子开始搅拌着碗里的面,吹了吹开始大口的吃。

    陈舒茗干坐着有些尴尬,索性别过头去,吃到中途,感受到一道灼灼的目光盯着自己,她回头,见傅思诚一动不动的凝视着自己。

    “呃……”陈舒茗一下子羞红了脸,支吾道:“不吃饭看什么看!

    ”

    “你在害羞……”傅思诚低笑出声。

    她两边的脸颊就像染上胭脂般通红,本就白皙的肌肤看起来更加粉嫩。

    傅思诚挑了挑碗里的面,悠悠的咀嚼后咽下,嘴角勾起邪魅的笑容,坏笑的开口:“昨晚叫的我挺舒服……”

    “你能别说了吗?饭也堵不住你的嘴……”这样一说,陈舒茗脸更红了。

    瞥见他一脸很享受的模样,她心里一狠,咬唇很快说道:“我们只是一,夜,情……”

    和预想中一样,傅思诚的脸一点点阴沉下来。

    嘴角的肌肉明显抽搐了两下,眼眸阴沉的盯着她:“陈舒茗,你敢再说一遍!”

    说实话陈舒茗是不敢的,可她既然说了就要狠下心来,她情愿他恨她,最好不过。

    想到这,陈舒茗咬了咬唇语速很快:“大家都是成年人,昨晚对我来说就是一,夜,情,没别的,还希望你不要多想,如果给你造成什么错觉,我在这像你说声抱歉!”

    “你把我当什么了!”傅思诚额头青筋暴起,他很少动怒,却因为她一而再再而三挑战底线。

    陈舒茗咽了口唾沫:“一,夜,情不对吗?”

    她说的风轻云淡,无人知道她心底压着多大的痛楚。

    傅思诚不可置信的看着她,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一字一句道:“一,夜,情?!”

    陈舒茗没吭声,在他眼里明显就是默认。

    手里的筷子放下,傅思诚紧握着拳头,有骨头“咯咯”的响声,他怒火中烧,恨不得把她拎起来重新来一遍。

    什么时候她的话这么一阵见血。

    “一,夜,情?”

    “一,夜,情?好啊!”

    他连着重复了两遍,情绪波动愈渐高涨,陈舒茗藏在桌下的手指蜷缩住,紧张的生了一手汗。

    她似乎说的话太重了……

    “哗啦!”

    他猛的推开桌椅站起身来:“既然这样,那我们再来一次!”

    他现在最想做的事情就是狠狠吻住她,让她不得挣扎。

    “不要……”陈舒茗慌乱的往后退,拉开些距离,对上他深如潭水的眼眸,战战兢兢:“我不需要炮友……”

    炮友!

    傅思诚牙齿咬得吱吱响,双手紧攥成拳头,他恨不得上去揍她一顿。

    ……

    公司里,陈舒茗坐在电脑桌前不停地敲打着键盘,脑海里却浮现出傅思诚黑着脸的模样,后背腾升起一股寒意,身子猛的一顿。

    “小陈!下班了,傻坐着干什么?!”旁边的同事提醒道。

    “喔!”陈舒茗回过神来不好意思的冲她笑笑,随后起身收拾。

    到家楼底下,陈舒茗刻意看了看那辆黑色林肯有没有回来。

    回到家里,陈舒茗打开电视,心却总是心不在焉,电视声音越调越小,她坐直了身子,不禁竖起耳朵听门外的动静。

    手机响起,陈舒茗飞速的掏出来查看。却不是傅思诚,而是快递打开的,确认她到底在家否,待会过来送快递。

    挂电话没多久,就听到门外响起敲门声,陈舒茗跑去开门,外面抱着快递的快递员:“请问是陈小姐吗?”

    “嗯。”陈舒茗点了点头。

    “这里有你的快递,麻烦在上面签个字。”

    “好的。”

    陈舒茗接过笔,正想在上面签字时,楼道里传来沉稳的脚步声。

    她不禁看过去,傅思诚单手插兜往楼上走,一手拎着车钥匙,领带微敞着,似乎刚忙着后的疲惫。

    眼神不经意间擦过,冷冽的眸光杀伤力十足。

    傅思诚径直从她门前走过,然后掏出钥匙对面的房间。

    “陈小姐,您签好字就可以了。”快递员催促道。

    “喔好!”陈舒茗回过神,忙开口道。

    砰!

    落笔的同时,对面传来很重的甩门声。

    快递员似乎被吓到,小心翼翼的问道:“我刚刚没有挡路吧?”

    “没有……”陈舒茗摇了摇头。

    隔天在办公室,

    陈舒茗对着电脑屏幕发呆。

    昨晚签快递的时候她以为傅思诚会像以前一样出现在快递员身后,霸道的堵住她,到最后只有重重摔门声。

    她在门口听了好久,都没有听到对面有什么动静。

    瞥见主管朝她走过来,陈舒茗忙坐直,见他只递过来一个文件袋:“小陈,待会把这份文件送给傅氏,这份重要文件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做好的。”

    “呃……别人不行吗?”陈舒茗有些犹豫。

    “当然不行!”主管打断她的念头,道:“傅总可是我们公司的大金主,怎么能随便安排别人呢?就你了!”主管指名点姓道。

    听言,陈舒茗只好点点头,四十分钟后,她很快到达傅氏集团。

    傅思诚没有松开她的意思,连带着后背的衣衫都被他紧攥住,力道一点点加大。

    像拎小鸡一般轻松的让她转了个圈面对自己,手臂换成抵在她脑袋两侧,将她紧紧困在自己胸膛之间,冷哼一声,声音冷硬的不像话。

    “找你约,炮!”

    听到这四个字,陈舒茗一惊,不禁护住自己的胸前:“什么!”

    “你没听错,我找你干正事!”傅思诚异常耐心的又重复了一遍。

    他的声音很冷,像猝了毒的利刃,冰冷的让人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陈舒茗后怕的缩了缩肩膀,尽量让自己镇定下来,眼神刻意避开他的:“我想你没听太懂,我不需要炮友……”

    “那你应该也说过,成年人就要认清现实,不过一,夜,情不必当真!”说着,幽深的黑眸又微眯起:“我觉得远远不够,我还要!”

    陈舒茗尴尬,一时不知道如何反驳,她确实说过这样的话。

    还没想清楚,就感觉下巴一疼,傅思诚捏住她的下巴毫不怜惜的吻了下去。

    陈舒茗惊讶的瞪大了眼睛,滚,烫的舌尖在她唇齿间流连忘返,好像还夹着淡淡的烟草香味,傅思诚吻得愈加强烈。

    夜已经深了,楼道里空荡荡的,两人愈加急促的喘,息声听的格外清晰。

    陈舒茗被他禁锢住,滚,烫的呼吸在她脸颊上烫出一个又一个洞来,感觉到腰间传来一股凉意,她猛的反应过来。

    她使劲摇摆着头,尽量躲避傅思诚的强吻攻势:“傅思诚,你别这样……”

    显然傅思诚没有给她任何喘,息的机会,大力推着她往屋里走,陈舒茗清楚的明白接下来可能会发生的一切事情,她使劲攥住门板,更不可思议的是,她的身体竟然起了不正常的反应……

    “放开她!”

    突然,传来一声熟悉的声音。

    陈舒茗只觉得身上的人脱离开自己,江泽推开在她身上为所欲为的傅思诚,紧紧将她护在身后。

    看清楚来人,陈舒茗惊讶:“江学长?”

    江泽侧头看了她一眼,眼里布满愤怒,瞪着傅思诚:“傅总,请您自重!”

    傅思诚被刚才浑身的欲,望控制着,明显没有意识到身后的来人,肩膀猛的被攥住,狠狠扯开他的身子,由于惯性不禁往后踉跄几步,一抬头就看到满目愤怒的江泽。

    “跟你有什么关系?”怒意被挑起,傅思诚冷硬开口:“我如果偏不呢?”

    话落,便直接越过江泽去拉陈舒茗的手。

    江泽怎么肯妥协。

    前不久瑞士那边打电话要他回去,可他迟迟不愿意,知道傅思诚又搬来陈舒茗隔壁住,他就更不放心了,而瑞士那边又缺人刻不容缓,再三抉择下他先派宁信做了最早的航班飞去瑞士,而自己则在这边多待几天。

    晚上开车路过,本想着过来看她一眼,却没想到会看到这种场景。

    一时间怒气涌上心头,江泽一个拳头抡过去。

    傅思诚有了第一次的教训,很轻松的往左边躲闪,站稳脚步也抡起拳头。

    两人瞬间扭打在一起,难分难离。

    陈舒茗上学的时候江泽已经是跆拳道黑带九段,曾代表学校参加过很多次国际跆拳道比赛,擒拿制敌,每个出招狠准稳,不禁为傅思诚捏了一把汗。

    只是没想到,傅思诚丝毫没有

    落下风,哪怕穿着西装都不影响他的发挥,被他抡了一拳,他一个回旋踢直接踢在江泽的大臂上。

    陈舒茗彻底蒙了,脑子里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收场。

    她看的心惊肉跳,试图制止:“江学长,你们别打了,住手啊!”

    可哪有人会听她的,两人眼里全是怒火,厮打在一起似乎非要分出胜负才罢休,打斗声越来越大,陈舒茗真怕把事情闹大,隐约都能听到楼道里有开门声。

    见状,陈舒茗想都没想直接挤在两人中间。

    她下意识看向傅思诚,刚好迎上他扬起的拳头。

    “舒茗!”

    陈舒茗吓得大惊失色,害怕的闭上眼睛。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