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一百七十章 为女人打架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江泽也吓得够呛,赶在傅思诚及时收回了拳头。

    江泽忙上来握住她的肩膀上下打量着她,皱着眉:“舒茗你没事吧?没伤着你吧?!”

    “我没事!”陈舒茗摇了摇头,还是站在两人中间不敢动,生怕两人再互掐起来:“别打了,都是误会……”

    傅思诚冷眼盯了她几秒,倏然转身,只留下一抹冷漠的背影消失在防盗门里。

    江泽伤的并不轻,左臂被傅思诚的后旋踢踢得很重,已经不能小幅度的活动, 陈舒茗把他带到自己家简单包扎了一下。

    包扎好后,陈舒茗忙问:“怎么样还痛吗?”

    “没事,这点小伤不算什么!”江泽笑着回道:“没想到傅总常年混迹商场的人也会有如此好的身手!”

    “我知道自己不该为他说话,他平时不会这样的,如果有触犯到你的,还请……”

    “舒茗!你还在替他说话!”江泽冷硬的打断她的话,继续道:“你该为自己考虑了,别怪我多嘴,看到你为他做这么多,而他呢,真正有为你做过什么事情吗,到头来还不是你受伤!”

    陈舒茗怔了一下,下意识紧抿着嘴唇。

    似乎从认识到现在,很少看到他说话如此咄咄逼人。

    一时间竟百口莫辩。

    见状,江泽眼里划过一丝失望,似乎早已看透她心中所想,压抑的情绪被他很快掩盖过去,看向她:“舒茗,记住我的话,也别忘记,只要你需要我我一直在。”

    “嗯。”陈舒茗淡淡点头,低垂着眼眸看不清她心里想什么。

    “要不,我重新给你找个住处吧……”江泽盯着她垂帘的眼眸试探的开口:“我还是不放心你一个人,万一下次我没有及时赶到,能发生什么我真的控制不了!”

    听言,陈舒茗放在膝盖上的手指蜷缩着,紧紧攥在一起。

    她没有正面回应什么,只是找了个话题敷衍过去:“你坐着我帮你拿药……”

    江泽嘴角动了动,看着她避开的眼神,最终也没再说什么。

    确定伤势无大碍后,陈舒茗才让江泽开车回去,因为手臂受伤的缘故,车子开的很缓慢。

    送他离开后,陈舒茗重新到达自己所在的楼层,她站在门外,迟迟没有掏出钥匙开门的意思。

    转头望着对面紧锁的防盗门,突然想到什么,很快打开房门走了进去,再出来时怀里多了一个医药箱。

    他们打架,傅思诚免不了受伤,从他进去到现在没听到他出来的声音,他刚搬到这里,又是不喜欢备份东西的男人,记起来上次感冒都是她给的退烧药……

    想到这里,陈舒茗犹豫片刻,还是走上前去。

    “叩叩叩——”

    她抬手敲了敲门,里面却没有传来任何动静。

    陈舒茗皱了皱眉,从猫眼里看过去,房间里透出来的光亮证明屋子里是有人的,再者说,她上来楼梯的时候,还能看到停在路边的黑色林肯。

    “叩叩叩——”她又继续敲门。

    等了好几分钟,里面还是没有任何动静。

    掏出手机想要给他打个电话询问一下,踌躇半天还是作罢,又敲了几下确定里面没有声响后,陈舒茗转身就往回走,就在这时,紧锁的门“咔擦”一声忽然被打开。

    她转过头,傅思诚幽深的黑眸阴沉着,好看的眉头拧起。

    “呃……”

    陈舒茗张了张嘴。

    正酝酿着如何开口,傅思诚知道恭敬转身往里面走去,门大敞着,并没有赶她走的意思。

    陈舒茗咬了咬下唇,抱紧怀里的医药箱,怯怯的跟了进去。

    傅思诚坐在沙发上,身上笔直的西装因为打架已经有了褶皱,长腿交叠而坐,神色冷漠。

    陈舒茗咽了口唾沫,缓缓走到他面前,小心翼翼的观察他的神色。

    整张脸阴沉着,似乎有种约炮不成倒打架负伤的挫败感……

    再走的近了,陈舒茗这才发现他脸上的淤青。

    刚才在门口背对着光,并没有留意看,这会光照的很足,右脸颧骨明显肿了一大块,本就立体的五官又高了一大块,不禁触目惊心。

    这么长时间他都没有处理过吗……

    想到这,陈舒茗不禁伸手指着:“傅思诚,你的脸……”

    听言,傅思诚瞥了她一眼没再理会她,径自伸手去端桌上的茶杯。

    可能幅度有些大,伤到红肿的肘关节,他皱了皱眉。

    陈舒茗清晰的捕捉到,忍不住紧咬着嘴唇,肘关节的伤势不亚于右脸颊的红肿,甚至关节脂肪都外翻出来了。

    不管怎么说,他都是为了自己才和江泽打架,因为这样,陈舒茗心里总是不安稳。

    看到这里,陈舒茗走过去在他身边坐下,把抱在怀里的医药箱放在膝盖上摊开:“这是我在家里平时备的云南白药,你脸上和肘关节都伤成那样了必须要处理一下……”

    傅思诚看着她从医药箱里取出好几**小罐的膏药,别样情绪从心底蔓延出来,有意无意的问道:“你在关心我?”

    “我……”陈舒茗怔了怔,一时有些尴尬。

    再开口时,她换了个话题搪塞过去:“我帮你擦药吧。”

    傅思诚没有回应,但也没有拒绝。

    **盖拧开,很浓烈的中药味弥漫了整间屋子,陈舒茗用棉签沾了消毒碘酒给他处理脸上和胳膊的伤口。

    莫名心中一阵颤动,陈舒茗假装风轻云淡道:“这么大了,还像个小孩子一样和人打架!”

    话落,只见傅思诚挑了挑眉一脸的冰冷,就连声音都很冷:“早就看他不爽!”

    手底下不禁一个分神,不小心碰到伤口,他疼的呲牙咧嘴。

    “能轻点不!”

    “抱歉……”

    陈舒茗连忙认错,近距离看着他高肿的右脸颊,完全没了平日里高冷的形象,倒有点像被人打的猪头。

    这样想,她不禁有些好笑,嘴唇上扬起一条美丽的弧度。

    “你还好意思笑?!”傅思诚险些被她气坏,本就阴沉的脸更黑了。

    陈舒茗咬了咬下唇,停顿了几秒忍不住小声呢喃:“谁让你找我约……”

    “还想做?”傅思诚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识时务者为俊杰,她摇了摇头没敢再说话。

    她默默将傅思诚伤口包扎好,还不忘叮嘱他:“好了早点去休息吧,记得洗澡时候伤口别碰到水……”

    她边说着边抬头放面前,一双黑眸正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看。

    幽深的眸光里,倒应出小小的自己。

    陈舒茗心跳不禁漏了半拍,她别过眼神不与他对视,倏然下巴被禁锢住。

    傅思诚是用肘关节受伤的那只手,她紧抿着嘴角,不敢有任何大的幅度。

    “干嘛?”

    傅思诚捏住她的下巴扬到与他视线平行,眼神刚好看到他触目惊心的凸起的伤痕,下一秒就听到他说:“你记住,这是我为你伤的!”

    听言,陈舒茗咽了口唾沫,一脸懵的看向他。

    傅思诚眸光微转,沉静的嗓音再次想起:“从小到大,我第一次为女人动拳头。”

    她心头猛的一怔,异样的情绪爬上心头。

    恍然间,她的唇再次被封住。

    炙热的舌熟练地撬开她的唇齿,一阵惊涛骇浪般席卷。

    不知为何,被他这样吻着,陈舒茗只觉得全身都瘫软下来,忘记自己身处何地。

    因为她就坐在他身旁,所以很容易被他扑倒。陈舒茗努力往后昂着头,却不及傅思诚的大力,被他轻易压在身底下,大手往下不安分起来……

    她按住他的手,心跳扑腾扑腾的乱跳。

    傅思诚低头看她,直接伸手握住她的手放在自己下腹前,一股不正常的湿热随之即来,悠悠道:“你不会残忍到要拒绝一个为你受伤的人吧?”

    不等她有什么反应,傅思诚脑袋埋在她脖颈之间,呼吸肆意喷洒在上面,感受到一阵湿漉漉的温度,陈舒茗下意识就反射开来,还未等她做出什么举动,傅思诚倏然从她身上抽离出来,站直身子俯视着她:“不走是想在这里过夜?”

    陈舒茗一脸懵逼,前后反应实在太大,诧异的看着傅思诚。

    只见傅思诚微微活动了一下受伤的肘关节,扯动嘴角:“再说我受伤了也没力气跟你上床,就先攒着。”

    陈舒茗被羞得满脸通红,她倏然站起身,顾不上整理凌乱敞开的领口,捂着胸口就往玄幻处跑去。

    一口气跑回到家,脸上的绯红直接红到耳根。

    简单冲了澡出来,陈舒茗躺在床上,只是一闭上眼睛,耳边就会响起男人特有的如大提琴般磁性的嗓音。

    “从小到大,我第一次为女人动拳头……”

    陈舒茗翻了个身,耳边的声音迟迟挥之不去……

    第二天陈舒茗是被一阵电话声惊醒的,好不容易到了周末,连睡觉都不能安稳,所以接起电话语气并不是很好:“谁啊?”

    “舒茗,今天陪我去逛街吧。”林木子熟悉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过来。

    “我还没……”

    “舒茗你可别拒绝我喔,好不容易到了周末,难不成这点时间都腾不出来吗?”林木子打断她的话说道。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