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一百七十二章 我不喜欢你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林木子选了靠窗的位置,透过玻璃,就能看到楼下人山人海,来往的人络绎不绝。

    “没事吧?”坐定下来,林木子有些担忧的问道。

    听言,陈舒茗淡淡摇了摇头:“没事的。”

    “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他还住在你对面……”林木子轻声问道。

    “我跟他早就结束了……”

    “可是你明明……明明就很在乎他,看得出他很在乎你,就没有想过要挽回吗?”

    陈舒茗昂着头,唇角扯开淡淡的笑容:“木子,有些事情不是你在乎就一定要得到的,就算再怎么相爱,下个月他就要和别的女人订婚了。”

    “你没想过再争取一下吗?”

    争取?若是她争取,那她的家人就会因为她而难逃厄运。

    她不能因为爱伤害到别人。

    这天她跟林木子聊了很久,陈舒茗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傍晚。

    她掏出钥匙正准备开门时,对面的防盗门“哗”的一声被推开,傅思诚手里拎了个垃圾袋放在门口专门的位置,然后朝她看了眼,淡淡开口:“你回来了。”

    他穿一身家居服,看样子他并没有和珍妮弗一起吃饭就回来了。

    “嗯。”陈舒茗淡淡点头。

    他没有带墨镜,陈舒茗抬头再看,好看的眉头拧起:“你的脸……给你的药没擦吗?”

    “你不给我擦,我就不管它了。”傅思诚说的理直气壮,听起来好像还是她的错。

    陈舒茗看着他,眼角不觉有些湿润。

    什么订婚什么祝福全部抛在脑后,她不忍心看到自己心爱的男人受半点苦。

    防盗门再次关上的时候,屋里多了一抹娇小的身影。

    腰间猛的一紧,傅思诚突然转身拥紧自己,没有任何防备的,他的脑袋埋在她脖颈处,沉静的嗓音依旧:“舒茗,我不想你离开我。”

    头一次听到他的声音竟是如此无助。

    陈舒茗怔了怔,任由他这样抱着,轻声开口:“傅思诚,我们该面对现实的……”

    这句话一出,好像有千万根利刃刺进心脏,痛的喘不过气。

    她明白,谁都是身不由己。

    听那头没了声音,只有此起彼伏的呼吸声证明眼前一切发生是真实存在的。

    沉默半晌,她缓缓开口:“好了,先来擦药吧。”

    擦好药后,傅思诚并没有让她走的意思,而是拉着她径直走向厨房。

    “我饿了。”傅思诚语气很无辜,深邃的黑眸一直凝视着她。

    大理石台面上摆满了一大堆食材,显然很早就做足了准备,陈舒茗拒绝不了,只好打开天然气,和往常一样给他做了碗鸡蛋汤面。

    吃过后,陈舒茗钻进厨房将碗筷清洗干净,最后将碗筷都放进碗柜里时,身后有脚步声响起,傅思诚凑近她。

    陈舒茗早有防备,很轻松的躲开。

    傅思诚也不恼,朝她挑了挑眉:“一起睡觉吧。”

    “傅思诚!”陈舒茗瞪着他,声音也严肃起来。

    他薄唇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容:“这次听你的,想跟我什么时候那个……”

    “傅思诚你听清楚,我不需要和你约,你该清楚你是什么身份!”陈舒茗眉头紧蹙着,一脸严肃。

    “告诉我你想要什么?”傅思诚仍旧不罢休的问道。

    陈舒茗紧攥着拳头,即使低垂着眼眸,也控制不住眼底涌上来的痛苦和纠结,最终还是选择抬起头来,反而问他:“傅思诚,你到底要怎样才肯放过我?!”

    红唇抿的更紧:“我跟你说的很清楚了,我从未爱过你!至于我对你做的仅限于邻居之间的互相帮忙,我真搞不懂你放着高级别墅不住,非要搬来这种又老又破的地方,你还在执迷不悟什么?!”

    “或者说,你希望我跟你在一起,不过是想有人帮你暖床,然后每月在你给我的那张卡里都有固定金额打过来,这就是你对地下情,人的待遇吗?”

    看到他沉默的伫立在原地,一动不动,甚至脸上平静的没有任何波澜。

    陈舒茗感觉整个人瞬间跌入低谷,冰冷刺骨。

    她说的很轻,也很慢,轻笑一声:“可是这些,我都不想要!”

    “陈舒茗!”傅思诚突然沉喝道。

    “抱歉,让你失望了!”陈舒茗深呼吸一口气,闭了闭眼睛再次迎上他深邃的黑眸,坚定的摇了摇头:“傅思诚,我不想再偷偷摸摸下去了,结束吧。”

    说罢,陈舒茗低着头,从他身边经过。

    心口松了口气有很快收紧,刚擦过他身边时,突然听到他说了句:“给我点时间好吗?”

    她即将迈出厨房的脚步停下,猛的回过头。

    他……刚刚说了什么?

    脑袋里一片空白,呆呆的看着他,只听到自己心脏剧烈跳动的声音。

    “傅思诚,你闹够了没!”

    陈舒茗下意识攥紧拳头,再开口却是另外一番味道。

    傅思诚薄唇微扯:“舒茗,你别再自欺欺人了好吗?你什么性格我最清楚了,我们在一起这么久我能感觉到你爱我,你告诉我,究竟是因为什么,让你一次次想要挣开我,把我推得越来越远?”

    听言,陈舒茗愣在原地,双手不停攥紧,松开,再攥紧,如此反复。

    她张了张嘴,每个字说的极其缓慢,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似的:“傅思诚,我最后说一遍,我不喜欢你!”

    胸腔里积压的东西太多,以至于一时间沉重的透不过气来,她用力相互捏住手心,尖锐的指甲快要镶嵌进掌心里,清晰的疼痛感随之即来。

    她抬眼看向他,明亮的灯光里,他逆着光面对着自己,周身渲染上一层模模糊糊的光晕,那双幽深的黑眸格外璀璨。

    似乎是被光亮闪到,她很快垂下头来,紧抿着嘴唇好不容易憋出来一句:“祝你幸福!”

    说罢,陈舒茗拔腿就跑。

    还没等傅思诚反应过来,玄幻处已经有防盗门重新被关上的声响。

    晚上,陈舒茗躺在床上,一睡下脑海里就浮现出傅思诚的模样以及刚刚发生的事情。

    陈舒茗叹了口气,翻了个身,控制自己不去想他,可大脑根本不受她控制,她越是不想,傅思诚的身影就越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到最后她索性睁开眼睛想个明白,不知什么时候,竟昏沉的睡了过去。

    再次醒过来时,窗外的光亮透过窗帘投射进来,陈舒茗抬眼看了眼时间,七点整。

    她睡得一点都不踏实,一晚上做了些奇奇怪怪的梦,醒来的时候头有点晕,她索性起身下床。

    拿过手机,有两条未读短信。

    林木子:谁还没有段刻骨铭心的爱情呢,你如果真的爱他,就应该放手一搏。

    江泽:今天有时间就过来公司翻译,早点睡,晚安。

    看到江泽的信息,她才记起前不久拜托他给自己找份兼职来做,在小公司当实习员工工资不是很高,在a市一份工作根本不足以支撑生活,所以江泽就帮她找了份临时翻译的工作,地点就在他的分公司。

    至于林木子说的那些,她何尝没有想过,可是傅老爷子的态度摆在那,她没力气去争了。

    叮——

    手机又响了起来,陈舒茗拿起看了眼,是江泽发来的短信。

    江泽:起床了吗?今天下午早点过来。

    陈舒茗愣了下,简单的回了个“嗯”。

    没过一会儿他又发过来一条:“好的,我等你。”

    “我等你……”

    在这之前,傅思诚也跟她说过一样的话。

    该死,怎么又想起他了?!他家使劲摇了摇头,不可以这样,她必须忘记他,下个月他就要和别人订婚了!

    她要忙起来,越忙越好,这样她就可以不想他了。

    想到这里,陈舒茗迅速起身朝外面走去。

    家里的地板,桌子,椅子,窗户全部被擦的干干净净,整理好家务离上班时间也差不多了,随便吃了点全麦面包就上班了。

    因为和傅氏签订好了合同,这段时间公司没那么忙,到下午就没什么事可做了。

    江泽没跟她具体说下午什么时候到,陈舒茗还是按照公司下午上班的正常时间到,去人事部报道正好是两点半。

    公司人事部对于这位突然冒出来的随身翻译有些质疑,而且还是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可人事部员工都不知道她是江总亲自指认的,所以对她态度也很差。

    “你之前有过翻译经验吗?怎么突然到我们江氏集团了?”

    人事部主管冷着一张脸,严肃的问道。

    听言,陈舒茗愣了愣,然后说出自己以前工作的地方,对方明显一怔,眼里闪过一抹不可置信,又重新将她从上到下打量一番,不屑道:“就你这样以前还是盛世总监?既然干的好好的为什么要来我们公司,不会是想进我们江氏集团故意编造的吧?”

    听言,陈舒茗摇了摇头,态度很诚恳:“没有,这都是实话。”

    “那你的简历呢?拿出来我看。”

    简历?陈舒茗愣在原地,因为是江泽让她做的临时翻译,她就直接过来了,并没有做任何准备。

    “对不起,我没有带简历。”

    “没带简历你也敢来面试?”

    “面试?”陈舒茗疑惑的咬了咬嘴唇:“我只是过来临时翻译,没说完面试啊?”

    “临时翻译都是在我们江总身边,所以必须通过面试。”

    “啊?这样啊……”陈舒茗有些尴尬,心想江泽怎么没提前告诉她,她抱歉的看了看他:“不好意思,我打个电话问一下。”

    话落,她走到门外,拨通了江泽的电话。

    电话没响几声就被接通了,江泽一直就在办公室等她来,这次第一次能近距离和她接触的机会,所以他很期待,可是等了很久都没见人来,听到手机响就赶紧接了起来。

    “舒茗怎么了?你怎么还没过来?”

    “学长,你怎么没告诉我临时翻译是要面试的,我都没带简历过来……”

    “面试?”江泽眯起眼睛:“谁告诉你要通过面试的?”

    难道他的决定还要人事部审核吗?

    想到这里,江泽又问:“你现在在哪?”

    “我在人事部,可是……”

    “你待在那别动,我马上过来!”江泽挂断电话,很快起身赶了过去。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