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一百七十三章 爱在心口难开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人事部。

    主管看她还站着没走,有些不耐烦起来,态度很不好:“打个电话还要在我们江氏集团来打,面试连简历都不带,还好意思说你在盛世做过总监,这种骗人的伎俩也敢在我们这用,快走快走!”

    “谁说她骗人了?!”

    陈舒茗刚想反驳时,身后一道男声比她先响起,她下意识转过头,是江泽。

    “江总!”主管一看到他,马上换上一脸恭敬的笑容迎了上去,点头哈腰:“江总,您怎么来了?”

    江泽冷淡的扫了他一眼,看着陈舒茗说道:“她是我亲自挑选的临时翻译,难不成还要通过你的审核?”

    主管一听,眼都傻了,呆愣在原地,显然没想到陈舒茗居然和他们公司的老总认识,紧张的一句话都说不出。

    “过来!”江泽霸道的将她拉到自己身边:“你到了怎么不知道打电话给我,我直接下去就接你了,根本不需要到这来报道。”

    听言,陈舒茗微微一怔,她只是不想搞特殊,那样一来,不免会生出什么事端出来。

    现在看来,那些风波都避免不了的。

    此时人事部主管的眼神已是波涛汹涌,他懊悔的开口:“原来小姐和我们老总是旧相识啊,您怎么不早点告诉我,我就直接带您上去了!”

    “好了别说了,我带你上去。”江泽揽住她的肩膀就往楼上带。

    这一揽,周围人的目光全部落在他们身上,他们跟在江总身边多年,可从未见过他身边有女人出没。

    陈舒茗硬着头皮跟着他往楼上走,这才上班第一天,就搞得公司鸡飞狗跳的。

    人事部主管见他们走后,紧张的长吁了口气,若是今天再追究下去。恐怕他连饭碗都不保了。

    一直进了电梯,周围空无一人,陈舒茗才抽回自己的手,却发现他握得很紧,不禁抿唇:“学长……”

    “喔?”听言,江泽这才松开她的手。

    “第一天进公司就完成这么不好的印象,我……”

    我不想再像在傅氏一样成为员工饭后调侃的对象。

    “我江泽做事从来都是坦坦荡荡!”

    “可我只是一个临时翻译,我只想安安静静的做好我的本职工作,不想在公司……”

    “我懂你的意思,都听你的。”

    看到她站在电梯角落里,江泽不悦的皱了皱眉朝她走近几步:“你就这么不敢接近我?”

    陈舒茗错愕的抬起头,晶莹剔透的大眼睛直接撞进他的视线里,江泽一愣,被她水灵的眼神看的心里发痒,恨不得将她搂进怀里亲吻一番,想到她和傅思诚的事情,他硬生生压制住自己内心的欲,望。

    他往旁边退了几步,刻意与她拉开点距离。

    “叮咚——”

    正好这时电梯门打开,他还没走,站在角落的陈舒茗逃脱似的跑出电梯,他看着她的背影,无奈的笑了笑。

    虽然是临时翻译,但江泽还是给了她一间独,立的办公室。

    还没一个小时,她的办公桌已经堆满了密密麻麻的翻译文本,既然选了这份工作,她就一定要做好,所以在接过翻译资料后,她就没有休息过。

    江泽见她这么拼命,担忧的看着她:“你不需要把这些全部译完,公司还有其他翻译,你这样会忙坏自己的。”

    陈舒茗从一堆资料里抬起头说道:“我来就是为了工作,这是我分内的事,我必须做好它。”

    事实上多一半原因是她想让自己忙起来,越是忙碌才不会想起傅思诚。

    “别太拼了。”

    “好的我知道了,谢谢学长!”

    话虽是这样说,她却一下午都埋头在翻译文本里,一直到下午下班她都没有停下手里的工作。

    直到江泽带了饭让她吃饭,她才回过神来,向他道过谢后,然后随口扒了几口饭又埋头到翻译资料里。

    看着这样的她,江泽有些后悔让她来公司做临时翻译了,她这样没日没夜的工作简直就是在折磨自己。

    他知道,她心里难受,所以也才想让忙碌来麻痹自己,这样的感觉似曾相识,很久之前,他都是用这种方式来麻痹自己,克制自己不去想她。

    如果可以,他宁愿她只是学校里的冰山美人,对什么事都不在意,之前那个时候她看起来没有这么伤心难过。

    她这样忙碌下去,不过几天身子骨就会撑不住的,自从他从过国外回来,就发觉她瘦了很多,就连下巴都尖了很多。

    想到这里,江泽心头无限烦躁,上前对她说:“先别忙了,帮我泡杯咖啡吧。”

    听言,陈舒茗再次从资料里抬起头,点头应道。

    差不多五分钟过后,陈舒茗端着泡好的咖啡递到江泽的桌子上,送完刚要出去时,被江泽叫住。

    “还需要我做什么吗?江总?”

    毕竟是在公司,就算私底下关系再怎么好,在公事面前还是要有上下级等级关系。

    而江泽听到她喊江总时,高考分低头拧起,不走开口问:“你叫我什么?”

    “江总啊。”

    “我们关系就这么生分?不喊我学长了?”

    话落,陈舒茗看向他,却没有说一句话。

    “别太拼命了,看一会儿就休息吧。”他实在不想看到她这么辛苦,有多辛苦就有多心痛,江泽是最明白不过的人。

    “我还有很多没看呢,我马上……”

    “坐着休息!”江泽声音突然冷冽起来,人也跟着起身,绕过桌子走到她面前,不由分说的拉起她的手走到沙发前:“在这休息会,待会再工作。”

    “我真的不远休息,我不累的……”

    陈舒茗急切的说道,肩膀却被他握住,他低下头正视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道:“舒茗,我看得出来你很累,坐着休息会,听话。”

    话落,陈舒茗怔了怔,呆呆的看着眼前对自己关切的江泽,点了点头。

    江泽拉着她坐在沙发上,又扶着她躺下,手指轻柔的帮她拨开耳前的碎发:“在这休息一会儿,待会我叫你。”

    兴许是自己真的太累了,陈舒茗没有反驳,乖巧的点了点头。

    她缓缓闭上眼睛,没一会儿就感觉到疲倦袭身而来,就连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都不知道。

    看着她起此彼伏的呼吸声,江泽看她的眼神更加心疼起来,这么多年过去了,她的性子还是这么倔,明明困到沾着枕头就睡,还说自己不困。

    他从来没有想过,他们两也会有如此安详的时刻。

    办公室里开着冷气,平时倒没什么事,睡着了就会感觉到冷,见她身子蜷缩成一团,江泽二话不说就脱下自己的西装,轻轻盖在她身上。

    感觉到暖意,陈舒茗似乎舒服了很多,双臂环抱着自己安稳的睡着。

    看她安静睡着的模样,江泽最终还是没能忍住,双手轻轻撑着沙发,俯身在她额间轻轻一吻。

    离得极近的关系,还能看到她微颤的睫毛,均匀的呼吸喷洒在他每一寸肌肤上,喉咙微微滚动,薄唇忍不住往下移。

    心跳越来越快,眼看着自己快要吻上她的红唇时。

    “咳咳……”门外传来一阵轻咳声,江泽一惊,见眼前的人眉头皱了皱,一副快要醒的模样,他吓得往后退了几步,站起身怒瞪着来人。

    宁信本来是想找他一起吃饭的,却没想到会撞见这一幕,此时他正对着自己怒目相对,她第一次看到他这样。

    宁信有些委屈的说道:“江总做坏事之前都不知道关好门的吗?”

    见他一脸懵,她又指了指大敞的门,江泽愣了愣,应该是舒茗给自己泡咖啡进来后忘记关门了。

    幸好来人是宁信,他收了收怒气,又回头看了眼熟睡的陈舒茗,食指抵在薄唇上示意宁信不要出声,走到她身边冷声道:“出来说。”

    宁信站在原地,看着沙发上熟睡的陈舒茗,安静的如同洋娃娃一般。

    像她这么漂亮又善良的女孩子真的很少见,难怪在她眼里最优秀的两个男人都不可抑制的喜欢上了她。

    想到这里,宁信跟着江泽走了出去。

    出了办公室,江泽双手环胸,态度很冷淡:“说吧什么事!”

    “也没什么,就想闲的话一起出去吃个饭……不过现在看来,应该是能去了。”

    听言,江泽看了她一眼:“果然是我的贴身秘书。”

    “既然这样我就不打扰你们了。”宁信微笑着,看不出是喜是悲。

    江泽一心惦记着办公室熟睡的陈舒茗,没太在意她说什么,听她说完后很随意的摆了摆手:“早点回去。”

    说罢,他没有多做停留的往回走。

    看着他的背影,宁信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她硬是忍住自己心里难过的举动,勉强扯开一抹浅笑,看他背影消失在办公室门口。

    回到办公室,陈舒茗还没有醒过来,只不过翻了个身,睡得很香甜。

    看到她安静的睡着,江泽一颗悬着的心也能放下来了。

    这个地方我怎么从来没见过,四处遍地鲜花,蝴蝶飞舞着,陈舒茗站在花丛中间,笑的甜蜜。

    傅思诚穿着一身笔直的黑色西装,领口处系着红色蝴蝶结,深情的朝自己走过来。

    陈舒茗心跳开始加速,眼看着他离自己越来越近,她欣喜的伸出双手想要拥抱他,他却仿佛没看到自己一般,和自己擦肩而过。

    陈舒茗怔住,不可置信的看着他,只见在不远处,有一位穿着漂亮婚纱的女孩,他正朝着那位女孩走去。

    那女孩看傅思诚走的近了,脸上洋溢的笑容如同绚烂的花朵般甜蜜。

    渐渐的,傅思诚握住她的手,亲吻着,柔声笑道:“珍妮弗,嫁给我,我们永远在一起,我会永远爱你。”

    不!陈舒茗一步步后退着,不可置信的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她抱住脑袋使劲摇着头,不!这不是真的!

    可是傅思诚却低头,朝珍妮弗的红唇吻上去。

    “不要!”

    陈舒茗惊叫出声,手乱舞动着,正在看杂志的江泽听到她的呼喊声,吓得连忙把杂志扔在地上朝她奔过去。

    她似乎是做噩梦了,眼角还有泪珠,嘴里一直喊着不要,脸色吓得苍白。

    “舒茗?”江泽试探的喊着她的名字,上前按住她乱动的双手,可此时陈舒茗的劲很大,双手乱舞动着。

    “啪!”的一声。

    她无意识的甩了江泽一个耳光,江泽只觉得脸上一疼,一时愣在原地。

    良久,他才回过神来,眼里闪过一丝不悦,居然睡觉还不安分,给自己甩了一个耳光,可是当他看到她眼角湿润的泪珠,心脏不由的收紧,那抹不悦也随之消失,他冒着可能再次被她扇耳光的微笑,抓住她的双手。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