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一百七十九章 在你说爱我那刻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终于到达所住的楼层,陈舒茗在包里摸索了半天才掏出钥匙,拧动门锁的速度也很慢。

    而之前老是缠着她暧,昧的傅思诚,今天始终插兜站立在那,见门开了,淡淡说道:“早点回去睡吧,明天还要上班。”

    “嗯……”陈舒茗张了张嘴还想再说什么,最终也只是点了点头。

    “晚安。”傅思诚说完便转身回走。

    见状,陈舒茗只好默默开了灯,关上房门。

    她简单在浴室里冲了澡出来,正准备去冰箱取一点喝的,窗户突然响了声。

    她走过去查看,并没有什么东西。

    可回头没走几步,有听到窗户外沙沙的响声,似乎在有人试图拉开她的窗门。

    脑海里顿时涌现出今晚看的恐怖电影,又想起刚刚傅思诚讲的孩子的哭声,后背不禁一阵发麻,感觉整间屋里明亮的瘆人。

    想到这里,陈舒茗快步走到茶几前拿起手机编辑了一条短信。

    “傅思诚,你睡了没?”

    发送成功后,始终没有等到他的回复。

    再拨打电话过去,却提示对方关机状态。

    陈舒茗一下就急了,紧咬着嘴唇,下一秒就跑到玄幻处换了鞋子跑出去。

    楼道里漆黑一片,她鼓足勇气“咚咚”敲了对面的防盗门,才敲了两下,里面就被人打开了。

    傅思诚似乎刚洗过澡,浴袍裹在身上,上衣的袋子还没有完全系好,额间的碎发不时有水滴掉下来。

    他指间点燃一根烟,挑了挑眉:“有事?”

    陈舒茗有些吞吐:“呃……我……”

    她舔了舔发干的嘴唇,有些不知所措。

    下一秒,只见他沉默的侧过身,她毫不犹豫的大步跨了进去,瞬间心里那种害怕的感觉消退了不少。

    傅思诚递给她一杯热牛奶,陈舒茗接过,抿了一小口,尽量让自己显得自然:“刚刚打电话你关机……”

    “手机没电了。”傅思诚淡淡道。

    “喔……”陈舒茗点头,下一秒,只见他突然站起来,有些紧张:“你去干什么?!”

    “倒杯牛奶。”傅思诚一脸平静。

    “呃……我陪你去……”陈舒茗忙放下手里的杯子很快跟着他起来。

    “又不是多远点距离,你坐着好了。”傅思诚伸手握住她的肩膀让她重新回到座位上。

    陈舒茗坚持站起来,理由很充足:“你一个人多无聊,还是我陪你去倒吧。”

    “……”傅思诚满脸黑线,似乎是犹豫了下,头点的很勉强。

    陈舒茗站在厨房门口看着他热牛奶再把牛奶装进杯子里,一点也不会想到那些害怕的东西。

    从厨房里出来,傅思诚抬头示意了下钟表上的时间。

    “都快两点了,早点回去睡吧。”

    听言,陈舒茗紧握着拳头,慢手心的冷汗。

    只听见他又说:“我要睡了,今晚太困。”

    逐客令下达的再明显不过。

    陈舒茗紧张的握住拳头,试图给自己争取一点余地,想都没想就开口:“能不能今晚跟你一起睡……”

    “什么?”傅思诚故意装的没听清楚,微眯起眼睛看她。

    陈舒茗被他看的脸红,低垂着眼眸解释道:“呃……我……我的意思是在一个房间里就好……”

    傅思诚没有出声,但已经越过她从卧室取了床被子出来,她终于松了口气,忙跑过去帮忙。

    打好地铺后,傅思诚却阻止她,自己躺在上面。

    “我怎么舍得让我心爱的女人睡在地上。”他语气很淡,却胜过这世上千千万万种甜言蜜语。

    “快睡吧。”

    似乎是感受到她的注视,傅思诚喉结翻滚了几下嗓音低沉。

    陈舒茗盖好被子很快紧闭上眼睛,脑海里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画面,很快就熟睡过去。

    第二日清晨。

    陈舒茗在梦里只觉得被什么巨型东西压住一般,奈何她怎么挣扎都摆脱不了,她觉得很热,越来越热。

    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眼前放大的五官吓了她一大跳。

    傅思诚正覆在她身上,被窝里只露出半个头来。

    “啊——”陈舒茗惊叫一声,才发现她身上的随意全部不翼而飞了,脖颈间全都是斑驳的吻痕。

    原以为他会像之前装作在梦里一样不清醒,谁知他抬头,幽深的黑眸里明显交织着情,欲。

    似乎是等待已久,见她醒来,毫不防备的吻了上来。

    一时间,激烈的热吻让她有些喘不过来气,好不容易被放开,她大口的喘着粗气,才发现身上连最后一点屏障都没了。

    陈舒茗猛的紧抱住自己的身体,慌乱地止不住往后退:“你……你出去!”

    她太紧张了,以至于说话都结结巴巴的。

    傅思诚健硕的身躯直接将她扑倒,炙,热的呼吸肆意挑弄着她敏,感的耳根:“是你勾,引我的,你要负责……”

    陈舒茗顿时语塞,竟找不出可以反驳他的话。

    陈舒茗双手不停地挣扎推搡着他,却起不了任何作用,反而挣扎的越厉害他禁锢的越厉害。

    傅思诚一手捏住她的下巴,让她眼神直视自己,声音愈发低哑:“舒茗,看着我!”

    沙哑又迷离的嗓音诱,惑着她,陈舒茗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着了魔似的,迷离的看向他。

    紧接着就听到腰带被解开的声音,陈舒茗大脑“嗡”的一声,整个身子僵住,还没几秒钟,长指探入浓密的黑森林,在里面不停地摩挲,陈舒茗忍不住呻,吟出声,身子瘫软了一片。

    翘,臀扭,动着,更激起男人强大的征服欲,直接进入主题,在里面横冲直撞。

    一时间,房间里呻,吟声不断。

    ……

    下午回到公司,陈舒茗行走的有些不自然。

    不光双腿有些发颤,走起路来下腹觉得肿胀的厉害,一早上上下十几次,真佩服傅思诚的腰功,因为早上做那档子事请了一上午假,下午到公司她尴尬的要命。

    想起昨晚的恐怖电影,陈舒茗突然觉得,自己有过最长的路莫过于傅思诚的套路。

    刚坐下,周围的同事就围上来:“小陈,身体不舒服?”

    “嗯……”陈舒茗心虚的点头。

    同事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并没有发烧的痕迹,不禁开口:“不对啊,看你面色红润,温度也都正常,不像生病的人啊……”说着,同事托着下巴有意无意的打量着她,眼角勾起意味深长的笑容:“小陈,你不会是昨晚背着我们干了什么事情吧……”

    “哪有!尽乱讲!”陈舒茗心虚的别过头,佯装有资料要整理,支吾着往复印室走去。

    等她再回来的时候,有位快递员敲门进了办公室,手里捧着一大束红玫瑰:“请问哪位是陈舒茗小姐?”

    陈舒茗在同事们齐刷刷的目光里错愕的起身:“呃……我是。”

    “这是您的花,麻烦在这上面签字收一下。”快递员径直朝她走过来,一并将手里的鲜花递过去。

    还没反应过来,陈舒茗怀里就多了一束沉甸甸的花束。

    芬芳的玫瑰花香萦绕在鼻息间,快递员刚离开,旁边同事七嘴八舌的凑上前来,在花束里翻了翻,不禁疑惑道:“咦,怎么连个落款都没有。”

    正当陈舒茗也疑惑这是谁送来的,手里突然震动一下,她掏出来看,是一条未读短信。

    :花收到了吗?你的江泽学长。

    同事们的声音还在继续:“小陈,这花束这么大,起码得有九百九十九朵吧?谁这么大手笔花这么多钱,简直要没瞎我的眼了!”

    听言,陈舒茗没有回答,而是将话暂时放在办公桌上:“我出去一下。”

    说罢,她握着手机往门外走去。

    走到茶水间的隔间,陈舒茗关上门,平息了下呼吸,拨通江泽的电话。

    电话很快就被接通。

    那边只能听到文件翻过的哗哗声,迟迟没有传来江泽的声音,许久,陈舒茗只好开口:“谢谢你的花,我很喜欢。”

    “喜欢就好。”江泽的声音才缓缓传出。

    “嗯。”尽管他看不到,陈舒茗还是使劲点了点头。

    “这周末我请你吃饭,顺便商量个事。”

    “恐怕不行……”陈舒茗脑海里闪过傅思诚的影子,下意识拒绝道。

    只听电话那头继续说道:“这点面子都不给学长?”

    “我知道最近新开的一家馄饨店,和我们在学校的味道一模一样,要不要去尝一尝?”江泽不放弃的继续问道。

    “嗯,那好吧。”陈舒茗只好答应下来。

    挂了电话,陈舒茗抿了抿嘴唇才重新打开门。

    傅思诚的电话就在这时不偏不倚的发了过来。陈舒茗很快接听。

    “喂?”

    “刚才怎么不接电话?”

    “……”想起江泽给自己送的玫瑰花,她不禁心虚了下:“没什么,就是林木子打电话问我怎么样……”

    “嗯。”傅思诚淡淡回道。

    隐约感觉周围的声音不对,似乎还有些嘈杂,细心听又不像是在办公室里,她不禁问:“傅思诚,你在外面吗?”

    “嗯,刚到机场。”傅思诚顿了顿,再开口时语气有些郁闷:“国外那次的项目临时出了点问题,需要我亲自去处理一下,差不多三四天。”

    “喔。”陈舒茗气压莫名低下。

    顿了顿,电话那头傅思诚突然说了句:“想带你一起走。”

    陈舒茗听的心里痒痒的,嘴上还是拒绝道:“我等你回来。”

    傅思诚似乎不怎么高兴,那头很快又传来一阵咬牙切齿的一句:“要知道早上就不轻易放过你了。”

    “……”陈舒茗唰的一下脸红,自己都走不成路了,他精力还这么充沛!

    听到那头罗特助提醒着时间到点,潦草的说了几句就挂了电话。

    回到办公室,同事们眼里还冒着羡慕的金光。

    傍晚下班,林木子过来找她去逛街,公司里商场很近,走差不多一站路就到了,虽说逛街是女性的天性,但她好像并不怎么感冒,一般衣服都是在网上买,方便也不拥挤。

    林木子可称得上购物狂魔,刚一进去,就开启疯狂的购物模式。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