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一百八十一章 再遇珍妮弗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这就赶我走了?”江泽微眯起眼睛,继续道:“要我走也可以,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件事……”说着,他不怀好意的朝她靠过来,嘴角擒着一抹坏笑。

    陈舒茗下意识转身就往外逃,可江泽似乎早就洞察了她的想法,快一步挡住她的去路,大手将她一拉,顺势跌倒在他怀里,她惊叫着挣扎之前,他的唇先行覆盖着,根本不给她逃脱的机会。

    “唔……”陈舒茗试图努力发出声音。

    他吻住她的唇,大手也不停歇的紧搂住她的腰肢,他早就想亲吻她了,这个念头在他心里不知徘徊了多少次,今天终于勇敢了一次,好不容易有了接近她的机会,自然不会善罢甘休。

    陈舒茗只觉得嘴里的呼吸被他如数夺去,身子一软,只能无力的攀附着他,任他的吻如狂风暴雨般落在自己的唇上。

    脑海里不由自主的想起傅思诚的脸庞,心里油然而生一种罪恶感,她明明只喜欢傅思诚,可现在却……

    她可真是个坏女人,爱着一个人,却和另一个人在一起,可惜江泽对她那么深情。

    过了几分钟,江泽满意的舔了舔嘴角,坏笑的顶着她的额头:“舒茗,相信我,我会好好照顾你的。”

    听言,陈舒茗脸红了红,惊觉自己居然不排斥他的亲近……

    自己到底是怎么了……

    “谢谢你。”陈舒茗低垂着眼眸不敢看他的眼睛。

    接着,江泽在她额头亲啄一下,带着些疼惜,揉了揉她柔软的秀发:“那我走了?”

    “嗯。”

    “记得把礼服试一下,挑一件一件最喜欢的,明晚我来接你。”

    陈舒茗点头,不断推搡着他往外走:“好好好,我知道了,快点回去吧!”

    后来江泽是被她强行推开巷子的,虽然很想跟她多呆一会儿,可一想到刚刚亲吻了陈舒茗,心里早就乐开了花,开了车便走了。

    看到那车远去,陈舒茗站了好一会儿才回过头,却意外撞到一堵肉墙,她一惊,忙反射性后退了几步。

    那人却直逼上来,握住她的肩膀将她抵在冰冷的墙壁上,后背摩擦着粗糙的墙面有些生疼,她想喊出声,那人不由分说的堵住她的唇。

    但陈舒茗还是认出了来人,心里一紧,手无力的推搡着他的胸膛。

    他如同一只发狂的野兽,大手握着她肩膀的力度大到可以将她的上衣撕裂,带着滔天的怒气。

    “放……放……”她想开口呼救,可一张嘴便给了他机会进入,在里面横冲直撞。

    “啊……”陈舒茗颤抖着身子,眉头皱的厉害,她只觉得自己压的快喘不过气来,而他丝毫没有削减力度,大手也开始不安分的在她身上游离。

    陈舒茗只觉得委屈,眼泪吧嗒吧嗒就掉了下来,感觉到傅思诚一愣,退开来,大手禁锢住她的下巴,冷声道:“你就这么委屈?这才几天,就对别的男人投怀送抱,看着我难受你很开心是不是?陈舒茗,亏我还一直向爷爷求情让他接纳你,我告诉你,向你这种朝三暮四的女人根本不配得到我的爱!”

    说罢,不给她开口的机会,他又低头吻住她,力道很大,与其说是亲吻倒不如说是啃咬,没一会儿,嘴里就弥漫着血腥味,陈舒茗也咬住他,可他就是不愿意松口。

    傅思诚毫不留情的扯掉她的上衣,丝毫不控制手上的力度,他只知道,他亲眼见江泽从她家里出来,那么长时间他们究竟都干了什么,一想到那些可能出现的画面,他就气的发狂,恨不得撕碎她。

    想着,他的动作更加发狂,夜深人静的小巷,这么晚不会有人过来,正因为这样,陈舒茗更加害怕,她能感受到傅思诚身上的感觉,带着无尽的绝望。

    身子被压的愈来愈近,后背与墙壁不断摩擦着,她感受到疼痛,应该是后背磨破了皮。

    她越来越绝望,身上已经没有一片完整的衣衫,她又要怎么回去家里。

    想到这,眼泪吧嗒吧嗒从眼角话落,一哭便更厉害了,根本停不下来,身子一抽一抽的。

    终于,伏在她身上的人停了下来,却没有离开,感受到她身子一抽一抽,他也跟着心疼起来。

    他看到自己心爱的女人可能在房间里和别的男人干什么,他恨不得冲上去毁掉他们,他嫉妒,他疯狂,他绝不允许自己的女人背叛自己。

    可是他听到她哭,他心里一紧,又舍不得看她难过。

    她没抽泣一次,傅思诚的心就跟着揪紧,最后实在揪的不行,他还是将身上的西服脱下来披在她身上。

    而后替她的衣服拉紧,大手揽在她肩头:“别哭了。”

    陈舒茗无力的靠在他肩头抽泣,他刚才那样对自己,如同来自地狱的魔鬼,让她不禁后怕。

    就算他现在已经停止下来,她还是觉得害怕,感受到他薄唇靠近自己的脸颊,陈舒茗便用力推开他,声音忍不住打颤:“别……别碰我!”

    她颤抖的声音让傅思诚心头一震,动作戛然而止。

    黑夜里,傅思诚半蹲在地上,借着昏暗的月光,感受到他灼灼目光,陈舒茗张了张嘴,还是没有说出口。

    “舒茗……”

    他轻轻唤道,上前伸手想要搂住她,陈舒茗却爆发出一声尖叫:“别碰我!”

    她条件反射的把傅思诚推开,然后不顾一切的起身就往回跑去。

    小小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黑夜里。

    傅思诚愣在原地,眸里闪过一抹疼痛。

    他原本是明晚到,可他硬是熬夜加班把工作提前完成就坐上私人飞机飞了回来,原本是想给她一个惊喜,却在刚到家门口就看到江泽进了她家,过了好久两个人一同从房子里出来,而陈舒茗明显脸上绯红。

    不用想都知道他们在里面干了些什么,那一刻他疯了似的冲上去,可他终究还是吓到了她。

    想到这里,傅思诚无力的闭上眼睛,嘴里弥漫着淡淡的血腥味,都不知道这血腥到底是自己的还是陈舒茗的?

    关上房门拉上窗帘,陈舒茗在梳妆台前坐下,看着镜中的自己,头发凌乱,眼睛红肿,而且嘴角还有斑斑血迹,身上唯一完整的就是那件男士西装。

    想起他刚才疯狂的样子,陈舒茗隐隐有些后怕。

    对着镜子,陈舒茗缓缓拉下衣服,脖颈间清晰可见的吻痕,全部来自于同一个人的杰作。

    明天就要参加商业聚会,江泽送来的都是深v领礼服,到时候露出这些吻痕还让她以后怎么做人。

    怎么办怎么办?陈舒茗心想,总不能真的要穿这些礼服。

    想到这,陈舒茗赶紧起身去翻看那些袋子,翻了半天才勉强找到一个有领的,换上却发现脖颈间的吻痕根本遮不住,拿着吻痕时时刻刻提醒她昨晚发生的事情。

    想着想着,不知怎么着陈舒茗就睡了过去,再次醒来天已经大亮,她看了眼时间,已经早晨九点多了。

    她一愣,忙抓起手机想看看有没有什么电话或者短信。

    果然有几条未读短信,全部来自江泽。

    对着手机屏幕看,脖颈上的吻痕似乎并没有消退,反而有些青紫起来,看着屏幕里的自己,陈舒茗咬了咬下唇,不知该怎么办。踌躇再三,陈舒茗还是决定给江泽打个电话过去说明自己不能陪他去参加商业晚会。

    电话长了好大一会儿才接,听到那头喧闹的讨论声,陈舒茗皱了皱眉:“你在哪里?”

    听言,江泽笑了笑:“我正在去你家的路上,你收拾一下待会我来接你。”

    “什么!”陈舒茗有些惊讶的叫出声,天哪,他这么快就要过来……

    如果让他看到脖颈上谢谢吻痕,他肯定会生气的……

    “怎么了?商会在晚上,你完全有时间去收拾自己。”

    “不是,是我……”陈舒茗不知该怎么解释。

    “好了我在路上,待会再说。”

    挂了电话后,陈舒茗只好无奈的将那件换下来的礼服,和自己一件高领衣服配在一起。

    高领内搭和低胸礼服配在一起,不细心看还真以为是一套的。

    五分钟后,江泽抵达她家。

    “选好了吗?”江泽问道。

    “嗯。”陈舒茗有些心虚的点点头,因为自己正穿着自己搭配的衣服。

    国际商会定在金碧辉煌最顶层的露天顶楼。

    一路进来,江泽就按住她的手让她挽着自己的胳膊:“跟着我,不要走丢。”

    “嗯,谢谢学长。”

    两人正说着,远远就看到珍妮弗挽着傅思诚的胳膊出现在会场里面,傅思诚同样也看到了他们,心里一紧,眸光里透着危险的气息。

    “舒茗!”珍妮弗热情的喊了她一声,看到她往这边看来,还用力冲她挥了挥手。

    陈舒茗只觉得脑袋很乱,分不清珍妮弗到底是真单纯还是假单纯,明明知道自己和傅思诚在一起过,却还要一直叫她。

    江泽似乎能看透她似的,俯身凑到她耳边:“如果你不想理会我们就走。”

    “这样会不会没礼貌?”陈舒茗转头看她,眼看他们都朝自己这边走过来了,她索性站定脚步。

    “舒茗,你今天真美!”

    听言,陈舒茗低头看自己的衣服,她穿了一件淡蓝色雪纺连衣裙,看起来很舒服的感觉。

    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抬头见正对上傅思诚那冷冽的目光,陈舒茗愣了愣,下意识抬手拉高了衣领。

    “是吗,谢谢。”陈舒茗淡淡的说道。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