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一百八十二章 一定要挺住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珍妮弗也不生气,依然笑容满面:“听说今晚会来很多商界大亨,舒茗也可以多认识认识。”

    认识?陈舒茗在心里笑了笑,她自己穷人一个,今天来的都是富家子弟,这就已经跟她沾不上边了,还谈什么商界大亨呢?

    正想着,只觉得腰间一紧,陈舒茗抬头看向把自己搂紧的江泽,一惊。

    “待会带舒茗好好认识一下商界大亨。”他勾唇,笑的极其温柔。

    陈舒茗这才想起来,江泽现在可是a市除傅思诚以外赫赫有名的江氏总裁,认识那些人都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对哦,舒茗男朋友这么厉害,舒茗也一定可以认识很多优秀的人呢。”说着,珍妮弗晃了晃傅思诚的胳膊:“思诚,待会你也带我去认识认识好吗?”

    男朋友?傅思诚心头猛的一怔,看陈舒茗的眼神多了份探究,而她居然没做任何反驳!他恨不得现在就问个清楚,情,爱和理智的双重逼迫下,他最终选择理智。

    眸光淡淡,听到珍妮弗说话,只是淡淡的扫了她一眼,并没有说话。

    站的困了,江泽握着她的肩膀轻声道:“舒茗,腿酸不酸,我带你进去坐着休息一会儿?”

    “走吧。”陈舒茗难得这么乖巧。

    两人经过他们身边时,傅思诚却慢条斯理的说道:“怎么今天陈小姐没穿礼服过来呢?”

    听言,陈舒茗脚步猛的顿住,江泽也跟着停了下来,诧异的看了他一眼,眼里透露出危险的气息。

    “我不太喜欢我的女朋友穿的太漂亮在别的男人面前,自己的女朋友当然要自己欣赏了,舒茗,你说对吧?”

    陈舒茗脸色苍白,她当然知道傅思诚话里的意思,狠狠地瞪着他。

    而他同样也盯着她,勾唇邪笑,眼里止不住的玩味却不是对他说:“既然是女朋友可要看好哦,别让别的男人钻了空。”

    听言,江泽身子一顿,再看向陈舒茗一脸苍白,唇上已无血色,目光便移到她那被高领遮住的雪白脖子上。

    感觉到她脖子下意识一缩,江泽眯起眼睛,眼里写满了危险,可下一秒他很快褪去,取而代之的是微笑,炙热的呼吸喷洒在她耳根:“下次我会轻点的。”

    声音不大不小,却足以让傅思诚听的清清楚楚。

    他的声音仿佛带着魔力一般,听的陈舒茗阵阵颤抖,江泽肯定察觉到什么了,不然他怎么会说出那样的话……

    这番话,傅思诚听的清清楚楚,原本脸上还挂着的笑容瞬间变了脸,眯起眼睛危险的盯着他紧搂着陈舒茗腰肢的手臂,周围的空气仿佛凝固住一般,冷的让人接近窒息。

    江泽薄唇在她额头轻轻拂过,勾唇一笑,缓缓道:“走吧,我带你过去。”

    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傅思诚站在原地,紧握着拳头,额头青筋暴起。珍妮弗看他这副模样,心里难过的要命,却也只能紧抿着嘴唇,紧盯着前面远去的背影。

    陈舒茗走在他旁边,心里一阵忐忑,明明从刚刚傅思诚的口中就已经知道了什么,可为什么这么不动声色,一点火气都没发,就连问都没问,这难道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吗?

    跟他过去无非就是认识了些商业大亨,礼貌的敬酒问好,好不容易到了酒会尾声,走的时候,还过来好多商人不停向江泽问好,无非就是表面的一些客套话。

    一直出了酒会现场,江泽始终紧紧牵着她的手,步子迈的很急,一点都没有节奏,似乎有隐忍的怒气,陈舒茗明显感觉到不对,什么也没说,跟着他的步子一步一步往前走,心里还是很忐忑。

    因为想的出神,陈舒茗一个踉跄撞到江泽身上。

    江泽也为此停住脚步,站在原地没有动。

    陈舒茗鼻子撞得生疼,却不敢说出口,愣在原地,低垂着眼眸不敢动,她抿了抿唇,似乎下了很大勇气才说道:“江学长……”

    这声一出,江泽便回过头来,眼眸定定地看着她:“今天怎么没穿我送你的礼服?”

    听言,陈舒茗一怔,两根食指搅在一起打转:“我不是都跟你说过了吗?那些礼服我没有很喜欢的,早上出来的时候还有些冷,索性换了身。”

    江泽低头看着她搅在一起的手指,低垂着眼眸,虽然只是一个很不经意的动作,他心中一动,这和刚才的叙述相差无几。

    可是……他觉得不是这样的。

    想到这里,江泽皱了皱眉问道:“真的吗?”

    “你在怀疑我?”陈舒茗说的义正言辞,眼里还带着无辜的泪光。

    “就算不穿礼服,你能解释一下为什么挑这么高领的衣服穿?”她的话语咄咄逼人,逼得陈舒茗无路可退。

    她瞒不了他的,江泽是何等的聪明,傅思诚都把话说的那么直白,他不会不知道的。

    她紧抿着嘴唇,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你到底想说什么?!”

    听言,江泽眯起眼睛盯住她,从傅思诚说完那些话,他还一个劲替她圆场,不希望让她在那么多人面前难堪,而她,从始至终连一个解释都不给自己。

    他最讨厌欺骗,可现在这样的她,让他气到发狂。

    二话不说,他突然伸手袭上她的脖颈,以掩耳不及迅雷之势解开纽扣。

    如此快的速度根本容不得陈舒茗阻挡,等她反应过来,扣子已经被解开,露出白皙的脖子。

    陈舒茗一惊,面色惊恐的伸手拉住衣领,却被江泽重重握住了手,容不得她动弹半分。

    江泽眯起眼睛,危险的盯着她,浑身透着瘆人的寒气。

    “因为这……你没穿礼服是吗?”他声音冷的吓人,明明是询问的口吻,却带着浓浓的压迫感。

    白皙的脖子上布满青青紫紫的点点,身为男人的他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怪不得,傅思诚会突然那样说……

    陈舒茗从未见过这样的江泽,满眼布满血丝,似乎是在极力隐忍着什么。

    身子愈加冰冷,陈舒茗身子不停地发颤,唇色也因害怕了无血色,她紧捂住领口,声音不禁颤抖起来:“江泽,你……你放开我……”

    他满目赤红,握着她肩膀的力度越来越大。

    “江泽……”陈舒茗有些痛苦的唤着他的名字:“你弄疼我了!”

    她知道他一定还在气头上,在她印象里江泽一向是很温和的,第一次对她露出这么恐怖的眼神,她真的很害怕。

    “江总这是心疼了吗?”

    一个冷冽的声音传来,熟悉的嗓音让陈舒茗浑身一颤,还没等她反应过来,肩膀上的力度消失,江泽并没有放开她,而是揽着她看着来人。

    “怎么就不知道控制一下自己呢?”傅思诚挑眉似笑非笑的说着,眼里掩盖不住的嘲讽,陈舒茗解开的衣领重新暴露在空气中,白皙的脖子上布满青青紫紫的痕迹,他目光猛的收紧,这是他昨晚留给她的,却没想到会这么严重,难怪她会那么紧张。

    “心疼?”江泽冷笑一声:“当然心疼,我的女人我不心疼谁心疼?”江泽说着,故意将她搂的很紧,像是极力在证明对她的所有权,力道大的几乎要把她镶嵌进自己的身体里一般。

    站在傅思诚身边的珍妮弗怔怔的看着白皙脖子上青青紫紫的痕迹,她并不是很懂这些,听他们的对话也有些摸不着头脑。

    心中好奇,珍妮弗顶着陈舒茗脖子上的痕迹轻声问:“舒茗,你这脖子是怎么了,怎么会这么红,会不会很痛?”

    听言,陈舒茗脸色更加苍白,身子止不住颤抖。

    江泽始终将她圈在怀里,再抬眼却是对着傅思诚勾唇冷笑:“看来你需要教一下你未婚妻做过,珍妮弗,若是你真的感兴趣,回家让您们家傅思诚和你试过便知道了。”

    “和思诚试吗?”珍妮弗还有摸不着头脑。

    “我们还有事就不陪你们聊了,不过还是要恭喜傅总新婚大喜啊!”

    话落,他不等陈舒茗喘口气就拉着她往外走。

    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珍妮弗若有所思的问道:“思诚,刚才舒茗脖子上到底是什么,她看起来很痛苦的样子……”

    听言,傅思诚瞥了她一眼,真搞不懂她是真单纯还是假单纯,这种男女之间最基本的事情都不懂。

    不过,在他眼里珍妮弗不过就是她的妹妹,要不是老爷子一直逼着他,也不至于走到和珍妮弗订婚的地步。

    “以后你就会慢慢懂得。”他淡淡说完,抽出被她挽着的手臂插进兜里,大跨步往前走去。

    “思诚,等等我!”珍妮弗娇柔的一路小跑追上去。

    而另一边,江泽送陈舒茗回去的途中。

    车子里没人说话,空气压抑的让人喘不过气来,陈舒茗觉得有些呼吸不通畅,就伸手把车窗降下来,凉风透过窗户吹进来,

    领口被吹开,露出触目惊心的吻痕。

    正在开车的江泽只是随便一撇,就看到这般景象,无名之火又冒上来,猛的踩下刹车,车子在路中央发出刺耳的响声后停下。

    陈舒茗吓了一大跳,心扑通扑通的跳着,还没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江泽握住她的肩膀欺身而上。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