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一百八十三章 我没说过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陈舒茗丰润的红唇被封住,江泽急躁的吻住她,大手抵在她后脑勺之间,穿过秀发,将她挽起的头发放了下来,然后不停地揉动着,似乎要将她活生生揉进体内。

    他的吻带着滔天的怒气,陈舒茗清晰的感觉到,因为昨晚还没愈合好的伤口再次被撕裂,两人唇齿之间弥漫着浓郁的血腥味。

    陈舒茗只觉得自己快要喘不过气来,呼吸被他全数夺去,霸道的扯开她的衣领,在白皙的脖颈处落下斑驳痕迹。

    他整整喜欢了她七年,却不及一个还没认识多久的傅思诚,男人强烈的自尊心迅速膨胀,他恨不得上前把傅思诚狠狠揍一顿,可良好的职业素养还是让他忍住了。

    一想到那些青青紫紫的痕迹是傅思诚留下的,他就气的不行,薄唇在吻痕上一遍一遍落下,烙上属于他的印记。

    也不知过了多久,陈舒茗只觉得脖子在痛,全身瘫软,心疼的厉害。

    江泽终于停了下来,埋头在她脖颈间喘着粗气。

    她颈间原本青紫的吻痕重新变得红通,都是属于他的印记,江泽眼神突然变得温柔起来,薄唇一遍又一遍落下,很轻柔的吻着。

    陈舒茗身子微微颤抖着,江泽感觉到了,便搂紧她:“对不起,我不该这样对你的,对不起……”

    说着,他坐起身来,抓着她的手锤在自己胸膛上:“你要是生气就狠狠打我,只要解气什么我什么都愿意做!”

    陈舒茗淡淡看了他半晌,抿了抿嘴唇,低头整理好自己的衣服后转头淡淡看向窗外,这般模样看的让他心疼。

    可他又不知道还怎么办,只能发动引擎,再开口不知是在跟她说还是自言自语:“也累了一天,我送你回家吧。”

    “嗯。”陈舒茗淡淡回道。

    一回到家,陈舒茗倒头就睡,昏暗的灯光下,睫毛微颤,眉心微微蹙起,似乎是梦到什么不好的事情,江泽心头一紧,不忍心打扰她,只是淡淡叹了口气就默默离开了。

    傅家大宅。

    得知傅思诚与陈舒茗见了面,傅老爷子气急败坏,没等他喘口气就上前质问他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思诚,你实话告诉我,是不是那个陈舒茗又去骚扰你了?!”

    听言,傅思诚好看的眉头蹙起,声音又冷了几分:“你不是都已经知道了,就不用我详细说明了吧。”

    傅老爷子皱了皱眉,拄着拐杖继续问:“那你和珍妮弗独处的怎么样,下个月都该订婚了,感情可要多多培养。”

    “我知道了……”

    “听说那个陈舒茗又跟江氏总裁好上了?我看这女人手段真高,居然可以同时迷的两个大男人围着她不离不弃……”

    “又是珍妮弗跟您说的?”傅思诚眼神一冷,在椅子上坐了下来,端起咖啡抿了一小口。

    听言,傅老爷子狠狠瞪了他一眼:“你这话是在责怪她吗?珍妮弗是我从小看到大的,那孩子单纯着呢,是我问她,她说漏嘴的,你也真是的,未婚妻说一下你还了不得了?”

    傅思诚眯起眼睛,全身透露着危险的气息。

    尽管那个女人离开他了,他还是不允许有人诋毁她,他隐忍着火气,他的女人,绝不允许别人说她一点不是。

    “思诚你要知道,珍妮弗迟早是我们家儿媳妇,你跟她的婚事也是成了定局的,你可不能让外面那些不干不净的女人迷了心窍,我看她跟别的男人过得挺滋润的!”

    砰!

    傅思诚突然站起身,将手中的杯子狠狠重击在桌子上,傅老爷子吓了一大跳,怔怔的看着他。

    “爷爷,我敬您是长辈,您心里除了您的权利和地位还有什么东西?!”

    “你这话什么意思?!”傅老爷子气极:“你是傅氏唯一的继承人,我这样做都是为了你好!”

    “你若真的为了我好,怎么忍心看我天天痛苦?!你明明知道我的心根本不是珍妮弗身上,我就当她是我的妹妹,你真的关心过我的心情吗?你眼里除了名利地位还有没有人情味……奶奶当初不也是你娶进豪门的吗,要不是……”

    说到这里,傅思诚顿了顿,瞥见傅老爷子眼里划过一丝疼痛,他紧抿着薄唇:“好了这件事到此为止,我不想再说了。”

    “答应爷爷,要和珍妮弗好好完婚。”

    “我从来没有同意过。”傅思诚冷声道:“既然这是您的决定,那您应该想好后果会怎样。”

    “思诚!”

    “别说了!”

    傅思诚大吼起来,这几日挤压的怒气让他控制不住,伸手就将茶几上的东西一挥而下,玻璃和地面撞击出刺耳的巨响,傅老爷子被他这幅疯狂的模样吓住,张了张嘴还想要说什么,最终还是压了下去。

    离他们订婚的期限将至,他绝不允许出什么差错,在此之前,他需要跟一个人好好谈谈了。

    古香茶馆里,傅老爷子端起茶杯凑到唇边抿了抿,他一身黑色定制西装,身边站着好几个身材魁梧的保镖,看起来一身贵气,身上的冷冽气息让人不得靠近半分。

    陈舒茗就坐在他对面,一身简单的休闲装,头发高高挽起,简单的着装和打扮,还是难掩盖绝世美颜,看起来极显妩媚。

    她一脸淡然,看着对面品茶的傅老爷子,抿了抿唇淡淡问道:“不知道傅老爷子这次叫我又是什么事情?”

    虽然他是傅思诚亲生爷爷,可对于他,陈舒茗实在喜欢不起来,一个年过花甲的老人居然为了拆散她和傅思诚在一起,狠心打伤她的父亲,心底对他最后一点尊敬都没有了。

    听言,傅老爷子放下茶杯,轻咳一声,嫌弃的看了她一眼,果然出身低下,与人见面都随便穿一身休闲服,一点都不分场合。

    想到这里,他毫不客气的出声。

    “听说你跟江氏集团的江总在交往?可看样子他对你也并没有多好啊,出来见客居然连身体面的衣服都没有,真是没教养……”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陈舒茗冷冷打断:“傅老爷子,如果您出来就是跟我说这些的话,我想我没有闲工夫陪您再聊下去了。”

    说罢,陈舒茗唰的起身,准备离开。

    听言,傅老爷子愣了愣,眉头皱的更深:“果然没教养,长辈说话一个晚辈打断讲话不说,而且态度这么差,真不知道我家傅思诚看上你什么了?!”

    话落,原本想要离开的陈舒茗骤然停住脚步,心头燃起隐忍的火气,她深呼吸一口气,转身重新回到座位上。

    “您有什么话直说,我还有事要忙。”

    “呵!”傅老爷子冷哼一声,狠狠剁了下手中的拐杖:“什么素质!还配我孙子喜欢你?好在我孙子下个月就要和珍妮弗订婚了,我暂时不跟你计较!劝你离我们家思诚远点!”

    听她一字一句的说完,陈舒茗仍然面不改色的看着他,始终没有说话。

    良久,见他一直紧紧盯着自己,陈舒茗心头延伸出无限烦躁。

    “既然他们要订婚了,您也该放心了,今天约我出来到底想要干什么?!”

    “干什么?”傅老爷子嗤笑一声:“我要干什么你难道心里不清楚?”

    “傅老爷子一向心思缜密,岂是我能猜出来的,也保证不了您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混账!”傅老爷子气的脸色铁青,脸色一变说话极其刻薄:“果然牙尖嘴利,怪不得江总都能被你勾,引,幸好我早就看清楚,你不就是贪图傅氏庞大的财产吗?!”

    “那您多想了,我有江总就够了,不需要您庞大的傅氏来支撑我,我想您还是直接说重点吧,至于我的生活,和傅老爷子您没有半点关系。”

    听言,傅老爷子狠狠剁了下拐杖冷嗤道:“我告诉你最好离傅思诚远点,我不希望婚事出任何问题!”

    陈舒茗挑了挑眉头:“您这话就可笑了,我跟傅思诚早就断了联系,若是真的他不想跟珍妮弗结婚当场逃婚这也要怪我,未免有些太不讲道理了吧?!”

    “你!”傅老爷子气的直咬牙:“这样最好,要是你有半点过分想法,就别怪我不手下留情!”

    “上次的事情我记得非常清楚,不需要傅老爷子亲自提醒,如果你来只是为了说这些,我想我有事先走了。”

    说罢,陈舒茗站起身就往外走。

    “站住!这是你对长辈说话的态度吗?!”

    “长辈?”陈舒茗冷笑:“一个长辈会干出派人去打别人的父亲?那真抱歉,我并没有那你当长辈看,在我看来你不配做一个令人尊敬的长辈!”

    傅老爷子气的身子不住地颤抖:“你……你……”

    “不好意思,我还有事先走了!”

    “你给我站住!”傅老爷子冷声叫住她:“没教养就是没教养,你这幅模样也只配做也那种见不得人的事情勾,引男人了!”

    陈舒茗脸色骤然苍白,他没想到堂堂傅氏集团的大人物居然能说出这么狠毒的话。

    正当她张口刚要说什么,只觉得腰间一紧,下一秒被拉进一个温暖的怀抱里,沉稳熟悉的男音在她头顶上方响起:“没想到令人爱戴的傅老爷,也会说出这样的话来,真是让我大跌眼镜!”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