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一百八十五章 快点醒过来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现在的他如同来自地狱的恶魔,如果激怒他,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林木子今天来的目的已经达到,看珍妮弗满眼泪水,心里特别幸灾乐祸。

    可珍妮弗哪知道发生了什么,硬是一个劲往枪口上撞,她上前搂住他委屈道:“思诚你别赶我走,你告诉我我哪做的不够好,我可以改……舒茗没了你还有我啊……”

    听到陈舒茗的名字,他眉头紧蹙着更加厉害,下一秒毫不留情地推开她,不顾她跌倒在地:“谁允许你跟舒茗比了?!我告诉你,就算我没有舒茗,我都不可能喜欢你!”

    珍妮弗跌坐在地上,哭的梨花带雨,眼看傅思诚迈着步子从她身边越过,她却连挽回的话都说不出口。

    陈舒茗怎么也想不到珍妮弗会约她出来见面。

    她约她在江边见面,本来江泽也要一起跟着来的,却被陈舒茗拦住,说两个女人谈话他一个大男人去挺不方便的,而且再次申明珍妮弗是很单纯的女生,不会有什么事的。

    软磨硬泡到最后,陈舒茗答应他两个小时会让他过来,他才勉强让她一个人出去。

    珍妮弗依旧穿了一身白色连衣裙,看起来清纯可爱,看到陈舒茗过来就亲热的朝她招手:“舒茗,我在这!”

    听言。陈舒茗朝她看过去,微笑地说道:“珍妮弗。”

    对于这样突如其来的亲热,陈舒茗有些不适应,珍妮弗亲密的挽住她的胳膊:“舒茗,我今天约你出来,你未婚夫不会生气吧?”

    “他能生什么气?最多就是担心我一个人出来,他那人老是不放心我。”

    “舒茗,我真羡慕你,有这么疼你的未婚夫。”

    珍妮弗眼里满是羡慕的说道。

    “还好吧。”陈舒茗浅浅笑着,在她印象里珍妮弗心思一向挺简单,可她还是猜不透今天叫她出来的用意。

    珍妮弗没有说话,看到前面一片空旷的江边,便说:“我们去那散散步吧。”

    两人便朝前走去,一边走,珍妮弗似不经意的开口:“昨天……思诚看到你和江总的订婚请帖了。”

    听言,陈舒茗一愣,知道他们订婚的人并不多,消息传的不是很开,而且请帖就分发下去几张,傅思诚怎么会知道?

    “是木子姐姐拿过去给思诚看的……”

    林木子?陈舒茗皱了皱眉头,她到底要干什么?

    “舒茗你知道吗?昨天思诚知道这个消息后大发雷霆,我从来没见他生那么大气,我被推到在地他都没有管……”

    说到这里,珍妮弗顿了顿,眼神定定的看着她:“舒茗,你是过来人,你教教我怎么获得思诚的真心,我跟他在一起他从来不会正眼看我,每天除了工作就是发呆,我真的好累,我不知道怎么办了,为什么我努力了这么久,思诚还是喜欢你……我该怎么办……”

    听她说到这里,陈舒茗终于明白他今天约自己出来的用意了。

    “感情都要细水长流,时间久了,他会接受你的。”

    “真的吗?”珍妮弗不自信的垂着头,手指绞在一起:“可是我总觉得思诚心里只有你,你都不知道,前段时间他每晚喝的烂醉,喝醉以后嘴里喊的都是你的名字……我真的好难受……我没有一点法子了。”

    听到这里,陈舒茗只觉得呼吸一滞,前几晚,傅思诚发了疯的对待她,应该是喝醉酒了吧……

    “珍妮弗,我……”

    珍妮弗淡淡的看了她一眼,突然松开她的手往江边走去。

    前面是禁区,虽然江边不是很高,但足以清晰淹没过人的头顶,看她朝江边走去,陈舒茗心里一惊,难道她想不开……

    想到这里,陈舒茗心里一阵后怕,赶紧跟了上去。

    “珍妮弗,有什么事情我们慢慢解决,你年纪还小,还有大把美好的时光,千万别做傻事!”

    珍妮弗却回头冲她笑了笑:“放心吧舒茗,我不会想不开的。”

    说着,她在江边蹲下来,双手探进水里,不断的拍打着水花。

    陈舒茗看她这幅模样,悬着的心总算踏实下来,静静地看着她。

    良久,珍妮弗突然问了句:“舒茗,你会游泳吗?”

    陈舒茗摇了摇头:“不会,小时候被水淹过一次,多少有些后怕。”

    听言,珍妮弗站起身,微笑呢看着她:“舒茗,我和思诚会幸福的对吗?”

    “嗯,一定会的。”陈舒茗点点头。

    她真怕她想不开会轻生,虽然心里不是很愿意说出这种祝福的话,可面对一条人命,她还是选择妥协。

    珍妮弗笑的更厉害了:“那如果舒茗从未出现在思诚的世界里,他会不会更加爱我?”

    看她的神情,陈舒茗觉得不太对劲,抿了抿唇问道:“珍妮弗,你到底怎么了?”

    她却突然上前抓住她的肩膀,眼神变得有些恐怖,之前温软的声音不复存在,恶声道:“你只有消失,思诚才会真正属于我,他会慢慢忘记你,然后爱上我!”

    “珍妮弗,你冷静点!”

    两人就站在江边,陈舒茗有些后怕,她没想到一向单纯的珍妮弗居然会有这么疯狂的举动。

    “冷静?!”珍妮弗眼里燃起怒火:“我未婚夫眼里都是你,喝醉酒嘴里喊的都是你的名字,你让我怎么冷静?!只有你真正消失,我才可能有机会靠近他!所以……抱歉!”

    “珍……啊……”珍妮弗几乎很奋力的将她推进江里,陈舒茗处于被动一方毫无招架之力,被她退推进江里。

    她落进水里,双手在水里不停地扑腾着:“救命……珍妮弗你……你不能这样对……对我……救……”她奋力呼喊着,冷不丁又呛了几口冷水,可她根本就不会游泳!

    珍妮弗看着江岸上表情扭曲的珍妮弗,有些绝望,她根本没想过会有这一天的到来……

    她还不能死,她还有好多未完成的事情,可是身子越来越沉,扑腾了好久。脚下没了力气,身体渐渐没了动作。

    珍妮弗站在江边,眼看陈舒茗就要在这个世界彻底消失了,以后再也没有人来跟她抢思诚了。

    可是看到她绝望的眼神,她的身子渐渐沉入江底,珍妮弗心底突然腾升起巨大的恐惧。

    她看着自己的双手,忍不住颤抖起来。

    她活生生把陈舒茗推进了江里,不可想象,她居然亲手杀害了人……

    “救命啊!快来人啊!”

    她后悔了,她不该把陈舒茗推进江里,她奋力的呼喊着,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

    “救命啊,来人……”

    泪眼朦胧中,她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飞奔过来,然后扑通一声,跳进水里。

    听到水声,珍妮弗才反应过来,她回头一看,看清楚来人后,她浑身一怔。

    是傅思诚。

    思诚一定会更讨厌她了……她亲手将思诚心底最爱的女人推进江里,想到这里,珍妮弗颓废的跪坐在地上,面色苍白,空洞地望着前方。

    傅思诚从小水性很好,看到他抱着已经溺水昏过去的陈舒茗往岸边游,她满眼泪光的唤道:“思诚……思诚你没事吧……”

    然而,等待她的是无尽的冷寂。

    甚至连一个眼神都吝啬给她,直接无视过她,小心翼翼的将陈舒茗放平在草地上。

    “舒茗,醒醒,舒茗!”他不停地唤着,大手轻拍她冰冷的脸颊,可是他却连一点反应都没有,眼眸紧闭着,平日里殷红的嘴唇毫无血色,浑身冰冷的如同冷窖里出来似的。

    他抬手到她鼻息间探了探气息,然后抬手开始有节奏的在她胸口上按压着,紧张的额头上汗水和江水一起滴落下来。

    珍妮弗怯怯的走过来,在他身边蹲下慌乱的问道:“思诚,舒茗怎么样了……”

    听言,傅思诚猛的抬起头,目光凶狠的剜了她一眼,吓得珍妮弗节节后退。

    在她胸口按压了好几次,陈舒茗依旧毫无生息,苍白的唇紧闭着。

    他第一次强烈的感受到心痛,看着地上一动不动的陈舒茗,他脸色全白了,搂紧陈舒茗,嘴唇颤抖的说不出一句话。

    “舒茗,我命令你快点醒来,你不准死,我们还没有好好在一起呢,你听到没有,给我醒过来!”傅思诚一遍按压着她的胸口,不停地说道。

    她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傅思诚慌了神,将手凑到他的鼻息间,发现她的呼吸越来越薄弱,他痛苦的摇着头:“我不会让你死,绝不!”

    说完,他一手捏着她的鼻子,一手捏住她的下巴,对准她苍白无血色的嘴唇,深呼吸一口然后对了上去。

    “呜……”珍妮弗一直在哭,身子不停地颤抖,她真的好害怕,如果舒茗醒不过来,她会愧疚一辈子的!

    “舒茗,你醒醒……”傅思诚一直在给他做人工呼吸,可是过了好久还是没有任何反应,他急得眼眶发红,突然伸手将她搂紧怀里,哽咽起来。

    “你不能死,我还没有光明正大娶你为妻,我们还约定要一起环游世界生好多好多孩子,你快点醒过来看看我啊……”

    “咳咳……咳……”躺在他怀里的陈舒茗突然咳了起来。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