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一百八十六章 如此爱你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傅思诚一愣,随即回过神来,咳了好几声,陈舒茗终于把积在胸口的水全部吐了出来。

    她的脸色终于恢复了一点血色,陈舒茗缓缓睁开眼睛,看清楚眼前傅思诚那张熟悉的面孔,她终于忍不住地哭了起来,出乎意料地搂紧她的脖子,整个人贴在他胸膛上。

    “呜……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傅思诚用力将她抱的更紧,仿佛失而复得的东西舍不得松开手:“没事了没事了,我不会让你死的,我不会让你见不打我,不会的……”

    珍妮弗就站在不远处,没有人注意到她,脸上早已泪流满面。

    她深深看了陈舒茗一眼,哭着跑开了。

    陈舒茗不知抱着傅思诚哭了多久,眼泪使劲往下掉,那种徘徊在生死边缘的窒息感让她心有余悸,她抱住他的身子忍不住颤抖起来,手臂越收越紧,迫切希望获得一丝安全感。

    不知时间过了多久,陈舒茗的情绪才慢慢稳定下来,缓缓松开抱紧的脖颈。

    傅思诚见她脸上还挥之不去的胆怯与憔悴,心疼的俯身吻上她的嘴唇。

    “呜……”她的唇被封上,不由自主的闭上眼睛,双臂绕到他身后,顺着他的力度,慢慢回应起来。

    平静的江面上,只剩两个人你情我浓的缠,绵。

    傅思诚真想就这样吻下去,可想到她的衣服还是湿的,便从她唇上抽离出来,开口道:“你身上衣服还是湿的,这样坐下去会感冒的,我带你去换件干的。”

    他声音沙哑的厉害,明明他也落水湿了衣服,可脑海里担心的是怕她感冒,都没有想过自己。

    陈舒茗心一紧,莫名的感动涌上心头。

    她乖巧的点了点头,在他的搀扶下站了起来,腿上却一软,幸好他及时扶住她,然后大手一横,将她拦腰抱起。

    陈舒茗被他重新带回别墅,开门的是张妈,看到傅思诚怀里的女人是一愣,看清楚那是陈舒茗后,脸上不由得洋溢起笑容,他们这是和好了吗?

    还没从欣喜的气氛里缓过神,下一秒就看到两人双双湿透的衣服不禁惊讶了一声,傅思诚缓缓说道:“舒茗落了水,我带她去泡泡热水澡重新换件衣服。”

    “嗯嗯,少爷你快去吧。您也别着凉。”

    傅思诚将她抱到之前住的房子里,这里一直有人打扫,而且墙壁颜色重新刷了她最爱的淡紫色,看起来很温暖,他抱着她走进浴室,调好浴缸的水,便动手解她的衣服。

    陈舒茗多少有些意识,虽然之前两人做过那个,但订婚这件事多少在她心里有些膈应,抬手握住他的手:“我自己来。”

    听言,傅思诚愣在原地,看了她半晌,不由分说的动手去解她的衣服,陈舒茗皱起眉头有些生气的说:“我说了我自己来!”

    下一秒,傅思诚毫无防备的欺身而上,嗓音沙哑的厉害,带着浓浓的欲,望:“我衣服也湿了,得一起洗。”

    他的嗓音带着无尽的诱,惑,陈舒茗明显感觉到她的薄唇贴在自己耳根处摩擦着,她别过头,伸手抵在他胸膛上拉开点两人的距离。

    “我真的已经很累了……”

    她怎么会不知道他葫芦里买的什么药,恐怕这一洗,她直接瘫在床上起不来了。

    “好吧,放过你这次。”

    傅思诚只好顺着她的意思给她加热了浴缸的水便关上洗手间的门出去了。

    陈舒茗这才脱下身上湿漉漉的衣服,整个人泡在水里。

    热气腾腾的水汽缓缓上升,时间久了大脑就不得控制的昏沉起来,她闭起眼睛,回想今天所发生的事情。

    她在江里不停地挣扎,觉得呼吸越来越困难,她脑海里蹦出的第一个人居然是傅思诚。

    如果她就这样死去,傅思诚一个人还怎么办?

    就当自己快没有意识,他突然跳进江里救自己,窒息了不知多久,她潜意识似乎听到外界不断的呼喊声,声音越来越大,她想醒过来,却怎么也睁不开眼睛。

    醒来的那一刻,当她看到傅思诚那张熟悉的脸庞浮现在眼前,她不顾一切的扑上去紧紧抱住他,害怕这只是一场梦,一个瞬间。

    可是……他们两人最终还是走不到一起,眼看他和珍妮弗婚姻将至,而自己和江泽也会如期举行婚礼……

    “我劝你早点离开我们家思诚,傅家大门岂是你这种丫头片子想进就进的,要不然……我可说不定下次你父亲伤的会是什么地方……”

    傅老爷子的话又在耳边响起,陈舒茗猛的睁开眼睛。

    这时,洗手间的门突然从外响了一下,陈舒茗下意识的缩了缩身子。

    她的脸被热水蒸的粉扑扑的,身上湿哒哒的什么都还没穿,就这样泡在浴缸里,他刚推开门就看到如此活色生香的场面。

    捕捉到她往后缩了缩身子,傅思诚迈步径自朝她走过来。

    陈舒茗一愣,慌乱地抓起旁边的浴巾想给自己裹上,可是某人却快一步一只脚已经迈进浴缸里,陈舒茗吓得手忙脚乱,只得将毛巾护在自己胸前,紧紧捂住胸口。

    可是奈何傅思诚力大,轻而易举就连她圈在自己怀里,虽然身前裹着一层浴巾,可是靠的如此近的距离让陈舒茗全身紧绷住,无力地推搡着他:“你别这样!”

    “不要哪样?谁让你在里面这么久,我都忍不住要进来了。”

    “你这什么借口……”陈舒茗话还没说完红唇就被他狠狠封住,他还是一如既往的霸道,陈舒茗刚开始还有点抵抗,久了就忍俊不禁的沉迷其中,顺着他的力道纠缠在一起。

    那遮挡在胸前的浴巾也随之掉进水里,肌肤相亲。

    傅思诚的大手开始不安分起来,环在她腰间的大手慢慢往下游离,在她大腿缝隙间挑逗的摩挲着。

    陈舒茗被他弄的浑身燥,热,一阵爱,抚过后,傅思诚将她从水中抱起,片叶不沾的拿过取好的衣服一件一件往她身上穿。

    穿的时候一点都不安分,大手有意无意在她肌肤间抚摸着,陈舒茗被他气的无力招架,扭过身子系衣服的纽扣。

    在系领口的衣扣时,陈舒茗发觉脖颈处多了一条项链,她低头看去,那天还回去的星辰项链又重新戴在自己的脖子上。

    她怔怔的握着项链上闪耀的钻石星辰:“这是……”

    傅思诚搂紧她,唇边的笑意荡漾:“这本就属于你的东西,我要和你一辈子,没我的允许不准离开。”

    “可是你和……”

    “我和珍妮弗不会订婚的。”傅思诚一眼看破她的心思柔声说着,大手紧紧握住她的手。

    半晌,陈舒茗又开口说道:“别开玩笑了……”

    她抽回自己的手,想把项链重新摘下来还给他,却怎么取不下来,陈舒茗有些诧异,使出吃奶的劲去摘,还是取不下来,她有些恼火的说:“这怎么取不下来?”

    听言,傅思诚悠悠的看着她,拉过她的手将她揽进怀里:“因为你注定是我的人。”

    “不!”陈舒茗语气突然激烈起来,伸手猛的推开他:“都是假的,假的!”

    看着突然变化的她,傅思诚也是一惊:“你怎么了?”

    “我……”陈舒茗沉默地看着她,傅老爷子的话不停回荡在耳边,她抿了抿嘴唇转身要走,眼神掠过他的:“今天谢谢你,我先走了。”

    她刚迈出一步,身子就被人从后面牢牢抱住,力道大的仿佛要把她生生镶嵌进自己的身体里,陈舒茗挣扎,他就抱的更紧,几乎咬牙切齿道:“陈舒茗,你就这么狠心吗?!你就这么把我推得远远的!”

    “傅先生,请您自重,您已经是别人的未婚夫了……”陈舒茗痛苦的闭上眼睛,不敢再往下想,如果他们是平凡人该多好,不用管那些门第关系,他们也不至于沦落到这地步。

    “订婚?”说起订婚,傅思诚突然想起中午看到的那张请帖,他顿时怒火丛生,圈着她身子的手臂愈加用力:“你是不是喜欢江泽?!”

    “那又怎样!”陈舒茗苦笑着:“你不也快跟珍妮弗订婚了,还有功夫管我的私事?”

    话落,他突然将她身子扳了过来面对面站着,大手扣住她的下巴,冷声道:“所以,我可以理解成你在故意激怒我?”

    如果真的是这样,或许他就没有这么生气,反而会觉得高兴,因为是在意才会这样做。

    可是陈舒茗却淡淡拂开他的手:“傅先生未免多想了,我们订婚都与彼此没有任何关系,只不过遇到了合适的人做了想做的事情罢了。”

    “合适的人?你的意思是你爱上江泽了?陈舒茗,你敢看着我眼睛重新说一遍吗?”

    听言,陈舒茗顿了顿,眼眸一直低垂着,声音依旧:“你这样有必要吗?”

    刚说完,下巴又被紧紧扣住,强迫她抬头对上自己的眼睛:“当然有必要,如果你爱他,为何我将你救上来你毫不犹豫就吻了我,你骗不了我的,无论你现在怎样想,我告诉你,从现在开始你不爱我这件事我不会再相信了!”

    说罢,他倏然又压住她,薄唇擒住她的唇。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