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一百八十七章 身不由己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唔……”陈舒茗被堵的出不来声音,她看准时机趁他放松警惕使出吃奶的劲将他推开,她这一推,傅思诚重心不稳的往后倒去,整个人跌在大床上。

    趁着空隙,陈舒茗连忙转身就往外跑去。

    她从外面把门锁反锁住,只听到里面傅思诚气急败坏的吼:“该死!陈舒茗你给我回来!”

    陈舒茗跑的上气不接下气,出门正好看到有辆出租车,招了招手,在傅思诚追上来之前坐上了出租车。

    看她跑的气喘吁吁,司机师傅往后看了她一眼:“小姑娘,和男朋友吵架了?”

    陈舒茗没说话,只是使劲摇了摇头。

    车子开到一半,司机师傅才问她要到哪里去,陈舒茗本来是想着回家,但想到傅思诚可能会跟着过来,她想了想说道:“去北郊别墅区。”

    她现在身无分文,手机也没拿,傅思诚肯定会打电话给林木子,想到这里,江泽是唯一能帮她的人。

    “小姐在那住啊?”司机师傅一脸的惊喜。

    “没有,这是我朋友的家。”陈舒茗微笑着解释道。

    “是男孩子吧。”司机一副明事人的模样。

    见势,陈舒茗也只能诚实的点点头。

    车子到了北郊别墅,陈舒茗也不好意思让司机久等,就借他的电话给江泽打了电话,幸好她记性好,看了几眼就记住了。

    电话挂断还没两分钟,江泽就从那边过来了,给陈舒茗帮忙付了车钱,然后用奇怪的眼神看了她好几眼,发现她身上衣服都换了,便皱起眉头:“我记得你早上穿的不是这件衣服?你去哪了?还有,你手机呢?”

    听言,陈舒茗心虚的干笑了几下:“没什么,你别问了。”

    说着,她就往前走去,江泽一脸担忧的看着她,总觉得哪里怪怪的,眼神突然捕捉到重新回到脖颈上的项链,心里一紧。

    随即伸手握住她的手臂:“这项链怎么会出现在你脖子上?”

    陈舒茗顿时觉得呼吸都停顿了,紧张的抿着嘴唇。

    “这项链你不是还给傅思诚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今天你和珍妮弗去做什么了?”

    “我……”陈舒茗不知如何解释,今天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了,她真不知道该如何向他讲清楚。

    “再过段时间我们就要订婚了,你还对他恋恋不舍吗?陈舒茗,你告诉我,你爱我吗?”

    “你听我解释!”

    “解释?”江泽眼眸里的光亮慢慢黯淡下去:“这些天我一直在为订婚宴的事情忙上忙下,我在想你穿什么礼服会比较好,我想怎么做才能让你慢慢接受我,可你……”

    “你听我解释!”陈舒茗双手紧紧交错在一起:“是他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给我戴上的,我尝试取下来,可怎么也取不下来,我不是故意的……”

    江泽目光停滞住,嗓音有些无力:“所以说,你还是放不下他是吗?”

    陈舒茗怕他再误会下去,伸手拉住他的手,将今天发生的事情跟他说了一遍:“我今天确实去见了珍妮弗,可她突然情绪激动把我推进江里,如果不是傅思诚,恐怕你就见不到我了……”

    那种在生死边缘徘徊的感受,陈舒茗这辈子都忘不了。

    江泽有些迟疑:“真的吗?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听言,陈舒茗苦笑着松开他的手:“事情我已经告诉你了,你信也好不信也好,如果你觉得我在欺骗你,那就取消婚约吧。”说完,她不再解释转身就往外走。

    江泽突然急了,上前就把她抱住:“别走!别离开我!”

    “是我的错,我不应该怀疑你,我好不容易等到你同意我们的婚约,怎么会说放弃就放弃!”

    陈舒茗任由他这样抱着,缓缓转过身对着他,语气淡淡:“我既然选择跟你在一起,就不会轻易离开。”

    至于这条项链,我会还给他的。

    江泽看着她坚定的神情,缓缓点了点头:“嗯。”

    下午下班回家,陈舒茗买了蔬菜回家,经过小区门口,有意在门口张望了会,确定没有傅思诚的的身影才走进去。

    一进家门,就看到搬进来好多新的家具,而且还有我各种各样新东西,陈舒茗有些诧异的看着眼前的东西,邻居们纷纷围上来,看到她便笑呵呵的打招呼:“舒茗,怎么没和未婚夫一起回来?”

    听言,陈舒茗愣在原地,疑惑地看着他们。

    住在陈舒茗楼上的房客见过江泽找过陈舒茗几次,此时更是乐呵呵的说:“舒茗你可真有福气,有个这么疼爱你的男人……”

    “我听说啊,他就是江氏集团总裁,这么一位大金主喜欢舒茗,快跟我们说说有什么绝招,我好传授给我的女儿,嫁进豪门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啊。”

    听到这里,陈舒茗已经变了脸色,那些邻居倒挺会看眼色,见她神情不对了,都纷纷找借口有事走开了。

    而另一边,江泽已经把他们订婚的消息放出来了,所有商界都知道江氏江大总裁要和一个长得倾国倾城的美人订婚,无人见过女人真正的模样,也无从得知她的身世。

    离订婚的日子越来越近,有太多事情要忙,而今天,江泽告诉她要带她去见未来的公公婆婆,就算她再不想见,可毕竟到了谈婚论嫁地步,这些都是必须要面对的。

    一大清早她就开始梳妆打扮,昨天还特意问了江泽他的母亲喜欢什么样的女孩,第一次见面需要注意点什么。

    放在桌上的手机不应时的震动了下,陈舒茗拿起来看。是条匿名信息,信息内容就四个字:祝你幸福。

    陈舒茗一开始还纳闷是谁发的,后来想了想,知道他们的事情又这么简单祝福的人,大抵也只有一个人。

    她不知道说什么,知道再怎么说也改变不了结果,于是她礼貌地回过去一句礼貌的谢谢,再也没有回音。

    刚放下手机,江泽就从外推门而入,看到她后宠溺的朝她笑着,揉了揉她的脑袋:“你什么样我母亲都会喜欢的,别紧张,做你自己就好。”

    陈舒茗知道他在安慰自己,精心挑选了一款白色连衣裙,一头妩媚的秀发放下来,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她满意的露出笑容。

    江泽看到她还是愣了一下,虽然她平日里已经够美了,很少见她把头发放下来,白色连衣裙配一头秀发,迷人的让人移不开眼。

    “这身怎么样?你妈妈会喜欢吗?”陈舒茗在他面前转了一圈说道。

    江泽搂住她的腰,眼眸一直凝视着她:“母亲一定会很喜欢的,舒茗,你美得都让我移不开眼了……”

    还没等陈舒茗反应过来,薄唇凑上来,她慌乱地用手挡住他的薄唇:“别闹,我都擦了口红。”

    江泽顿了顿,目光移到红唇上,看来她真的为见自己的家长花了很大心思的,猝不及防的拉开她的手在她唇上亲了一口。

    “啊呀!你搞偷袭!”陈舒茗惊呼道,看他推开饶有趣味的看着自己,她狠狠瞪了他一眼,从包里抽出纸巾拿着镜子准备重新涂口红,却被他一把抓住:“别涂了,不涂也很好看,再说了你涂了我也不好亲……”

    “……”陈舒茗无语的看了他一眼,还是把口红和镜子收回包里,然后用刚刚擦了嘴唇的纸巾给他擦着,刚才亲自己的时候唇上染了好大一片红色。

    擦了一会才擦干净,她将纸丢进旁边的垃圾桶,没好气的说:“好啦,快走啦。”

    江泽笑眯眯朝她红唇凑过去,明显一脸的欲求不满:“现在亲方便多了……”

    “你!”陈舒茗伸手挡住他的嘴唇,瞪着他:“你再这样我就回去了……”

    “好好好,我们走!”见她拉下脸,江泽立马妥协,牵起她的手往外走。

    因为知道儿子要订婚的消息,江氏夫妇连夜从国外从瑞士飞了回来,风尘仆仆的,订好饭店早早等在那里。

    看到陈舒茗就像看到自己亲儿女似的,亲热的拉着说话,好像以前就认识,没有一点生疏。

    江泽满意的勾唇,凑到她耳边轻声道:“别紧张,我父母都很容易亲近的。”

    陈舒茗点点头,他没有想到江泽的父母居然如此平易近人,仿佛没有隔阂一样,同样都是豪门之人,为什么差别如此之大。

    “来,舒茗,多吃点木瓜。”江母亲热地给她夹菜,突然停顿了下问道:“对了,今天亲家母怎么都没有过来呢?”

    陈舒茗本来还满脸笑容,听到她这样问,脸上的笑容僵硬了下,她该怎么开口,无奈下,只好求助的看向江泽。

    “妈!”江泽突然唤了江母一声:“好好吃饭呢问这干什么?”

    “我好奇嘛,这都不可以吗?”

    说罢,江母有些责怪的捏了捏江泽的耳朵根,江泽顿时吃痛的惊呼出声,捂住自己的耳朵:“妈,女朋友还在这呢,给我留点面子嘛!”

    “都订婚了还怕什么?来,舒茗,我们吃我们的,别理这个臭小子,其实我早就听泽儿说过你家的情况,放心吧,阿姨和叔叔都是明理之人,只希望你们结婚后能和睦美满的在一起。”

    听言,陈舒茗有些感动的看着江母:“谢谢伯母,我们会的。”

    话落,江母突然从包里取出一个盒子,里面放着一款玲珑剔透的玉镯,递到陈舒茗手里。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