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一百八十八章 报复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陈舒茗有些手足无措,不知是该接还是不该接:“伯母,这……”

    “伯母从瑞士回来的急,没带什么贵重的礼物,这是伯母和伯父的结婚纪念物,就把它送给你。”

    “伯母,这是您和伯父爱情的见证,太贵重了,我不能收。”陈舒茗说着,把玉镯递回去,动作很轻柔,生怕把镯子弄坏了。

    “这有什么不能收的,就是因为它美好,所以我要把它送给未来的儿媳妇,现在我的泽儿有了心爱的女孩,我当然要把玉镯转交给你。”

    说罢,江母不经她同意的一下将玉镯戴在她手腕上。

    陈舒茗本以为他们会留下来参加订婚宴,却没想到他们只是在这里待了一个上午就飞回瑞士了,等她知道还是江母打电话过来给他们报平安。

    而另一边,陈馨悦穿着性,感内,衣在白哥面前晃悠,她总能想出一切让男人沉沦其中的法子。

    白哥葛优式躺在沙发上,手里拿着一份报纸,上面刊登着江氏总裁和美人将在一周后举行订婚仪式。

    照片上的陈舒茗美得倾国倾城,却还不及真人的一半,想不明白当时怎么就着了陈馨悦的道来对付陈舒茗。

    陈馨悦笑的魅惑,一步步朝他走来,然后坐上他的僵硬,不停地扭,动:“白哥,不如今晚我们快活一下……”

    陈馨悦的床上功夫不是一般的好,好几次都被她折腾的睡不了觉,但每次只要她主动要,他都会不失所望的要了她。

    这次也不例外。

    两人很快就脱了衣服直奔主题,他将她紧紧禁锢在身底下,僵硬抵着她的,大手抚摸着柔软的身体。

    情迷意乱之中,他居然把她幻想成陈舒茗,他开始疯狂起来,手上的力道也不断加大,大力的在里面来回抽,动,一阵嘤咛声不断,叫的男人下肢躁动不已,唇瓣啃食着她的每一寸肌肤。

    屋子里,呻,吟声不断。

    “嗯……啊……”她被压在床上,男人庞大的身躯在她之上紧压着。

    “陈舒茗……你是我的女人……”

    而闭着眼睛享受的陈馨悦在听到这个名字后突然睁开眼睛,诧异的盯着她,为什么!为什么每个男人都想要拥有她?!

    姣美的容颜变得有些扭曲,陈馨悦狠狠地瞪着天花板。

    陈舒茗,我要你不得好死!

    距离订婚的日子越来越近,江泽一大清早就把她从被窝里拉出来,准备带她去试礼服,陈舒茗揉着惺忪的眼睛,半梦半醒的被他拖到婚纱店里。

    “怎么带我来这?”陈舒茗伸了个懒腰迷糊的问道。

    “早点试试,离订婚也不远了,不是吗?”

    “嗯。”

    虽然她还是觉得有些快,但江泽都这样说了,她也不再拒绝,跟着他进了婚纱店。

    一进店门,店员就一脸笑容地迎了上来,看到江泽时明显愣了愣,随后目光时不时落在他身上。

    江泽要店员拿来婚纱款式给陈舒茗挑选,她有些困乏地窝在江泽怀里,轻声道:“我穿哪件都可以,你帮我挑选就好。”

    听言,江泽低头看她一副没睡醒的模样,无奈的叹了口气,宠溺的开口:“好了小懒虫,那我帮你挑选好你去试穿好吧?”

    “还要试穿?”陈舒茗半睁着眼睛慵懒的说道。

    “不试怎么知道合身不?”

    “你放心啦,每件我都很合身的。”

    “不可以,婚纱是一定要试的,你觉得哪里不喜欢的,我直接帮你订做。”说完,江泽合上杂志,转头对店员说:“我要你们这最独一无二的婚纱款式。”

    话落,店员微笑着恭敬地点头,接过杂志去拿了另一本过来。

    果然这一本翻起来款式精致了许多,陈舒茗窝在他怀里,一起挑选礼服。

    最终订下一款,让陈舒茗拿过去试穿。

    江泽就坐在位子上继续翻阅着杂志,店员满眼桃花地在他身上移不开眼,心想这小姐真有福气,能嫁给这么一位英俊的男人。

    就在这时,门口响起有客人来临的提示,店员这才回过神小跑着迎了上去。

    傅思诚和珍妮弗一同走进来,看到傅思诚那张俊俏的脸庞,店员心跳加速,眼冒桃花,心想今天真是个好日子,刚开店就有两位大帅哥光临,真是太养眼了。

    进去之后,傅思诚便冷声道:“你喜欢什么自己选。”

    声音响起,江泽只觉得熟悉,回过头,正好看到傅思诚朝这边扫过来。

    “这么巧?你们也来试礼服?”江泽率先开口。

    瞥见他身边空荡荡的位子,又看了眼紧闭的试衣间,松开的手紧攥住,又重新松开。

    半晌,他才淡淡说道:“是挺巧。”

    说着,他走过去在他身边坐下。

    珍妮弗心里愧疚,不敢正视傅思诚的眼睛,也不敢走过去,只能让店员带着她挑选款式。

    就在这时,试衣间的门从里面打开,一身婚纱的陈舒茗从里面走出来,她一手捂着胸前,一边唤道:“江泽,我后面的拉链拉不起来……”

    抬头间,正好与傅思诚的目光交汇在一起,她怔了怔,慌乱地别过眼神。

    傅思诚目光一直停留在她身上,穿上婚纱的她简直美到窒息,以至于从他看到她那刻起再也移不开眼。

    只见江泽站起身,走到她面前让她背对着自己,替她拉好拉链:“好了。”

    话落,江泽牵着她转了个圈,一袭落地婚纱的她美得惊人心魄。

    站在远处的珍妮弗也看到了,心里不由得赞叹舒茗真的好美,可她不敢过去,那天落水事件之后,傅思诚对她冷言冷语的,话更是比以前少了很多,看到傅思诚的目光一直停留在陈舒茗身上,她有些难过的红了眼眶。

    “你真美!”江泽搂着她温柔的笑着:“我们就订这一套怎么样?”

    “都可以。”陈舒茗淡淡说道。

    “好,那就这一套。”

    听言,陈舒茗点了点头:“那我先把它换下来。”

    时间一天天过去,一晃而过,离订婚日子不到两天。

    陈舒茗还不忘努力工作,在办公桌上奋笔疾书,江泽怕她太累,好几次要求让她给自己放几天假,她一万个不愿意,没辙,江泽也只能顺着她的意思来。

    下班后,陈舒茗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去了咖啡厅。

    本来只是想待在这缓解一下压力,却没想到会在这遇见陈馨悦。

    陈馨悦率先看到她,随即踩着恨天高朝她这边走来。

    “哟~还真是冤家路窄,在这都能碰到你!”

    陈舒茗一脸淡然,并没有说话,目光定定的看着一身名牌的陈馨悦,看她样子一定有话要说。

    果真,没过一会儿,陈馨悦趾高气昂的说:“听说你快结婚了?对象还是大名鼎鼎的江大总裁……”

    “你想说什么直说。”陈舒茗打断她。

    “看不出来,在家里看起来一脸人畜无害的模样,没想到勾,引这么多男人,也不知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陈馨悦满脸不屑,双手环在胸前说道。

    听言,陈舒茗勾了勾唇,毫不示弱的反驳:“据我所知,好像妹妹被好多男人抛弃过呢?我可比不上你。”

    “你!”陈馨悦气急败坏的向前:“你再说一句试试!”

    “好话不说二遍。”

    说着,她倏然站起身拎着包就要走,她实在没心情再听她说下去了。

    这么不把她放在眼里,陈馨悦简直气极了,想都没想直接端起桌上那杯刚端上来的滚,烫的咖啡就朝陈舒茗身上泼过去。

    她突如其来的举动着实把陈舒茗吓了一大跳,来不及躲开,眼看那杯咖啡就要泼在自己身上,突然有一个人影从她面前闪过,护住了她。

    “嘶……”他紧紧护住她,那杯滚,烫的咖啡就这样泼在他的背上。

    扑鼻而来的熟悉的薄荷香让她愣住,抬起头,傅思诚那张熟悉的脸庞闯进她的视线,她身子一僵,捕捉到他脸庞划过一抹痛苦的神情,但他却一脸担忧的看着她:“你没事吧?”

    “没……”陈舒茗愣在原地,似乎被吓到一般,明明是他被泼到……可现在……

    见她不说话,傅思诚急了,握住她的肩膀使劲晃了晃:“舒茗,你没事吧?”

    只见她突然眼眶一红的拉着他转过身,明显看到后背一片潮湿,而陈馨悦愣在原地,明显被这一幕惊住了。

    陈舒茗伸手朝他的后背摸去,便感受到身子微微一颤:“你没事吧?”

    “没事!”傅思诚咬着牙说道。

    没事?!骗鬼呢!那么滚,烫的水,真以为自己身子铁打的吗?经得起千疮百孔,肯定烫伤一片了。

    “傅……傅总……”陈馨悦有些结巴的唤道。

    “闭嘴!”话还没说完,傅思诚冷声打断:“再让我听到你的声音,我让你明天彻底消失在a市!”

    只是一句话,就足以让陈馨悦吓破了胆,愣在原地一言不发。

    傅思诚搂着陈舒茗走出店门,车里,他紧握着方向盘,不停地喘着粗,气,看样子似乎在隐忍着什么。

    陈舒茗只觉得心被狠狠揪起,担忧的开口:“你后背一定烫伤了,我看看……”

    陈舒茗凑过去,伸手要解他的衣服,手腕却被他扣住,转头瞪着她,声音冷到极致:“你是傻吗?不知道躲开吗?要是那杯咖啡泼到你身上该有多疼!”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