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一百八十九章 你在担心我?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要不是罗特助看到她在这里,因为上次落水的事情还心有余悸担心过来看看,她岂不是被那杯咖啡泼到了……

    幸好,他及时赶到,那杯咖啡泼到了他的身上,如果她被泼了,他一定立刻马上让陈馨悦永远消失在a市。

    听言,陈舒茗怔怔的看着他,为什么?为什么每次都在她快要放弃的时候突然闯进她的世界,她都已经对他说了那么多狠心绝情的话他还扑过来不顾一切的救自己,明明是他受了伤,他却只顾担心她。

    心里某处莫名的软下来,任由他握着自己的肩膀,柔声道:“我很好,倒是你,那么滚,烫的咖啡泼在你身上,一定很痛吧,让我看看……”

    傅思诚不由得一怔,看着她不加掩饰对他的担忧,手不由得松开,让她靠近自己解开自己的衣扣。

    她双手不住地颤抖,衣扣半天都没解开,傅思诚倏然扣住她的手:“没事,别担心。”

    说着,他微微勾唇,下一秒钥匙插进锁孔里,启动引擎。

    车子在公路上飞快的疾驰,陈舒茗又不敢乱动,车水马龙的街道,害怕一个不留神酿成大祸,还是忍不住担心:“你要去哪?你伤口还没有包扎!”

    眼前的路越来越熟悉,她突然意识到这是去哪的路,心里一惊,忙看向他阻止道:“傅思诚,你这是做什么?!停车!”

    可他却一副没听到的样子,车子一路开到别墅门前,陈舒茗握紧安全带赖着不下车,好看的眉头拧起:“送我回去!我不要在这!”

    听言,傅思诚声音里带着浓浓的压迫:“你是自己走还是抱你进去?”

    听到这里,陈舒茗死死的抓紧车座靠背:“我不!送我回去!”

    谁知傅思诚直接忽略过她的话,直接绕到她那边打开车门,弯腰欲抱她下来。

    因为动作幅度太大,忘记还有烫伤的后背,他不禁闷哼了声。

    陈舒茗一怔,抱着车座的手不由得松开,突然记起他还为自己受着伤……

    正失神间,只觉得腰间一轻,下一秒整个人都被他抱了出来。

    “啊!”陈舒茗惊呼道:“傅思诚你放开我!”

    “别叫!”傅思诚冷硬的说道,忍着身上的疼痛将她抗回别墅。

    傅思诚抱着陈舒茗上楼,陈舒茗想起他身上还有烫伤,不敢轻举妄动。

    “张妈,你可以出去了。”

    张妈将医药箱放好后,临走前还背着他们偷笑:“这两孩子什么时候才能修成正果啊……”

    傅思诚将陈舒茗放在大床上,见张妈走后,陈舒茗起身将桌上的医药箱打开,然后在里面挑着药,准备好转身看他,却发现他就站在自己身后离得极近。

    “过来我帮你擦药吧。”因为愧疚,陈舒茗语气有些缓和。

    这次她很快就解开他的衣扣,感受到他身体的轻颤,随后衬衣被她脱了下来。

    看到他后背一大片烫伤,因为没有及时处理已经冒出好多水泡,陈舒茗紧抿着嘴唇。

    她不由的伸手去轻触他的伤口,身子不由得轻颤了下,陈舒茗紧抿着嘴唇缩回手,有些担心的问出声:“一定很痛吧?”

    可傅思诚始终目光紧盯着她:“幸好没有泼在你身上,否则你一定痛死了……”

    “好了我给你擦药。”陈舒茗打断他的话,然后拧开药**用棉签一点点蘸着药给他涂抹,还不忘担心道:“伤口碰到药会有些痛,你人一忍。”

    每次棉签碰一下他的伤口,身子都会不由得颤抖,因为是陈舒茗他才努力忍耐下来。

    “舒茗,你一定还爱我是不是?看我受伤你那么担心害怕,眼神骗不了我的……”

    陈舒茗擦药的动作因为他的话停顿了下,而后淡淡说道:“傅先生,我想您一定想多了,我帮您,是因为您再一次救了我,这是人之常情。”

    “真的只是这样?”他凝视着她不禁问道。

    听言,陈舒茗将棉签放回桌子上,刻意往后退了退拉远了距离:“药擦好了,你先休息,我就走了。”

    说罢,她从他身边擦过就往门外走去。

    “如果你不帮我擦药,我就让伤口溃烂!”

    听言,陈舒茗猛的站住脚步,却没有回头:“傅先生,您这样会给我造成压力。”

    “压力?”傅思诚眯起眼睛:“只要那人是你,我不管有没有压力。”

    说着,他突然伸手把陈舒茗涂过一遍的药全部抹去,原本就因烫伤的后背被他这样用力摩擦,顿时水泡都挤破了。

    “你是不是疯了!”听到后面刺啦刺啦的声音,她猛的回过头就看到他猛烈的动作。

    傅思诚悠悠的看着她,倏然伸手将她揽进怀里,声音嘶吼着:“我早就疯了,从你说要永远离开我后,我早就不是正常人了……”

    陈舒茗紧咬着嘴唇,眼眶忍不住泛红,这个男人,居然拿自己的伤口开玩笑。

    “你以为你是钢铁之躯吗?明明受了伤你还这样……”

    “如果这样可以换来你的回眸,再大牺牲我也愿意!”

    分开的这段日子里,傅思诚可谓过得浑浑噩噩,身边的女人没少出现,可他通通不要,只对陈舒茗一个人情有独钟,分开越近越是想念。

    可是,她却一而再,再而三地把自己从她身边推开。

    想到这,傅思诚突然松开她,冷声道:“你回去吧,我不会再强求你,这些药你都带走,我不可能再用药,就让印记永远伴随着我。”

    陈舒茗被他推开,身子不由得往后踉跄的后退了几步,她紧攥着拳头,想要绕到他身后去查看伤口。

    “出去!”傅思诚狠狠将她推开,低吼道。

    因为伤口拉扯的原因,傅思诚已经疼的受不了了,他不想让她看到如此狼狈的他。

    “我带你去医院看看。”陈舒茗不放心的说道。

    听言,傅思诚冷笑出声:“我的事不用你操心,你走吧!”

    陈舒茗拧起好看的眉头,她实在不知道为什么前后差别那么大,明明刚才是他叫来处理伤口,现在又要赶她走,究竟因为什么?

    想到这,陈舒茗站在原地,默默观察他。

    他额头间布满细细密密的汗珠,嘴唇也因为疼痛而变得有些发紫,而这些,都是因为她。

    陈舒茗步子有些迟疑,下唇几乎要被她咬出血来,她到底该怎么办?真的要做出改变吗……

    瞥见眼前将痛苦藏匿的傅思诚,陈舒茗深呼吸口气,觉得还是先解决眼前的事情比较重要,毕竟傅思诚是为她受的伤,想到这里,她转过身:“我不走了,我就在这。”说着,她上前绕到他身后:“我帮你擦药。”

    听言,傅思诚顿了顿,眼神快速的扫向她,眉头蹙起,再次问道:“你确定要留下来?”

    “嗯。”

    “不后悔?”

    “不,唔……”陈舒茗刚说了一个字,傅思诚直接扳过她的身子俯身下来,大手圈着她纤细的腰肢,热吻铺天盖地的袭来。

    她紧张的紧闭着眼睛,手无力地攥住他的衣袖,这次却没有挣扎。

    大约两分钟,直到吻到两人快要窒息,傅思诚才缓缓从她身上抽离出来,身子却没有离开,大手摩挲着白皙的肌肤,冷声道:“陈舒茗,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果真不走?”

    如果她真的选择要和江泽订婚,那他最后和谁在一起都没那么重要了,可如果她不走,他再也不会放开她。

    陈舒茗心里一次次打退堂鼓,她答应了江泽,可这边却放心不下傅思诚。

    陈舒茗紧咬着下唇,明明知道自己选择任何一方都会伤害到另一个人,可心爱之人就在他眼前,,面对傅思诚,她此刻真的放不下。

    下一秒,抓着他衣袖的手攀上他的脖子,将他紧紧圈在手臂之间,使劲摇了摇头:“不走了,我担心你。”

    话语之间,傅思诚有那么一秒的愣神,看着近在咫尺的她,眼角似乎有不明液体在叫嚣着,然后吧嗒一声滴落在他衣衫上。

    一哭,便再也控制的不了的,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往下掉,傅思诚整个人愣住。

    在他印象里,她似乎并没有在自己面前哭过几次,每次分歧误会,她倔强的仿佛无坚不摧,从来没有将这么柔软的她现在自己面前,等回过神来,她已经哭成了泪人,眼眶通红。

    他心里猛的一怔,某处似被什么尖锐的利器狠狠刺了一样,痛的让他呼吸不过来。

    下一秒,薄唇覆上她的眼睛,一点点将脸上的泪痕吻干,再次覆上她的红唇,在其中流连忘返。

    这一刻,他们只是傅思诚和陈舒茗,抛开脑后那些婚约之说,只想好好享受这片来之不易的美好。

    情到不得控,傅思诚直接将她打横抱起,却因此牵动后背的烫伤,疼的他闷哼一声,陈舒茗一怔,忙从他身上跳下来,看着他疼的发白的脸色,担心的看着他:“很痛吧,坐这我还是先帮你看看伤口。”

    傅思诚薄唇紧抿着,眼神一直凝视着她:“你这样做是因为愧疚吗?”

    听言,陈舒茗怔了怔,如果他知道自己因为愧疚才留下来,一定会赶她走,不会让她看伤口的。

    想到这,她摇了摇头:“不是。”

    “那是什么?”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