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一百九十章 我不会再放开你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我担心你……”

    她抬头看着他,只见他满意的勾了勾唇,陈舒茗有些好笑的摇了摇头,一个大男人,怎么比小孩子还难哄。

    这不看还好,一看直接把她吓了一大跳。

    原来在伤口上起的水泡因为被他用力摩擦擦破了皮,鲜红的血肉清晰可见,虽然面积不大,却足够让人触目惊心。

    陈舒茗紧抿着嘴唇,心揪成一团,幸好今天只是一杯咖啡,若是换成别的,她简直不能想象后果。

    如果现在就帮他上药,估计疼痛会加倍,陈舒茗好看的眉头拧起,半晌才开口道:“我们去医院吧。”

    话落,傅思诚却摇头:“不去。”

    “为什么?!”

    傅思诚抿着薄唇,去了医院包扎好她一定会离开的,与其这样,不如自己多痛一会,她就可以一直陪在自己身边。

    “你说话啊!为什么不去医院!”

    陈舒茗绕到他面前正视着他,他却不为所动,幽深的眸子一直注视着她。

    两人对视许久,陈舒茗终于从他眼神里看出什么端倪,试探的开口:“你是怕去了医院我就走啦??”

    说完明显看他眼眸动了动,却还是没有说话。

    陈舒茗终于明白他是什么意思,叹了口气,上前拉住他的手:“去医院吧,放心,我不会离开的,”

    “我要怎么相信你?”傅思诚眼神一动,还是不打算妥协。

    “不相信我?”陈舒茗挑了挑眉:“那既然这样,我现在走好了。”

    说罢,她作势就往外走,傅思诚果然心急的拉住她:“别走!”

    “那就跟我乖乖去医院!”

    “那……”傅思诚故意停顿了一下:“有没有什么奖励?”

    “奖励?!”陈舒茗不禁脱口而出,这都多大的人了,怎么比小孩子还幼稚。

    “对,给了奖励我就去!”傅思诚再次肯定他说的话。

    “奖励?你要什么?”陈舒茗拧起眉头看向他。

    只见他直勾勾的望着自己。

    眼神再近一些,才发觉他一直盯着自己的嘴唇看。

    天哪!他脑子里一天究竟装了什么东西?

    无奈下,陈舒茗有些羞怯的向前倾了倾身子,在他脸颊上很快“吧唧”一口,红着脸推开,眼神别过他:“好啦,快走啦!”

    可还没走几步,下一秒,大手擒住她的腰身,整个身子被他扳过来,毫无征兆的吻上她的唇,霸道又温柔。

    “唔……”陈舒茗无力推搡着他的胸膛,不知过了多久,傅思诚才满意的松开她,然后摸了摸自己的嘴角,不自觉勾起一抹笑意。

    自从两人分开以后,很久没有这么安静和谐的相处了,今天是傅思诚第一次真正发自内心的笑容。

    陈舒茗推开来,低垂着眼眸,背着光还隐约能看到微醺的红脸颊,心里翻涌着说不出来的幸福,可只要想到傅老爷子跟她说过的话,脸上的笑意很快褪去,淡淡道:“好了,我们快去医院吧。”

    这次,傅思诚很顺从的点了点头。

    因为他受伤的缘故,换陈舒茗来开车,坐在副驾驶的傅思诚看她一副轻车熟路的模样不禁问:“你什么时候学会开车?”

    听言,陈舒茗正转到红灯十字路口停下,缓缓道:“以前当顾明浩的秘书时学会的……”

    顾明浩?好久都没有提起他了,他真的再也没有出现过自己的生活中,酒吧那晚明明是他杀时间,警局却偏偏说这是自杀事件,明眼人都知道他的背后有人在操纵……

    傅思诚见她愣在原地,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想什么呢?!看路看路!”

    陈舒茗一顿,慌乱地回过神来,只见傅思诚直直盯着自己:“开车,是绿灯了。”

    “喔……”陈舒茗手狠狠颤了颤,抿着嘴唇,继续开车,害怕自己一个不留神就出了意外。

    二十分钟后,车子一路安稳地开到医院里。

    医生给傅思诚看过伤口后,医生帮他开了些消炎药,帮他吊了**消炎药水,还没等傅思诚答应,陈舒茗不给他拒绝的机会回头很快答应下来。

    “这几日别碰水。”说着,医生又看了两人一眼,补了一句:“也不要做剧烈运动。”

    话落,医生转身走了出去。

    病房里,陈舒茗面红耳赤,转头朝傅思诚看去,见他微眯起眼睛,挑逗的看着自己,嘴角勾起一抹邪笑,她气不打一处来:“你笑什么?!”

    听言,傅思诚笑的更深:“我突然觉得你真的很可爱。”

    陈舒茗一愣,他这是在夸自己?在她印象里,似乎从来没有听到他这样说……

    “你……”

    傅思诚眸光微转:“别用这种眼神看我,否则我会不听医生的话和你剧烈运动的。”

    说完,陈舒茗本就绯红的脸颊蹭的一下转成爆红,她恼怒地上前想也没想狠狠推了他一把,傅思诚毫无防备地往后倒去,后背重重砸在床上,疼的他面部扭曲。

    陈舒茗惊呼一声,赶紧将他扶起来:“你没事吧?”她气的一时忘记他还有伤在身,医生刚处理好又撞到,她小心翼翼地让他坐正,手一直扶着他:“一定很痛吧对不起……我……唔……”

    话还没说完,男人反手将她搂进怀里,薄唇袭了上来,在她唇上辗转反侧。

    直到两人吻到接近窒息,傅思诚才不舍的离开她的唇,脑袋埋在她脖颈之间不停喘着粗气:“只要你在我身边,我受的这些苦都很值得。”

    听言,陈舒茗看了他一眼,抿了抿嘴唇:“那我总不能寸步不离的陪着你吧?”

    “不然呢?”傅思诚眯起眼睛危险的看着她:“你还想回到江泽身边?”

    陈舒茗苦笑了声,摇了摇头:“改变不了了……”

    只要傅老爷子一天不答应,他们不会如愿以偿的在一起。

    “你在担心什么?”

    “你如果担心爷爷不答应,真的没关系,我傅思诚只爱一个女人,所以我绝不会跟珍妮弗订婚,这是他们的想法,遇见你以后,我只想跟你在一起……”

    炙热的呼吸肆意喷洒在她脖颈之间:“我不希望自己的婚姻让别人来决定,更不想把自己的婚姻建立在商业利益和家族荣誉之上,我只想简简单单跟你在一起,和你生很多很多的孩子……”

    陈舒茗静静听着他说,她多希望时间永远不会前行,就停在这美好的一刻该有多好。

    吊完药水之后,医生吩咐这两天要按时打吊针,在医院修养几天好的差不多就可以出院了。

    她帮他举着吊**往病房方向走去,远远看去,他们相互搀扶着彼此,看起来亲密无间。

    而这一幕,正好落进在医院拐口处站的一个人影眼中。

    江泽看着相互依偎的背影,傅思诚整整比她高出来一个半头,他伸手似乎要去拿陈舒茗手里的药**,可她硬是不给,嘴巴一张一合地说了些什么,有些责怪的看着他,那种眼神他渴望了很久……

    可是……每次当她看向自己,从来都是淡淡的,不带感情的,就算有,也是带着一丝懵懂和愧疚……

    想到这里,江泽痛苦的闭上眼睛,然后转身离开。

    他不知该庆幸还是难过,如果不是那条短信,他就不会看到这样心痛的场面。

    因为傅思诚身上有伤,陈舒茗就让他早点休息,自己则趴在床边睡。

    傅思诚摇了摇头拒绝:“你去休息,我一个大男人怎么能让你守在这里自己去休息?”

    听言,陈舒茗狠狠瞪了一眼,坚持自己的想法:“你赶紧去,背上还有伤呢。”

    “就是因为背上有伤才不能躺着睡,你赶紧去睡,我陪着你。”

    “那你趴着睡!”陈舒茗轻轻推搡着他,生怕牵动到他的伤口。

    看他还想再说什么,陈舒茗伸手按住他的身子:“不许再说了,你再不睡觉就回你的别墅去,别再来找我了。”

    “你在威胁我?”傅思诚眯起眼睛危险的看着她。

    陈舒茗扬起下巴毫不畏惧的盯着他:“威胁你又怎样?傅大总裁难道这么想回别墅去?”

    “看在对象是你的份上,我敢说什么……”

    无奈他被眼前这个女人吃定了,不过临走前他怎么可能轻易放过她,见陈舒茗转身就要走,傅思诚心里空落落的,上前就从后面把她抱住,在她扭头过来的瞬间吻住她的唇,不到几秒钟又将她放开,在她生气之前快速撤离上了病床。

    看着做了坏事落荒而逃的背影,陈舒茗有点哭笑不得,无奈的摇了摇头。

    中途陈舒茗出来去洗手间的时候,路过护士站,一位护士叫住她:“陈小姐!”

    “有事吗?”陈舒茗站住脚步礼貌地问。

    想了想,护士还是把刚才在那看到江泽的事情告诉她。

    “你是说江氏总裁江泽?”陈舒茗咬住下唇,再一次问道。

    只见护士点了点头:“我认得他,陈小姐和江总裁的婚事在报刊新闻上刊登过……”

    陈舒茗一愣,他看到了吗?想了想时间,正是她陪傅思诚回病房的时候,可是并没有看到他的人……

    想到这里,陈舒茗急忙往楼下跑去。

    路过傅思诚的病房前她脚步顿了顿,然后走进去听到平稳均匀的熟睡声,她才放下心往电梯口走去。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