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一百九十一章 我们不能在一起了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下到一楼大厅,陈舒茗并没有看到什么人,出了医院外头。还是没见江泽的身影。

    陈舒茗有些累,停下来坐在医院门前的台阶上喘着粗气,眼神却越发凝重起来。

    可能他真的来过,如果他看到那一幕心里会很难过吧,想到这里陈舒茗心里忍不住愧疚起来,明明已经答应跟他好好在一起,可是现在……

    如果是别人,陈舒茗最多心里内疚一下就过去了,可是江泽不一样,他们已经认识整整七年,当她知道他喜欢自己整整七年,说不震惊是假的,就是因为他对自己如此真挚,她不忍心看到他难过……

    陈舒茗心情莫名烦躁起来,想着,她拿出手机给江泽发了条信息过去。

    “你在哪?我们见一面吧。”

    如果他们一开始就先在一起,可能现在会很幸福吧,可是生活不是演戏,哪怕重新来过,她依旧还会遇见傅思诚,还会不可抑制地爱上他。

    叮——

    手机响了一声,陈舒茗赶紧点开信息。

    “今晚公司加班,明天再说,早点休息。”

    江泽发来的短信看起来没有一丁点异样,她更加确定他已经来过了,只是不愿意说破,要不然按他的性格,第一反应一定会问发生了什么事。

    想到这里,陈舒茗叹了口气起身就往病房里走。

    刚转身就撞进一个坚实的胸膛,陈舒茗被撞的节节后退,眼看就要往后倒过去,一双大手及时拉住她。

    陈舒茗吓得不轻刚想抬手说声谢谢,一股熟悉的清香撞进她的鼻息,她怔了怔,缓缓抬起头。

    “傅思诚……”她轻声唤着他的名字,只见他一脸阴沉,脸上的笑意全无,和刚刚在病房里完全两样。

    “你大半夜一个人呆在这做什么?这里一个人都没有,你知不知道这样很危险!”他冷声说着,语气里带着浓浓的担忧。

    听言,陈舒茗咬着下唇,脑袋低垂着:“你不是睡着了吗?怎么在这……”

    “我听到病房里有脚步声就过来看看,却没想到你一个人往这下面来了。”

    “你一直跟着我?”

    “你在找什么?”

    “我……”陈舒茗支支吾吾不知道如何开口,眼神有意躲开他的,他一直跟着自己,想必也猜想到了什么。

    “江泽来找你了?”他突然开口问道。

    陈舒茗倏然抬起头,还没等她担心过来,手中的手机就被他一把夺了过去,屏幕还没有完全黑屏,上面显示的短信被他看的一清二楚。

    只见他脸色变得更加阴沉,手微微颤抖着。

    “你放不下他?”

    他缓缓开口,嗓音带着无尽的失望,眸光随即一紧,握着手机的手掌青筋暴起。

    “你先听我解释……”

    “解释?”傅思诚冷嗤一声:“陈舒茗,如果你打算跟我在一起,就别跟他暧昧不清!如果你心里放不下他,那你现在就走,永远别回来!”

    说完,他用力地把手机狠狠砸在地上,啪的一声,手机摔得四分五裂。

    “我的手机!”陈舒茗惊呼道。

    她有些难以置信地盯着眼前的人,死死瞪着他:“你别忘了,我跟他在一起的时候是你三番五次纠缠着我,让我举棋不定,你现在却说我三心二意,凭什么?!”

    如果不是他一次次想方设法留在自己身边,因为自己受伤,她怎么会在感情中摇摆不定!

    话落,傅思诚怒火不停往上冒:“你这话是在怪我一直缠着你是吗?是我在你和江泽感情中插足,是我破坏你们的感情,是不是!”

    “傅思诚!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当初跟你在一起,你知道我背负多大的压力吗?”说到这里,陈舒茗只觉得心里无限委屈,上前狠狠揪住他的衣领:“我好不容易打算放下你跟江泽在一起,你却时不时在我面前出现让我难以抉择,你说我三心二意,那好,我现在跟你在一起,你要我和江泽怎么交代?!难道除了你的感情重要,别人的感情就一文不值那?!我欠江泽的已经够多了,你还想让我怎么做?!”

    陈舒茗已经泣不成声,她是真的不想伤害江泽。

    “我跟你在一起受尽非议,有多少人觉得我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拜金女,跟你在一起是爱你的钱爱你的地位,谁又曾真正考虑过我的感受?!就因为你生活在有钱人家,就觉得你做的都应该是对的吗?”

    陈舒茗眼眶不住地发红,泪水像决堤的江河奔涌而出,傅思诚看着眼前哭成泪人的她,一身怒气终于慢慢平息下来,他闷哼了声,猛的伸手将她拽进自己怀里,紧抿着薄唇。

    “别哭了,是我的错,我不该怀疑你。”

    他下巴抵在她头顶,大手温柔的摩挲着她的秀发。

    陈舒茗无声抽泣着,一边伸手无力地捶打他的胸膛,嘤咛的哭泣声不断。

    傅思诚有些手足无措,只能捧起她的脸颊,将她脸上的泪水全数抹去,低沉着嗓音:“如果你再哭,我就忽略医生的话了……”

    这句话果然奏效,陈舒茗立马止住哭声,身子一抽一抽的,却没有让声音发出来,红红的眼睛直瞪着他。

    看她这般模样,傅思诚心头无限烦躁,他最见不得就是女人在他面前哭,尤其是自己心爱的女人,他看的心都快碎了一地。

    “好了,乖……”他只得柔声下来:“再哭就不好看了,是我的错我不应该说那样的话,好啦,跟我回去好吗?”

    陈舒茗扭头不理她,他在一旁说话完全放耳旁风,索性将她打横抱起,直接回了病房。

    等他们走后,楼道背后才出来一个修长落寞的身影,一直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

    “舒茗,你已经选择好了是吗?”

    傅思诚将陈舒茗抱回病房让躺在床上,帮她盖好被子小心翼翼地坐在床边哄她睡觉。

    陈舒茗哭的累了,在他的哄声中慢慢睡过去。

    这一睡就睡到了隔天清晨,陈舒茗醒过来的时候傅思诚就躺在她身边,半倾着身子搂住她,安静的睡着。

    陈舒茗怔了怔,想到昨晚发生的事情,她撑着身子就要起身。

    睡在她旁边的傅思诚也跟着动了动,两人的视线在半空中四目相对。

    “醒了?”傅思诚嗓音沙哑。

    “嗯。”陈舒茗点点头,感觉到她腰间的大手开始不安分的往上移动,她头皮发麻,立马按住他的手:“你要干嘛?!”

    傅思诚的手被她按住,无辜地朝她努努嘴:“好久都没跟你那啥了,我想要……”

    “你不要命了?!”陈舒茗重重拍开他的手,瞪着他说道。

    “我这是小伤,没必要大惊小怪的。”说着,傅思诚不顾她一脸严肃的神色,抬手继续往上移动。

    陈舒茗紧紧盯着他不安分的手,半晌突然冷声道:“你要是再敢乱动,信不信我一脚把你踹下去!”

    果然,那只大手骤然停住,傅思诚一脸委屈的看着她:“舒茗……”

    “没得商量,马上给我下去!”

    听言,傅思诚故意凑的越来越近,眼看着薄唇就要吻上她的,陈舒茗却猛的扭过头去捂住自己的嘴巴,有些气急败坏:“傅思诚你恶不恶心,大清早还没刷牙!”

    “没关系,我不嫌弃。”傅思诚说着,就拿开她捂住嘴巴的手,不由分说的吻了上去。

    “唔……”

    陈舒茗刚想说你不嫌弃我还嫌恶心,话还没说出口就被他硬生生堵在嘴里,感受到他的强势攻击,生怕他接下来会做出什么意想不到的事情,黑眸一转,她狠狠一咬,傅思诚痛的顿时抽离出来,捂住嘴唇:“你干嘛咬我!”

    “没刷牙就想亲我,你不恶心我还嫌恶心呢!”陈舒茗狠狠瞪了他一眼,然后起身迅速下了病床。

    其实他的吻一点都不恶心,淡淡的烟草味夹杂着熟悉的清香。

    陈舒茗弯腰正要穿鞋,

    某人居然恬不知耻地又凑上来从背后将她抱住,大手不安分地在她身上摩挲,陈舒茗顿住动作,冷声开口:“傅思诚,这里是医院!”

    看她真的要生气了,傅思诚只好欲求不满的收回手:“那这几天先欠着,之后都要统统还给我。”

    好不容易和她独处一室,想亲热一下都不能如愿,害得他生理问题根本没法解决。

    陈舒茗出了病房就去外面买些早餐,刚出电梯门,就远远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朝自己走来。

    陈舒茗莫名心里咯噔一下,盯着眼前的人呢喃道:“江泽……”

    “舒茗,早上好啊!”

    陈舒茗呆愣在原地一动不动,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

    “舒茗,怎么不说话?”江泽温声开口。

    她这才回过神来,抬起头正好对上他的眼睛,想起昨晚发生的事情,她有些心虚的低垂着眼眸。

    其实两人之间已经有什么变得不一样了,只是她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

    想了想,她抬起头看向他,声音淡淡:“江泽,我们谈谈吧。”

    听言,江泽微微一顿:“嗯?你想跟我说什么?”

    他脸上依旧扬起笑容,温柔的看向她,平和的仿佛没有发生过任何事。

    看到这里,陈舒茗心里更难受了。

    “昨天……你是不是来过医院?”

    “昨天?”江泽挑了挑眉头:“没有啊,我记得昨天还是你给我打电话问我在干嘛,我那会正在公司加班呢,怎么了?”

    话落,陈舒茗好看的眉头拧起,直觉告诉她这不是真的。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