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一百九十三章 你这个坏女人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在昏过去那一刹那,她听到傅思诚拼命的呼喊着她的名字。

    “舒茗你醒醒!你答应过我不会再离开我……”

    “舒茗,我不准你有事……”

    “傅总您别太担心,陈小姐没什么大碍,只是最近操劳过度加上睡眠不足才昏倒过去的,另外,还有一个好消息,陈小姐已经怀孕一个月了,希望这段时间别再让她操劳过度了。”

    怀孕……

    陈舒茗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清晨了,窗外明媚的阳光扫射进病房,床头是一夜没睡守着她的傅思诚,他正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见她醒来,马上凑上前。

    “你醒了?有没有哪里感觉不舒服?”

    陈舒茗疲倦的摇了摇头,轻声道:“没有哪里不舒服,可是,我为什么会无缘无故晕倒?”

    “无缘无故?”傅思诚薄唇勾起,眼神似水温柔的拉起她的手:“你都感觉不到你身体有什么异常吗?”

    “异常?”陈舒茗更加疑惑,她怎么知道自己身体出了什么问题:“只是觉得最近老爱嗜睡,精神疲倦,一天提不起精神,可能提前步入老年生活了……”

    听到这里,傅思诚皱了皱眉,声音里带着浓浓的担忧:“傻瓜,老年人哪有你这么貌美的,医生说了,你最近精力疲倦睡眠不足才导致突然晕倒……”顿了顿,傅思诚说话的声音愈加柔和起来:“舒茗,怀孕的女人更要爱护好身子骨,可不能累着了,这样吧,你告诉我你还有什么事没做,我都帮你完成。”

    “你说什么?怀孕!”陈舒茗猛的坐起身来,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盯着他看。

    “都一个月了,你不知道吗?”听到这里,傅思诚倒是更加诧异了,她平时都是怎么照顾自己的,连自己身体怀孕都察觉不到吗?

    只见陈舒茗摇了摇头,眼里闪过一抹慌乱,最近事情已经够多了,现在肚子里又突然冒出来一个孩子,这可咋整?

    “算了算时间,孩子应该是我的。”傅思诚说道。

    听言,陈舒茗脸色一变,莫名的恼火:“不是你的还能是是谁的?我就是那么随便的女人吗?”

    她气的眉头都紧蹙着,医生说过,孕妇不能受很大的刺激和情绪波动,对胎儿发育有很大的影响,想到这里,傅思诚赶紧安慰道:“我不是那个意思,你的男人只有我一个。”

    “谁说的只有……”陈舒茗赌气的开口,还没说完就被傅思诚长臂一揽,将她抱进怀里,大手摩挲着脑后的秀发:“真好,我们终于有孩子了,爷爷不会像以前那样为难你了。”

    话落,陈舒茗微微一怔,他这话的意思是傅老爷子接受她了?

    想到这里,她试探的开口询问:“你的意思是?”

    “你现在肚子里有傅家血脉,爷爷怎么可能会让傅家亲骨肉流落在外,我们傅家一直是八代单传,到我这一代又有了傅家血脉,他高兴都来不及呢!”

    “真的吗?”陈舒茗不由得拧起好看的眉头,傅老爷子哪里是那种轻易善罢甘休的人,这跟他的性格出入也太大了。

    “好啦,从现在开始你就要好好休息,等我让张妈给你做点补汤补补身子,其余的事情你就不要操心了,还有我。”

    说罢,他重新将她紧紧揽进怀里,陈舒茗抵在他胸膛之间,感受着从他身体处传来的温热,心里莫名温暖起来,如果傅老爷子真的可以接受她,她就可以少了很多麻烦。

    江泽来看她的时候,已经是三天后。

    他看起来有些憔悴,脸上却依旧带着熟悉的笑容,将一束百合花放在她的床头,傅思诚帮陈舒茗去买饭了,所以病房里只有她一个人。

    把东西放好后,他搬了张凳子坐在床边:“听他们说你怀孕都一个月了,怎么样?身体还舒服吗?”

    陈舒茗点点头,看着他对自己笑,她也想笑,可是却怎么也笑不出来,沉默了许久她张了张嘴想要说声对不起,眼泪却吧嗒吧嗒从眼眶奔涌而出。

    “怎么哭了?”

    看到她这幅模样,江泽再也笑不出来了,看着她眼泪肆意流淌出来,他心里心疼的要命,只好伸出手替她擦去脸颊的泪水,柔声道:“听话,别哭了。”

    “对不起……”陈舒茗这才将压在心里的话说了出来,她不敢正视他,低着头,声音很轻:“江学长,我错了……”

    江泽身子猛的一怔,听到她口中的“江学长”,他终于明白事情要有一个结果了,他脸上依旧浮现一抹温暖的笑容,大手抚上她的秀发:“你没有错,感情从来就没有谁对谁错,就算你选择了傅思诚,我依旧拿你当我最好的学妹,或许,这一切早就是命中注定吧……”

    说着,他擦去她脸颊的眼泪:“可就算我们不在一起了,你也不用那么生分地叫我学长,我喜欢听你叫我名字的时候……”

    “江泽……”陈舒茗缓缓抬头,眼眶红的厉害:“对不起,我真的从来没有想过伤害你,可是到最后却……”

    “傻丫头,我都知道,跟你在一起之后我慢慢懂了一件事,感情不可以勉强,当我看到你看傅思诚的眼神那么温柔,那一刻我就知道是自己错了,所以,别觉得对不起我,不论你最后选择的是谁,我都会祝福你。”

    说罢,江泽释怀一笑,朝她张开手臂:“抱一抱吧,就当和过去做个道别。”

    陈舒茗一动不动的看着他,扯开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然后扑进他怀里紧紧抱住。

    今天最后一次了,可能以后都不会再见面,想到这里,江泽手臂不由得收紧,又好像突然想到什么似的轻轻推开她:“我都忘了你现在怀着孕,还是注意点好。”

    “那今天就先这样吧,我公司还有事就先回去了。”

    说着,江泽起身,凑近她捧上她的脸,在她光洁的额头落下轻轻一吻,然后微笑地看了她半晌,才缓缓转身。

    他往外走,她没有叫住他,只是默默盯着他的背影看了好久,紧咬着嘴唇似乎在隐忍些什么。

    而江泽也没有回头,他深呼吸一口气,闭起眼睛忍住想要回头的冲动,垂着的双手紧握成拳头,如果他转身,就会看到他眼角滑落的一滴晶莹的泪珠,随着他远去的脚步渐行渐远。

    现在,做了七年的梦终于回归现实,他该醒了。

    上次傅思诚跟她说完那些话后,傅老爷子对她的态度确实缓和了不少,不禁没有对她言语攻击,还嘱咐张妈每天炖好鸡汤按时按点地送到医院去,不到几天,陈舒茗每次闻到鸡汤的味道就有些反胃了,每次她揭开盖子都捂着嘴巴干呕起来。

    可张妈却说这是怀孕的前兆,很正常,为了腹中的孩子就要养好身子,所以不管她如何排斥,张妈都有办法让她喝下去。

    这天,傅思诚忙完公司的事情就往医院赶来,陈舒茗一看到他就拉住他的手万分惊恐的说:“傅思诚,如果你还让张妈给我送什么鸡汤补汤过来,这孩子我宁可不要!”

    听言,他很快皱起眉头,刚想说什么,只见她扭过头一副与他视死如归抗衡的模样,他顿时败下阵来,耐心说道:“你现在正是身体补充营养的时候,你不吃饿到腹中的宝宝怎么办?”

    “不要!”陈舒茗双手环胸:“我已经连续喝了两周的补汤了,每天不是一碗就是一大保温盒,我都快赶上猪了!”

    听她这样比喻,傅思诚不禁“噗呲”一笑,见她瞬间杀过来的眼神,立马忍住,憋着笑说:“哪有,猪哪有你这么可爱,身子养好,宝宝才能长得健康!”

    “乱讲!”

    话音刚落,只见病房门从外面推开,张妈提了一个保温盒走了进来,陈舒茗吓得脸色一变,连忙躲到傅思诚身后:“傅思诚!你要是再逼我喝那东西,我真敢不要这孩子!”

    “胡闹!”一声严厉的声音响起,紧接着就看到傅老爷子走了进来,脸色阴沉地看着陈舒茗,责备道:“你现在可是有身孕的人,怎么能不喝补汤?你要是实在不喜欢这味道,让张妈从明天开始重新换别的补汤,我们傅家孙子一定要白白胖胖健健康康的!”

    这突然的亲近让陈舒茗有些不太习惯,她勾了勾嘴唇微笑道:“谢谢爷爷……”

    她心里总觉得哪里除了差错,前脚还对她各种威逼让她离开傅思诚,如今却对她关心起来,总感觉他不会这么轻易接受自己……

    正胡思乱想之间,一双大手把她往怀里一揽,抬头就对上傅思诚的眼眸,他勾唇对着自己笑道:“既然舒茗不想喝,那就明天再喝。”

    “思诚!”傅老爷子没想到傅思诚也跟着帮腔,气不打一处来。

    “爷爷,只不过一碗鸡汤而已,少喝一天没什么大碍的,我带她出去吃点别的,您就别操心了。”

    他都已经这样说了,傅老爷子也没有理由再坚持下去,只好点点头:“那好吧,小心一点。”

    “好,我们走了。”傅思诚薄唇微启,淡淡说道。

    出了病房,陈舒茗被他小心翼翼扶着走在楼道里。还是忍不住疑惑:“你爷爷为什么突然对我这么好?”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