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一百九十四章 是真是假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听言,傅思诚勾唇轻笑:“傻瓜,这说明爷爷已经开始在慢慢接受你了,别紧张。”

    真的是这样吗?陈舒茗总觉得事情不会这么简单,眼看珍妮弗和傅思诚婚事将至,她却绝口不提,还时不时过来看望自己。

    如果真的接受了她,不应该先退了婚事吗……

    “怎么了?”傅思诚察觉到她心神不宁,伸手温柔的揉着她的秀发:“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回去休息?”

    听言,陈舒茗这才回过神,有些无奈的拉下他的手:“我只是怀孕而已,至于这么紧张吗?难道全世界当孕妇的女人都必须待在屋里才算安全吗?”

    “好好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傅思诚笑嘻嘻地凑过去,陈舒茗一把将他的脸推开:“少来!”

    自从自己怀孕以后,她就被禁锢在这医院里,自从江泽在医院看过自己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手机也被没收,原因是对肚子里的宝宝有辐射。

    也不知道他这几天去哪了……想着想着,陈舒茗有些出神。

    “在想什么呢这么认真?!”

    话落,陈舒茗回过神来,不知何时傅思诚已经站在她面前,指腹捏住她的下巴,略有深意地看着她。

    “你干嘛!”陈舒茗有些吃痛的拍开他的手,傅思诚这才惊觉自己的力道之大,忽而蹙起眉头没有说话。

    看他一脸阴沉的模样,陈舒茗还是淡淡开口:“我只是在想……江泽最近怎么样了,他前段时间还来看过我,再也没有见过他,手机也不在,也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些什么事……”

    听言,傅思诚眸光一紧,冷声道:“他已经回瑞士了。”

    “什么?!回去了!”陈舒茗惊讶的瞪大了眼睛,伸手就抓紧他的胳膊,力道大的抓的他有些吃痛,蹙眉问道:“你舍不得?”

    陈舒茗怔了怔,开口道:“说舍得是假,毕竟我们认识七年了,他喜欢了我七年,对我而言,他是一个很美好的存在。”

    她说这话的时候,傅思诚紧紧盯着她的嘴唇,说不吃醋是假的,可是那人已经远在国外了,他没必要和一个那么远的人置气。

    于是,他大手一把将她揽进怀里,悠悠开口:“看在宝宝的份上,这次我就不跟你计较了,难道我跟他比起来,我是很邪恶的存在吗?既然他已经走了,你就不准再想他,这里,只有你和我。”

    出院之后,陈舒茗怎么也想不到傅老爷子会亲自过来别墅,还带着珍妮弗一起,说是这孩子跟着自己惯了不放心让她一个人住,说是这段时间搬过来跟他们一起住,平时傅思诚上下班也好有个照应。

    见傅老爷子对陈舒茗的看法有了很大的改观,想着正好趁这次机会促进两人的了解和熟悉,就暂时答应下来。

    陈舒茗站在阳台上,她从未想过会有一天和傅家人共处一室,感觉就像做梦一样,梦幻的不真实。

    一件单薄的披肩落在自己身上,陈舒茗回过头,就看到张妈站在自己身后,微笑着说:“晚上风大,就别站在阳台上了,你现在有孕在身可要多加注意。”

    听言,陈舒茗点点头:“谢谢张妈,不过我身子骨可没那么娇弱,我在这透透气就进去。”

    “那行,我先过去看看晚饭好了没。”

    说罢,张妈便走出阳台,路过珍妮弗的房间,里面传来一阵嘤咛的哭泣声,她脚步顿了顿,珍妮弗她只见过两次,看得出来少爷并不喜欢她,一直想要退婚,可是傅老爷子一直不同意。

    如今,陈舒茗为他们傅家怀了孩子,按理说应该退了珍妮弗和少爷的婚事,然后准备陈舒茗和少爷的婚事才对。

    可是,傅老爷子却一点动静都没有都没有,还让珍妮弗也住在这个家里面。

    她无奈的叹了口气,刚要离开,只听见里面传来傅老爷子的声音,她心里泛起疑惑,怎么也想不通傅老爷子为什么会在珍妮弗的房间里。

    “爷爷,珍妮弗要怎么办?”珍妮弗带着哭腔。

    虽然偷听别人讲话是很不道德的事情,可张妈还是退了回来,耳朵抵在门口听着他两的对话。

    “珍妮弗,爷爷这么做有自己的理由,你放心,我们傅家只认你做傅家儿媳妇。”

    听到这里,张妈心里泛起疑惑,陈小姐都已经搬进来住了,傅老爷子这话究竟什么意思。

    “可是舒茗已经住进来了,思诚又那么喜欢她,您这不是撮合他们吗?”

    “爷爷怎么会让我们珍妮弗受委屈呢,我让她住进来并不代表我就接受她,她肚子里怀的可是傅家亲骨肉,等她顺利生下孩子,我就给她一笔钱让她走的远远的!”

    “她的性格那么倔,怎么可能会同意离开?”

    “就算她到时候不离开,我自有办法逼她离开,你就别担心了,就好好待在这个家里,爷爷自由安排,还有,今天我跟你讲的这些不许跟别人讲。”

    “可是……”珍妮弗有些犹豫。

    张妈难以置信地捂住嘴巴,原来傅老爷子并不是真心想让陈舒茗住进来,如果这事让陈舒茗知道,她该有多伤心……

    想到这里,张妈听到里面传来窸窸窣窣的脚步声,神色一紧,赶紧收回手,快步离开。

    端着炖好的鱼肉走进卧室,陈舒茗一眼就看出张妈眼里的异样,接过鱼汤放在桌子上,轻声问:“张妈?你怎么了?脸色看起来有些不好。”

    听言,张妈愣了愣,抬头对上正一脸担忧望着她的陈舒茗,犹豫着要不要把那些话说给她,等她生下孩子就要赶她走,可如果现在说了,或许她会自己默默离开,两者抉择,怎么也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我……”张妈欲言又止,陈舒茗更加好奇了,索性站起来扶着她,轻声道:“张妈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我好着呢,倒是你,平时要多注意身体别累着自己……”

    想了想,决定还是把刚才那件事情告诉她,刚要开口,却见傅思诚推门而入。

    因为他的出现,嘴边的话又重新咽了回去,她温柔的冲陈舒茗笑道:“你们好好聊,我先出去收拾。”

    说罢,张妈向走过来的傅思诚恭敬鞠了一躬,便往门外走去。

    晚餐时间,在餐桌上看到珍妮弗的时候,陈舒茗还是微微愣了愣,她靠着傅老爷子坐在旁边,脸上带着乖巧的笑容。

    两人眼神对上的时候,她明显一愣,但很快恢复过来,甜甜的发声:“舒茗……”

    陈舒茗有些尴尬,毕竟上次发生过那样的事情,每次面对她的时候都有种异样的感觉。

    陈舒茗附和着点头浅笑了笑,然后被傅思诚拉在他身边坐下。

    疑惑越来越大。她不懂,傅老爷子为何让珍妮弗也同时进来这个家,而且她与傅思诚的婚事迟迟不肯推辞。

    整顿饭下来,沉默的气氛让她没有半点食欲可言,傅老爷子也着实没了食欲,挥了挥手就进了房间。

    经过珍妮弗的房间,他顿了顿,最终还是走进去。

    一眼就看到珍妮弗蜷缩在沙发上,整个人抱头抽泣着,听到别的声音,她才慢慢收敛了哭声,

    傅老爷子看到那小小的身影缩在一起,心里不禁一痛,不由得叹了口气,然后走过去在她身边坐下。

    “珍妮弗?”他试探的喊出声,伸手想要拉住她的手臂,结果珍妮弗却身子一扭,不让他触碰。

    傅老爷子的手停在半空中,随机收了回来,沉声问:“你在怪爷爷?”

    听言,珍妮弗咬着下唇,红着眼眶看他:“爷爷,我没有怪您,只是为什么要我和她共处一室,您说过只让我做您的儿媳妇的……”

    傅老爷子叹了口气:“我的意思不都告诉你了吗,你难道不相信爷爷能帮你讨回公道吗?”

    “相信,可是……”

    “可是什么……”

    “我不懂她的孩子跟我和思诚有什么关系?”

    “你别忘了,这个孩子是傅家的,我不管这个女人以后怎么样,孩子始终都会就在傅家。”

    珍妮弗有些听不明白,一手抹着眼泪一遍颤抖地开口:“珍妮弗不明白……”

    “傻孩子!这个孩子以后是跟着思诚姓,到时候你就是这个孩子的母亲啊!”

    “什么!”她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所以我让你现在住在家里,也是为了方便她生下孩子能够和她好好沟通,如果你要嫁给思诚,那孩子一定是要你照顾的,你能做到这些吗?”

    听完傅老爷子的话,珍妮弗终于明白是什么意思了。

    她要嫁给傅思诚,但是陈舒茗的孩子必须要她来养,她为了得到傅思诚,从小到大没少吃过苦,好不容易走到今天这步,她一定不能放弃。

    想到这里,她用力地点了点头:“好!只要能跟思诚在一起,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这样才对嘛!”傅老爷子终于露出满意的笑容。

    ……

    “所以说你现在住进傅家别墅了?”

    咖啡厅里,林木子神神秘秘的问道。

    陈舒茗面无表情地搅拌着咖啡点了点头:“对!我都已经跟你说过好几遍了。”

    “你怀孕怎么一回事?”林木子继而问道。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