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一百九十五章 做我的小公主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陈舒茗有些不耐烦的点头:“对,你这都问了多少遍?”

    “啧啧!”林木子惊叹出声:“真想不到那个傅老爷子会让你住进傅家。”说着,她看了眼陈舒茗微凸的小腹:“看来连上天都希望你和傅思诚在一起啊!”

    “哪有这么容易?”陈舒茗若有所思地搅拌着咖啡,一口也没喝上,有些忧郁地看向窗外:“现在说这些都太早,一切都还是未知数。”

    “未知?”林木子疑惑地看着她:“你现在都光明正大地住进傅家别墅了,怎么能说是未知的事情,指不定哪天傅老爷子一高兴就准你和傅思诚结婚了……”

    “你想的太简单了。”陈舒茗摇了摇头:“以傅老爷子的性格,我总觉得他现在对我的态度怪怪的,突然一瞬间就好了起来,而且绝口不提我和傅思诚的婚事。”

    听言,林木子瞪大了眼睛:“绝口不提?!那你们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了,而且……”陈舒茗搅拌咖啡的动作突然停顿下来,抬头看着林木子缓缓道:“而且你知道现在还有谁住在别墅吗?”

    “谁?”林木子皱起眉头问道。

    “珍妮弗。”

    “什么?!”林木子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珍妮弗原本就是傅思诚的未婚妻,现在陈舒茗怀孕,怎么着她也要和傅思诚保持距离,这怎么还有住在一起了。

    “你都怀了傅思诚的孩子,按理说他两的婚约不应该早就取消了吗?”

    “没有。”陈舒茗摇摇头。

    “我的天!”林木子惊呼出声:“你们两同时住进别墅,傅老爷子心里打什么鬼主意呢?难道……”说到这里,她突然诧异的捂住嘴巴。

    “不会吧……”林木子伸手握住她的手掌试探地问道。

    “我不会妥协。”陈舒茗冷声说道,紧抿着嘴唇:“我虽然现在猜不透傅老爷子心里在想什么,但是大概我能猜到一些。”

    “是什么?”

    陈舒茗抿了抿嘴唇:“他让我和珍妮弗同时住在别墅,多一半是为了正珍妮弗是未婚妻之名,好让我退步离开。”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等我将孩子生下来把我逐出傅家。”

    话落,林木子紧皱着眉头:“有没有可能是傅老爷子想看看你这段时间的表现然后再决定你和傅思诚要不要在一起?”

    “他不会这样做。”陈舒茗勾唇轻笑。

    “你既然知道他的意图为何还要住进傅家,这不是着了他的道吗?”

    陈舒茗怔了怔,她为什么在清楚傅老爷子的意图后还要住进傅家。

    不过是为了他,三番五次救自己于水深火热之中,明明不再联系,却又为自己挡咖啡,替她处理好一切事情……

    咖啡?陈舒茗突然想起什么事,这两天在家都忘记看他背后烧伤的伤痕,想到这里,她突然抬头。

    “怎么了?”

    “我突然想起家里还有些事,我得赶紧回去一趟。”

    说着,陈舒茗就拎着包起身急急往外走去,林木子任由着她离开,无奈的摇了摇头:“你慢点啊,注意安全!”

    听言,陈舒茗回头远远冲她挥了挥手。

    出了咖啡厅,陈舒茗原本想去站牌那等公交,又想起自己有孕在身,挤公交有些不安全,索性狠心打的坐了过去。

    走进公司大厅里,公司员工大多都认识她,因为之前传出不少有关她的传闻,见她都对她另眼相看,上电梯的时候都没人挤着她。

    一进电梯就看到许久未见的冷熙,陈舒茗有些意外的看着他,冷熙显然对于她的到来很震惊,顿了顿:“舒茗……”

    “冷总好。”她客气的说道。

    冷熙的脸色变了变,但很快又恢复一脸温和:“叫我名字就好,这些天不见怎么都生疏了?”

    “我……”陈舒茗支吾着:“最近都忙着自己的事,真是不好意思,喔对了,你最近都在忙什么,听珍妮弗说,你经常不在家住。”

    “是啊。”冷熙点点头:“最近g市分公司出了点乱子,我都在忙着处理事情。”

    “嗯。”陈舒茗微微点头。

    今天陈舒茗穿的都宽松,一身休闲运动装,将她白皙的肌肤衬的愈发透亮,比之前温柔了很多,虽然他人经常不在a市,但关于她的事情,他在别人那听说了不少。

    想到这里,他不禁叹了口气:“听说……你现在住进傅家别墅了?”

    听言,陈舒茗怔了怔,随后缓缓点了点头。

    “恭喜啊,你和傅思诚终于有情,人终成眷属。”

    “我们并没有……”

    正说着,电梯门叮的一声开了,陈舒茗的话戛然而止,她看了看外面:“你的办公室到了,那我先走了。”

    冷熙心中一动,懊悔这电梯门开的正不是时候,却还是点了点头:“嗯,你要过去先思诚吗?”

    “嗯。”

    “那我先走了。”

    说着,冷熙走出电梯,随着电梯门缓缓关上,陈舒茗脸上的笑容也随即消失,因为之前冷熙给她告白,所以在面对他的时候还是心有余悸,有些不自然。

    叮咚——

    电梯门很快又被打开,陈舒茗走出电梯然后朝办公室门走去,正要推门而入,就听到里面传来隐隐约约的女声。

    她脚步一顿,不禁靠近门边往里面看去。

    一抹熟悉的身影背对着她站在办公桌面前,而她正对的是傅思诚那张俊逸的脸庞,娇嗔的声音愈加发腻:“思诚你就尝一点嘛,这是我亲手给你煲的。很好喝的……”她说着,将一碗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放在桌子上。

    而傅思诚始终冷着一张脸低头看着笔记本电脑,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快速弹跳着,一眼都不看她,冷声依旧:“我说了,不喝,拿走!”

    “可是……”

    “出去!”

    “思诚,我想看你喝汤嘛,看你每天熬夜伤身,珍妮弗真的很心疼,你就让珍妮弗留在这陪你好不好?”

    “我最后说一遍,出去!”傅思诚放下手中的笔,抬头冷眸扫视了她一眼,他的眼眸犹如一道寒凛的毒箭狠狠刺向她,珍妮弗红着眼往外走。

    “等等!”

    珍妮弗喜出望外的回过头。

    “把你的东西带走!”

    只见她神色暗了暗,只好将那碗汤装进保温瓶里,然后提着东西往外走。

    眼看她就要出来了,陈舒茗不敢让她看见,万一她突然想不开又干出什么出格的事情,于是赶紧躲到门背后的盆栽后面。

    珍妮弗提着保温瓶走出来,眼睛红的像刚出生的红兔子,陈舒茗蹲在门背后,一直目送到她离开电梯以后。

    “呼……”陈舒茗长吁了口气,整了整身上的褶皱才往办公室走去。

    办公室门半敞着,陈舒茗索性不敲门就推门而入。

    听到门板摩擦的声音,傅思诚眉头狠狠皱起,怒气一下子窜上来,他抓起桌上的东西就往地上砸去:“你还来做什么?!有!给我走!”

    啪!

    他抓起的正好是一个玻璃杯,眼看那杯子朝自己的方向砸来,陈舒茗惊呼一声,连忙往旁边退开。

    听到熟悉的声音,傅思诚猛的回过头,却见陈舒茗愣在原地,而他砸出去的水杯压在她脚底下,溅出来的水都喷在她的长裤上。

    “舒茗?!”傅思诚惊呼道,连忙起身奔到她面前:“舒茗,你没事吧?”

    陈舒茗弯腰拍了拍裤脚溅到的水渍,幸好那杯水放的时间久,否则滚,烫的水倒过来岂不是烫伤自己。

    想到这里,陈舒茗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你干嘛发这么大火,要是开水伤到怎么办?”

    “对不起……”傅思诚有些愧疚的看着她:“我不知道是你,如果是你我绝对不会那样做的……”

    “可刚刚你就是这样把珍妮弗轰走的,我想自己还是先走好了,免得待会让你轰出去,多丢脸!”

    说着,陈舒茗扭头就走。

    “别走!”

    傅思诚连忙叫住她,伸手将她拉进自己的怀里。

    “我真的不知道是你我才那样的,原谅我。”

    陈舒茗被他紧抱在怀里,莫名的小欢喜,她并不是真的生气,可是看他一脸慌张的模样她就忍不住想要逗他。

    看他紧张的不停解释,陈舒茗不由得笑出声。

    听到笑声,傅思诚有那么一秒的失神,但很快又恢复过来,反应过来她在逗自己,迷起眼睛看她:“好啊你,现在学会逗我了!”

    话落,陈舒茗好不容易才止住笑:“谁让你把水喷我身上的?”

    “我又不知道那是你……”

    “就算是别人,也不可以这样。”陈舒茗连忙纠正道:“谁允许你脾气一上来就乱摔东西的,珍妮弗再怎么说都是女孩子,你就不能态度好点?”

    听言,傅思诚皱了皱眉:“难道是女生我就要态度好吗?你难道不介意?不吃醋?”

    陈舒茗双手环胸:“就算你不温柔,也别那么凶啊!”

    “那就是说刚刚那一幕你都看见了?”

    “嗯。”陈舒茗轻轻点点头。

    “那你为什么不进来?”

    “进来?”

    “我怕你情绪失控场面干出什么事,不能形容的那种事。”

    话落,只见傅思诚眼眸一紧,握住她肩膀的力度不禁加大:“你不相信我?”

    “你家珍妮弗每天给你变着花样送这送那,说不定哪天……唔……”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