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一百九十九章 认错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我看他打了两遍,想着是有什么急事,所以帮你接了。”冷熙看着她,继续说:“我跟他说你去洗手间了,回来给他打过去。”

    陈舒茗总觉得事情不是他说的那样。

    说没私心是假的,接电话也是故意接的,自从前几天见了陈舒茗之后,每天无时无刻都在想她,猜想她和傅思诚在一起会坐着什么,一想到这里,他就嫉妒的发狂,所以这次他只想看看她究竟有什么反应。

    见她拿起手机匆忙跑出去的身影,眼眸里透出几丝忧伤。

    陈舒茗一秒钟都没有耽误,很快就将电话拨了过去。

    那边接的很快,她下意识攥紧手机:“喂?”

    “傅思诚,你在吗?”

    那头始终没人回应,她怀疑的开口。

    停顿了好几秒,那头终于传过来一声:“你在哪?”

    “我在外面吃饭……”陈舒茗紧抿着嘴唇,不敢跟他有任何隐瞒:“冷熙约我出来吃饭,所以……”

    “所以我同意了?”傅思诚沉声反问,语气里透着几丝阴冷。

    哪怕隔着电话,都能感受到他明显的怒气,陈舒茗小声解释:“你那会在忙,我有给你发短信……”

    那头又恢复沉默。

    “我很快就回去了……”陈舒茗咬唇,语气里带着几分讨好的意味:“晚上跟你一起好不好?”

    听她说完,傅思诚出奇的反应平平:“晚上还有应酬。”

    “我……”

    滴……

    那头电话被挂断,陈舒茗看着主屏幕,无奈的叹了口气。

    凭她长时间对他的了解,电话就这样被挂断,很明显是在生气了。

    因为傅思诚的电话,陈舒茗不敢久留,回去没吃几口就要回家,冷熙看在眼里却也没多说什么,开车送她回家。

    开到别墅门前,陈舒茗发现那辆熟悉的黑色林肯还没有回来。

    车子停稳后,冷熙欲言又止,似乎有话要说。

    他紧握着方向盘,最终开了口:“舒茗,傅思诚对你真的好吗?”

    听言,陈舒茗微愣了下,嘴角扯起一丝微笑:“很好啊,谢谢关心……”

    “你也看到了,我现在跟傅思诚一家住在一起。”

    冷熙沉默地听着,似乎每一句都在警示着他。

    他轻叹了口气,握着方向盘的手指关节明显凸起:“听说,你怀孕了?”

    看似在疑问,倒不如说是亲自给自己一个事实。

    “嗯。”陈舒茗诚实地点头。

    冷熙嘴角动了动,一时消化不掉这个消息,明明提前就已经知道,为什么亲耳从她嘴里听到心会如此疼痛,看着她点头的一刹那,低垂的眼眸,完全是恋爱中才会有的神情。

    “冷熙,时间不早了,我先上去了。”陈舒茗已经解开安全带:“回去慢点开,注意安全。”

    好半天,冷熙才发出一声:“嗯。”

    看着她远去的背影,冷熙迟迟没有回过神。

    陈舒茗回到楼并没有很快洗澡,而是趴在二楼露天阳台等傅思诚回来,过了好久都没有看到那辆熟悉的黑色林肯。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已经接近十一点。

    他从来都不会这么晚回家,陈舒茗担心他在外面有什么事情,开始给他打电话,刚接通就被人挂断了,再打回去还是正在通话中。

    陈舒茗有些手足无措,不安的在房间里来回踱步。

    想了想,她只能硬着头皮拨通另一个电话号码:“喂罗特助,嗯,我是陈舒茗,请问你和傅思诚在一起吗?”

    ……

    四十分钟后,一辆出租车停在金碧辉煌门前。

    陈舒茗付了钱,快步走了进去,按照罗特助给的房间号,很快就找到了。

    门半敞着,里面有歌声传出来。

    浓郁的烟酒味混杂着,里面有很多人。

    陈舒茗捂着鼻子往里面走,借着昏暗的灯光努力在人群里找到傅思诚,他背对着自己坐在沙发角落,并没有看到她过来。

    看清楚他周围并没有女人在,她松了口气。

    从侧面走过去,罗特助看到她立马站了起来:“夫人!”

    陈舒茗有些羞窘,摆了摆手过去坐在她旁边。

    傅思诚只是淡淡瞥了她一眼,随即掐灭手指间的烟,转头过去,像是故意把她当做空气。

    “傅思诚……”

    她小心翼翼地喊了声,试探的开口问道:“你还在生气吗?”

    “我哪敢生你的气?”傅思诚冷哼一声。

    “……”这样子很明显好不好。

    见他拿着酒杯昂头一口接着一口喝酒,陈舒茗不禁按住他的手:“别喝了,你已经喝太多了。”

    傅思诚握住酒杯的手松开,倒没有再喝,却也没有理会她。

    “傅总不陪你,不还有我们哥几个吗?”旁边有人坏笑的凑上来,还未等碰到她,罗特助一脚踹上去:“你们想找死啊!滚一边去!”

    “开个玩笑嘛!”对方很识趣的推开,一边讨好的说道:“小姑娘,想哄男人开心还不容易,给傅总唱首歌怎么样?”

    “傅总夫人场合岂是你们随便能听的?!”罗特助不假思索的回答。

    砰!

    桌上的酒杯突然被砸的稀巴烂,傅思诚眉头皱的很深,冷眸紧紧锁住他们:“你们没事做了?!”

    声音大的如雷贯耳,在场所有人都愣在原地傻了眼。

    陈舒茗显然被吓得不轻,下意识往后退去,却没发现后面横着一个啤酒瓶,顺势就往后倒去。

    她吓坏了,下意识捂住肚子,只觉得腰间一轻,一天坚实的手臂接住了她,很轻松的,像提小鸡似的把她提了起来。

    罗特助最先反应过来,忙上前询问:“夫人您没事吧?”

    陈舒茗摇了摇头,表示没事。

    看着还有人微张嘴巴没有闭合的样子,她尴尬的要死。

    “不好意思,我……我不会唱歌……”

    说着,她抬眼看了眼沉默不语的傅思诚,紧张的咬着下唇。

    她这样一说,包厢里的人都愣了愣,随即又都笑了起来,故意打趣她是不会唱才紧张的跌倒过去。

    反倒站在旁边替她打抱不平的罗特助,一脸不甘心:“乱讲,我们总裁夫人明明就会……”

    后面的话,在接受到总裁杀过来的眼神后戛然而止。

    见包厢里的注意力都转移开来,

    陈舒茗终于松了口气,坐下来没多久还是站了起来:“我出去一下。”

    进了洗手间,她才敢伸手捂住脚踝。

    刚才一切来的太猛,不小心扭到了脚踝,因为人多她不敢表现出来。

    “有没有伤到哪里?”

    倏然,沉静的男声响起。

    只不过声音格外的冷硬,似乎极其不愿意主动开口问。

    陈舒茗抬眼,就看到镜子后方出现一道高大的身影,比她整整高出来一个头。

    她回过头,看了眼门口的牌子,有些慌张的开口:“傅思诚,这里是女洗手间……”

    傅思诚像之前一样没有搭理她,直接俯下身将她的牛仔裤挽了上去,脚踝有些红肿,并不是很严重,不会影响平时的走路。

    他收回手,重新站起身。

    陈舒茗咬唇,止不住指责:“你一点都不关心我!”

    心里却想着如果没有他,自己估计就摔成狗吃屎了,可不止为何,她就觉得自己委屈的很。

    “谁让你唱歌给别人听?”傅思诚单手插兜,冷哼道。

    “……”呃,好吧,她无法反驳。

    陈舒茗倏然响起,之前答应过他,以后只给他一个人唱歌。

    见她并无大碍,傅思诚单手插兜转身就往外走。

    见状,陈舒茗赶紧跟上。

    出去的时候,她碰到进来的服务员,顾不上羞窘,快步追上前面的背影,似乎是感受到她跑的快,前面刻意放慢了脚步。

    他们并没有回去,而是直接上了电梯。

    电梯匀速下降,

    陈舒茗小心翼翼的抬眼看向旁边的男人。

    他始终冷眸目视着前方,陈舒茗不敢有什么大举动,只得去扯他的衣袖,小心翼翼的开口:“傅思诚,你别生气了好吗?”

    “没生气。”傅思诚冷冷吐出几个字。

    “……”陈舒茗无语,一时找不到什么话来回复他。

    叮……

    电梯正好在这时开启,傅思诚率先迈步,故意步子放慢,让她和自己距离差的不是很远。

    “啊……”

    陈舒茗突然呼出一声。

    她捂着刚刚伤到的脚踝停了下来,一副痛苦状。

    偷瞄的视线里。前面高大的身影依旧冷硬,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大堂里进进出出的人很多,傅思诚走到哪都会被人注意到,两人从电梯里走出来就有目光被吸引过来,看她故意蹲在那,而他却无动于衷。

    陈舒茗羞红了脸,正准备灰溜溜的自己起来时,面前多了道阴影。

    随即整个人一轻,被他打横抱在怀里,继续迈步往门口走去。

    陈舒茗下意识攥紧他的脖颈,脸颊红透了。

    紧接着,那双幽深的黑眸凝视着自己,知道自己理亏,她主动承认错误:“下次有这种情况,我一定提早跟你说,你同意了我再出去。”

    回应她的,是傅思诚从鼻子里发出的冷哼。

    不过看他比之前好了许多,眉眼稍都擒着笑容。

    晚上不堵车,到家以后,傅思诚始终沉默不语,径自打开防盗门。

    陈舒茗只好硬着头皮跟着他进来。

    “那个……你先去洗澡吧……”关上门以后,她扒了扒头发。

    傅思诚将脱下来的西服丢给她,走进浴室,哗哗水声随即响起。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