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二百章 谁教你这样讨男人的欢心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陈舒茗鼓着腮帮子,在浴室门前不时地走来走去。

    半个小时后,傅思诚从浴室里出来,腰间围着条浴巾,走过来坐在窗边的单人靠椅上,交叠着腿,手指间夹根烟,很娴熟地吞云吐雾。

    离他不远处的门口,她鬼鬼祟祟地弯着身子。

    陈舒茗捂着手机,压低声音对电话另一头发问:“木子,你确定这样真的行吗?”

    “试一试不就知道了!”林木子鼓励着她。

    挂断电话后,陈舒茗转头看向窗边的身影,亚历山大。

    她以后……再也不敢惹他生气了……

    她深呼吸一口气,像做了某种重大的决定,笔直地迈步走过去。

    看着她在自己面前蹲下,讨好似的抬头看他,傅思诚神情淡淡:“做什么?”

    陈舒茗没有说话,有些紧张的咽了口唾沫。

    想着即将就要做出来的事情,她紧张的心脏都快要从嗓门眼跳出来。

    幽深的黑眸锁定她,她伸过去的小手解开他腰间的浴巾,手指间有些颤抖,似乎是怕自己反悔,一股脑的扯开最后的防线……

    然后,低下头来……

    时间仿佛暂停住一般,过得极其缓慢。

    大约五分钟这样,陈舒茗才缓缓抬起头,脑袋还没有清醒过来。

    她到现在都不敢相信自己居然会做出这种事情来,嘴巴里弥漫着属于他的味道,迟迟散不去。

    她回想起来,只觉得胸口烫的要命。

    羞窘到不行,陈舒茗胡乱扯起刚才拿掉的浴巾在他腰间一盖,作势就往外逃。

    这一切早已被傅思诚捕捉到,一条手臂快她一步禁锢住她。

    只是一个晃神,就被他抱到腿上,让她不得动弹半分,她慌张的抬头,正撞进他幽深如潭水的明眸里,和刚才不同的,眼里似乎还保留着刚才的激,情。

    陈舒茗不禁打了个冷颤,慌乱地躲开他的眼神,却又很快被捏起下巴,被迫与他视线相对。

    “敢做不敢当?”

    陈舒茗有些慌张,声音不禁颤抖起来:“我……”

    “你就用这种事情哄男人开心?嗯?陈舒茗?”

    傅思诚倏然斥了她一句,在她腰间的手臂收紧了些,沙哑的嗓音继续响起:“谁教你的?!”

    “我……那个……”陈舒茗吞吞吐吐,可是事情都已经做了,她只好硬着头皮问道:“那你到底还生不生我气?”

    傅思诚没有回答,愈加深邃的眸光丝毫不离开她半秒。

    陈舒茗有些不知所措,猛的感觉身上传来强烈的失重感,被他直接抱起来往床上走去。

    傅思诚让她骑在自己身上,下腹抵着她的,唇齿缠,绵间,沙哑的嗓音散开:“现在给你机会讨好我。”

    紧缩的双腿被他顶开,紧接着他的顶进去……

    没一会儿,房间里传来一阵女人的嘤咛声……

    周一。

    陈舒茗百无聊赖的待在家里,直到接到傅思诚的电话。

    “喂?怎么了?”

    电话那头隐隐能听到文件被翻阅的声音,以及钢笔落在纸张上的唰唰声。

    这会儿已经是午休时间,他却没有闲下来。

    陈舒茗都能想象到他一手打电话,一手握着钢笔奋笔疾书的模样,这么忙都还要给自己打电话,想到这里,她突然有些心疼。

    “想你了。”

    低沉的男音再次传来。

    哪怕隔着手机,陈舒茗都能轻易被他撩,拨到。

    陈舒茗笑了笑对着电话说:“工作别太拼了,中午还没有吃饭吧?”

    “嗯。”傅思诚回道:“不过听到你声音就一点都感觉不到饿了,以后每天都能听到你声音对吧?”

    “好。”陈舒茗点点头,如果傅思诚看得到,就会见她不停地点着头。

    “晚上带你出去吃饭吧。”傅思诚说。

    “晚上不是还有客户要陪吗?”陈舒茗有些疑惑。

    “不要紧,我都提前了,不用担心。”

    “嗯。”陈舒茗握着手机,想着还要说几句,似乎听到有人敲门进来报告事情,他匆忙说了句要忙就挂了电话。

    陈舒茗楞楞地看着手机屏幕。

    下午下班后,傅思诚开车停在一家餐厅门口,他很快绕过车头,打开车门牵起她的手:“这家很适合你的口味,今天允许你随便吃。”

    “嗯。”陈舒茗点头,他越是温柔就让她越招架不住。

    餐厅里大多菜品以粤菜为主,他们选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

    见他每翻一页菜单,都几乎要好几道菜,陈舒茗小声提醒:“呃……傅思诚,我们吃不下这么多的……”

    “没事!”傅思诚淡淡应了句,合上菜单又对着服务生说了句:“再加一道滑蛋虾仁和四喜豆腐,尽量快一点。”

    服务员退下后,陈舒茗不由得往对面看过去,似乎从上车开始,眼角就保持微微上扬的状态。

    “傅思诚,你今天心情很好?”她试探的开口问。

    “嗯。”傅思诚的眉眼又上扬了几分。

    没等多久,服务生就陆续把菜端上来。

    陈舒茗看着满桌的菜肴,只有他们两个人,根本吃不下,忍不住皱眉抱怨:“傅思诚,你点的太多了……”

    “你现在正是补身子的时候,一定要多吃。”傅思诚说道。

    陈舒茗淡淡点了点头,却又听见他继续说:“否则哪有力气和我……”

    他故意停顿了下,这时服务生正好把最后一道菜上齐。

    陈舒茗瞬间脸红透了。

    偏偏他又伸出手隔着餐桌握住她的。

    陈舒茗一下就慌乱了,下意识往旁边的桌位看去,有些急迫地收回自己的手:“好了,这么多人看着呢!”

    傅思诚不仅没有松手,下一秒低眉吻上她的手背。

    陈舒茗被羞得面红耳赤,感觉到滚,烫的热流从手心里涌流出来,在她看不到的地方,正有人朝这边走过来。

    “思诚,一起吃饭?”

    一句富有磁性的男音在她头顶响起,这样的举动被别人当众看到,她羞窘地赶紧抽回手。

    在他们面前站定脚步的是一位上了年纪的中年男子,大概五十岁左右。

    傅思诚闻声抬头,从椅子上站起来:“李叔!”

    “我刚老远看到就感觉像你,前段时间一直在国外处理事务也没顾得上慰问傅老,他老人家最近身体怎么样?”

    “挺好。”傅思诚淡淡回道。

    “那就好,等我忙完这段时间一定亲自登门拜访,听说最近新开了个茶楼,可以一起去坐坐。”李叔笑呵呵地说完,视线转向餐桌的另一边,有些迟疑的开口:“这位是……”

    见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陈舒茗有些手足无措,咬唇站了起来。

    从字里行间听得出来傅思诚和他关系很熟络,而且看起来他跟傅老爷子关系很熟,自然和冷家的婚约也是了解七八分,此时就这样出现在他眼前,不知道是否该回避一下。

    双手交错紧攥着,只听到一贯沉静的嗓音:“我未婚妻。”

    “这……好好好!”对方明显愣了一下却又很快恢复正常,一脸笑容地说道:“你们继续吃,我那边还有朋友!”

    傅思诚点头淡淡说了句:“李叔您慢走”,在对方离开后转身重新坐下。

    陈舒茗松了口气,也坐回位置。

    重新拿回筷子,却发现对面傅思诚的筷子并没有动,眉头紧缩着,仿佛在沉思着什么。

    陈舒茗咽下嘴里的滑虾,小心翼翼地开口:“思诚,怎么了?”

    “没事。”傅思诚眸光一转。

    见她还眨巴着眼睛看着自己,动手夹了些鱼肉放在她碗里:“多吃点!”

    “嗯……”陈舒茗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再抬头朝他偷偷瞄过去看,他正端起咖啡杯慢条斯理地喝,神情温如水仿佛刚刚是她的幻觉。

    饱餐一顿回去之后,还没等开灯,他反手就将自己抵在门板上。

    不等她喘口气,傅思诚就已经折腾了她一回。

    被抱到浴室里,她睫毛颤颤,用商量的口吻:“以后事先能通知我一声吗?”

    傅思诚挑眉,嗓音里还残留缠,绵后的激,情:“谁让你背着我和别的男人吃饭?”

    “……”不是已经过去了吗,陈舒茗简直欲哭无泪。

    “需要我帮你洗吗?”傅思诚伸手扯她身上摇摇欲坠的衣服。

    “不用!”她快速按住他的手拒绝道。

    傅思诚不再逗她,替她关好浴室门。

    陈舒茗洗完出来换他进去洗,等浴室里的哗哗水声再次停止,她正靠在床头,不禁低着头。

    傅思诚高大健硕的身影完全暴露在空气中,甚至连条浴巾都没有围。

    古铜色的皮肤还有未擦干的水珠,在灯光下整个人充满了雄性魅力,尤其是下腹,单单看一眼都会面红耳赤。

    ……

    陈舒茗有意无意躲避他的眼神,傅思诚原本从抽屉拿出的四角裤

    也不换了,故意拎在手里大步朝她走过去。

    她的脸颊通红,连带着耳根甚至整个身子都通红起来。

    她越是这样害羞,他越想要逗她。

    陈舒茗有些承受不住,咽了口唾沫开口:“傅思诚,你能别不穿衣服在房间里晃吗?!”

    “怎么了?”傅思诚挑了挑眉头。

    “你绕的我头晕……”陈舒茗吞了口唾沫心虚的说。

    哪里是头晕,分明就是大开眼界。

    听言,傅思诚危险的眯起眼睛:“那干脆让你头晕目眩!”

    一个小时后,陈舒茗整个人瘫软在床上,心中暗自下决心以后一定要说话谨慎!

    ,精彩!

    (m.. = )
小说推荐